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小说 > 玄幻小说 > O装B给暴戾上将当男秘 > 第85章 秘书的筑巢期
    容朵刚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 说上将是个渣男嘤嘤嘤,引来一群人想要围观绝美爱情,明渣暗秀呢, 结果还没来得及细说, 就见卢卡斯又风风火火地回来了, 看着还挺紧张。

    容朵:“……”

    @一朵娇花:没事,散了吧,绝美爱情

    ……

    卢卡斯回了房, 就见洛冉依旧保持着和他离开前一样的姿势躺着, 只是已经醒了。

    卢卡斯看了片刻,心道还好, 也没什么事, 哪有陆成他们说的那么夸张。

    毕竟他家洛冉和其他Omega不一样,专业冷静,和其他娇滴滴的Omega不一样。

    啧啧,娇滴滴的Omega他可看不上。

    卢卡斯上前,给洛冉拉了拉被子笑道:“醒了?饿了么。”

    洛冉看了眼卢卡斯, 微微摇头。

    自打结束后洛冉除了被卢卡斯拉着, 剩余时间都不想动了——浑身实在是疼, 尤其是下半身。

    “哪能不饿,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卢卡斯的意思是, 去厨房拿点饼干,毕竟他不会做饭。

    卢卡斯转身就要走。

    哗啦——

    下一刻,卢卡斯随即瞪大了眼。

    洛冉起身一把用力地从身后抱住他了。

    洛冉将脸靠在卢卡斯的背上, 手环住卢卡斯的腰, 似乎是太着急了, 两条腿也缠了上去。

    卢卡斯能感觉到洛冉微隆的肚子在顶着他的背。

    这会儿回味过来, 卢卡斯随即觉得呼吸急促。

    ——都是他的东西。

    洛冉似乎是在极度地忍耐,又觉得很是懊恼。

    “抱歉,上将。”

    但是还是抱着不撒手。

    这是被标记后的Omega,对自己Alpha的本能,他没办法控制。

    卢卡斯:“……”

    草,娇滴滴的Omega真香。

    卢卡斯道:“松开。”

    洛冉顿了顿,撤下四肢,红着脸道:“对不起,上将快回去工作吧,现在公文一定堆……唔。”

    下一刻洛冉就被卢卡斯一把抱住了。

    卢卡斯直接转身把洛冉揽入自己怀中,用大大的外衣给裹住,亲吻他的额头。

    “傻冉冉。”卢卡斯挥掉了鞋子,上了床道:“怎么不说。”

    “我没事,上将快去工……”

    卢卡斯捏着洛冉的下巴亲吻。

    “嘘。”

    亲完了,卢卡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袋子、

    “我从飞行器的药箱里拿的。”

    卢卡斯看了眼洛冉。

    洛冉此刻坐在床上,柔软的银长发此刻散了开来,随意披落在肩上,身上是白色的宽松浴袍,浴袍布料并不多,能看见光洁的大腿与胸膛。

    都是伤口和咬痕。

    卢卡斯咽了咽口水,低声道:“下次我会控制。”

    他对于力度实在没有概念。

    “没事。”洛冉顿了顿,笑道:“比上次好。”

    卢卡斯浑身有些僵硬。

    “洛冉。”

    “嗯?”

    “上次的事,我和你道歉。”卢卡斯皱着脸道:“上次是我不对,也没轻没重。”

    他能想象应该很疼,以至于洛冉都没法忍,不告而别地请了假。

    要是别人卢卡斯必须说一句该,但那晚的人可是洛冉。

    “嗯。”洛冉轻笑。

    卢卡斯解开了洛冉浴袍的腰带。

    洛冉一愣,下意识地抓住卢卡斯的手。

    “上药而已,没那么禽兽。”卢卡斯翻白眼。

    卢卡斯用手抹了膏药,仔仔细细地给洛冉擦上,至于关键部位,洛冉死活不让。

    “别作。”卢卡斯按住了洛冉,给他胸前的重灾区两点上药。

    卢卡斯顿了片刻,爪子下意识地狼了一把,随后笑道:“我看片子里有的Omega生孩子这里会变大,你会吗?”

    “……不知道。”洛冉耳根通红,道道:“我看片子里也有的Alpha易感期会哭,上将您会吗?”

    “啧。”卢卡斯龇牙道:“我不会,不过我知道你这三天不停哭,声音都哑了。”

    洛冉撇头,不说话了。

    这些事换作其他Omega也会不好意思,更别提是洛冉这样过往一直以Beta身份生活,把自己当成Beta的Omega,更别提洛冉一直以来的想法就是在外人与卢卡斯面前保持专业,做好他本分的事。

    因此洛冉总是放不开。

    好不容易上完了药,洛冉顿了顿,看着卢卡斯欲言而止的。

    “有什么就说。”

    洛冉微微蹙眉。

    他和卢卡斯是200%的契合率,而且整整三天的量都没浪费,如果不吃药,那百分百会怀孕。

    但是现在不合适,星寇还没解决,洛冉之后也还得在首都奔波,甚至得和卢卡斯去战场前线。

    但是洛冉担心卢卡斯会生气和介意,显得他对卢卡斯没有信心似的。

    卢卡斯见洛冉这样局促衡量的模样,冷笑道:“行了,别想了。”

    卢卡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排药递给洛冉道,“我让陆成给我送的,那什么皇子之前身体不好还没恢复,他也不打算要孩子。”

    洛冉微愣。

    “上将不会介意吗?”

    “孩子什么的,麻烦,我更喜欢你。”卢卡斯蹙眉道:“你自己决定就好。”

    卢卡斯心道,他才吃了一次,要是有孩子会不会和他争宠。

    就洛冉这个小混蛋,到时候一定会为了孩子忽略他。

    “好的。”洛冉笑眯眯地接过药。

    随后卢卡斯和洛冉一起吃了面,之所以是面不是干粮,也是容朵特别贴心地在厨房先给两人煮好,热腾腾的,清淡得很,还有鸡蛋,洛冉很喜欢。

    容朵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把三人份的面直接放在了一个大碗里,因此卢卡斯捧着碗,两人帖在一起吃的。

    当然,这里的三人份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卢卡斯吃饭要吃两份。

    碗里只剩下最后一块肉后,洛冉笑眯眯地夹起来放到卢卡斯的汤匙上。

    卢卡斯一顿,蹙眉着夹回给洛冉,“你多吃点。”

    “上将吃吧,我也吃不多。”洛冉又给夹了回去。

    “……”

    随后两人都默了。

    卢卡斯顿了顿,笑道:“矫情。”

    洛冉也笑。

    两人凑得很近,卢卡斯身上的信息素不着痕迹地环绕与拥抱他,让洛冉觉得很舒服。

    热腾腾的汤也很舒服。

    “上将。”洛冉轻轻推开卢卡斯,给卢卡斯整理了衣领和领带道:“您从军部回来的吧?您赶紧去工作,我也打算洗澡和睡了。”

    卢卡斯微微蹙眉。

    “快去,早去早回。”洛冉轻轻拍了拍卢卡斯的领带。

    军部确实怎么样都得去一趟,不过卢卡斯可以过去把工作交代下来,然后再把公文带回房里陪着洛冉一起看。

    “好。”卢卡斯道:“给我几个小时,我会尽快回来。”

    “嗯。”洛冉点头。

    见洛冉准备洗澡去,也比之前好多了,卢卡斯晚上的时候再次回了军部。

    陆成和王秋阳第一次见卢卡斯动作这样快速,比起工作,更像是索命。

    而在卢卡斯和洛冉胡闹的这三天里,也发生了一个极大的事。

    大皇子他……翻车了。

    彻彻底底地翻车了。

    事情就发生在昨天,J4星上的药厂忽然发生了一起严重的爆炸,阵势之大惊动了卫星,一瞬间所有人都知道了。

    药厂被炸了个干净,上头用红漆写了一行字。

    —— 一手交钱一手给人,然周明宇忘恩负义

    卢卡斯猜测也许是大皇子和星寇闹翻了,闹翻原因应该是他拒绝出资,毕竟调查组的报告显示了药厂近期忽然陆续关闭了。

    因此他被星寇报复了。

    与虎谋皮,怎能全身而退。

    大皇子他太骄傲与自大了,他忘了虽然他是皇室,而星寇不过是流寇,但在这场交易里,提供兵马的星寇才是占据主导的那一方。

    于是大皇子好不容易才解决了挪用公关的官司,如今又被告上法院了,和袁晗的一起进行。

    看星网上的评论,大家也彻底对大皇子失去信心了。

    XXX:大皇子的支持者别洗了,那可是星寇……我的妈啊,大皇子直接把药厂给星寇了?最近我们疯狂买的XXX品牌药是星寇用来赚钱制造武器和流星雨的吗?woc我好恶心啊,我居然买了,我现在真的好恶心

    XXX:席瑞尔之前让我把隔夜饭吐出来了,弟弟与叔叔把命都给了帝国就为了保护我们,而席瑞尔他勾结星寇。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如今大皇子直接让我把我这整个月的饭都吐出来了,我天啊,我还推荐了我父母买这个药……我是不是给星寇制造流星雨的路上添砖加瓦了……我好恨我自己……我好恨啊。

    XXX:啊啊啊啊啊大皇子去死!!!去死!!!!皇储居然勾结星寇?!就因为认定了卢卡斯上将会支持二皇子?!

    XXX:回楼上,之前UNK的事后上将确实是选择二皇子了,但是就为了自己坐不上皇位,为了自己的私利,勾结星寇?!他忘了星寇最终的目的是夺回帝国吗?他真的以为把大门开给星寇后,他能掌控与压制得了他们?这也太自大了!他的自大与自私害死了多少人?!

    XXX:周明宇去死!!去死!

    而今天开始,有民众开始上街抗议□□了。

    周明宇目前被扣留在法院里,民众便举着牌子去法院前抗议,要求圆桌与法院制裁他。

    而大皇子的律师代表不停地澄清大皇子是被星寇泼脏水的,但信任是一点点崩塌的,之前种种事件大皇子都没表现好,如今已经没有人信了。

    之前的事毕竟越扒越细,在二皇子的助力下,民众知道了席瑞尔小时候陷害卢卡斯的事,也知道了之前UNK争执的时候,大皇子带人强硬地想要带走洛冉来进行非人的实验,闹得卢卡斯抛下了前线战事匆匆地回来把人接走。

    卢卡斯在前线打仗,而大皇子不仅没有照顾卢卡斯的牵挂,还在给他添堵,影响帝国的安危,反倒是二皇子一直在默默地出力。

    “上将,民众起义,我们需要管么?”陆成微微蹙眉。

    卢卡斯看完了新闻报导上的抗议视频,沉吟片刻,道:“让他们闹,但是带人去管制,别让大皇子动武,也别让民众情绪太激动动手。”

    “是!”

    陆成看了眼卢卡斯,觉得很是微妙。

    “干什么,有屁就放。”

    “上将……我和老王都觉得您最近好不一样。”陆成笑道:“以前您从来不会处理这些要动脑的事。”

    无论是之前去落冰谈判还是如今处理大皇子一案,卢卡斯在以往都会扔给洛冉。当然卢卡斯也不是不会做,只是不愿意去做。

    但是现在卢卡斯也开始做了洛冉的工作,给他分担了。

    “陆成。”卢卡斯面目狰狞道:“你是在说我没脑子吗?”

    “我没有……!”陆成拔腿就跑。

    卢卡斯大步追上去给人在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之前洛冉重伤,是陆成带着他从雪山回来找夏至的,因此陆成知道洛冉的Omega身份,只是他保密做得很好,白天连在王秋阳面前都假装不知道,用的是Beta这词。

    也因此卢卡斯也不怕说,直接问道:“Omega在正式标记后,除了要陪着还有什么要主意的吗?”

    “就是多陪着就行了,多用信息素安抚。避孕如果需要就做,还有要留意一下筑巢期。”

    办公室里只有两人,陆成神秘兮兮道:“上将记得,筑巢的时候可千万别去拦。”

    “什么?”卢卡斯蹙眉。

    陆成解释道:“之前我家那位筑巢,我还不知道,把他堆起来的小巢都给收拾走,想着反正我都回来了,抱着真人不是更好么,结果没想到他哭得都要断气了。”

    “啊。”卢卡斯心道,Omega可真瘠薄麻烦。

    不过他家洛冉应该是属于不会筑巢的Omega……吧。

    卢卡斯收拾了文件,起身道:“军部你和老王看好,我这几天不会常来。”

    “没问题!”陆成笑眯眯的。

    卢卡斯带了一叠公文回公司了。

    如今已经深夜,卢卡斯把公文扔在桌子上,转身回了房,开灯。

    然后他就愣住了。

    床上叠起了高高的衣服堆,都是他的衣服。

    卢卡斯的衣服大多是军外套、风衣、外衣等,布料多还大,而且洛冉一向热衷给卢卡斯买衣服,因此这会儿拿出来还真的是多,都可以叠成一个和坐在床上的洛冉一样高的小山了。

    洛冉把卢卡斯的衣服围在了自己四周,身上还披着一间卢卡斯走之前扔下的外套。

    窝在卢卡斯的衣服堆里,还真的像在巢里的雏鸟。

    卢卡斯;“……”

    草。

    他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