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星际直播造神[穿书] > 领主(二十五)
    这是黎容渊勾抱着谢闲唯一的念头。谢闲浅淡的呼吸就打在他耳根, 一种仿佛被袭击的酥麻感恍然而生,但黎容渊却从没遭受过这样的“攻击”。

    黎容渊将被鞭索抽打的滋味刻在了心里,也更对尖刺勒入伤口的痛楚铭记于心, 可他从未体味过这样的攻击——一点力道都没有,竟是给了他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冷是因为在这间完全封闭的祀堂里冒起来的熊熊烈火, 橙黄的烛火和火焰一并将这间祀堂晕染成温暖的样子。

    可身处在其中的人所能感觉到的却是一点一点渗入骨髓、蔓延开的森寒。

    谢闲只看了一眼, 就确定了这些先于那些暗处利刃出现的火焰的真面目。

    它们是这位杀戮神明的最基本的权能的化身!

    这些阴寒的、淬骨的冷焰上“耀目”的色彩, 尽是由无数战死沙场的亡魂的鲜血侵染, 才会有这么温暖的表象。

    这也让谢闲露出一点看破的笑来, 杀戮神明的火焰用温暖的表壳掩盖本身的阴冷, 这不和这些个神明的本质正当好恰合吗?

    神明冷漠, 不在意凡人的性命,更是淫·乱傲慢的,却偏偏要装成宽容圣洁的样子……

    杀戮神明的火焰, 实在是对这些神明真面目的最好讽刺。

    暗藏的刀影终于露出了锋利的一角, 摇曳的橙色、金色火影成了它们最好的遮掩物, 让人无法窥见它们的来源。

    它们甚至于也没有具体的形态,就如同一条条蠕动、抽条的影迹,在烛火燃到最盛的那一刹那,疾驰突袭而出!

    在绝顶危机盖压下来的刹那,黎容渊的竖瞳中突兀掠过了一缕赤红,就仿佛他无数次有过的失控那样, 像是丧失了理智坠入疯狂。

    但谢闲无比确信黎容渊现在是清醒的!可他此刻血液沸腾,心跳急剧增加……

    紧接着, 谢闲就看见黎容渊的发根似乎凸起了两个未成形的、软软耷着的尖角,同时黎容渊的眼角边上有细短的灰蓝色毛发生出,与其灰黑的竖瞳相得益彰, 平添一种野性和凶悍。

    这是……

    面对着黎容渊此刻的变化,就算是谢闲也愣了一下。马上他就反应过来,是神血带来的巨大威胁迫使着黎容渊提前一步步入即将觉醒的姿态。

    在《暴君》原书中黎容渊可未在这么早触及到和神明密切相关的东西!

    最先发起攻击的,是不知多久前人族战争时拼杀的刀剑上血气和杀意凝聚出的虚影,可它们撞上黎容渊的身躯,就像卵石与钢铁撞击,连一点儿划痕都没留下来。

    黎容渊神色冷漠地一一避开,忽地慢半拍的想起来了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黎容渊往被扔在角落里的周白看了一眼,已做好他已经死去的准备。

    拥有非人血脉的他本能知晓这样的攻击还不足以让他受伤,但周白这样的血肉之躯哪儿抵抗得住这些刀剑的袭击呢?

    他甚至都未觉醒天赋,也更没有趁手的武器。

    但黎容渊这一眼,看见的却不是周白碎裂的尸体,银白色的“丝缎”漫了他满眼。

    他看见的是,缠绕在周白身周、触手细腻的银色的荆棘,它们恰时弯曲着,恍若恶魔的尖尾依次勾拢、聚合,如同花枝将周白笼罩在这个勾勒出的无人可以闯入的“笼”中。

    黎容渊更看见了银色的荆棘铺在地面上泛着华光,它们如同细长蜿蜒开的河流,妖异华美得像是一个纯粹的昳丽的梦境。

    而它们最初发源的地方,却在……他的怀中。

    黎容渊对看见谢闲斗篷上从花纹变成现实延伸出去的银荆棘,也瞥见他微微张合的唇,有如在银荆棘尖端绽放的一点儿淡粉苞蕾。

    周白也看得呆住了,保护着他的荆棘花枝看着这么脆弱的样子,却在无数刀气剑气迫近时将它们一丝不漏地阻挡!

    “还没完。”谢闲轻声说。

    落后的人族的刀剑只不过是一点开胃菜,杀戮神血的主人自己都已经疯狂,神血本身也只会越发的难以拘束,会想用残忍凌虐的手段将触犯的人切割成无数块碎片。

    它就是失控的,脱缰了的家马!

    黎容渊一顿,就有更多刀剑的阴影从身旁浮现,它们将要触近的那一刻他就意识到不对,这些刀剑的进攻和硬度和刚才轻飘的袭击截然不同——

    它们在不断地增强,从被人族放弃的冷兵器演变成战争杀戮中出现的一样样新的、更加凶残的武器。

    不难想象到了后期,甚至可能会有神战时的武器虚影浮现。

    不能再拖延下去……这只是一滴神血?谢闲现在笃定,在这里存在着的绝不是一滴杀戮神明的神血一种东西,这里至少还存在着另一种让神血保持着活性的因素!

    “咳咳。”

    谢闲低咳了一声,唇角染上一点嫣红颜色。现在似乎只要动用一分神力,就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一定的负荷。

    但或许,谢家用来保存神血的方法会给他抵抗这种反噬的启迪。

    黎容渊感觉到的危机感更甚,他的汗毛都在无形无影的威胁中竖立,骨骼每一寸似乎都在发出咯吱的轻摇。

    纵使有神力加持的银荆棘也挡不下这越发迅疾、快速的攻势,它们在黎容渊和谢闲裸·露出来的身体上多少都留下了几缕割痕。

    黎容渊厌恶极了这种感受,这些刀剑意图切割他的身体,这让他无法不想到苏淮曾做过的那种种!

    他想要杀死,撕碎着一切——

    但他就如同被缚之狼一样,只能够被动地抵抗。

    黎容渊的意志和实际初步觉醒的血脉的支撑在这样的挣扎下开始不对等起来,这使得他的四肢都开始疼痛、发颤,直至无法扼制地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

    他倘若在这种时候强行觉醒,势必将要受到不可逆的伤害。

    谢闲敏锐观察到这一点,手压上黎容渊痛苦皱起的眉心。

    冰凉的一点触感叫黎容渊恍惚吼叫着偏向谢闲的方向,他凭保留的少许的理智,听见了谢闲开口的声音:

    “不要强行觉醒。

    神血只有一滴,它藏在某一处。

    去找到、尝试吞噬它。”

    黎容渊大脑都在嗡鸣,眼前视野更是早成黑糊的一片,他尽是靠着本能来躲避和反攻。

    可他突然连带着灵魂都是一震,他看见谢闲直起身体,在自己的眼尾轻轻一吻——这是不沾染情·爱,再纯粹不过的一个神力的祝福。

    在刹那间,黎容渊共享了谢闲的视野,他的眼前遍布了大片银色的荆棘花,它们所触及到的任何的东西、所有的异常都无一例外的传递给了黎容渊!

    这也使得他终于找到了最特殊、最隐晦的一个点,黎容渊朝着那个方向疾驰而去。

    银色的荆棘似与他融为一体一般,为他驱逐所有开始发狂着抵抗的刀光剑影。

    作者有话要说:  最好快点看,担心咳感谢在2020-10-04 20:42:16~2020-10-09 00:36: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何昔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