四库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是女炮灰[快穿] > 第662章 第 662 章
    家里没有人,孙慧芳和萧玉不知道去哪里了。

    萧遥也没有问,径直在沙发上坐下,等待保镖小钟的出现。

    萧景升看到萧遥那个妆容那个发型,血压和怒气值突突飙升,他的话从牙缝里蹦出来:“你到底怎样,才愿意换掉这个该死的造型和发型!你那个不是纯粹的杀马特,还加上了非主流,或者说肥猪流!”

    他因为这个不孝女丢的脸够多了,也曾试图了解过杀马特,可是别人的杀马特都没这么夸张可怕,有的还挺好看,只有非主流和杀马特的合体,才有如此恐怖的效果。

    萧遥伸手扯扯自己那头发着荧光的蓝色头毛,用原主的语气刁刁地回答:“不换!”见萧景升额头上青筋跳得欢快,又加上一句,“你不觉得很酷吗?”

    萧景升:“%#¥#%¥……”他压下一长串即将出口的脏话,又深呼吸了好几下,这才从牙缝里挤出自己的愤怒,

    “一点都不酷,又丑又脑残!你知道你姐姐和妈妈去哪里了吗?去港岛购物了,去太平山顶玩了,去星光大道了,还会去红馆演唱会,她们不想带你去,就是因为你这个该死的反人类的发型和造型!”

    萧遥不是原主,半点没有被打击到,可是她心里涌上不属于自己的酸涩、委屈和难受,便知道原主被打击到了,当下伸手去抠鼻子旁那颗珠子,嘴上说道:“这个发型不好看吗?行吧,你给我钱,我去换一个。”

    萧景升差点喜极而泣,难以置信地看向萧遥:“你真的肯换?”

    萧遥耸耸肩:“你不信就算了。”她还在把玩着鼻子旁边那颗珠子,忘了耸肩膀的动作了,手一扯,把鼻子旁那颗珠子给抠了下来。

    萧遥:“……”居然是夹在鼻翼上,而不是真的打了孔给鼻子戴珠子的?

    萧景升听到萧遥这话,生怕萧遥会反悔,连忙道:“我这就给你钱,你马上去换一个发型和造型。”见萧遥将鼻子旁那颗珠子给扯了下来,更相信萧遥要换造型,忙道,

    “这样很好。鼻子上穿上珠子也不好看,扯掉最好了。人家养牛的才会在牛鼻子上穿东西的,你是人,又不是牛。”

    一边说一边从钱包里掏钱,拿出两张红色的票子递给萧遥。

    萧遥将那颗珠子收好,看着萧景升递过来的两百块,没有伸手去接,而是道:

    “就给200?孙慧芳和萧玉可以去港岛购物,就不说普通物品了,机票多少钱?演唱会门票多少钱?买首饰和名牌包包名牌衣服多少钱?一趟下来,每个人绝对不低于10万块,却只给我200,偏心成这样,你还是人吗?”

    萧景升见萧遥居然嫌少很不高兴,下意识就骂:“你能跟她们比吗?她们能给我挣脸,而你呢,又丑又懒又蠢,只会给我丢脸。你怎么好意思跟她们比?”

    骂完突然想起,自己是要让不孝女去换发型换造型的,发火了激怒不孝女,不孝女改变主意不肯去可怎么办?

    萧景升马上去打量萧遥的神色,可是他实在没有办法从看不出五官和脸色的那张脸上看出任何情感,只得又掏出三张红票子递给萧遥:“你只是去做头发,500块怎么也够了。你也别怪爸爸,爸爸只是太生气了。”

    萧遥直接坐下来:“不去了。”

    萧景升额头上的青筋又跳了跳,但他实在太想萧遥换发型换造型了,当下咬着牙,将钱包里所有的红票子都给萧遥了,他没数多少,但前天才取过一万,加上之前还剩下一千多,这两天又没怎么花,这钱起码有一万的。

    萧遥接过钱,又道:“我卡里没钱了,你再给我打一点。”

    萧景升只盼她赶紧换个发型和造型,加上仔细想想对小女儿也的确很不公平,又抱着息事宁人的想法,当下就点点头:“我这就让人给你转五万块,你先去换发型。”

    萧遥道:“现在就转。”顿了顿又问道,“小钟叔叔什么时候到?”

    萧景升马上给秘书小张打电话,让她给萧遥转账,然后看向萧遥:“已经让财物转账了,你快去。至于你小钟叔叔,他有点事,大概等你换完发型回来他就到了。你先去换个发型吧。”

    最主要是发型,妆容的话,洗掉就可以了。

    萧遥拿着钱出门去找发廊屋。

    萧景升给孙慧芳打电话,用一种做成一宗大生意的激动语气道:“那个不孝女,终于愿意换发型了!”

    孙慧芳也是一喜,但是很快用不耐烦的语气道:“她换了就好,别的我不管。”

    本来就不喜欢,又没有怎么相处过,更没有感情了,再加上这段日子因为萧遥没少被人笑话,她心里对萧遥是厌恶到了极点,恨不得那不孝女从来没有存在过。

    萧景升道:“她没能去港岛,刚跟我闹呢,你和阿玉是不是在买首饰或者包包?也给她买一个罢,不用多贵,也不用多,买一个,能让她不要再闹就好,省得她回头说我们偏心又闹起来。”

    孙慧芳马上不快地道:“给她买做什么?她打小从农村长大,穿着审美简直就是灾难,有那个气质戴首饰和名牌包包吗?你回头,让小张去摆地摊那儿给她挑就是几件就是了。”

    萧玉在旁听着这话,觉得异常解气。

    本来嘛,她等于是家里的独生女,独拥父母的宠爱,可是突然那个一直在乡下的讨厌鬼妹妹就冒出来了,不仅抢自己的宠爱,还害自己被同学笑话,可讨厌死人了。

    幸好,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知道那个讨厌鬼妹妹的真面目,怎么也不会看她顺眼。

    萧景升也觉得,萧遥那个妆容和鬼样子,跟首饰以及名牌包包实在不搭,可是,他怕不孝女知道妈妈和姐姐买了贵首饰和名牌包包,生气了又去搞个更可怕的杀马特造型出来啊。

    再说了,其实萧遥的估算还是少的,孙慧芳和萧玉这次去港岛,不仅买首饰和包包,还会买手表,一块手表就不止10万了,在加上首饰和包包,如果买得多,小一百万都是轻的。

    就算不能一碗水端平,起码也要明面上过得去吧?

    萧景升挂了电话,给秘书小张打电话,问小张转账没有,得知正在去银行,还没转账,便到:“转10万块吧。”

    萧遥坐在发廊屋里,说了自己想要做的发型,就等发型师忙碌了。

    当中收到短信,说她的账户收到人民币10万块,便眯了眯眼睛。

    看来,孙慧芳和萧玉这次去港岛,每个人的花费都很不低啊,不然萧景升不会因为愧疚就给她10万块的。

    做完发型之后,萧遥对这镜子欣赏了一下,觉得还是有些无法欣赏,便不再看,起身去找银行,将钱转出来,存到自己偷偷开的一张卡里。

    她回到萧家,萧景升已经出门了,虽然是元旦,可是他作为一个老板,还是很多应酬的。

    保镖小钟已经来了,见到萧遥的表情,目光中辣眼睛的意思一闪而过,嘴上道:“你是想学些功夫吗?我们到花园子去,我打给你看。”

    他觉得小姑娘就是心血来潮,根本不可能真的跟自己学什么的,但老板吩咐到,他肯定要教的。

    旁边保姆王阿姨目瞪口呆地看着萧遥的发型,忍不住道:“萧遥啊,你不是说换发型的吗?怎么就换了这个?你爸看到了肯定要生气啊。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学好呢。”

    王阿姨为人捧高踩低,面对雇主时,十分会说话和谄媚,面对不受待见的原主,是带着趾高气扬的,有一次她弄坏了萧景升买回来的一个清朝瓷碗,怕担责任便直接推到原主身上。

    原主有那种你越是冤枉我我越是不解释的叛逆孩子气,被责问时,直接呛声,说不仅瓷碗是她打破的,就是哪个哪个古董都是她打碎的,将黑锅全都往身上背。

    幸好她才回到萧家没多久,只有那只清朝瓷碗是她回来之后才破的,其他的在她来之前就破了,不然真是背上全是黑锅。

    王阿姨这时说话,便也带上了指责和高高在上。

    萧遥扯了扯自己五颜六色的蓬松头发,不屑地横了王阿姨一眼:“关你屁事!”说完跟小钟出去了。

    王阿姨气得涨红了脸,一边跟出去一边让小钟主持公道:“你听听,你听听这是什么话?你说哪家孩子像她一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跟人学得这么坏啊。这样的死丫头,如果是我的孩子,我一巴掌就扇死她,免得她出去丢人现眼。”

    小钟看了王阿姨一眼,似笑非笑地道:“萧先生和萧太太自然会管教的。”言下之意,就是王阿姨多管闲事了。

    只是一个佣人,却这样管雇主之一的萧遥,实在太过了。

    王阿姨脸上有些讪讪的,嘟囔着回了屋里。

    小钟看向萧遥:“我准备打拳了,你好好看着啊。”说完虎虎生威地打了起来。

    他呛王阿姨,一则是王阿姨捧高踩低,曾经踩过他这个低,二则,是极少的一点恻隐之心——萧遥就算不学好,是个打扮辣眼睛又不学好的太妹,但到底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想想挺可怜的。

    不过,小钟一边打拳一边看向萧遥,心里觉得可惜。

    这小姑娘如果有她姐姐萧玉的一半,雇主夫妇也不会这样生气,她得到的待遇,也不至于这样差。

    萧遥看完一套完整的军体拳,摇摇头说道:“这都是花架子,你不是特种兵吗?来那种啊。”

    小钟有些吃惊:“你要学这个?”

    萧遥点头:“你只管使出来,我能学到多少是我自己的事。”

    小钟想着那些招式,只是看看是学不会的,也不怕小姑娘学到了去欺负人,于是便打了起来。

    没多久有一个保镖帮萧景升将一份文件拿回来。

    萧遥见了,便让两个保镖对打,都用上在特种大队学的。

    两个保镖不知道萧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想着好一阵子没练了,这样对练也不错,于是打了起来。

    看完了对练,萧遥跟着小钟学招式。

    小钟想,萧遥不知道穴位以及人体构造,就算学会招式也没有什么威慑力,于是就没藏私,一招一式地教起来。

    学了一个下午,萧遥犹豫片刻,决定还是留在这里吃饭。

    虽然萧景升看到她的发型会很生气,但是有王阿姨,是瞒不住的,倒不如留在这里吃饭,省下一笔晚饭钱呢。

    萧景升因为想到小女儿会换发型,一整天都心情特别愉快。

    可是晚上回去,看到萧遥仍然蓬松却从蓝色荧光变成五颜六色的头发,他出离愤怒了,直接将茶几踹到一边,暴怒地喷火:“你说去换发型就是换的这个?这有区别吗?你这个不孝女,你是存心骗我的是不是?”

    亏他还给了她10万块!

    不对,这不孝女分明就是故意骗他的钱的!

    萧遥扯了扯自己挑染得五颜六色的头发,马上反驳:“怎么没有区别了?原先是蓝色荧光的,现在是彩虹色的。”又不无得意地道:“你不觉得这个颜色又酷又帅嘛?走在大街上,我就是全条街最靓最闪亮的崽!”

    萧景升气得直抽抽,身体不住地抖,指着萧遥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才大声吼道:“你给我滚,给我滚!”

    萧遥已经吃完饭了,闻言转身就走:“走就走!”

    萧景升拿起果盘里的苹果狠狠地砸了出去:“你走了就别回来了,我没有你这样的不孝女!”

    萧遥没在意,回家之后,去卸妆洗漱,露出本人面目。

    看着镜子里清爽干净的自己,萧遥觉得赏心悦目,于是心情愉快地坐到电脑前玩电脑了。

    她登录qq,看了一眼原主的qq签名,差点没认出那是什么字:“静瀞の詀茬灆兲丅拥菢涳滊怎渿婲络尽。”

    这时小企鹅疯狂闪烁,萧遥挨个点开来看。

    初中同学在说元旦爬山的事,还说拍了照片了,等照片洗出来就发给大家看。

    萧遥浏览着大家的话,心里涌上羡慕。

    她很清楚,这不是自己的情绪,应该是原主的。

    她希望有朋友,可以在假期一期组织活动。

    萧遥缓了一会儿之后,看杀马特那个群。

    群里有一小拨是泡菜国地厚的粉丝,正在讨论地厚来华之后该怎么应援。

    萧遥对这个没兴趣,随便划过便打算关掉。

    这时群里有人私聊她:“贴吧那些傻|逼|辱|骂我们哥哥,还爆吧,我们删帖删不过来,打算跟他们求和,你也来帮忙呗。”

    萧遥随手打字问:“要怎么帮?”原主倒不哈韩,不过她实在太寂寞了,所以在网上能交到朋友也是很高兴的,所以她便没有马上无视这人。

    备注小仙仙的回道:“来爆吧的很多都是没有女朋友的猥|琐|男,我们做他女朋友,跟他做,让他们不要再骂哥哥,也不要再爆吧。”

    萧遥怀疑自己看不懂字了,将文字重新看了一遍,见没有弄错意思,顿时目瞪口呆起来。

    这是个怎样神奇的世界?

    居然因为偶像的贴吧被爆了,居然就要去□□?

    有这些小姑娘做对比,萧遥忽然觉得原主是个很乖很乖的小孩子。

    她深吸一口气,回复小仙仙:“你不要学傻,没有人值得你这么做。明星只是明星,你是你,你追星可以,但是要有理智,不能毫无原则地追星。”

    小仙仙回复:“教政治的老处女主任吧?说话一股子那味道。”

    萧遥怒,可是想到这小姑娘还年轻,三观还没塑造好,自己好好劝一下,没准能劝她回头是岸,于是继续温言劝。

    可是她把文字发出去,才发现对方拉黑自己了。

    她连忙回到群里,想通过群私聊找人,却发现自己被踢出群了。

    随后,萧遥想了很多办法,都找不到那个群和那个小姑娘,只得心情低落地看其他qq留言。

    其他都是群,什么都聊的那种,萧遥随便翻翻,看过就关掉聊天框。

    最后一个是各人的聊天框,萧遥看着上面陌生的名字,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是昨晚加原主的。

    她端起杯子喝水,眼睛则落在聊天框上。

    当看清聊天框的内容之后,她原本就不好的心情更低落了。

    给她留言的,名字叫做陌生人,陌生人给她发了一个贴吧的网址以及一长串文字:“一中很多人在校贴吧里说你,你快让你家里人删帖吧。”

    萧遥点开网址,打眼扫去全是关于原主的。

    有的题目是侮辱性的称呼,有的是嘲讽性质的,有的直呼大名,只是看帖子名字就知道,是辱骂和抹黑原主的。

    萧遥气得发抖,心里则涌上陌生的恐惧,那是属于原主的无法面对这些霸凌的恐惧。

    萧遥伸出左手握住自己的右手,不住地安慰自己:“不用怕,都是假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给你道歉的!”

    说完,再次深吸一口气,点开置顶一个帖子,快速地拉着看下去。

    只看了开头的讽刺以及含沙射影,萧遥的身体便不受控地抖了起来。

    接着,是种种恶意且带着无尽侮辱性的中伤。

    “萧遥圣女明明也是富家女,为什么不受家里待见,又把自己弄成那副鬼样子呢?我表哥的同学的妹妹跟她一个学校的,说我们这位圣女,小学六年级就为了钱,跟社会上的老男人睡了,初二到初三,打了六次胎,是当地有名的破|鞋,她爹妈因为她丢尽了脸,所以不想认这么个破|鞋。”

    “她以自杀威胁家里送她来一中,看到姐姐萧玉是校花,大受欢迎,心里不平衡,于是悄悄勾搭姐姐的男朋友,我们学校的校草苏长越,被无情拒绝之后,丧心病狂地进入男厕脱光了勾|搭苏长越哦。”

    “萧遥圣女不来上学,又跟家里闹翻,可总是能换发型做新造型,这些钱是哪里来的?在西市场接客得来的啦,不过她那副尊容太可怕,有点追求的都不会嫖她,所以嫖她的,都是五十以上的老头子。我隔壁一个常年不洗澡的,就睡过她,说松得可怕,睡过一次之后,她倒贴钱他都不肯睡了!”

    萧遥看不下去了,因为她的身体因恐惧而浑身发抖,脑海里涌上一股去跳楼去死以自己的性命报复贴吧这些同学的冲动。

    她不住地深呼吸,一再在脑子里呐喊,那些人不在乎她,所以她以生命做报复,是不会让任何人难过和愧疚的。

    过了许久,这具身体才冷静下来,没有了去自|尽的念头。

    这时萧遥感觉脸上一片冰凉,她伸手摸了摸,摸到一片冰凉的眼泪。

    这是原主的眼泪。

    萧遥心里头涌上一股难言的愤怒,她脑海里下意识闪现如何根据发言ip招人的手法,随后,双手先于理智而行动,快速地在键盘上动了起来。

    过了凌晨两点钟,萧遥才将帖子里恶毒和带着侮辱性的内容截图,又根据ip找到了发言人的真实身份——这时候大家都爱玩人人网和各种农场,所以找人比较容易。

    关掉这个帖子,萧遥看了一下满目侮辱性的帖子,揉了揉眼睛,决定先去睡觉。

    不管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她都会将这些人揪出来并告他们,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或许对于这些学生来说,上网这样喷|粪和侮|辱一个女同学只是闲暇时的八卦或者恶作剧,可是在这些同学你一言我一语的无聊泄愤中,连骨带肉被碾碎的,是一个有着无限可能前程的花季少女。

    萧遥为原主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难过,所以她绝不会因为霸凌者年轻而手软。

    少不更事不是霸凌一个女生的理由!

    躺在床上,萧遥回想那个“陌生人”的身份,猜测应该是原主刚进入一中时认识的一个内向女孩陈小梅。

    在原主开始被孤立时,陈小梅还是跟原主玩的,还安慰原主,说等大家熟悉之后,就不会这样对她了。

    可是情况并不像陈小梅说的那样,同校的同学对她的霸凌越来越严重,还牵连到任何跟她要好甚至于和她说过话的人,陈小梅因此也被欺负了,她在大清早被拖过地的水倒了一头一脸。

    原主知道是自己连累她的,便疏远了她。陈小梅估计也是怕,再也不敢跟她靠近。

    可是原主被欺负时,偶尔看向陈小梅,能看到她眼睛里的歉意和泪意。

    除了陈小梅,原主在一中,再也得不到任何善意。

    也曾有过女生说要跟她做朋友的,她怕连累了她们还很担心和歉疚,不断地请她们吃东西,可是,这些所谓的朋友,其实是奸细,故意跟她好,将她说过的话添油加醋甚至于歪曲告诉其他同学,将她的照片去掉衣服或者p成跟男人睡在一起到处扩散,然后一起嘲笑她。

    没有经历过的人,绝对不会想到,一群十四五岁的学生,怎么会有那样恶|毒的心肠和散不尽的戾气。

    原主转学之后,在八中仍然被全校狂欢性地霸凌,或许就是因为一中这个贴吧的内容。

    虽然原主离开了一中,可是那些帖子,每天都在更新,每天都有人顶帖,所以八中的人都看见了,又或者,一中的人故意将帖子的内容发到八中,让八中跟着进行这种欺|辱|性质的狂欢。

    没有人肯放过她,似乎不把她打入地狱决不罢休。

    萧遥做了一晚上的梦,梦里是原主被欺负拼命呼救却无人理会,最终灭顶的痛苦回忆。

    醒过来之后,萧遥摸摸脸上,仍然是满脸的眼泪。

    她擦干眼泪,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脸,轻声但认真地道:“你很好,你没有做错什么,你只是不小心与魔鬼为伍!”

    安慰了原主之后,萧遥洗漱,上装,将自己的杀马特造型打理得一丝不苟,这才出门去萧家。

    她相信,爱面子的萧景升怕她真的去找不三不四的人教她武打,所以不会让小钟不教她的。

    去到苏家了,小钟果然没有被调走。

    萧遥跟小钟学了三天的招式。

    第三天准备离开时,就见孙慧芳和萧玉大包小包地回来了,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购物尽兴的光辉。

    见了萧遥,孙慧芳瞬间拉下脸:“你还在这里做什么?等我给你送礼物?告诉你,没门!”

    萧玉收起脸上的笑意,柔声说道:“八中那里坏学生很多,我和妈妈都不敢买贵重物品给你。不过,我给你带了礼物的。”她说到这里,将大包小包的东西翻出来,堆满了整张桌子,这才终于找到一个小盒子,

    “这是送给你的,我亲自挑的,施华洛世奇的水晶项链,你看看喜不喜欢?”

    萧遥看着萧玉假惺惺的样子,心念一动,摇摇头:“又不是真心要送给我的,何必假惺惺?”说完扭头就走。

    孙慧芳听到这里,马上就要发火。

    萧玉见了,连忙扯了扯孙慧芳,又给她使眼色,做了个“爸爸”的口型。

    孙慧芳想起萧景升让她和萧玉也给萧遥选一件礼物,便忍住气,低头看自己买的珠宝,懒得理会萧遥。

    萧玉含笑追上萧遥,道:“你是我妹妹,我对你又怎么会不是真心的呢?”

    萧遥回头,不屑地看了萧玉一眼,嗤笑一声:“你骗鬼呢。”

    萧玉听到门外有脚步声,知道萧景升回来了,便露出和善的笑容,说道:“萧遥,你误会我们了。我们是一家人,绝不会骗你的,也不会假惺惺地对你的。是你自己想太多了,才觉得我们是你的敌人。”

    这时萧景升大踏步走进来,沉声道:“没错。”

    萧玉见萧景升回来了,忙甜甜地打招呼。

    萧遥没理会萧景升,而是狐疑地看向萧玉:“你是真心要送我礼物的?”

    萧玉马上点头。

    都已经塑造出好姐姐的面貌了,绝不能马上就自掘坟墓的。

    萧遥听了,便看了一眼萧玉手上的盒子,道:“我不要这个。”说完走到萧玉放满首饰盒子的桌子前,指着一个低调内敛的盒子,“我想要这个。”

    她其实不认识这些牌子,但是刚才看到萧玉将饰品拿出来时,其他的尚可,拿到这个低调内敛的盒子时格外小心,便认定这个最贵。

    萧玉瞬间变了脸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道:“这个,是我喜欢的风格,我挑给自己的。你如果喜欢,下次我和妈妈带你去买好不好?”

    那里头,是宝格丽一款蓝钻项链,价值63万,她怎么可能给萧遥?

    这么贵的项链,萧遥她配戴吗?

    萧遥道:“孙慧芳不喜欢我,不会带我出门的。不如你现将这个送给我,等下次孙慧芳出门了,你再买一个?我保证,你戴出门时,我绝不戴。”

    萧玉十分不舍,继续找借口说道:“我买的时候只剩下这一条项链了,下次再去,买不到了。”

    萧遥马上变了脸色,讥讽地看向萧玉:“说这么多,你不就是舍不得送我嘛?找什么借口!还说什么姐妹,笑死人了,得了,我早知道你没当我是妹妹,不会送我喜欢的礼物的。”

    又看向萧景升:“你让我乖乖听话,萧玉随便买珠宝首饰,而我就要挨骂,听什么话?看你们的笑话还差不多!”

    萧景升对珠宝牌子也不大了解,被萧遥这样一讽刺,马上就喝道:“我说了不给你了?你自己在外头打架,还把自己弄成这个鬼样子,谁会带你出门丢脸?”

    萧遥马上道:“你们不肯带我出门,那没关系。把萧玉今天买的算一下价钱,折算成钱给我吧,我自己另外买。”

    萧景升顿时迟疑起来,很快找到了借口:“你这样的装扮,要什么珠宝?我嫌你糟蹋了珠宝。”

    萧遥到:“所以我要钱,买适合我的珠宝啊。怎么,是不是舍不得?觉得萧玉是你们养大的,她才是你们真正的女儿,我不在你们跟前长大,其实是个外人,舍不得给我钱给我买珠宝?”

    萧景升抖着手指怒骂:“你胡说八道什么?”

    萧遥嗤笑一声:“说不过,就开始骂我胡说八道了么?一群偏心又自私的伪君子,装什么啊。”她说到这里走向门外,走到门口回头,继续说道,

    “我告诉你们,装也没用,别人问起,我可不会帮你们隐瞒,你们怎么偏心,我怎么说。对了,到时别怨我丢你们的脸,这是你们自己丢的,我最多就是没撒谎,实话实说。”

    萧景升气得差点一佛升天,马上厉声喝道:“你给我站住!”别的事,他可以说萧遥是故意撒谎的,可是珠宝首饰这些,是戴在身上的,萧遥没有,别人看一眼就知道,可不会受他糊弄的。

    孙慧芳和萧景升瞬间明白萧景升的意思,均难以置信地看向萧景升。

    孙慧芳忍不住道:“你该不会被她这样说几句,就打算给她等价的钱了吧?你疯了吗?”

    萧玉看着萧景升的脸色,知道他就是这个心思,再想到自己和孙慧芳这次的花费超出了萧景升的底线,真算起来,自己和孙慧芳少不得要吃一顿排头的,于是忙对萧遥道:

    “你不是要我这礼物吗?我送给你就是。你不要让爸爸为难了。爸爸在这里打拼多年,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可丢不起脸的。”

    萧景升听了,看向萧玉的目光瞬间柔和了很多。

    还是大女儿懂事啊,长得好看,学习成绩好,又特别懂事。

    萧遥原本就是为了要萧玉那个首饰的,可是此刻看到萧玉有些迫不及待要将首饰送给自己的模样,不由得心中一动,马上拿起首饰盒子,打开,将里头的□□拿了出来。

    萧玉顿时变了脸色,忙对萧遥道:“不急着看的,你吃饭没有?不如我们先吃饭吧?对了,我们从来没有一起试过珠宝,不如去我房间,一起试试吧?”

    说着就要去拉萧遥。

    萧遥躲开萧玉,一边低头打开□□一边看,当看见上面的金额时,不由得吹口哨:“一条项链43万,有钱人啊!这蓝钻还这么小,居然就卖这么贵了呢。”

    萧景升的脸色蓦地一变:“63万?”一件首饰就63万,这里堆了这么多首饰盒子,旁边还有名牌包包和衣服,还有手表,加起来得多少钱?

    小一百万绝对不够的,说不得超过了200万。

    萧玉见萧景升生气,也知道这事瞒不住了,含恨看了萧遥一眼,看到她杀马特的造型,觉得又难看又讨人嫌,恨不得乱刀砍死,但还是死死忍住,垂下头低声道:

    “我和妈妈逛的地方有点多,又正好看上合适的,想着过年不出门购物了,便一次性多买一些。”

    萧景升阴沉着脸看向一旁的孙慧芳。

    孙慧芳心中有点打鼓,面上却不肯服软,道:“买多点怎么了?我们是你家人,花点钱不是应该的吗?”

    萧遥在旁接口:“就是啊,像我这样不是萧家的人,才没资格花钱呢。这么多东西,两百万总有了吧?啧啧,一个女儿随手一买就是200万,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另一个捡来的,拿个10万块,还要被臭骂几顿。”

    萧景升自然是偏心的,可是被萧遥这样直白地说出来,很是下不来台。

    萧玉看向萧遥,目光带着探究。

    从前,萧遥是不会管她在金钱上受到多少亏待的,只会埋怨父母不关心她,死命折腾,想引起父母的注意。

    可是今天一再提到钱,还企图抢她的礼物,实在太奇怪了。

    难道她的智商终于正常了?

    孙慧芳听到萧遥的讽刺,马上难以置信地骂道:

    “你爸还给你10万块?你要钱做什么?继续将自己弄成个鬼样子吗?把钱拿回来给我,你连10万块都没资格要!还想跟阿玉一个待遇,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配不配!阿玉的小男朋友是苏长越,苏氏集团的太子爷,你有什么?你需要打扮吗?”

    萧遥耸耸肩:“是不需要啊,我这就去发个人人,让大家知道我这个姐姐,为了讨苏长越欢心,特地买贵重首饰呢。”

    萧玉瞬间变了脸色。

    她买首饰是有打扮好让苏长越爱上自己的心思,可是并不愿意被赤|裸|裸地说出来,更不要说传得人尽皆知了。

    萧玉红着眼眶看向萧遥:“你就这么见不得我们家好,要败坏我们家的名声吗?”

    萧遥一脸的无所谓:“萧家的名声和我有什么关系?能给我钱还是能给我珠宝首饰?横竖不能折现给我的,我要来做什么?”

    萧玉根本不是眼前这个无赖萧遥的对手,马上含泪看向萧景升。

    萧景升再一次被萧遥气得血压怒气值节节攀升,但是他跟这个女儿交锋多次,知道她是个混不吝的,可不会听他讲什么大道理,不安抚好,最后难堪的是自己,当下道:

    “好了,别吵了,你闹起来,不就是因为没买成珠宝吗?我给你转账100万,你给我闭上嘴,不要在外头胡说!”

    孙慧芳马上大声反对:“不行!给她那么多钱做什么?让她继续做这种不人不鬼的发型和妆容吗?”

    萧玉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她也不愿意萧景升给萧遥那么多钱,毕竟两姐妹,给了萧遥,她得到的,就少很多了。

    萧景升看向孙慧芳,心情恶劣:“不行?不行你来让萧遥闭嘴啊。如果不是你生了这么个东西出来,我至于这么烦恼吗?我因为她,丢了多少脸了!”

    萧遥听着这嫌弃的话语,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可是心中,却习惯性地涌上原主的委屈和悲哀之情。

    孙慧芳恨得牙痒痒的,跟萧景升吵了起来。

    可是架吵完了,事情还得解决,她搞不定萧遥,只能让萧景升给萧遥钱。

    不过孙慧芳咽不下这口气,目光阴冷地看向萧遥:“你这个扫把星,你给我等着,满了十八岁,我就赶你出家门!”

    萧遥不耐烦:“要不是未满十八岁,你当我稀罕跟你们浪费时间?另外,记得给我转账,别给我开空头支票。”

    说完拿着萧玉“送”的那条蓝钻项链走了。

    她可不会像原主那样傻傻的,在意萧景升和孙慧芳的亲情,不将钱放在眼内,对两口子在金钱上的偏心眼无所谓。

    萧景升和孙慧芳的感情毫无价值,还不如多弄点钱,让自己未来好过点呢。

    至于什么不要他们的钱之类的负气话,就是孩子气,没经过社会毒打才说的。

    萧景升和孙慧芳生下原主,就得对原主负责,就有义务养原主。

    难不成他们当年爽一把,就不用负后续的责任了?

    再说,可不是原主想被生下来的,是他们想拼个儿子才生的,未经原主允许就让原主到来,不得对原主负责?

    萧玉看着萧遥轻快的背影,握紧拳头,牙齿咬得咯咯响。

    萧景升给萧遥100万,萧遥又拿了她的蓝钻项链,这次得到的东西的价值比她还多!

    凭什么?

    萧遥第二天去上学,想着回去将会面对的,马上做好了全副武装,背着一个大书包上学。

    站在校门口,看着四周的学生对自己指指点点,萧遥深吸一口气,低声道:“八中的同学,我来了。”

    有男生嗤笑着指点:“她是不是被睡傻了?居然在自言自语。”

    萧遥没理他,大踏步走向教室门口。

    来到教室门口,萧遥见教室门紧闭着,知道肯定有陷阱,便没有进去,而是转身走向级组室,找到班主任,见教导主任也在,便扬声报告:“报告!老班,班上有人抽烟,还有人聚众赌博。”

    教导主任听到这话马上变了脸色:“真的?岂有此理,必须严惩!”

    班主任这下也不能说不去了,马上站起身说道:“作为学生不仅抽烟还赌博,那是绝对不行的,抓住了一定要严惩。”说完横了萧遥一眼,这同学脑子太不灵光了,不知道悄悄跟他说,而是说那么大声,惊动了教导主任。

    萧遥假装没有看到,率先出门,等教导主任和班主任都跟上了,才走向教室后门。

    站在后门口,萧遥停下脚步,确保教导主任和班主任都跟了上来,而且距离近到一定会被连累,于是捏紧了手中的伞,一把踢开教室门。

    哗啦啦——

    污水连同水桶从教室门上落下。

    萧遥瞬间撑开伞,挡住了落下来的污水。

    污水落在黑色的大伞上,马上往四周倾泻而下。

    挤在门口附近看热闹的几个男生首当其冲,被污水冲了一头一脸。

    跟在萧遥身后的班主任和教导主任也不例外,被浇了个正着。

    教室内的掌声和欢呼声戛然而止,整个教室有一刹那间只剩下水声,不过很快,便响起几个男生骂骂咧咧的声音。

    “曹尼玛,圣女你居然敢躲?”

    “你弄了老子一身水,不给个交代老子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