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小说 > 玄幻小说 > 海洋之王! > 第105章 潘都:我可是硬汉猛男嘤嘤
    这是潘都第一次见到, 隐的类人身体藏在裂里的东西,虽然之前他们已经在一起玩过无数次,相处的时间也很长。

    以往隐从未打开裂, 潘都其实很好奇, 但他不可能要求查看这么隐秘的部位。

    潘都目不转睛的看着, 有机会近距离观看,他当然不会错过。

    现在所有的鲸类,只有白化虎鲸以及座头鲸之王, 还有隐, 进化出了类人身体。

    潘都早就想想看鲸的类人身体的这个部位,但他不可能让诺森兄弟和白化虎鲸们给他看。

    万万没想到, 在隐这里看到了!

    雄鲸藏在裂里的部位, 与人类的结构有很大的区别。

    外表看上去和人类的比较相似,只是比人类的更加漂亮光滑,犹如艺术品,但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人类的无法改变形状,无法做出弯曲等动作, 鲸却可以, 鲸类的甚至有抓握力, 可以抓取他们想抓住的任何东西。

    因此有人类将鲸的这一部位称作他们的“手”, 灵敏度完全可以媲美人类的手。

    潘都看见, 隐的类人身体的这个部位,完全保留了鲸的特性,更不愧是蓝鲸进化的类人身体, 就是令人大吃一惊的大。

    不过因为鲸类的都很漂亮, 即便令人大吃一惊, 还是非常赏心悦目。

    仑连忙解释说:“对不起, 潘都,我还不太会控制自己的类人身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他有点心虚,毕竟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完全可以熟练掌控自己类人身体的各个部位,除了无法自我控制的感官。

    他处于蓝鲸本体形态时,没有特别敏.锐的触感,当然不会因为给潘都处理伤口,就让自己的身体产生这样强烈的反应。

    潘都连忙说:“没关系,隐,鲸类都是这样处理伤口的,你的类人身体比蓝鲸本体的触感敏.锐很多,我可以理解。”

    仑:“谢谢你,潘都,我继续为你处理伤势。”

    潘都浑身是伤,需要激荡起海水冲洗伤口,也需要将伤口上的碎肉清理干净,这样才能好得快。

    鲸类没有任何方便的工具清理伤口上的碎肉,甚至连手都没有,只能用舌头进行舔.舐,用柔软的舌头带下来。

    仑进化出了类人身体,他还是只会用鲸类最原始的办法,更何况舔.舐是最温和的方式,可以减轻疼痛。

    潘都每次打架受伤,族群的虎鲸也会这样为他清理伤口,只不过让族群成员清理时,他只能用虎鲸身体。

    仑非常认真仔细的为潘都处理伤势,其中脊背、胸膛、大腿的伤最多,他都一一进行清洗、舔.舐。

    潘都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过客鲸群首领,更何况他从小生活在海皇家族,他有浑然天成的王霸之气。

    他张开双臂,犹如海神降临一般,享受着隐的服务,没有丝毫的别扭,霸气十足。

    潘都让族群成员清理伤口时,也是这样一动不动的享受就行,他是首领,是未来的海皇,这就是王者的气场。

    仑是蓝鲸之王,以往都是别的鲸为他服务,他一动不动的享受,但他愿意为潘都做任何事。

    为王清理伤口是族群成员最基本的技能,也是他们的荣耀。

    仑将自己当做了臣服于潘都的鲸,他做的非常虔诚,如同侍奉神明。

    潘都低头看着隐,如此壮美的隐,蓝灰色的长发在水中如同绸缎一般,让他看得有些痴迷。

    隐如此虔诚的为自己清理伤口,他们的关系如同信.徒和神明,这让潘都更加享受。

    如此貌美的信.徒,谁能不爱呢,潘都在心里乐开了花,但他表面还是很淡定,暂时维持住了自己的威严和霸气。

    然而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人设,额,鲸设,崩塌的太快。

    潘都经常打架受伤,这让他对疼痛的感应降低了很多,他倒是不觉得多痛,就觉得酥酥.麻.麻.痒.痒的,忍不住哼.哼.唧.唧。

    他觉得发出这种声音很奇怪,但他又控制不住自己,有时甚至会发出虎鲸嘤嘤嘤的叫声。

    潘都现在很注重自己的“鲸设”,他觉得作为一个传奇的过客虎鲸群首领,作为将来的海皇,他不能发出这种很萌的嘤嘤声。

    虎鲸的嘤嘤声也分为很多种,人类听来可能都差不多,都很萌,但虎鲸知道不同嘤嘤声有很大的区别。

    潘都心想:好歹我也是一个十多吨重的大鲸了,能不能成熟点,别总发出这种声音!

    也不知道为什么,潘都忽然想起了仑。

    潘都知道自己在仑的面前,好像总是长不大,不自觉就会发出很软萌的嘤嘤声,明明他在外面是很霸气的嘤嘤声。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猛兽的“人前人后两种叫声”!

    潘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隐的面前也会这样,为什么总觉得隐和仑很像。

    当仑清理到胸膛的时候,有一处伤比较严重,用海水冲洗之后,可以清楚的看到有一小块碎肉将掉未掉。

    这块碎肉很难弄下来,仑不想给潘都带去太多的痛苦,他用舌.尖抵住,反复碾压链接的部位。

    潘都猛的抓紧了隐强壮的双肩,整个人崩成了一条直线,高高的仰着脑袋,发出一声声闷哼。

    仑低沉着声音,十分心疼的说:“太痛,我们可以休息一下。”

    潘都咬紧了牙关,闷声道:“不用,我可是硬.汉、猛男,未来的海皇,我怎么可能怕这点痛,继续,别停!”

    仑接着清理,他想用手扯断,但他认为这可能更痛,最终放弃了这一想法,只能用舌.头。

    潘都紧紧的抱住了隐的脑袋,用十分低沉的声音说:“用牙齿咬。”

    仑这才想起,他的类人身体是有牙齿的,之前潘都还教过他怎么用这些牙齿。

    他咬住了最细的筋肉链接处,用力咬了下去,成功清理了这小块的碎肉。

    潘都闷哼一声,紧紧抓住了隐的长发,顺势将隐的脑袋死死的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将自己的额头抵在隐的头顶,大声的喘.息.着。

    仑轻轻的抚摸着潘都的后背和脑袋,柔声说:“好了,处理完了,潘都。”

    潘都低沉着声音说:“淦,我才不怕痛,不用安慰我。”

    仑抬头望去,他看到潘都的眼泪在周围的海水中形成一个又一个晶莹剔透的珍珠,有的还挂在白皙的脸颊上。

    潘都当然也注意到了,他没想哭,就是有点太痛,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流。

    也是这时候,潘都才知道,原来自己的人类身体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具备了越来越多虎鲸的特性。

    人类的眼泪会马上消失在水中,只有鲸的眼泪会在海里如同透明的珍珠,久久不会消散。

    潘都连忙解释说:“我没哭,这眼泪不是我能控制的。”

    仑用脑袋轻轻的蹭着潘都没有受伤的腹部,柔声说:“没关系,潘都,在我的面前,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潘都看见隐的双肩被他抓过的地方,留下了很明显的红色抓痕,都有点破皮了,有红色的血点子不断往外冒。

    他轻轻的抚摸着抓痕说:“对不起,隐,我把你抓伤了。”

    仑看向自己的双肩说:“没关系,一点小伤,远不及你身上最轻的伤势。”

    潘都低头轻轻为他舔.舐着伤口。

    不论是鲸的唾液还是类人生物以及人类的唾液,都有一定的消毒作用。

    仑也为潘都舔.舐着刚才的伤口。

    潘都明显感觉不对劲,因为伤的那个地方很接近两边胸膛的特.殊.部.位,隐舔.舐的时候,总是会带到旁边……

    他连忙说:“好了,隐,不用处理了。”

    仑:“你真厉害,潘都,你已经是这片海域的王,不久的将来,你一定可以成为海皇,站在海洋之巅,受万众瞩目。”

    潘都昂首挺胸,气势如虹的说:“当然,海皇之位,非我莫属。”

    仑仰望着潘都,他仿佛看见了,很多年前的自己,那时候他也是这样豪情万丈。

    潘都:“你把我单独带到这里来,是想和我说什么吗?”

    仑:“我看见你带领虎鲸群战胜了那么多大鲸,我为你感到很高兴,潘都。”

    潘都:“你怕我吗,我咬死了那么多蓝鲸。”

    仑:“当然不怕,你很厉害,我也很厉害,我只是不喜欢出名。”

    潘都:“你还是不愿意让我看见你的蓝鲸本体吗?”

    仑:“暂时还不行。”

    潘都:“没关系,反正,我很喜欢你的类人身体。”

    仑:“嗯,我也很喜欢你,潘都。”

    潘都:“我还要去见仑和波塞海克族群,我先走了,你以后要经常来找我玩。”

    仑:“好,我一定会。”

    潘都游向了赤霍海的正中央,一路上他听到所有的海洋生物都在讨论着这一场大战:

    “太TM燃了,可惜我没有参加这次战斗,潘都真不愧是海克和戴丽的儿子,好TM厉害,居然可以召集那么多虎鲸群。”

    “我听说,潘都对那些虎鲸首领很凶,不听话的直接打到服气,这还真是继承了海克一贯的暴.虐.统.治。”

    “潘都太年轻了,他要是不这么强势,那些虎鲸首领怎么可能听他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每个虎鲸首领都很难搞。”

    “如果没有潘都统领这些虎鲸反击,还不知要死多少虎鲸群呢,潘都是真TM厉害,这次我是服气的。”

    “以前我看不起潘都,我认为他就是靠海皇父母混的,没想到他还真有点东西,统领那么多虎鲸群,是真地狱级难度。”

    “对啊,最难的不是和那些大鲸打架,最难的是召集那么多虎鲸群,还能统领他们,让他们服气听话。”

    ……

    潘都先找到了沃克,他觉得自己有点太“重色轻友”。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每次都会因为想要和隐单独相处,就鸽了好兄弟沃克。

    潘都不得不承认,他就是很喜欢隐的类人身体,每次见到隐,他就很开心,就是想要和隐单独相处。

    沃克高兴的摆着巨尾,激动的说:“潘都,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你把我忘记了。”

    潘都十分抱歉的说:“对不起,沃克,主要是我没法主动去找隐,每次都只能等他来找我,我很珍惜每次和他见面的机会……”

    这样解释了一通,潘都觉得更对不起自己的好兄弟了。

    沃克:“没关系,潘都,我没有生气,你回来就马上来找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潘都:“谢谢你的理解,你真是我的好兄弟,沃克!”

    沃克:……

    潘都:“我又一次在全海出名了,沃克,我太高兴,战斗让我快乐,我一定要成为海皇!”

    沃克:“你当然可以,潘都,你快去找仑和波塞海克族群吧,他们一定都在等你,想要为你庆祝。”

    潘都:“嗯,那我先走了。”

    沃克专注的望着潘都离去的方向,他忽然觉得,这个隐才是他最应该担心的。

    潘都先去了波塞海克,族群里的每一只虎鲸都为潘都感到很开心。

    他们围着潘都转圈,用巨尾和双鳍拍打水面,为潘都庆祝。

    随后潘都找到了仑的族群,仑已经在等着潘都。

    仑族群的所有蓝鲸也为潘都感到非常高兴。

    尽管他们是蓝鲸,但他们早已将潘都当做了族群成员,他们会为潘都的所有成就感到非常自豪。

    潘都游到仑的身边,不断的用脑袋蹭着仑的大脑袋,随后潘都又蹭着阿音和几个蓝鲸弟弟妹妹,表达他的开心。

    仑:“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是去了别的地方吗?”

    虽然他明知道,潘都和他的类人身体单独在一起很长的时间,他还是想听潘都亲口告诉他。

    仑很在乎潘都是否会瞒着他和别的鲸单独相处,他想要潘都对他坦诚,任何事都会和他分享,就像潘都小时候那样。

    潘都非常高兴的说:“我和隐一起出去玩了,隐真的好漂亮好美,隐的类人身体好神奇,他的裂打开了,我都看见……”

    他将自己和隐在一起的所有细节都告诉了仑,没有丝毫的隐瞒。

    潘都喜欢和仑分享所有的趣事,从小就这样,现在也不例外。

    仑有些气恼的问:“你就那么喜欢隐,不知道我们一直在等你回来吗?”

    潘都连忙说:“对不起,仑,我以后会注意的,我和他在一起太开心,就忘记了时间。”

    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隐就是自己的类人身体,明明很喜欢用类人身体和潘都在一起,还是忍不住生气。

    他心想着:我是傻子吗,我为什么要生自己的气?!

    潘都今天原本是觉得,隐和仑在某些时候真的很像,他甚至在某一刻会很怀疑,隐就是仑的类人身体。

    但是现在,仑居然会因为他和隐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回来晚了而生气,就证明,隐不可能是仑的类人身体。

    潘都心里很清楚,仑生气的原因,仑辛辛苦苦的把他养大了,结果他长大后就成天在外面野,任谁都会生气。

    仑有些试探性的问:“潘都,你很喜欢隐?但隐可是蓝鲸进化出的类人生物。”

    潘都连忙解释说:“我只是觉得他很美,喜欢他的外貌,我没想其他的!”

    仑又说:“你如果真的很喜欢隐,类人生物和你的人类身体很像,你们可以在一起,我会去帮你说服海克和戴丽。”

    他想试探一下潘都的意思,故意这样说。

    潘都有片刻的迟疑,随后便说:“不行不行,隐是蓝鲸,我是虎鲸。”

    在他的心里,物种不同就是不能在一起,如果他可以接受不同的物种,深蓝不香吗,深蓝的类人身体也很美,还是双.性呢。

    仑语重心长的说:“潘都,只要你开心,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潘都蹭着仑的大脑袋说:“嗯,你真好,仑。”

    经过仑的提醒之后,潘都在非常认真的思考:为什么物种不同就一定不能在一起呢,开心不就完事儿了?!

    潘都心想,如果我一直都找不到喜欢的虎鲸,其实也可以考虑隐,但是隐会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对于万年单身狗的潘都来说,实在太复杂了,想的他脑壳痛,他觉得,还是争霸比较适合自己。

    仑心想着:我可真是个聪明的大蓝鲸,只要我不断的在潘都的耳边给他说,可以考虑隐,潘都也许就真会考虑!

    当晚潘都在仑的族群休息,就像小时候一样睡在仑的大脑袋上。

    第二天一大早,博鲁就带着族群来到了仑的族群旁边,他们安静的等着首领睡醒。

    潘都醒来后在仑的大脑袋上蹭了蹭身体,随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族群里。

    原本他想像小时候那样赖在仑的身上,他有起床气,刚睡醒,就要仑哄着他。

    但是周围到处都是鲸群和其他的海洋生物,他不会再这样做。

    他已是非常著名的过客鲸群首领,除了私底下和仑单独相处,在外他都会很注重自己的形象管理,不会做任何有损自己威严形象的事。

    潘都:我的偶像包袱很重的,我已经是著名的过客虎鲸首领,我的威严,不容侵犯!

    仑目送着潘都带着自己的族群出去捕猎,他还是偷偷的跟着。

    随后一段时间,潘都继续挑战赤霍海里的各个过客鲸群的首领,并且一直保持住了不败战神的荣耀。

    这天,潘都联盟吃饱之后漂浮在海面上休息消食,潘都的四个哥哥以极快的速度游了过来。

    波塞柱一边游一边大喊着:“潘都,我们听说,索尔家族在雾海被两个虎鲸群联合袭击,他们就快被灭族了……”

    潘都立即带着族群游到了哥哥们的身边,没有任何多余的交流,他们马上朝着雾海的方向游去。

    索尔家族曾经对潘都和波塞柱有过救命之恩,他们必须报答索尔家族。

    那次波塞柱被困在对面的海域,如果没有没有索尔家族,潘都和波塞柱都很难坚持到新海峡的出现。

    雾海距离这里并不算很远,但雾海非常危险,就算是凶残无比的过客鲸群进入其中,也很难活着出来。

    主要是因为雾海终年笼罩着能见度极低的大雾,鲸群会在其中迷失方向。

    虎鲸群在里面更是没有优势,很容易被大鲸偷袭,这些大鲸会趁着雾气,撞死虎鲸。

    雾海里有居留虎鲸,他们适应了其中的环境,新的虎鲸群误入这片海域,就很难活着出来。

    索尔家族已经很厉害,他们决定环游全球最后回到东海,但他们不小心误入了雾海,以至于差点被灭族。

    他们再厉害,他们不熟悉雾海,里面的任何虎鲸群,或者大型须鲸群,都可以轻易将他们灭族。

    海克已经带着他的三个兄弟先游去了雾海,他们之前作为过客鲸群时,在雾海待过一段时间,算是比较熟悉里面。

    波塞海克的其他成员都没有再跟着去,戴丽也没有跟着去,他们留在了赤霍海。

    海克和戴丽都是有恩必报的虎鲸,他们不会对索尔家族见死不救,但他们也会保留实力,不会带着整个族群去冒险。

    潘都的四个哥哥加上海克和他的三个兄弟,这八只雄虎鲸都特别厉害,他们相当于普通虎鲸群,整个族群的实力。

    海克和戴丽之所以让四个哥哥去告诉潘都,也让潘都联盟跟着他们一起去,主要还是为了锻炼潘都。

    雾海是全海洋最危险的海域,想要成为海皇的过客虎鲸首领都必须带着族群去闯一次,这次就可以让潘都去锻炼。

    更何况,他们都知道,潘都的消息灵通,就算他们不去告诉潘都,潘都也很快就会听说这些,并且潘都一定会去救索尔家族。

    仑原本就一直跟着潘都,他当然听到了波塞柱所说的一切,他决定跟着一起去雾海。

    他知道这一次去雾海,不会那么快回来,他先游回族群,简单交代了一下渊,随后就立即去追潘都。

    仑之前周游全球的时候,去过雾海,他完全知道,里面有多危险,他必须跟着去,至少他还算比较了解里面。

    波塞家族四兄弟和潘都联盟,日夜兼程,用了五.六天的时间终于来到了雾海。

    进入雾海之前,仑游到了潘都的身边说:“我和你们一起进去。”

    潘都不知道仑这些天都跟着他们,这时候再让仑回去,肯定是不可能了。

    仑之所以现在才现身,也是怕潘都不让他跟着去,现在已经到了雾海,潘都不会再赶他走。

    潘都很是生气的说:“仑,你不应该跟来!”

    仑:“我以前独自来过雾海,我对里面还算比较熟悉,我可以带你们更快找到索尔家族,也可以保护你们的安全。”

    波塞赫十分诚恳的说:“谢谢你,仑。”

    仑连忙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波塞柱高兴的说:“太好了,仑,有你真好。”

    此时正是中午,阳光明媚,但进入雾海之后,整片海域就被浓重的雾气所笼罩,能见度极低。

    潘都早就听说过雾海,原本他是打算在赤霍海“通关”之后,他就要带着族群来雾海,没想到提前来了。

    仑轻声说道:“别出声,仔细听周围的情况,所有的虎鲸一定要紧挨着彼此,千万不要掉队。”

    潘都联盟的所有虎鲸都紧靠着彼此,他们很激动很兴奋,他们早就想来雾海探险。

    作为过客虎鲸,他们总是对没去过的海域充满了好奇,他们都没有来过雾海,这是第一次。

    潘都知道,他们随时都可能被大型须鲸攻击,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此时索尔家族正在雾海的最中央,整个族群已经只剩下首领索尔嘉和索尔壬、索尔塞兄弟,其余的虎鲸全部死亡。

    他们又累又饿又怕,周围的任何动静都能引起他们的高度紧张。

    七天前,他们追捕一群白鲸,不小心进入了这片雾海,那天太阳特别大,恰巧是雾海极少数没有雾的时间段。

    他们没有注意便游了进去,他们刚捕猎成功后,瞬间浓雾来袭,他们想要游出去,却完全无法分辨方向,反而游到了雾海的最中央。

    一开始攻击他们的只有大型须鲸,这些大鲸总是神出鬼没,砰的一声巨响,就撞死了族群的几只虎鲸。

    后来他们又被雾海里的居留虎鲸群攻击,族群更是损失惨重。

    索尔嘉浑身伤痕累累,她的精神高度紧张,随时准备着为两个儿子挡住致命的攻击。

    一群虎鲸游静悄悄的游向了他们,雾气太重,这群虎鲸已经近在咫尺,他们也没有察觉。

    雾海里的居留虎鲸群很喜欢捉弄误入其中的其他虎鲸群,但甚少会心狠手辣到将误入的虎鲸群灭族。

    那些误入的虎鲸群很难活着出去,主要是因为雾海里的大型须鲸会将他们全部撞死。

    这只居留鲸群太狠,他们咬死了索尔家族的大部分虎鲸,没有任何原因,他们单纯想要杀.戮而已。

    他们认为,就算索尔家族不被他们咬死,也会被其他大鲸撞死,迟早都是死,还不如给他们玩。

    一只虎鲸突然冲向索尔嘉,一口咬下她一半的尾巴,还嘲笑说:

    “你们这群没用的废鲸,敢进入雾海,就是找死。”

    索尔嘉猛的转身回击,但那只虎鲸已经隐入了浓重的雾气之中。

    随后,索尔塞的脊背也被咬掉了一块肉,索尔壬的双鳍被咬中,他们嘤嘤叫着,想要反击,但根本就看不见敌方。

    这群虎鲸一边戏耍攻击他们,一边嘲讽他们:

    “大傻逼,我在这里,你们来咬啊,所有进入这里的虎鲸都会变成瞎子,你们死定了。”

    “不陪你们这群瞎子玩了,今天就活活咬死你们。”

    “废鲸,垃圾鲸,你们永远也别想游出去,全部都得死在这里。”

    ……

    索尔嘉竭尽全力的为两个儿子挡住了大部分的伤害。

    她已经浑身是血,奄奄一息。

    索尔塞和索尔壬拼命的想要攻击这些虎鲸,但他们根本就找不到对方。

    他们感到非常绝望,他们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竭尽全力的回击,只有偶尔几次可以咬到敌方。

    索尔嘉甚至想带着两个儿子一动不动的任由他们咬死,至少可以死的快一些,不会太痛苦。

    但是这群虎鲸喜欢虐.杀,他们就是要一口一口咬死这些玩物,好不容易才有新的虎鲸群误入,他们得珍惜机会。

    索尔嘉和索尔壬兄弟不断的发出绝望的嘤嘤叫声。

    逐渐索尔嘉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她快死了。

    索尔壬兄弟也不再反抗,他们紧紧的靠着索尔嘉,用自己的身体为母亲挡住伤害,他们只想尽快被咬死,和母亲一起死在这里。

    就在这时,索尔兄弟听到熟悉的嘤嘤叫声,是潘都和波塞柱!

    他们都没想到潘都和波塞柱会来救他们,甚至以为这是临死前的幻听。

    潘都他们进入雾海后不久就遇到了海克和他的三个兄弟,他们一起游到了这里。

    如今他们也算是阵容庞大,这只居留鲸群不敢轻举妄动,藏在浓重的雾气里观察着。

    潘都不断大喊着:“索尔塞、索尔壬,我是潘都,你们在哪里,别怕,我们来救你们了,快回答我……”

    索尔兄弟同时说:“我们在这里,潘都哥哥,我们在这里,潘都哥哥……”

    这里的雾气太大,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远,但却看不见彼此。

    潘都根据声音,终于找到了索尔兄弟,他不停的蹭着他们,安抚着他们。

    仑和海克警惕着周围,他们是最有经验的,他们知道,这浓重的雾气里,危机四伏。

    潘都和波塞柱一起蹭着索尔嘉,他们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他们很喜欢索尔嘉。

    索尔嘉用尽最后的力气说:“潘都,波塞柱,你们不该来,这里太危险了,我怕,你们一定要安全出去……”

    潘都哽咽着说:“我们会安全出去的,一定会,我们会照顾好索尔兄弟,你不用担心……”

    波塞柱边哭边说:“索尔嘉,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我们来晚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

    索尔嘉连忙说:“别为我们报仇,赶紧出去,我求你们,赶紧出去,这里太危险,答应我,快出去,快……”

    说到这里,索尔嘉嘴里大量溢出鲜血,眼见着是不行了。

    潘都和波塞柱连忙说:“好,我们出去,我们马上就出去……”

    索尔嘉看向潘都和波塞柱,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她知道,只要有潘都和波塞柱,她的两个儿子一定能活下来。

    索尔塞和索尔壬不停的蹭着他们的母亲,想要将她唤醒,但她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潘都和波塞柱安慰着索尔兄弟。

    随后,他们信守了对索尔嘉的承诺,游出这片雾海,带着索尔嘉一起游出去。

    即便索尔嘉已经死亡,他们也要带着索尔嘉游出这片雾海,到阳光明媚的海域让她沉海。

    仑和海克对这片海域很熟悉,在他们的带领之下,很快就顺利游出了雾海。

    外面的海域阳光明媚,他们目送着索尔嘉的身体在阳光的照耀下慢慢沉海,直到再也看不见。

    潘都和波塞柱恶狠狠的望着这片雾海,他们异口同声的说:“我一定要为索尔家族报仇!”

    索尔塞和索尔壬不断的劝他们,不要报仇,他们不想报仇,更不想潘都联盟和波塞家族的虎鲸再进去冒险。

    海克十分郑重的对索尔兄弟说:

    “我们也不单单是为你们报仇,潘都和他的哥哥们都没有来过雾海,他们需要锻炼,如果他们可以成功为索尔家族报仇,就算是彻底掌控了这片海域。

    要成为海皇,必须掌控所有的海域,这里也不例外。索尔兄弟,你们如果害怕,我让我的兄弟们护送你们到波塞海克族群。”

    索尔兄弟连忙说:“我们不怕!我们也要留在这里一起报仇!”

    他们当然想要为族群报仇,只是他们不想连累潘都联盟和波塞海克以及仑,他们会过意不去。

    既然海克这样说,他们当然要留下来。

    海克继续说:“索尔兄弟,你们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就算不来救你们,我们也早晚都会到雾海来。”

    索尔兄弟:“谢谢你们,海克叔叔,潘都,波塞柱,仑,谢谢你们……”

    海克:“不用说谢谢,你们已经是我们的族群成员,你们以后想留在潘都联盟还是波塞海克族群,随你们选,”

    索尔兄弟异口同声的回答:“我们想跟着潘都哥哥。”

    潘都:“好,以后,你们就是我的族群成员。”

    随后潘都将索尔兄弟介绍给了族群里的所有虎鲸。

    他们互相认识之后,潘都联盟用最热情的仪式欢迎了索尔兄弟。

    这时候已是傍晚时分,雾海的雾气更加浓烈。

    考虑到索尔兄弟不能再受伤,海克决定,明天再进入雾海。

    他们一起去捕猎、进食,仑也去深海区进食。

    入夜后,仑进食完毕,游回来和他们一起休息睡觉。

    潘都的四个哥哥很感激仑,他们游到了仑的身边,和他说了许多话。

    以往潘都的哥哥们很少和仑接触,其实他们一直都很感激仑,只是碍于虎鲸和蓝鲸的关系,他们不能经常去找仑。

    波塞尼:“仑,你都不知道,我们TMD有多喜欢你,对不起,仑,我不该在你的面前说脏话,我改。”

    仑连忙说:“不用,不用,你们在我面前,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们是潘都的哥哥,就是我的哥哥。”

    潘都的三个哥哥都比仑的年纪大很多,完全可以给仑当哥哥。

    波塞尔:“仑,你在我们面前不用这么紧张,你可以很随意的和我们相处,你以前可一点儿也不怕我们。”

    潘都连忙解释说:“仑当然不怕你们,仑只是怕你们不喜欢他,反正,你们不许不喜欢他。”

    波塞赫:“波塞海克族群的所有虎鲸都喜欢仑,更何况是我们,当然是喜欢仑都来不及。”

    潘都:“这还差不多。”

    波塞尔蹭了蹭仑的大脑袋说:

    “仑,以后,我们就经常一起玩,又能怎么样,虎鲸和蓝鲸怎么就不能一起了,草,这是谁规定的。”

    波塞尼也说:“对啊,草泥马,这TM什么瞎.几.把的规定,我不管,虎鲸和蓝鲸就要经常一起玩,怎么了!”

    仑:“嗯,好,我都听你们的。”

    潘都心想:我的哥哥们,仑可不一定想和你们玩,你们说话的方式,就和仑格格不入!

    海克突然非常严肃的说:“仑,你跟我过来。”

    仑跟着海克游去了很偏僻的海域,潘都想跟去,被海克的三个兄弟拦住了。

    潘都很好奇,海克到底要和仑说什么,还要避着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