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 第115章 钰哥生日
    开学后的训练比较常规, 不像寒假期间那么魔鬼,但也不算轻松。

    不得不说,随侯钰最初入队体验的时候是9月, 真的是他们全年比较轻松的时间。

    他们的赛季一般是从6月开始, 温度合适后, 王教练就会给他们报名各种比赛。

    每一场的比赛级别不同,比赛场地的所在城市也不同,这期间会全国奔波去参加比赛。

    他们参加的第一场全国性质较高级别的青少年比赛, 是在8月5日开始, 持续25天,一直到月底结束。

    这也就意味着, 他们根本没有暑假。

    3月的训练强度一样很强, 听说要到5月才会降低训练强度,进入赛前调整状态。

    持续到4月,网球队的队员都是训练结束后便会累得只想赶紧洗完澡,接着回寝室睡觉,其他的什么都不想。

    恋爱中的邓亦衡、沈君璟都能在打电话的中途睡着。

    好在他们的女朋友也是练网球的, 睡得比他们还快, 不然两边都容易吵架, 闹分手。

    随侯钰生日那天是星期一, 不过, 刚巧赶上清明节调休的最后一天,依旧在假期里。

    4月4日晚上侯陌故意很早就让随侯钰睡着了,理由格外扯淡:清明节他害怕, 呜呜呜。

    在4月5日, 刚到00:00, 他便注意到随侯钰的手机连续闪烁, 似乎有不少人给他发了消息。

    他没打扰随侯钰,看着在他怀里熟睡的随侯钰,忍不住弯起眼眸微笑,小声说道:“好哥哥,生日快乐。”

    沉睡中的随侯钰并未回应。

    随侯钰醒来的时候,已经第二天早上了。

    他睁开眼睛发现身边并没有人,不由得一阵疑惑。掀开被子坐起身看到一侧的地面,很快笑着扭过头去……甚至想捂脸。

    没眼看。

    有一种浪漫,会让人尴尬。

    就是用哄小姑娘的方法,来哄他这个大男人。

    给一个成年的男人过生日,铺一地玫瑰花瓣,真的……有点恶心。尤其是侯陌美术功底不好,摆花瓣都摆得跟大肠似的。

    缓了一会儿,他还是起身,拿起了最靠近他的盒子,盒子上写着一个数字6,格外分明。

    他觉得这个数字很奇怪,拆开后看到里面放着一个变形金刚大黄蜂。

    他抿着嘴唇拿出来看了看,放在了一边。

    接着下床,顺着那浮夸的玫瑰花瓣走过去,拿起第二个盒子,上面写着数字7。

    这个盒子里放的是玩具车,也是小孩玩的。

    之后的盒子上写着8、9、10……

    盒子里的礼物逐渐成熟了一些。

    到14的礼物,随侯钰看到是保时捷911的乐高积木。他记得这一套要四位数,不由得蹙眉,侯陌是不是飘了,买这么贵的礼物?

    礼物还在逐步增加,17的礼物就比较大了,打开后看到里面放着一只机械的小羊。

    他捧起来看了看,注意到这只小羊和侯陌被法拍的房子里的很像,他一下子就想到这个应该是侯陌自己拼装的,甚至看到了焊过的痕迹。

    侯陌的纯手工制作,这冷冰冰的铁家伙,是来自未来理工男的爱。

    打开开关后,小羊在家里憨态可掬地来回走动。

    他看着小羊走了一圈后,拿起了最后一个盒子,上面写着18。

    他记得,他和侯陌是六岁时分开的。

    他回头去看之前的礼物,这货是从六岁的生日礼物,补到了十八岁的?

    把这些年的礼物都补上吗?

    如果是六岁的侯陌送六岁的他礼物,真的有可能会送变形金刚……

    哦,当然是知道他是男孩子的前提下。

    他打开最后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对项链,项链坠子很稀奇,拿起来可以看到是一块表。

    手指触摸到表盖会有松动的感觉,下意识按一下,另一个项链的坠子亮了起来。澄澈的蓝光,照得表盘带着梦幻感。

    他拿着坠子看了看,又看了看表盘,再去看坠子周围,一瞬间气血往头顶涌。

    这个表盘他认得,并不算多奢侈的牌子,但是一块表也要五位数起。这里放着两个改装过的表盘,最少也得三万。

    再仔细看,表的盖子等配件都是定制的,好像还经过了侯陌的改装,反正他不知道这家的表有按了可以发光的骚设计。

    他拿着项链表看了许久,最后放回盒子里,也不知道这么改过的表还能不能退。

    他在家里喊了一声:“侯陌!”

    并没有得到回答。

    他只能捧着最后一个礼物盒子上楼,去敲侯陌家的门。

    侯陌似乎很慌张,赶紧过来开门:“你怎么起得这么早?平时都能睡到九点多。”

    “就是醒了。”他拿着盒子走进家里,看到侯妈妈也在,这娘俩似乎是在一起做蛋糕,餐桌上都是工具。

    他走过去看了一眼,听到侯陌解释:“我妈妈非得再画一只小兔子,我没拦住。”

    侯家母子二人都没有什么美术天赋,蛋糕上画着太阳、彩虹,还有小花,画得真不太好看,花旁边还有一只小兔子,眼睛一大一小,像手术前的邓亦衡。

    蛋糕上的字倒是可以看,写着:祝小钰十八岁生日快乐。

    他只能说道:“挺好看的。”

    说完拉着侯陌去了侯陌的房间,把盒子放在侯陌的书桌上:“你疯了,买这么贵的礼物?”

    侯陌反驳:“有车贵?”

    “我们情况不一样,你不用跟我穷大方。”

    侯陌拉着随侯钰坐下,接着蹲在他身前,扶着他的膝盖解释:“其实从一等奖学金确定是我后,我就没想过拿比二等多出来的那些钱,我知道学校是知道我的情况,才会给我的,对你不公平。”

    “没有不公平,那就是你应该得的,决策是学校下的,你有体育加分也是正常,又不是我让你的。”

    “嗯嗯,我知道,可是钰哥,你的成人礼就这么一次。”

    “就算只有一次也要掂量你自己的情况啊!”

    “我有的不多,但是我想把我有的都给你。曾经欠你的陪伴,我用余生补给你,好不好?”

    随侯钰还是心疼,说道:“可是……你家里……算了,你们家还欠多少钱?我直接给你们还上。”

    “不用,今年的全国比赛结束我就能全部还上了。”侯陌微笑着说了下去,“而且,我是长期投资啊,把你收买了,你以后陪我打双打比赛,又是一份奖金,多棒!”

    随侯钰还是有点心疼。

    这种心态很奇怪,他自己花多少钱他都不心疼,但是侯陌稍微花一点钱他都会心疼,下意识地想帮侯陌省钱。

    侯陌拿起项链说道:“表盘是定制的,不算特别大,做挂坠正好合适。我们打网球不能戴手表,动不动就看不到时间,所以就戴这个,藏进衣服里。当然,比赛的时候还是得拿下来,一切东西都不能成为阻碍。”

    他说着解开链子上的扣子,给随侯钰戴上。

    手臂绕过随侯钰的脖颈,像是要抱住他,却始终保持着距离。因为是第一次帮人戴项链,动作有些生涩,半天都没能扣好。

    侯陌也不尴尬,继续介绍:“它还有一个小功能,只要按一下,我这边就亮了,这样我就知道你需要我了,我会立即出现在你身边。”

    随侯钰拿起来看了看,说道:“那我如果只是想你了,按一下,你就过来了怎么办?”

    “你想我了,我就应该出现在你身边了,不矛盾啊!”

    随侯钰对于这个说法很满意,扬起嘴角笑了起来,注意到侯陌系上项链松开他了,赶紧收敛了笑容,别别扭扭地回答:“你如果按了,我可不一定会过去,顶多微信问问你有没有什么事。”

    侯陌点头:“只要你和我分开,你的项链会亮成一个小灯泡,我都不会让它有灭的机会。”

    “要不要这么夸张?”

    “你在我脑袋里常驻。”

    侯陌捧着他的脸,刚要凑过去吻他,就被他推开了:“我急匆匆上来的,还没洗漱……”

    “那我也想亲!”

    “你锁门了吗?”

    “我妈从来不进我的房间,尤其你还在我房间里,她更不会进来了。”

    “我回去洗漱……你是狗吗?你松开……”随侯钰挣扎,敌不过侯陌,还是被侯陌按住,半天才起来。

    松开他之后,侯陌看着他说道:“生日快乐,我的小大人。”

    随侯钰扬眉:“我已经成年了,你也要赶紧的,我还想吃你呢。”

    “用哪里吃?”

    随侯钰的眼神有点危险,侯陌自顾自地笑,再次开口:“好好好,给你吃,让你全吞进去,塞得满满的。”

    随侯钰听完这句话,恨不得扑过去咬侯陌。

    但是这句话似乎又挑不出什么错来。

    侯陌松开他,让他能够起身,接着提醒:“你看手机了吗?凌晨的时候有很多祝福。”

    随侯钰想了想,冉述一准又要送他什么浮夸的礼物,赶紧下了楼。

    到了家里拿起手机,还有未接的快递电话,回电话后很快收到了快递。此时他刚刚读完祝福,挨个回复了,接着拆开其中一个快递盒。

    今年冉述送的礼物并不算太夸张,里面是几个板子,板子上写着字,画着画。

    他起初没在意,仔细看了看后直接蹦了起来。

    签绘!

    特签!

    这些来自各界大佬,都是他的偶像。

    其中有一张竟然是TO签,祝他生日快乐。

    这东西没点诚意,真的买都买不到。

    再去看另外一个快递,包装很大,不过盒子大,说明书多,送的宣传册都有半斤重,礼物却没有多大。

    是一块手表。

    看这风格,绝对是苏安怡选的。

    他详细读了读说明书,定制款,制作周期极为逆天,在他入网球队前,苏安怡就已经订了。

    他去看表盘一侧,果然有他的名字和专属编号。

    放下礼物,拿起手机给这两个人发消息,告诉他们自己收到礼物了。

    冉述:侯陌送你什么了?

    罗罗诺亚:你说哪个礼物?

    冉述:还哪个?

    罗罗诺亚:他补了我十三年的礼物。

    冉述:哟!

    冉述:弯男里的直男选手,难得做了一件还算靠谱的事情。

    罗罗诺亚:礼物我很喜欢,不过总觉得有点贵了。

    冉述:不用在意,我知道你以后肯定给他花得更多。

    冉述:你父母那边说什么了吗?

    罗罗诺亚:我爸爸似乎忘记了,我妈妈已经很久没联系过我了,都没有消息。

    冉述:叔叔会忘记不奇怪,他小儿子的生日都得你后妈提醒,这点他倒是很公平,毕竟他连他两任老婆的生日都记不住,估计就能记住自己的。

    罗罗诺亚:嗯。

    随侯钰打字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低头便看到项链亮了起来,似乎从刚才就在常亮,当即笑了起来。

    他男朋友好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