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小说 > 玄幻小说 > 唯有套路得人心 > 第95章 十维空间(一):
    顾惊白和陆止回到十维空间之后, 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带上准备好的材料,去最高庭审机构, 实名举报逆袭科科长康文涉嫌在小世界进行违背人伦的非法试验。

    事实上, 在小世界的时候, 顾惊白就已经进行了初步的申报,回来后只是去递交证据、做心理测评等规定流程。

    在十维空间,告发一个人时的心理情况, 也是很重要的评估证据。

    顾惊白的心理测评一直很稳定, 稳的就仿佛这个人是没有感情的机器。哪怕如今学会了谈恋爱,他在其他方面依旧十分稳定。

    稳定到了工作人员一脸不可思议:“他都要炸死您了, 您为什么不生气呢?”

    顾惊白不得不回答对方:“我生气的。”

    在意识到那场爆炸有可能会波及到陆止之后, 但除此之外,顾惊白并不觉得他有什么好生气的:“他要置我于死地,我也要告发他啊。”

    处在那个位置上,可不就是你死我活?

    最重要的是:“我生气也并不会解决任何问题。”反倒是生气之后,容易失去最基本的理智判断, 这样才会坏事。

    一直到顾惊白离开, 工作人员都在忍不住赞叹:“真不愧是传说中的G大啊。”

    顾惊白的粉丝遍布整个十维空间, 今天很巧, 遇到的就是这样的死忠, 对方为了看顾惊白,全程追了陆止的直播间,也是最为清楚康文都对顾惊白做了什么的人之一。本来都要气的快要想半夜去砸康文家窗户了, 如今听到顾惊白的解释后, 这才稍稍平静了一点。

    孰是孰非, 法律会给出答案, 他们在没有结果出来之前,先有动作,不管是什么,都很可能把本身很有理的事情变成没理。

    顾惊白这才是最合适的表现。

    也不知道这一回是顾惊白的速度足够快,还是康文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在最高庭审派人前往了康文的办公室时,他就在那里,没有跑,也没有躲,对着全副武装前来进行逮捕的执法人员,面无表情的递上了自己的双手。

    赵力等人早在先一步回到十维空间时,便已经被控制了起来,如今都在拘留所里等着康文。

    未免有人从中操作,顾惊白递交的只是光明女神记忆碎片的复制体,在庭审正式开始之后,他才会把原件当庭拿出,不给康文留下任何翻身的机会。

    事实证明了顾惊白的先见之明。

    只在局子里待了不足24小时候,康文就被保释了出来,虽然庭审依旧,但康文的待遇却完全不像是一个罪下了严重罪行的罪犯。一直到开庭之前,他都可以在他的别墅里自由活动。

    顾惊白在听到结果后……终于出离了愤怒。

    陆止都从没有见顾惊白那么生气过,他看着顾惊白在他的病房里一直来回走动,像一只愤怒的猛兽,再顾不上一贯的从容,表情是那样的鲜活。

    总之,不管顾惊白什么模样,陆止都喜欢的不得了。

    顾惊白正在和直属上司王珍香打视频电话:“这一点也不公平,我不管康文到底得到了多大来头的庇佑,他都不应该被保释!陆止当初只是因为有一个危险倾向的怀疑,就被关了多久,需要我为您复述吗?”

    顾惊白一直记得陆止之前被无缘无故抓起来的事情。

    陆止躺在病床上看着顾惊白,再难隐藏住自己脸上的笑意。原来惊白在意的是这个啊,真好,他在乎我有没有受到委屈。

    “我理解你的愤怒。”王处尽力安抚着顾惊白,“这件事确实不对。”

    康文这边已经是证据确凿了,但他却还能像个没事人一样到处乱晃;陆止当初却几乎只是莫须有的捕风捉影,就被关了那么多天。这怎么想都不会觉得两人都得到了一样的待遇,但,这就是现实,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据说是有位大人物欠了康文家属极大的恩情,但我可以对你保证,他们能够干涉的也就到此为止了。庭审一定会如期举行,也一定不会徇私枉法,康文会受到惩罚的。”

    “咱们局里的大人物?”顾惊白挑眉。

    “不。咱们局里就员工、科长、处长三个级别,再往上就是到顶的副局和局长了,他们什么样我还不清楚吗?是涉及到了其他局。”正是因为涉及到了其他的势力,时空管理局才不得不慎重。虽然它们是十维空间里最重要的部门,但并不代表着它们就可以目空一切,凌驾于所有人之上了。

    事实上,与十维空间同样的重要的部门还有不少,只是时空管理局几乎都在出外勤,人员结构相对来说已经算是比较简单的了。

    “您怎么能够保证呢?”

    “这次的庭审会全程公开直播,派来的法官也会是一位大法官。”王珍香给了顾惊白暗示,“她是我在适应班的同学。”

    适应班是个俗称,就是陆止刚从末日小世界来时需要上的那些网课的总称。

    每个从小世界上来的人,都需要进行一系列的常识与法律方面的学习和适应,考试及格后,才能正式成为十维空间的合法居民。

    王珍香说,这次来的大法官是她在适应班的同期同学,换个意思就是在告诉顾惊白,这是一位从小世界上来的大法官,不好说她会怎么偏向顾惊白等人,但至少在康文案件的处理上,她是一定会非常关注且公正公平的。

    顾惊白得到了强有力的保证,总算是放下了心,看来外部的运作也就到此为止了,康文只是多呼吸一段时间的自由而已。

    等视频挂断,顾惊白才走回到了陆止的身边:“抱歉。”

    抱歉你来到这个世界遇到的种种不公,抱歉让你看到了我如此失态又无能的一面,抱歉我只能坐在这里对你说抱歉。

    陆止却笑的前所未有的开心,像个要到了期待已久糖果的孩子,他说:“你在乎我。”

    “我当然在乎你。”

    陆止没有反驳顾惊白,只是在心里道,不,感觉不一样的。当初我刚来十维空间时,你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考虑到这些。你不会想,我们陆止受到了多少委屈,我们陆止该多难过啊。但现在你会。从不生气、永远理智的顾惊白,会为了他出离愤怒,只为他如此愤怒。

    顾惊白在不经意间已经改变了很多,只有他自己还没有发觉。

    两人又耳鬓厮磨了没多久,今天的探视时间就到了。陆止在小世界冒险剥离所有神格的举动,还是留下了一些隐患,他的精神体在回到十维空间后,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排斥反应。需要留在医疗楼这边修养,一直到他能够恢复正常。

    顾惊白在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病房后,就问了AI小助理:“他现在情况怎么样?能站起来了吗?”

    AI小助理沉默了许久,仍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如果情况很不好,请一定要如实告诉我,哪怕陆止对你说不可以告诉我。”顾惊白真的很后悔那么冲动答应陆止剥离神格的动作。

    那可是神格啊,七个主位神的神格,怎么想都不可能不付出代价。

    AI小助理这次倒是回的很快:“放心,他一定会好起来的,这点上我不会骗你。如果真的一直恢复不好,现在骗你也没有意义,对吧?”

    “谢谢。”顾惊白总算是放下了心。

    而与此同时的AI小助理,也正在同步和陆止对话:“我们这样真的不会出问题吗?”

    “只要你把数据删干净,删到没有办法恢复的程度,就没有问题。”陆止在教唆犯罪方面也是个人才,“别有压力,相信我,很快我就会完成了。”

    “还要多久?”

    “今晚。”

    显而易见的,陆止是在装病。

    剥离神格确实对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那点影响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他回到身体后没一会儿就已经完全适应了。但就是在出事被人检查的那一刻,陆止在电光火石间,突然想到了一个天才的装病主意。

    AI小助理成为了那个被说服的帮凶,被绑上了这趟列车,再没有办法回头。

    因为陆止打算……

    利用装病的这段时间,杀了康文。

    陆止就是陆止,那个差点统治了整个星球的丧尸皇,他从没有一刻改变过他的本性。他只是学会了忍耐,学会了伪装,学会为了顾惊白与全世界和睦相处。

    但这个“全世界”的范畴里,绝对不包括试图胆敢伤害顾惊白的人。

    康文必须死!

    但既然这个世界的法律无法做到这一点,陆止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己亲自动手。事实上,比起被判处死刑,陆止更喜欢这种自己亲自为爱人动手的感觉。没有告诉顾惊白,也只是不想把顾惊白牵扯到这份道德矛盾里。

    顾惊白之所以是顾惊白,就是因为他会有这份道德的矛盾。

    而陆止之所以是陆止……就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乎这些狗屁约束,他只在乎顾惊白。

    陆止说服AI小助理的过程还蛮简单的:“你真的愿意放过康文吗?还有比你更清楚那些被关起来的人的待遇的吗?看看我,我很轻松就通过了那些心理测评,你也希望康文这样吗?”

    从没有人教过AI小助理什么叫仇恨,但它却在康文身上无师自通了这一点。

    它控制不住的对陆止道:“不,我不想他活下去。”

    它想他死。

    他凭什么活着呢?

    这大概就是明明黑科技如此发达,但直至今天,AI小助理才是第一个获得十维空间认证的人工AI的原因吧。当一个人造AI彻底拥有自我,学会什么叫爱,什么叫恨之后,它们就会变得极为可怕。

    于是,陆止和AI小助理就这么背着顾惊白达成了同盟,陆止并不需要AI小助理做很多事,只希望它在他的病情上做一些手脚。把本来几分钟就可以搞定的事,拖延成几天。

    而这几天,就是陆止下手的最好时机,也是他最强有力的不在场证明。

    也就是在这几天里,发生了康文被保释的事情,这既是幕后大佬对他的保护,却也成为了压倒AI小助理道德天平的最后一根稻草。它被彻底激怒,全盘接受了陆止的话,现在康文可以被保释,未来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他们必须齐心合力,让康文彻底一了百了。

    “去动手吧,我保证不会有人,有那个本事发现你在这天晚上做了什么。”网络在AI小助理面前就是一个自由自在的游乐场,虽然说有时空管理局的控制,但可钻的空子实在是太多了。以前只是AI小助理不愿意去走这些歪门邪道,一旦它认真起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不,不要消灭的那么干净。”陆止突然道。

    “啊?”

    “要留下一些蛛丝马迹,最好能和保释康文的大佬扯上关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陆止的绿茶属性,在关键时刻再次爆发,“保释一个人,可以解释为庇佑,也可以解释为早点把他接出来好杀人灭口,他总要为他做的事付出代价。”

    随随便便一句话,想保释谁就保释谁,是谁给了他这么过火的自由?总要让这位大佬也尝点人间疾苦的。而且,康文的死,总有人需要背锅吧?不一定能脏成功,但至少有个调查思路嘛。

    有了明确的怀疑目标,才不会再发散思维去关注其他人。但凡有关人员找上门,哪怕陆止的嘴可以百日哄鬼,但顾惊白依旧会起疑。

    陆止不想顾惊白再对他失望。

    AI小助理:“!!!”脏还是你陆止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