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小说 > 玄幻小说 > 黑月光跑路失败后[快穿] > 第169章 惩罚世界·一身伤病的顶级运动员(9)
    对于江迟秋还有他的老对手们来说, 这个赛季才刚刚开始。

    怎么说大家都是一路从少年组比上来的,这么多年下来早就已经熟的不能再熟。

    比赛开始之前,江迟秋刚一进后台的热身区, 便有几个熟人上前来和他打招呼。

    原主从小都有跟着家教学习, 因此语言方面一向都很不错。

    和几个熟悉的运动员寒暄一下, 并简单回答对方有关于自己身体的问题后,江迟秋就默默地走到了一边去,和往常一样一边整理鞋带一边看着场上的情况。

    国际比赛的先后顺序是根据上个赛季的积分来决定的, 尽管韶和域赢了江迟秋一场, 不过国际比赛上表现一般的他,积分不是很高。

    韶和域在倒数第二组出现, 江迟秋到热身区的时候, 韶和域刚才结束自己的比赛。

    韶和域看到,不远处的LED大屏上出现了一个之前韶和域从未有过的高分。见状这一次一路从A国跟过来的粉丝们,也随之激动欢呼了起来。

    场上等分区坐着的韶和域同样非常开心,和个性内向的江迟秋不同,看到自己的分数后韶和域立刻露出了激动的表情, 顺便还向镜头抛了几个飞吻。

    韶和域的练习没有江迟秋那么狠, 出成绩也没有江迟秋快, 但他这样做也是有好处的。

    韶和域身上伤病不多, 因此艺术生命更长的他, 也有更多的时间去积累经验,让自己处于一个不断进步的状态。

    就在江迟秋想这些事情的时候,韶和域已经离开了等分区到了后台。

    下面马上就要到江迟秋所在的最后一组的比赛了。

    看到韶和域回来, 江迟秋也随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并轻轻地拥抱了一下对方。

    “刚才的表现不错。”江迟秋笑着说道。

    他马上就要上场, 两人交流的时间不多。

    江迟秋看到自己说完这句话之后, 韶和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然后极其真诚的对自己说了一句:“加油。”

    这个时候场上的广播已经开始念最后一组的名单,江迟秋轻轻地拍了一下韶和域的肩膀,准备向前走去。

    就在路过教练的时候,江迟秋忽然听到她有些不屑的“嗤”了一声,似乎是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看到江迟秋教练这个样子,另一个穿着浅红色羽绒服的教练都不由皱眉向她看去。

    这是A国的双人教练之一,之前和江迟秋并不熟悉,但是却将最近一段时间队内发生的事情全都看到了眼里。

    女人和江迟秋的前教练之前一直是进水不犯河水的关系,可是看到江迟秋独自一个人穿过通道向赛场上走去的身影。就连从前不怎么熟悉的她都快步向前走去,并赶在江迟秋入场的时候在他的耳边说道:“别紧张迟秋,享受比赛。”

    听到对方的声音,江迟秋不由一愣。

    他和这个教练不太熟悉,可是对方这稍稍有一些突然的鼓励,却叫江迟秋楞了一下。

    下一刻他向对方笑着点了点头,说了一句“一定”便走出了通道。

    这久违的鼓励,让江迟秋的心情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尽管江迟秋不是原主,但是全队的孤立,说是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也都是假的。

    方才那位教练的话,在一定情况下稳定了江迟秋心底里那些属于原主的情绪,让他知道自己并没有被之前全身心奉献的队伍抛弃。

    他深吸一口气,戴上耳机和往常一样出现在了镜头之下。

    这个时候场上还在清冰,看到江迟秋出现在挡板外,观众立刻尖叫了起来。场上有一半人都是江迟秋的粉丝,而粉丝里也至少有一半是从A国赶来的。

    这些粉丝一向都很支持江迟秋,因此看到他出现在这里,大家的反应也就格外的热情。

    不过……刚走出热身区的江迟秋,第一眼看到的人却是段黎光。

    这实在不怪他,作为国家队的最大赞助商,主办方给了段黎光最好的位置。

    因此江迟秋刚一走出热身区,视线就和段黎光对上了。

    和之前一样,看到江迟秋之后,段黎光立刻就露出了不屑的表情来。

    幼稚。

    江迟秋在心中默默地吐槽了一下。

    他觉得这一次段黎光坐在这里,就是专门来看自己摔跤的。

    江迟秋也的确猜对了一点,段黎光来这里的确不是看江迟秋比赛这么简单,不过他倒也不至于是专门来看他摔跤的。

    段黎光明明之前就决定,自己要远离江迟秋,不能再受到他的影响。

    但是昨天在冰场上见过训练的江迟秋之后,段黎光却无比迫切的想要再见见江迟秋,他潜意识里还想在江迟秋的面前刷一下存在感……

    不过站在赛场上的江迟秋,可没有时间像段黎光一样胡思乱想。

    按照组内抽签,他这一次是最后一组第二个出场的。

    站在场外准备的江迟秋看到,似乎是卯着劲要夺得金牌,这一次最后一组第一个出场的选手,表现得真的是格外好。

    他的编排难度虽然低,可是整支曲子下来都没有出任何的错,直接刷新了自己的历史最高分。

    正好第一个选手就是B国人,看到他的表现后,场上的绝大多数观众就像疯了一样激动地尖叫了起来,各种各样的公仔像是下雨一样的往下落。

    就在这样的气氛中,江迟秋终于脱掉了训练服走上了冰面。

    在他上场的瞬间,这里便安静了下来。

    场上的冰童们还在捡刚才观众扔下来的玩偶,江迟秋已经开始围着挡板慢慢地滑动热身了。

    江迟秋在场上永远都是这样,无论周围的人再怎么激动欢呼,他都一点也不受影响。

    不过受到江迟秋的影响,场上的观众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段黎光听到,坐在自己身边的两个观众在江迟秋上场之后就开始默念起了“加油”。不知怎的,段黎光的心情也随之紧张了起来。

    江迟秋虽然背叛了自己,但是曾经是他冰迷的段黎光,却也不想见到江迟秋在他最爱的冰场上倒下。

    ……

    就在段黎光胡思乱想的时候,江迟秋已经滑到了冰场的最中心,熟悉的乐曲响了起来,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向江迟秋看去。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过江迟秋前几天在国内比赛中留下的那段录像,他们知道江迟秋上一次滑这支曲子的时候摔的有多狠。

    从江迟秋的表情和之前的采访中,他们完全猜不出这个男人的状态。

    因此现在无论是支持江迟秋的人,还是想要从他手中将金牌夺走的人,全部都将视线凝在了他的身上,生怕错过一点。

    江迟秋的短节目曲目非常明快,步伐更是复杂且高难度。

    在第一个跳跃之前,江迟秋没有出现任何的失误,直播区的实时分数也正在向上狂飙着。

    终于,到了江迟秋的第一个跳跃的时候。

    乐曲在这个时候到达了高/潮,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

    虽然江迟秋表面上已经看不出受伤的样子,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受伤最重的腰部还有膝盖与脚踝,无时无刻不在叫嚣着疼痛。

    现在已是盛夏,可冰场上却从没有夏季。

    江迟秋感受到一阵凉风从面前吹来,但是他额间的冷汗却依旧不受控制的一滴滴向下坠落着。

    就是这一刻,江迟秋轻轻咬了咬牙,强压着疼痛点冰起跳。

    少年如同被人抛出的火把,从冰场的中心处飞起,他快速的旋转、燃烧然后——稳稳落地。

    这是一个完美的后内点冰四周跳,也是江迟秋这个赛季在场上顺利完成的第一个跳跃。

    在江迟秋落地的那一瞬间,冰刃摩擦冰面发出轻微的声响,同时场上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他们一边努力控制这不要尖叫,一边为他鼓掌。

    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场上的江迟秋和不久之前疯狂摔跤的他完全不像一个人,江迟秋完美的完成了自己在节目中的每一个跳跃,然后将分数定格在了一个堪称恐怖的只有他能够达到的数字上。

    江迟秋短节目排行第一!

    哪怕他只是最后一组的第二个选手,后面还有一堆人没有上场,但是看到这个数字后,所有人的心中都生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只有场上的江迟秋,大脑一片空白。

    听到现场广播读出那个数字,江迟秋总算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往常赢得比赛的时候,江迟秋总是格外淡定,顶多会向观众露出微笑并招手。

    但是这一次,江迟秋终于忍不住将手轻轻地捂在了脸上。

    他深呼吸一会之后,方才放下手,一边和观众挥手,一边轻轻地将冰面上的玩偶抱起。

    等到一开头的激动劲过去之后,江迟秋这才想起自己身上的疼痛来。

    刚才的那几个跳跃对他的腿考验实在太大了,比赛时候全情投入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现在江迟秋总算是感受到了刺骨的痛意。

    “嘶……”他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向挡板外走去。

    原主虽然看着文静,但能够成为顶尖运动员的,又有几个没有胜负欲?

    除了昨天给段黎光放出的狠话以外,江迟秋从站上冰面的那一刻起,就不再想过认输。

    除获得金牌以外,还有一点也非常重要。

    ——江迟秋要证明自己不会和《总裁&总裁》中的原主一样,如剧情中所说那般,从此一蹶不振。

    独自在等分区走完后面的流程,江迟秋就直接回到了休息室,并在队医的帮助下直接离开这里。

    所以江迟秋并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的正常发挥,直接吓坏了后面还没有来得及上场的所有对手。

    ——江迟秋比完之后,因为巨大的心理压力,跟在他后面的远动员竟然全部出现了重大失误。

    这或许就是一个没有受伤的江迟秋,站在赛场上的杀伤力。

    按照锦标赛的安排,江迟秋明天晚上就要比自由滑了。

    他今晚并没有继续训练,而是回到了酒店,在队医的帮助下慢慢调整。

    一晚上的调整效果自然有限,等简单的治疗结束之后,江迟秋的状态依旧没有回到比赛之前那样。

    不过为了明天有精力比赛,队医离开之后,江迟秋便努力让自己睡了过去。

    其实现在只是当地时间的晚上八点,大部分他的对手都还醒着,正在和教练组复盘今天的比赛。不过江迟秋向来不用做这些,他明天只用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赛场上就好了。

    只不过对现在的江迟秋而言,状态的恢复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江迟秋这一觉睡的一点也不好,因为腿部的问题,江迟秋一直都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江迟秋迷迷糊糊地接通了电话,也没有看是谁便“喂”了一声。

    江迟秋刚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时候,就有之前不怎么关注体育圈的人说——江迟秋无论是长相、气质还是声音,去做明星都完全没有一点问题。

    事实的确和那人说的一样,江迟秋的声音非常好听。早些年的时候,是清清亮亮的少年音,而现在随着年龄增涨,声音也变得比当年更加温柔。

    此时江迟秋正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哑哑的,既温柔又性感。

    电话那一边的严莫偿听到江迟秋的声音,忽然愣了一下。

    见对方没有说话,江迟秋终于将手机拿起来看了一下屏幕上的备注。

    是严莫偿。

    看到这三个字,江迟秋总算是稍稍清醒了一点。

    而同样在这个时候,严莫偿也开口了。

    “迟秋,我刚才看了你的比赛视频,你表现的非常好。”严莫偿刚才结束工作,休息下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江迟秋的比赛视频。

    江迟秋醒是醒了,但是有伤在身的他依旧有些状态不佳。

    听到严莫偿的话,江迟秋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说:“谢谢。刚才的成绩我也很意外。”

    花滑的规则非常复杂,严莫偿虽然看了几场,可还是没有完全弄懂。

    不过和别人不同,他关注的重点并不是江迟秋的成绩。

    “你的伤现在怎么样?”严莫偿非常关心的问道。

    “我的伤……”江迟秋下意识想要将自己的伤模糊过去,可一想到严莫偿是医生,他最后还是给对方实话实说了。

    江迟秋简单的说了一下刚才队医的治疗,接着便说自己打算直接睡到明天去。

    “……不过腿还是有点疼,感觉睡觉都不太踏实。”江迟秋随口说道。

    没想听了他的话,电话那边的严莫偿忽然说道:“A国和B国之间有五个多小时时差。”

    “嗯?”江迟秋有些没懂严莫偿是设什么意思。

    接着他又听严莫偿说:“我后面没有手术了,你要是睡不着的话就把手机开着吧。”

    严莫偿的意思是……要是自己睡不着的话,可以找他聊天吗?

    瞬间,江迟秋的脑海深处就有两个小人打了起来。

    其中一个告诉他,自己不应该打扰别人,而另一个则非常执着的在江迟秋耳边重复着——答应答应答应答应。

    于是最后,江迟秋便将手机充上电,轻轻地放到了床头柜上。

    一开始的时候,江迟秋还会严莫偿聊上两句,但是过了没多久,他的耳边便只剩下了严莫偿那边传来的笔尖从纸张上划过的轻响。

    世界好像都随之安静了下来,江迟秋也忘记了明天比赛的压力。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江迟秋竟然遗忘了自己腿上的伤,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