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小说 > 玄幻小说 > 沉迷种田的爽文男配 > 第127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随着香味越来越浓, 板栗饼即将出炉。刚刚出炉的板栗饼狗狗是不能吃的,它们吃饭太急,会烫到舌头, 但是李时柚可以先吃。

    他在狗狗们的注视下, 拿走了两块板栗饼, 让狗狗们就在门口守着,等会让方大厨来分板栗饼。

    兔狲也有板栗饼,它吃的很少, 对板栗饼兴趣不大。一个完整的板栗饼它都吃不完, 会把自己剩下的板栗饼喂狗。

    吃完板栗饼,李时柚又抱着兔狲去保护中心称重。最近虽然也有经常让兔狲出去运动, 但是秋天的食物太多, 兔狲还是胖了。

    只能等到冬天,兔狲吃得少,加大运动量,应该就能瘦。

    现在李时柚倒是没有那么急迫的帮兔狲减肥了,它这么胖还能抓到鸟, 可见胖对它的捕猎影响不大, 它是个灵活的胖子。

    兔狲依然在减肥, 但是李时柚盯的没有那么紧了。

    这天一大早起床, 李时柚闻到一股想香味, 他抽抽鼻子,这是从来没有闻到过的味道。

    仿佛是花香,又仿佛是食物的味道, 香香甜甜的, 特别好闻。

    李时柚顺着香味来到院子里, 院子里安安静静, 没有人也没有狗。他们都在院子外面,站在花卷经常守着的那株菊花旁边。

    见到李时柚出来,徐东招呼李时柚过去,打了很久花骨朵的菊花,今天终于开花了,微微打开了一点花苞,还未正式绽放。

    只打开了这么一点缝隙,花香的味道就这么浓郁,李时柚对这株菊花有点好奇了。他种的其他种类的菊花,很多香味都不明显,而且香味飘的不远,只有靠近了才能闻得到,这株菊花的香味过分优秀了。

    此时不止花卷,其他几只狗都围在菊花旁边,认真的看着菊花。

    李时柚把几只狗子的目光拉回来,严厉警告:“不能吃。”

    几只狗纷纷用叫声回应,像是同意主人的说法。

    因为香味飘的太远,菊花开始冒出香味的当天,几乎整个村里的人都来看过,不过并没有人知道这株菊花为什么这么香,也没有人知道菊花的名字叫什么。

    汤氏父子闻着香味也过来了,他们过来并不止是因为香味。现在菇棚盖好了,菌包的材料他们也都处理好了,现在需要有人帮忙去装菌包。

    他们处理好的材料很多,想要在一两天之内把全部菌包装完,至少需要几十个人。

    早一天种上蘑菇,就能早一天收获,所以他们过来找李时柚帮忙。

    李时柚在群里发消息,在群里约了五十个短工,明天过来帮忙装菌包。剩下还有五六个人,跟着他一起去蟾蜍养殖场帮忙。

    养蟾蜍这么久了,李时柚依然觉的,蟾蜍很丑。

    为了更好的偷蓝,李时柚通过老爷子的关系,找了几个专业人士,过来帮忙一起处理蟾蜍,尽量加快让所有蟾蜍蜕皮的进程。

    招来的这几个专业人士,比李时柚技术好得多。而短工们抓蟾蜍,也很容易,白天蟾蜍几乎是不动的,而且他们不怕人,藏身的地方包子都能闻到。

    这些人干活的时候,包子就在一旁守着,不仅能帮忙抓蟾蜍,还会看着短工们不会有其他的举动。

    李时柚这个不负责任的老板,早早的就溜走了,他宁愿去装菌包,都不愿意多看蟾蜍几眼。

    菌包每只要装的大小均匀,小汤就在一旁看着,每只菌包过称后封口。

    为了方便管理,他们这次种的蘑菇只有一种,平菇。这种蘑菇最好种植,也最方便打理,它的产量也高,是比较没有风险的一种蘑菇。

    李时柚装完菌包,又到桑树林附近转了转,等他收完甘蔗,他差不多就能升级了,到时候又能种一批桑树,继续扩大桑树林的规模。

    他希望自己能尽快到十级,十级是个重要的等级。十级之后,系统会解锁经验很高的水果,而且还会解锁牧场。

    到时候不管牧场里解锁的是什么种类的动物,李时柚都会养满。

    在桑树林转完,花卷和路西法拉着李时柚来到附近,远远的李时柚就看到了几颗果树,他以前在这里种过几颗水果树,但是他一直没来看,现在树上结了不少水果。

    这些果树中,苹果的占比最大,每棵树上都挂着一些苹果。还有两颗梨树和一棵柿子树,上面也还有一些果子。

    梨子看起来倒是诱人,柿子却没怎么成熟,树上结的只有青色的柿子。成熟的柿子也有,但是几乎全部被鸟掏空,只剩下一个外皮。

    花卷和路西法在草地里翻找一会,没多久就衔来两个掉在地上的苹果,放在李时柚面前。

    给主人找好水果后,花卷和路西法就冲到草丛里继续找水果,这次找到的水果直接自己吃了。

    花卷和路西法放在李时柚面前的苹果,看起来有点小,也有点缩水,但是是完整的,一点没有坏。

    李时柚把苹果捡起来,揣在兜里,回家洗干净切开,先尝一下味道。

    这个苹果长的不太好看,并不是全身都红通通的,身上有一根一根的条纹,长的也不够圆。切开苹果,李时柚就闻到一股很香甜的苹果香气,几乎满屋子都飘满了苹果的香气。

    空气中同时弥漫着两种香气,一种是菊花的香气,一种是苹果的香气,两种香气的气味并没有混合,而是让人能十分明显的分辨出来,这是两种香气。

    苹果的果肉看起来有些干巴巴的,没什么水分。李时柚拿了一小块吃掉,味道还不错,甜味十足,但是并不是很腻人的甜,是苹果应该有的清甜味道。

    如果是新鲜的苹果,味道应该会更好。

    李时柚把剩下的苹果喂给狗子,虽然这苹果味道不错,但是干巴巴的,影响口感,他要拿最好的给殷子期吃。

    第二天李时柚就带着殷子期去摘苹果,两个人在树下先吃过瘾,随后才开始摘水果。

    这些果树是第一年种下,原本结果就不算很多,再加上没有被人打理过,很多果子中途掉落,而且还有一些动物或者鸟来偷吃,每颗果树上剩下的果子都不算多,几颗苹果树加起来,李时柚才只摘了一百多个苹果。

    梨树上只剩下十几个梨子,好在这些梨子都挺大,每个都几乎有一斤。

    柿子树上剩下的果子最多,柿子小,而且还没有成熟,偷吃柿子的动物少一些。

    李时柚以前见人处理过柿子,这些柿子摘回去,放在大缸里,撒上酒,再用火熏一熏,捂上几天就能全部成熟。

    但是具体步骤李时柚还不清楚,要回去查了资料才能知道具体怎么做。

    背着水果回家的路上,李时柚给每个村民家都送了几个苹果,还顺便知道了怎么处理柿子的正确方法,村里人有人处理过柿子,到时候李时准备孵柿子的时候,喊他过去就行。

    李时柚带回家的苹果,不仅人喜欢吃,狗也喜欢吃。

    花卷和路西法现在就很纠结,到底是在外面守着菊花呢,还是在家里守着苹果呢。

    现在有些菊花已经完全开放了,完全开放的菊花香味没有那么浓烈。而且最让李时柚失望的是,菊花开的一点也不好看,整朵花不过硬币大小,淡绿色的花心,白色的花瓣,就像是路边最常见的野花,跟其他的菊花比相差很大。

    虽然花卷天天守着这些菊花,但是李时柚担心的偷吃现象并没有发生,枝头上的菊花,花卷碰都不碰。

    花卷不仅自己不碰,也完全不让别人碰。李时柚作势要去掐菊花,花卷也急忙过来阻止,拉着李时柚往一旁走,不让他碰这颗菊花。

    这就过分了,他种的菊花,他怎么就不能碰了。李时柚想要继续摘的时候,阿明和露西也过来给花卷帮忙,几只狗一起把李时柚拉的远远的,还差点把他拉倒。

    “哟,打架啦。”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李时柚转头,看到老爷子和白续正好下车,就站在他身后。

    几天不见,白续就瘦了一些,脸上虽然依然没有表情,但是看起来却成熟了一点点,不像是随时随地要发呆的孩子。

    “哥哥。”白续跑过来,把李时柚扶起来,从包里掏出一个草编的蝴蝶递给李时柚,认真的说道:“哥哥,这是,礼物。”

    老爷子在一旁酸溜溜的说道:“都那么忙了,还记得给你带礼物。”

    白续认真说道:“要给,哥哥,礼物。”

    李时柚欣慰的摸摸白续的头,这也是个好弟弟。

    老爷子转头指着李时柚说道:“你家的这几个狗救了你的命,中午多给人家喂几块肉。”

    李时柚一头雾水,不明白老爷子在说什么。

    老爷子走到菊花旁边,喊李时柚过去,随后告诉他:“你这种的不是菊花,这花名叫三步蛇,花的毒性比毒蛇还要高,人如果不小心误食,基本无救。”

    李时柚吓了一跳,急忙后后退两步。这个世界太险恶了,毒药竟然伪装成菊花骗他种。

    让李时柚认定这颗三步蛇是菊花的,就是它的叶子,长得跟菊花几乎一模一样。

    但是在老爷子的提示下,李时柚还是看出了它跟真正菊花的细小差别,叶型、叶脉甚至叶子的生长方向,三步蛇跟普通的菊花都不一样。

    好在这种花心思也没有那么险恶,花的香味不带毒,不然真的能放倒一大片。

    李时柚正想着,竟然发现老爷子正贴近了闻香味,一点也不怕毒素的样子。没等李时柚说什么,花卷和路西法正拉着老爷子往旁边拉,也不让老爷子碰到花。

    老爷子呵呵一笑,把白续喊到身边,跟他解释:“这是三步蛇,花瓣有剧毒,花香却是味好药,能让人闻了精神舒畅,也能治部分头疼症状。花瓣虽然有剧毒,但是也能摘下来炮制成草药,可能会对一些瘤子有效。以前我师父就用这种药给人治好过瘤子,不知道师父是不是吹牛皮,咱们中午摘点回去研究。”

    李时柚站在一旁问道:“这花太危险了,我还是把它移到盆里,放到你的院子里吧。”

    老爷子摇摇头:“这花很少见,你如果移植死了怎么办。”

    李时柚还是不放心:“少见不重要,不小心毒到人就麻烦了。”

    老爷子还是不同意:“这花要种下三年后,才能生出别的小芽,还是不要移栽,实在不放心,在旁边围上围栏好了,或者立个牌子,让人不要碰它。其实这花也没那么毒,花瓣花叶和花心都没毒,碰到了也不要紧。”

    李时柚不明白:“大爷爷你刚刚才说这花有剧毒。”

    老爷子点点头:“是有毒,不过花瓣和花心一起吃才有效果,咱们这里没有人傻到一口吃下一整朵花吧。”

    老爷子跟白续把东西放好,就出来摘花,老爷子甚至手套都不戴,直接把正在开放的花都摘走了。正在开放的花效果才好,剩下那些花骨朵也要等到开放了才能摘。

    等到两人摘花离开,李时柚总算松了一口气,终于清静了。白续刚刚摘花的时候,鹦鹉过来找他玩,还执意要唱歌欢迎他。

    没有盛开的花朵,这颗花的威胁少了一些,李时柚做了一个牌子插在旁边,上面写明绝对不能碰这株花。插了牌子之后,大人应该就不会碰这株花了,小孩子可能要注意一些,不过村里暂时还没有小孩子。

    另外还有一点,让李时柚比较放心。在老爷子的提醒下,李时柚才发现,花卷这些天一直在旁边守着,可能也是在提防有人过来摘花,狗或许是知道这些花有毒的,不然阿明不会过来帮着花卷拉开他。

    因为花卷的表现,中午花卷多了半个苹果的奖励。花卷依然像以前一样,衔着半个苹果到处显摆,来到阿明旁边的时候,花卷衔着的苹果不小心掉了,直接被旁边的露西一口衔走,几口吃掉。

    从头到尾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花卷都来不及反应。等它想要去夺回苹果的时候,苹果连渣都不剩。

    花卷又打不过阿明,只好嗷呜嗷呜去找李时柚告状,它的苹果没了。

    李时柚围观了全程,也觉得花卷这苹果丢的不亏,自己乖乖吃掉不好,非要去炫耀,被抢也正常。

    不过看花卷这么可怜,李时柚又拿了小半块喂给它,好歹也是因为有花卷,三步蛇才没有被人摘走,阻止了或许可能发生的意外。

    中午吃完饭,李时柚带着花卷去找老爷子,又有新的烦恼:“那株花如果不挪走,如果吸引其他小动物过来吃怎么办?”

    他这里的小动物很多,保护中心里还养着好多保护动物,随便哪个都不能出事。

    老爷子对此更是不在意:“你家狗都能知道这花有毒,外面的动物有什么不知道的,个个都比它们精明。”

    李时柚:“不是说,它靠着香味骗动物过来吃它吗?”

    老爷子点点头:“真能骗到那么多动物,它还能那么稀少。”

    李时柚:……

    说的好有道理。

    这是一种在网上基本查不到资料的植物,是真的很稀少了。

    白续此时扫完院子,来到两人面前,冲着老爷子伸出手:“大爷爷,扫地,给钱。”

    老爷子从兜里摸出一块钱,递给白续。

    白续开心的把钱装在自己的小钱包里,转头看向李时柚:“哥哥,扫地,一块钱。”

    李时柚摸摸口袋,他没钱,他请不起小童工。

    李时柚只好回答:“明天扫,今天院子不用扫。”

    白续认真的说道:“明天,我去,扫,一块钱。”

    没想到孩子出气一趟竟然知道钱的重要性了,李时柚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接下来几天,李时柚发现他的免费童工没有了,身边只有一个干什么都要一块钱的小童工。

    李时柚给多了白续也不要,干什么都要一块钱,有人说一块钱少的时候,白续还要解释,一块钱可以买两个馒头。

    李时柚只好去找老爷子,大概拼凑出了白续要钱的理由。

    老爷子带白续过去的地方是一个特别偏远的地方,那里可比三山村要偏僻很多。不仅是路难走,周围的环境也很恶劣,村里人为了赚钱,大部分都出去打工了。

    有个孩子爸爸妈妈在外面打工的时候遭遇事故,跟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他奶奶就是老爷子这次看病的对象,老奶奶有次做噩梦,被虫子咬了,结果她梦见被咬的地方,开始出现伤口,而且伤口越来越大,甚至还带毒,伤药上了多少都没用。

    老爷子的徒弟刚好在附近村里巡视看病,被人喊过去治了几天也没办法,只好喊老爷子过去帮忙。

    白续在治病去时间,认识了老奶奶的孙子。这个孩子才刚上到初中,十分懂事,家里家外的事情都做。他有时候还会上山砍柴,拿到街上卖,一捆三块钱。

    有次白续跟他一起上山砍柴,他卖完柴,分给白续一块钱,告诉白续一块钱可以买两个馒头,是一顿午饭。

    这大概是白续第一次知道一块钱的重要性,所以他干活的定价就是一块钱。

    李时柚问过白续,这些钱攒起来要用来做什么?

    白续很认真的回答:“买,馒头,午饭。”

    白续拿出自己的小钱包,展示给李时柚:“要,赚钱,给,朋友,买,一年,午饭。”

    小小年纪的白续,竟然一口气承包人家一年的午饭,果然够霸气。

    不过这么多硬币每天都揣身上,真的不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