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小说 > 玄幻小说 > 刑侦笔记 > 第85章
    暗夜之中, 匆匆和同事交接完,陆俊迟跑入了巷道之中,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十点零五分。

    他知道这一次可能又来不及了, 他不喜欢这种拼尽全力还是没有救到人的结果,可是又必须接受。人生不仅有赢, 还会有输, 他必须正视这种情况, 他们救不了每一个人。

    唯有抓住那个凶犯, 才能够慰藉逝去的生命。

    夏明晰的声音从耳麦里传出来:“陆队……这次直播结束了, 下次直播还是一个小时以后。”

    又到了直播间隙的时间。

    夜色更深了, 陆俊迟喘息着停下了脚步, 剧烈的运动让他觉得自己呼吸时肺快要炸开了,心跳怦怦急速跳动着,额头留下来的汗水顺着头发往下滴。

    就连他这样一直锻炼的人, 此时都觉得四肢已经开始乏力, 肌肉酸痛, 感觉快要到极限。

    陆俊迟擦了擦汗,抬头看去,暗夜里,四周围寂静极了,这附近已经嫌少有住户,这是几栋孤立在这里的待拆迁房, 看起来像是鬼屋一般。

    一处二楼的灯忽然亮了,发出了微弱的光, 像是暗夜里的萤火。

    齐正阳从那栋搭建出来的二楼探出头来,声音有些发闷地对他喊道:“陆队,找到了。”

    陆俊迟心里预料到了答案, 可还是抬起头来问了一声:“是什么?”

    齐正阳闷声道:“尸体,是上吊死的,可以确认死亡。”他顿了一下又问,“是等法医来还是我们先看看?”

    “我先看下。没有看到凶手吗?”

    “我们找到这里的时候,关着灯,没有人,屋子里只有一具尸体。”

    齐正阳是带着王旭南一间一间查过来的,一进入这个楼,就听到楼上有声音,进去后发现比外面冷了很多,这才多看了几眼,发现了里屋窗户前悬挂着的尸体。

    由于屋子是自建的,虽然是有两层,但是特别低矮,每一间房间都很小,基本只能摆放一张双人床。陆俊迟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梯:“下次直播还是一个小时以后。”

    烂尾楼,拆迁房,万户城这么大,下一处的直播,他们尚未知晓会在哪里,一旦直播开始,又将是一次新的追逐赛。

    齐正阳把陆俊迟领进屋,指给他看。

    陆俊迟一进那间房间,就感觉到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这破屋子里竟然有一个老款的,只能制冷的廉价空调,发出很大的噪音,让人难以忽视。

    可能因为太过老旧,空调没有被拆装。有些奇怪的是,现在那空调是开着的,制冷效果还不错。

    陆俊迟看了一眼墙上的空调,上面的数字显示18℃,这空调显然打得极低。

    他转头又问齐正阳:“你进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齐正阳道:“一点没动,我们刚进来的时候门是关着的,屋子里比现在的温度还要低一些。遥控器我们也没有看到。”

    王旭南也在屋子里,看到陆俊迟进来急忙让开,他见过的尸体还太少,远远看着不敢上前。

    这是一处空荡荡的民居,室内狭窄,采光也不好,以前大概是群租用的,或者是一家人蜗居于此,墙上还可以看到孩子们用铅笔留下的涂鸦。

    屋子里的家具几乎都搬空了,只有角落里丢着一些杂物,幸好电还没有停。

    幽暗的灯光之下,室内的环境和刚才视频里的那一处直播间非常像。

    此时在屋子里的窗帘杆上,悬挂了一具年轻男性的尸体,他穿着万户一中的高中校服,白色的衬衣,黑色长裤,被黑布蒙着眼睛,胶带贴着嘴巴,四肢垂挂着。看起来和视频上别无二致。

    尸体是吊亡的,在脖子上有一根较粗的登山绳,尽管开了空调,死人的味道和之前屋主留下的霉味还是混合在了一起。

    陆俊迟跑了太久,刚才又剧烈运动,这时候感觉有点脱力,被冷风一吹,闻着这种味道觉得有点恶心,他用力压下那种感觉,皱眉开口问:“能够确定死者的身份吗?”

    齐正阳又把手里的手电往那个年轻人的头上晃动了一下:“我对照了照片,应该就是陶英旭没错,剩下的就要等法医化验才能够确认身份了。”

    陆俊迟皱眉:“我刚才问那巷子口拦着的混混,是有人让他们守在这里的,你猜是谁?”

    齐正阳愣了一下,他使劲往出人意料去猜,手电往上方一指:“不会……是他吧?”

    陆俊迟点了一下头。

    齐正阳的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受害人找人堵着巷子口不让警察进来救人?这事情也未免太诡异了:“有没有可能搞错了?”

    陆俊迟之前猜想过很多的可能性,小混混是在说谎,或者是今晚的直播杀戮是自导自演?但是好像这些答案还是有哪里没有连贯起来,有些细节也有些自相矛盾。

    “那个黄毛说,是陶英旭和他在网上沟通的,也许是……有人用了他的账号?”陆俊迟说着话伸出手摸了一下尸体的脚踝,整个人却瞬间愣住了。

    齐正阳看他表情不对,也伸手摸了一把。

    尸体是微凉的,而且已经僵硬。

    不用法医来,他们就可以做初步断定,这样的一具尸体,显然不可能是几分钟以前结束的直播留下的。尸体的僵硬程度至少是死亡几个小时以上了。

    陆俊迟迅速拍了几张现场的照片存在手机里,对齐正阳道:“打电话通知法医和物鉴来。”然后他顾不得和谭局汇报,先拨打了苏回的号码,他急于和他确认这些信息。

    苏回正准备从办公室里出来,他接起了陆俊迟拨打来的电话。

    “我这里发现了一些情况。”

    “我有事情想和你说……”

    两个人竟是异口同声开了口。

    苏回开口道:“你先说。”

    陆俊迟这才把刚才在那栋待拆迁的房子里发现尸体的经过复述了一遍,然后道:“我现在觉得这事情有点奇怪,凶手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苏回想了片刻说:“可能是金蝉脱壳。”

    陆俊迟问:“怎么说?”

    苏回分析:“相比于烧死和溺死,上吊是更加容易伪装的,刚才的直播视频之中,凶手可能做了一些手脚。他希望你们认为,刚才直播中死去的人是陶英旭。”

    “凶手是怎么做到的?”陆俊迟皱眉,他刚才一直在赶路,没有看到完整的视频。

    “陶英旭可能早就在几个小时前死在了这里,而刚才的的直播之中,有人假装成了陶英旭,第三场直播时受害人被蒙住了眼睛,贴住了嘴巴,我们那时候很容易就根据发型和额头上的胎记确定了他是陶英旭。可是胎记很容易伪装。找一个年龄,身高,体型发型差不多的男生,再在额头上画上胎记,就足以让人混淆。”

    视频是现场直播的,不可能是剪辑而成或者是录播的。

    有问题的,可能是最后不足一分钟的黑屏。

    这就意味着,在刚才那短暂的时间内,有人利用拍摄的盲区进行了偷梁换柱。

    陆俊迟仔细向死者的额头看去,上面有一片红色的胎记,他们最初是根据直播时额头上的胎记来确定陶英旭的身份的。

    如果这具尸体是陶英旭的话,刚才直播之中的人是谁呢?

    陆俊迟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守在外面,阻止他们进入,目的为的就是直播的顺利进行。

    一旦拖的时间越久,警方越晚发现这一点,就会因为这样的信息产生误导。

    再联系上一直开着的空调,很有可能会让法医对尸体的死亡时间造成误判。

    凶手想让他们产生混淆,从而把事实的真相掩藏起来。

    苏回分析:“凶手在后期行刑的过程之中,借助黑屏和镜头的转换,转到了真正的尸体上面,他可能没有想到,你们会这么早就找到了直播地点,发现了陶英旭的尸体。”

    他咳了两声继续说:“如果警方没有这么快,拖到今晚以后,有着视频,开着的空调延缓了尸体的腐烂,很可能会误判时间,把那里错当为第三案件的案发现场,这恐怕就是凶手的目的之一。”

    陆俊迟终于理清了:“那这么说,凶手一定要在刚才的视频之中假装杀死陶英旭就可以解释了,因为他需要让大家认为,陶英旭也死于直播中。在直播开始时假装陶英旭的人,可能没有死!”

    原来这一次,他们并不是没能来得及,而是案件早就已经发生。这么想着,陆俊迟忽然觉得心里的挫败感少了很多。

    这个案子太复杂了,他的感觉就像是面对一个洋葱,一层层剥开真相,事到如今,还未知凶手的犯罪动机是什么。

    “法医现在还没来吗?”苏回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开口问。

    陆俊迟道:“还得有一会才能够赶过来,今天时间紧迫,你说吧,我看看能不能先看下。”

    苏回一边跟着乔泽下楼,一边电话道:“那好,你给我描述一下尸体。”

    陆俊迟看了看吊在半空之中的尸体:“尸体男性,上吊死亡,脖颈上有勒痕,已经变冷僵直。”

    苏回凝神梳理着真相:“按照时间算,他不是第三场直播的死者,他才是第一受害人。”

    陆俊迟点头:“是的,时间线被障眼法重置了。”

    苏回咳了几声:“帮我看看,尸体的肩膀部分,还有胸腹和腰部,有没有一些绳索的勒痕。”很多推理需要看到尸体才能够进行。

    陆俊迟爬上了窗台,他小心翼翼地解开了受害人身上的扣子,受害人苍白的肌肤被露了出来。

    陆俊迟仔细查看,尸体上果然如同苏回所说在躯干上有一些暗红细小的痕迹。他对苏回道:“有一些痕迹,这痕迹代表了什么?”

    苏回解释着:“那是绳子勒过的痕迹,有一种悬挂方式能够让人看起来是上吊,可是实际上,承力的部分是在腰部。他们曾经反复练习过这个过程。”

    信息量有点大,陆俊迟皱眉思考着苏回的话:“我好像以前有在影视剧里看到过这种方法。也就是说,凶手最初欺骗了他,让他以为这样的悬挂方式是安全的,在进行试验时却改变了绳索的受力方式,吊死了他?”

    “凶手利用了这一点最后麻痹了他,让他被吊死。”说到这里,苏回咳了几声继续道,“我怀疑,那些学生是被骗的,他们从始至终,都是在配合着演戏,也就是说,在原本的计划之中,今晚可能是一场恶作剧。在开始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会被真的杀死。”

    陆俊迟站在窗台上,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在窗帘杆上有一些灰尘的擦拭痕迹,可以看出绳子被移动过。”

    线索一下子对上了,在黑屏的那一分钟,凶手就是利用推动绳子来进行偷梁换柱的。

    苏回道:“凶手可能是给少年们许诺,这是正义之举,直播之中的一切都是假的,他们不会遇到生命危险,这样那些孩子们才会心甘情愿地陪着他演出。绑匪可能并不存在,孩子们早就事先来到了那些房间中,等着主播的出现。配合着进行演出,所以在临死之前,他们没有痛苦,也没有显露出惊恐的表情。”

    陆俊迟叹息了一声,从窗台上一跃而下:“只可惜,凶手早就已经杀了陶英旭,暗中更换了道具,火焰是真的,水淹也是真的,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他们才会发现真相,可是那时候,已经晚了。”

    苏回补充道:“不过有些只是我们的推理,你还是要找到实证。”

    陆俊迟道:“我明白……”

    他清楚明白,苏回所说的故事虽然残忍离奇,但是很有可能就是真相。

    他顺着思路推理下去,“现在的各种迹象表明,陶英旭可能是这一场网络直播的最初策划者,提前杀了陶英旭,凶手才能够把计划按照他的想法进行实施。把一切假象化为事实。这个案子按照凶手的计划,警方查到最后,有可能发现是陶英旭在主使,而陶英旭也已经死了,凶手想要逃脱主犯的罪责……”

    万户一中门口,接送他们的警车终于到了,苏回和陆俊迟道:“我现在先赶去医院见一下莫秀秀,问下她实际的情况。”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28 11:44:17~2020-09-28 20:09: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等待甜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晓看天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如若西沉 100瓶;如此这般 85瓶;二两茶 60瓶;自古红蓝出cp、小崽崽、牧凉凉凉凉牧 50瓶;星幻之翼 40瓶;lemon 37瓶;本宝宝有毒 30瓶;宵明 26瓶;茉茉&团子、容容、看见我栗子了吗、天旋 20瓶;三途川三途河 14瓶;six、doraemon、栩溏、23254746、君长留、小米菇子猫 10瓶;盈1202 8瓶;今天饕餮吃什么了呢、哈哈o(∩_∩)o 5瓶;格子 4瓶;淡淡的开心 3瓶;云中墨、彼岸、北顾 2瓶;洛知晓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