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 > 第100章 第一百章
    236

    凤归一脸血的走了回来, 他用帕子擦着脸上的血抱怨道:“老楠你下手怎么这么黑?你再这样我就不和你玩了。”

    景楠冷笑着:“之前只听说猫科的妖修手欠,我看你的手更欠。一天不打你就上房揭瓦了。”

    凤归还是有意见:“我就轻轻的敲了敲你的头,你竟然把我打飞了?”

    景楠揣着爪子:“我可是我们三个人里面的智力担当, 敲坏了后果不堪设想。”

    景楠和凤归又杠起来了, 嚼着鲣鱼干磨牙的玄御淡定的问杜衡:“对了, 你要这个鱼干做什么?”

    杜衡比划了一下:“我要用刨子将鱼干片成木鱼花,然后掺到海带汤里面做酱汁。”玄御道:“好,交给我来处理。”

    玄御手中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小刀, 只见他转动着刀, 一片片木鱼花从鱼干上飞了下来。木鱼花薄如蝉翼,边缘的颜色稍稍深一些, 内里的颜色像木头一样微微发黄。

    刨出来的木鱼花带着海鱼的腥味, 笑笑好奇的捡了一片尝了尝,他品到了满嘴的咸。味道还不赖!

    只刨了几下,杜衡就得到了一把木鱼花。

    玄御没有停止动作,他对杜衡说道:“我多刨一些放在储物袋里面,这样下次你用起来方便。”

    笑笑啾啾的提醒杜衡, 海带汤快要煮沸啦!此时的海带汤颜色已经变得微微发黄了, 闻着有一股海带的鲜味。杜衡用筷子戳了戳海带, 海带硬邦邦的很坚韧。这样的海带做凉菜还差一点火候, 可是他怕再煮下去会把海带的腥味给煮出来。

    思虑了一会儿后, 他决定多煮片刻。他将木鱼花浸到了海带汤中,然后保持锅中的水处于滚而不沸的状态。

    把木鱼花放好之后,锅里的油也足够热了。

    杜衡将蛇排们推入到油锅中复炸, 油锅中漂浮着大块大块金灿灿的蛇排, 看着喜庆闻着鲜香。

    复炸只需要半盏茶就足够了, 炸好的蛇排两面金黄, 炸过的面包糠精神的支棱着,碰一碰就会酥酥的往下掉发出脆脆的声响。杜衡将蛇排放在盘子中滤油,趁着这个工夫,砂锅里面的酱汁已经可以开始调制了。

    杜衡将海带和木鱼花捞了出来,砂锅中的汤汁颜色更加深了。杜衡还需要它更加深一点,他往锅中倒入了四勺酱油,然后他将自己做的甜酒也淋了四勺进去。

    甜酒制作的时间不长,喝起来像是清酒有甜味也有酒味。甜酒加入到锅中之后,他沾了一些酱汁品了品。有在老家吃的酱汁的味道了,这种酱汁比较清淡,咸咸甜甜的。

    他在案板上放了一块大大的蛇排,将它切成了长条形,然后他捏起一片蛇排蘸了蘸放在小碗中的酱汁后塞到了笑笑口中:“好吃吗?”

    笑笑呱唧呱唧的,他很快给出了反馈:“啾啾啾!”好吃耶!

    杜衡捏起另一块蛇排蘸了酱汁递到了玄御口边:“尝尝呢?”

    蛇肉比山膏肉柔韧,酥脆的面包糠下厚厚的蛇肉变成了白色,稍微挤一挤都能将肉汁给挤出来。蛇排之前就腌制过,吃起来鲜嫩回甜。面包糠中沾上的酱汁又让蛇肉味道更加浓郁了些。

    玄御细细的品着:“好吃,没想到蛇蛟的肉质竟然比之前吃的灵兽的肉质还要好。”

    杜衡一边投喂着笑笑一边给自己塞了一条肉:“是啊,我也没想到它竟然这么好吃。我本来以为它那么凶悍,肉质一定又粗又硬,真是出乎意料。”

    玄御道:“蛇蛟和普通的蛇不同,蛇蛟常年潜伏在水底,就靠了一身的鳞片和爪牙保护自己。我想它的肉质柔韧,应当是吃了太多的灵兽的原因。”

    蛇排不只好吃,吃下去之后体内的灵气都增长了。看来食材本身的灵气丰沛,做出来的食物灵气也会丰富。

    景楠和凤归终于吵吵完了,这两人一人端了一大块蛇排坐餐桌旁边浇上酱汁开吃了。蛇排入口就能听到咔嚓咔嚓的声响,空口吃很香,蘸了酱汁又能解腻又能增加风味。

    凤归和景楠只吃了一口就安静下来了,凤归也不念叨着他的辣椒油了。景楠也不抱怨酱汁不合胃口了。很意外的,这道炸蛇排竟然征服了两位大仙儿的胃口。

    一连吃了几块蛇排的景楠摸了摸肚子:“嗯?小玉你给杜衡解开封印了吗?”他为什么觉得腹中灵气涌动?和平时吃饭的感觉差不多。

    玄御摇摇头:“并没有,我觉得那是蛇蛟肉的功劳。”

    凤归道:“挺不错的。看来以后遇到高阶的妖兽,我们要记得留下肉身,可不能随便浪费了。”以前弄死了多少高阶妖兽啊,现在一想心都痛了,他们失去了多少美味啊。

    蛇排味道很不错,笑笑一下就吃了两片。他本来还想再吃一片,可是看看杜衡的案板,笑笑果断的停下了嘴巴。他还要留着肚子吃其他的菜哪!

    杜衡本来想偷偷的喂小馄饨吃上一口,可是他神识一扫才发现馄饨它们都不在。这时他才意识到,馄饨它们从昨晚开始就被他关在了灵兽袋里面!

    灵兽袋忘记还给柳玲玲了,只怪柳玲玲他们溜得太快。杜衡记性又不好,看来还要找机会去一趟琅嬛阁还灵兽袋。

    杜衡将灵兽袋从衣服中放出来,被关了大半日的馄饨和糍粑它们冲了出来。获得自由的四只小动物冲到了院中的草坪上欢快的打着滚。

    年年岁岁它们吃下了培元丹,杜衡抱着它们看了一会儿,没觉得它们哪里有变化啊。看了一会儿后,他挨个儿赏了它们一块蛇排。看这它们低着头吃蛇排,杜衡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心情愉悦的杜衡准备去做锅包肉去了。

    他早就将土豆粉泡在清水中了,此时被化开的土豆粉上层已经出现了一层清水,清水下方的淀粉被泡开,黏糊糊的沉在了碗底。

    杜衡将上层的清水倒了,然后将腌制好的肉片放到了土豆粉中搅拌均匀。

    刚炸了蛇排的油依然保持着高温,杜衡将肉片一片片的抖开下到了油锅中。很快锅中就飘着一片片裹着淀粉的肉片了。

    等肉片两边的淀粉炸出了泡泡,颜色也变得微微发黄时,杜衡将肉片们捞了起来等待复炸。

    等待的时间里,他切了一些白萝卜丝。锅包肉里面一般会加入胡萝卜丝和香菜,然而他到现在为止没找到这两种东西,只能简单一点了。他还顺手调了一点糖醋汁,这次用的醋不是经常用的香醋,而是白醋。

    白醋得来纯属偶然,他之前做甜酒的时候不小心在酒桶里面冲入了过量的清水。结果发酵之后的甜酒非但不甜还酸唧唧的。

    杜衡心痛了大半日后才发现,他竟然无意中调出了醋!

    后来他想起一件在老家发生的趣事。有一段时间,老家人流行自己酿造葡萄酒。杜妈妈酿制的葡萄酒味道特别好,邻居阿姨也想来效仿。然而她舍不得放冰糖,导致葡萄酒酿制好了之后成了葡萄醋,吃一点酸上了天。

    现在想来,应当是酒精经过清水的稀释后再发酵就成了醋。一系列复杂的化学变化让人惊叹,杜衡只恨自己化学学的不好,没能在大家困惑的时候写出个化学方程式解了大家的疑惑。

    白醋闻起来和香醋还是有差异的,酸溜溜的白醋放在碗中还真有几分白酒的架势。

    杜衡将调料准备好之后,锅里的油就热了。他将肉片推到了锅中复炸,复炸的时候笑笑又跳上了锅台:“啾啾?”

    杜衡这次听明白了笑笑的意思,笑笑问他,这个肉也是炸好了就能吃的吗?

    杜衡笑道:“不行哦,这次的肉片炸好了还要稍稍翻炒一下。你不是说要吃甜的脆的吗?这个就是酸甜口的。”

    笑笑眯着眼睛咻咻的笑了,他在灶台上扎根,他不准备走了!他要吃到第一块出锅的肉!

    复炸过的肉片两面金黄,闻一闻和刚刚炸蛇排没什么区别。

    杜衡在锅里的油全部取了出来,他将准备好的白糖和白醋按照一比一的比例投入到锅中,当然,里面还有一点点盐。白糖和盐受热融化,锅里的酱汁很快就变得浓稠。

    杜衡将准备好的萝卜丝倒入锅中稍稍翻炒,萝卜丝受热之后变得绵软。杜衡将锅底的火焰调大,锅中刺啦刺啦声不断,调料汁变得更加浓稠了。

    这时候他将炸好的肉片倒入锅中快速翻炒,金黄的肉片上挂上了一层厚厚的汤汁,白色的萝卜丝黏在肉片上,看着特别诱人。

    笑笑张开了嘴巴提醒杜衡:“啾啾啾~”

    杜衡笑吟吟的在笑笑口中塞了一片肉:“好吃吗?”

    笑笑顾着吃肉来不及反馈,杜衡也不着急,他将锅包肉碗放到了餐桌上:“来,两位大仙儿,锅包肉好啦~”

    237

    夹起一片裹着酸甜酱汁的锅包肉,首先就会被它霸气的外表吸引。

    裹了土豆淀粉的肉片比一开始的肉片大了两倍不止,肉片上的淀粉被油炸出了一个个的泡泡。有些泡泡已经破了,里面藏着不少汤汁。有些泡泡还挺坚强,它们没有被酱汁同化,还保持着本色。

    趁热咬上一口,酸甜的酱汁就在口中弥漫开来。这是一场口腔的盛宴,恰到好处的酸甜让口中分泌了更多的唾液。大火爆炒的锅包肉外表虽然挂了汤,但是内里还保持着酥脆的口感。

    牙齿戳破酥脆的淀粉壳之后,就能品尝到肉的柔软和香。嚼一嚼嘴巴里面酸甜交加肉香满口,更妙的是咀嚼的时候耳中还能听到肉片们咔嚓咔嚓被嚼碎的声音。

    笑笑从锅台上面飞下来蹲在了餐桌旁边,他脖子一伸就叼了好几块肉在旁边呱唧呱唧。一边吃他还一边抖着翅膀,口中还在哼哼着零散的小调。

    看来他是真喜欢这个味道啊,不过这孩子对酸甜口味的东西一向很喜欢。之前杜衡做的糖醋排骨,他一个人能吃一盘子。

    景楠爱不释口:“这个味道我喜欢。”玄御也说道:“是的,我也喜欢这个味道。”

    只是他们有个问题,这明明是炸肉片啊,为什么要叫锅包肉呢?

    笑笑代表大家发问了:“啾啾啾?”

    杜衡笑道:“这道菜本来的名字叫锅爆肉,吃的人多了就慢慢的变成了锅包肉。我倒是觉得这道菜的名字很妙,你们看肉旁边是不是有一层淀粉壳?这层壳像不像一层盔甲包着里面的肉?”

    玄御他们点点头,吃个菜竟然还有这么多说法,不愧是杜衡!

    凤归倒是觉得很一般,他对酸甜口的东西的热爱远远不及对辣味的热爱。他吃了几片后就放下了筷子,看着景楠玄御笑笑他们大口大口的吃着肉,他更加期盼下一道水煮肉片。

    杜衡吃了几口肉之后满足的摸摸肚皮:“我觉得今天可以不用做饭了。”蛇排和锅包肉都是容易饱腹的美食,这不才吃了几口,他就觉得快要饱了。

    听到杜衡这么说,凤归赶紧提醒他:“说好的水煮肉片呢?”他都等到现在了,要是不做水煮肉,他会非常失望的。

    杜衡笑了:“放心吧,肉片我都腌制好了,马上就给你做。”凤归补上一句:“要辣到我喷火的那种。”

    杜衡竖起大拇指:“好!小玉,准备抽油烟到外头。”

    锅中再一次被杜衡倒入了热油,大把的葱姜入油锅之后,杜衡在锅中舀了三勺子豆瓣酱。炒出红油之后,他在锅中挖了半块火锅底料。

    一边挖底料杜衡一边问凤归:“对了凤归,我上次给你准备的麻辣底料你还留着吗?”

    凤归一个人肯定吃不了那么多,杜衡给他准备的食材可多了,只要凤归不浪费,他一个人至少能吃上一年。

    凤归擦擦嘴慢条斯理的说道:“没了。”杜衡疑惑的转过头:“没了?”

    凤归出去才几个月?那么多吃的都没了?凤归莫非用来犒赏三军了?

    凤归道:“得知妖兽攻击村子,我就从凤族赶了回来。匆忙之中储物袋落下了,估计已经没了。”杜衡点点头:“哦,没了就没了吧,下次我再做一些。”

    凤归应了一声:“好。等出了东极山到人修的地盘上,我们买上一堆的食材。”

    说话间锅中的麻辣底料已经炒得香气四溢,要不是玄御帮忙将油烟抽到外面,现在厨房里面就多了两个鼻涕眼泪齐飞的倒霉蛋。

    杜衡在锅中加入了两勺开水,不等水开,他在锅中加入了切成薄片的土豆片和莴苣片。此外还有切成了同样薄片的蘑菇们,丰富的食材沉在了汤汁中,莫名让凤归想到了毛血旺。

    然而杜衡做的不是毛血旺,虽然这几道菜做法都差不多,但是本质上是有区别的。毛血旺是血和毛肚的主场,而水煮肉片突出的是肉片。

    杜衡盖上了锅盖静等锅里的食材慢慢的煮熟,他手中端起了早就腌制好的蛇肉。

    杜衡腌制肉片的步骤也用料大同小异,若要肉吃起来软嫩,淀粉不能少。就比如杜衡手里的这碗肉,闻闻味道就能知道这里面有盐、花椒粉、姜丝、淀粉和蛋清。

    锅中的水煮了半盏茶之后,杜衡揭开了锅盖。自从修成了金丹,杜衡只有在运起灵气卷着食材下锅的时候才特别有成就感。

    他大手一挥:“去吧!”肉片应声飞出,每当到了这个时候,杜衡心里的成就感就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蛇肉片儿均匀的铺在了咕嘟咕嘟冒泡的红汤上,没几息就看到它们变了颜色。变色后稍稍等了一会儿,杜衡就将锅里的食材都装在了大盆子中。

    盆中已经一片通红,这还没完,杜衡还洒下了一大把辣椒面!

    顿时白色的肉片染上了红色,这是景楠看都没办法看的颜色。杜衡还在上面撒上了干辣椒段和葱段蒜蓉,等到他准备的油烧的差不多时,滚油刺啦一声泼在了肉片上。

    浓郁的香味飘了出来,凤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啊~就是这个味道!”

    等一大盆水煮肉放到桌上时,景楠的鼻子已经红了。凤归又开始贱兮兮的撩拨景楠了:“老楠来,吃一片肉。”

    景楠冷笑一声:“姓凤的,当心我把你的脑袋摁在盆里。”

    凤归的筷子打了个弯,夹着的一块肉准确的塞到了笑笑口中。

    正在吃锅包肉的笑笑:???叔叔转性了?怎么突然喂他吃东西了?

    不过水煮肉真好吃啊,又香又辣,肉片还特别细嫩。笑笑一下就喜欢上了这种味道,他准备吃完锅包肉之后就去夹碗里面的配菜吃。

    看了看桌上的菜,杜衡挠挠头觉得有点对不住玄御了。他准备的这三个菜好吃是好吃,就是对玄御和景楠而言,不太下饭。

    杜衡不好意思的说道:“小玉,晚上你想吃什么?”玄御在杜衡碗中放下一片锅包肉,他笑道:“你做的什么我都喜欢。”

    就在大家围着桌子大快朵颐的时候,厨房外面传来了甜甜的招呼声:“嗨~车里面有人吗?”

    听到这个声音,玄御他们三人面色就变了。

    杜衡疑惑的放下了碗筷:“怎么了?”

    玄御道:“讹兽的声音。”

    听到讹兽两个字,杜衡的面色也变了。他对讹兽的印象……特别糟糕。迄今一想到讹兽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他那第一炉腊肉和辛辛苦苦存的一冰箱的食材。讹兽们连吃带糟蹋,毁了杜衡的全部心血。

    凤归冷笑一声:“竟然还敢来?!杜衡,晚点给我做点兔脑壳。”说完这话后,凤归提着佩剑就准备出去。

    景楠赶紧拦住了凤归:“惜惜你冷静,不能冲动!”

    好难得看到景楠对什么东西如此忌惮,景楠道:“讹兽能窥探人心,修为越高越容易中招,别上了它们的套。”

    杜衡清清嗓子:“我去会会它们。”一群人中只有杜衡和笑笑修为最低,杜衡倒是要看看这些兔子到底用了什么花招能骗的景楠他们团团转。

    掀开帘子之后,杜衡看到车架旁边蹲着六只圆滚滚肥嘟嘟的大兔子。他咋舌了,这哪里是兔子,这分明是猪啊!这些大兔子比当时入侵他厨房的兔子还要大啊!

    兔子们睁着纯良的大眼睛看向杜衡:“嗨,杜衡杜衡,你好啊。我知道怎么让你回家哦~”杜衡板着脸:“哦?”

    兔子们七嘴八舌:“杜衡杜衡,你来自异世界,你这样在修真界行走很危险哦。”杜衡面无表情:“哦。”

    兔子们蹦蹦跳跳:“我们可以为你保守秘密,我们还可以告诉你回家的路哦。不过你需要用最重要的东西来交换哦。”

    杜衡眉头一挑:“哦,你说说看,我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不愧是深受天道眷顾的讹兽,一开口就将杜衡的来历兜了个底朝天。也难怪修真界的那些大能会忌惮这玩意,谁心底没有一点不想被人探知的秘密?谁心底没有深深的渴望?

    讹兽的声音带着一点蛊惑,杜衡眼前出现了杜爸爸和杜妈妈的笑脸。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家里,正坐在温馨的客厅中等待爸妈做好菜。

    讹兽们的声音变了,杜衡听到杜爸爸的声音:“小衡,你爱吃的红烧肉快好啦。”杜妈妈笑道:“还有烧鸡公,也好啦。快点去洗手,洗完手就来试试味道。”

    杜衡不由自主的就向着杜爸爸和杜妈妈走去:“爸爸,妈妈。”

    来到修真界,他最牵挂的就是家中双亲。如今突然看到了爸妈的脸,杜衡眼眶酸涩,他恨不得现在就扑到爸妈的怀里。

    杜爸爸的怀抱又温暖又踏实,还缠绕着杜衡熟悉的淡淡的烟草味。杜爸爸说道:“小衡,我和你妈妈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你,你在外面还好吗?”

    杜衡鼻子更酸涩了:“爸爸,我很好,特别好。”

    杜爸爸说道:“你这孩子一去这么久也不跟家里说一声,我和你妈妈都担忧死了。”杜衡哽咽着:“是儿子的错。”

    杜妈妈温柔的摸着杜衡的脑袋:“怎么会是你的错呢?你已经尽力啦。”

    杜衡心中升起了一阵莫名的情绪,不,他没有尽力。只要他努力一点,只要他用最珍贵的东西去交换,他就能得到回去的办法。

    这个想法产生了之后,杜衡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了:“我可以回去。爸妈你们等着我,我能知道回去的办法。”

    杜爸爸和杜妈妈笑吟吟的松开了杜衡:“乖儿子,我们在家等着你。”杜衡眼前出现了氤氲的雾气,雾气中爸妈的身影变得模糊,不管杜衡怎么向前,他都无法触碰到爸妈。

    雾气中传来了一道甜甜的声音,那声音让杜衡想要信任:“来吧,用你最珍贵的东西来交换,我们就把回家的办法告诉你。”

    杜衡双眼迷离:“我最重要的东西……”

    凤归他们就在杜衡身后的车架中,凤归对着玄御他们竖起大拇指:“布好结界了,一个都别想逃掉。”

    景楠嗤笑一声:“这群兔子竟敢来杜衡这里骗幻天珠,有胆子。”

    玄御沉着脸一言不发,他不想看到杜衡这样牵肠挂肚的样子。被讹兽魇住的人会将自己心中的欲望无限放大,他就被魇住过,他深知要脱离讹兽的控制有多难。

    杜衡声音有些木然,他愣愣的说道:“我最重要的东西……是小玉、笑笑、惜惜和楠楠。”

    景楠他们互相看了看,随即他们的笑声压都压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