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小说 > 玄幻小说 > 限定暧昧 > 第六十六章
    “抱歉。”

    破军突然出声。

    “我知道我打破了美妙的氛围, 非常煞风景,将军应该很想将我解构或者回归初始化,但我认为这件事应该很紧急。”

    清楚破军虽然只是人工智能, 但自主权限很高,还有他自己的“思考”和“判定”方式。

    握住祈言被夜风吹得冰凉的指尖,陆封寒问破军:“什么事?”

    破军回答:“距离这栋楼两条街, 有一伙人经过,正在讨论绑架。”

    陆封寒蹙眉:“绑架谁?”

    破军回答:“绑架这颗行星。”

    祈言疑惑:“绑架行星?”

    破军:“是的。他们正在迅速赶往某一个坐标点, 按照我听见的那伙人的说法,这次行动是为维护反叛军的荣耀,并为十一军团军团长唐纳复仇。”

    陆封寒望向远处层叠的黑暗阴影,其中只有零星的几点光线,不足以完全点亮。

    “绑架行星是星际海盗的惯用手段。陆钧把星际海盗打趴下之前, 星际海盗最常干的事情是劫持星舰,获取高额赎金。如果穷得见底了, 就会干票大的, 直接绑架一颗行星, 威胁联盟支付天价赎金,否则就炸毁整颗行星, 当然,那颗行星上所有人都会死。”

    思忖片刻,陆封寒吩咐破军:“用我的权限调取资料,对比那群人里是否有联盟记录在案的星际海盗。”

    祈言立刻联想到:“文森特提过,自成立日后,星际海盗和反叛军撕破了脸,是假的?”

    陆封寒用词谨慎:“只是怀疑和猜测。星际海盗无利不起早,已经跟联盟势不两立, 多半不会轻易撕破脸。靠上反叛军,要是联盟真的没了,他们也能分一杯羹。”

    话音刚落,破军的对比结果出来了:“将军,那群人□□有两名记录在案的星际海盗,一个叫比乌斯,一个叫亨奇,两人都曾参与过星历182年的阿尔瓦行星绑架案,在逃三十五年,联盟悬赏金额达两百万星币。”

    “反叛军想一次成功,不出纰漏,自然倾向让星际海盗里的‘熟手’指导如何动手。有案底的,肯定不止这两个。”

    陆封寒没有急着去两条街外找那伙人,而是继续问破军,“检索各处的监控信息,我要知道他们的计划。”

    破军遵纪守法:“将军,大面积入侵行星监控系统是违反联盟法规的行为。”

    陆封寒挑眉:“你叫我‘将军’。”

    “好的。”破军不再说话,这一次检索时间稍长,“他们试图在绑架行星后,以星际海盗的名义向联盟发出讯息。联盟首脑远在奥丁,解救行星这件事,会落在将军您身上。

    在您接受命令后,他们会直接将米克诺星炸毁,不接受和谈与赎回。由此,巨大的伤亡和远征军救援不力将会激起民愤,您前日胜利的功劳会被抵消,同时,联盟政府与军方会进一步失去民众的信任。”

    “他们想重复之前的舆论战。”陆封寒想,这个计划没有多精妙,但有效果。

    要不是他和祈言恰好在米克诺星,随身携带的破军恰好在警戒周围,意外发觉了这个计划,说不定事件走向真的会按着反叛军的剧本走。

    破军:“我们有什么应对策略?将军,我很紧张。”

    陆封寒:“检测通讯情况。”

    “对外通讯在十五分钟前已经被切断,所有信号皆为虚假信号,一分钟前,米克诺星官方发布通知,行星对外通讯中断,怀疑是宇宙粒子风□□扰,正在派技术人员检修。行星内部通讯暂时不受影响,希望民众不要慌乱。为了安全,星港民用航道已暂时关闭。”

    “又是这一套。”

    陆封寒想起成立日当天,枫丹一号全舰死殉时,遭遇的是同样的手段。

    破军忧心忡忡:“将军,我们无法联络舰队。”

    祈言开口安慰他:“米克诺星上有常规驻军。”

    “嗯,”陆封寒,“另外,米克诺星是远征军轮休的常规选择地之一。”

    米克诺星的一家酒吧里,一个短发的年轻人正在跟相熟的调酒师聊天,还特意叮嘱:“最淡的酒,我喝一口,尝尝味道就行,不然一身酒气回去,会被我上司骂死!”

    调酒师大笑:“知道知道,不过你上司怎么这么严格?连休息时间喝酒都管。”

    短发年轻人笑得无所谓:“喝酒误事,脑子清醒才能保命!”

    调酒师好奇,俯身隔着吧台问:“认识这么久了,卡尔文,你到底什么工作?总是经常不见人。”

    卡尔文耸耸肩:“我是清扫太空垃圾的,休息时间少,不过很有趣,刺激!”

    调酒师站直,不太明白清扫太空垃圾有什么好刺激的,难道还能从垃圾里翻出无价之宝,一夜暴富?

    这时,卡尔文左手腕上配置的个人终端闪了一下,他不太经意地看了一眼,随即眼裂睁大,低喃了一句粗口。

    出事了。

    脸上的笑容全部消失,甚至有些严肃,卡尔文心里涌上不太好的预感,往外跑了两步,又倒回来抓起搭在旁边的外套,边跑边穿,留下话:“酒钱从我账户上口,这杯酒请你喝了!”

    与此同时,所有在米克诺星上休假、还没有返程的远征军现役军人都收到了一条讯息。

    没头没尾的一句“汇报实时位置”,但因为命令发布人是陆封寒,无人敢轻忽。

    两分钟后,破军展开的地图上,不断被逐渐亮起的绿色光点占满。

    陆封寒扫了一遍,发现大部分集中在繁华区域,不过沙漠边沿、高山地区、海面上,都亮着数十个光点。

    他手下的人,一下星舰,就跟蒲公英似的,被吹得到处都是。

    这时,陆封寒已经和祈言离开楼顶,回到了房间里。

    想要摧毁一颗行星,以现今的军事水平来说,并非一件很难的事——

    只需要四十到五十枚恒星级导/弹在极相近的时间爆炸,扩散开的力场不断叠加,虽不会使米克诺星炸成碎片,但星球表面的生物十不存一是必然。

    只需要几个呼吸,米克诺星就会变成一颗荒星。

    而恒星级导/弹为求安全,通常会分地点存放,且每一个存放点都属于s级机密,开启也需要相应的密钥。

    陆封寒问祈言:“如果是你,可以获得恒星级导/弹发射的权限吗?”

    祈言只略作思考,就给出了答案:“可以。密钥就像钥匙,只要和‘钥匙孔’匹配成功就可以。无论我知不知道密钥的字符数,我都可以通过架构一个程序,生产出十万百万把‘钥匙’,尝试去匹配‘钥匙孔’。计算量虽庞大,但总有一把是正确的,能打开锁。”

    陆封寒:“星际海盗也能。”

    祈言:“对,破军提起了阿尔瓦行星绑架案,说明星际海盗应该掌握了某种破解技术,能够将有限的密钥验证次数,转化为无限次验证。”

    陆封寒:“否则一旦两次输入错误,密钥验证系统就会自动关闭?”

    “是的。”祈言代入自己,“无论联盟的安全密钥系统怎么完善,都拦不住我,只在于计算量级的差别而已。”

    说完,祈言眨眨眼,“不过我可以尝试拦住入侵者。”他告诉陆封寒自己的想法,“敌方不断尝试解析密钥,我不断更改密钥,只要他没有我快,跟不上我的更改速度,就打不开。”

    陆封寒询问一个时间标准:“你可以拦多久?”

    祈言估算:“二十分钟左右。”

    “够了。”陆封寒解开灰色风衣外套的扣子,露出颈侧紧致的线条,“想要同时开启恒星级导/弹发射系统,需要有人依次在七个存放点手动输入密钥,并按下发射按钮,所以,每一个存放点都会有人入侵。”

    祈言明白了陆封寒的计划:“我需要两台小型光计算机,还要一台备用。为防止意外,可以再准备一台。”

    看向地图上的绿色光点,陆封寒吩咐破军:“筛选出三个离这里最近的技术部人员,让他们带上小型光计算机,以最快的速度来这里。”

    在命令发出后,地图上有临近的三个光点立刻开始向陆封寒所在的位置移动。

    紧接着,破军圈出稍远的两个光点:“这两个也是技术部人员。”

    “嗯,让他们也尽快赶过来。”

    因战时状态,远征军技术部的人员为防止突发情况,无论在岗与否,都会随身携带小型光计算机,以供随时支援。

    休假期间也不例外。

    用技术部负责人洛伦兹的话来说,“就算你在过夜生活,也必须保证光计算机在伸手能够得着的地方,因为你不知道,战事和xx到底谁先来。”

    随后,陆封寒利用权限确定了存放恒星级导/弹的七个坐标点。

    七个地点,一处六枚,共四十二枚导/弹,完全能够将整个行星表面夷为平地。

    “破军,以距离为优先考虑,编为七个队伍,每个队伍一百人,剩下的人原地待命。”

    地图上,以坐标点为中心,七种颜色的光向外扩散,光点被染色,极易区分,一眼便能分清七支队伍。

    陆封寒:“向每个人的个人终端发布任务详情,详细标出导/弹存储地的坐标,并标明附近的军械库位置,用我的权限打开,让他们取走武器。”

    破军:“是。”

    城市的另一边,卡尔文从酒馆出来,发动租来的悬浮车,朝最近的军械库赶。

    中途看见两个在街边狂奔的人,他停下来按了按车喇叭,相互一个照面,卡尔文张口就问:“每个月七号食堂提供的红烧排骨好吃吗?”

    对面的人喘着粗气,懵了两秒,义愤填膺:“我从来没抢到过!我只知道那天的烟熏鱼太咸了!”

    卡尔文开了车门:“是兄弟,上车!”

    等悬浮车超载,再坐不进第四个人了,卡尔文将操纵杆狠狠一拉,悬浮车瞬间如箭一般冲了出去。

    嫌烟熏鱼难吃的那个人开口:“收到指挥消息的时候,我正泡热水澡,套上衣服就往外跑,身上泡泡都还没洗干净,肯定是反叛军又闹幺蛾子了,打扰老子洗澡!”

    另一个也开口:“按照命令,先让我们去军械库,再让我们去恒星级导/弹存放点,这次事情只大不小。”

    “我猜所有还没回舰的人,现在应该都在夜色里狂奔。”卡尔文自豪,“我不一样,我有车。”

    到达军械库后,三个人没再闲聊,个人终端里内置的联络器对接听觉神经,有电子音在解析具体任务。

    同时,按照军衔等级,三十秒内便确定了本次行动的临时队长。

    夜色中,所有人列队从打开的军械库中迅速拿取武器,除沉沉的脚步声外,一片静谧,半分杂音也无。

    极为突然的一次任务,远征军却显出了极高的素养。

    旅馆的房间里,地图上,原本凌乱的光点已经收拢成七组,正有序地按照指示移动。

    陆封寒问破军:“对方情况怎么样?”

    地图上显示出红色光点,破军回答:“敌方正在前往坐标点,按照行进速度,将在十七分钟后,于第一坐标点与我方接触。”

    这时,房门被敲响,陆封寒两步开了门,门口三个抱着小型光计算机的人进来后,齐齐朝陆封寒行了一个军礼,肩背笔直。

    祈言也回头,没想到会看见叶裴。

    叶裴也看见了祈言,眨眨眼算打招呼,等陆封寒说了声“辛苦”,才把手放下。

    她一路狂奔过来,虽然现在的体能已经比在图兰时提升许多,但肺和气管还是有种要撕裂的痛感,连说出口的声音都有些嘶哑。

    叶裴才进远征军没多久,不太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但在休假期收到紧急命令,就已经说明了事件的严重程度。

    她又不由自主地打量一身冷肃的陆封寒——脱下军装换上灰色风衣的陆封寒,跟在勒托时好像没什么区别。

    她至今都有点不敢相信,祈言的这个陆姓保镖竟然是远征军的总指挥!

    她和蒙德里安一致认为,隐藏身份在勒托这么久,指挥应该是身负某种不可言说的神秘使命,或者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不能泄露踪迹!

    就在她脑内念头七七八八没个消停的时候,陆封寒指指她:“把小型光计算机交给祈言。”又吩咐另外两人,“你们待命,听祈言的安排。”

    本就不大的房间因为多了三个人,越显狭窄。

    祈言找了一张桌子,将叶裴的小型光计算机放在上面,打开,按照和破军一起解析出的路径,绕到了米克诺星的密钥验证系统内部。

    叶裴三人站在祈言身后,只见他仿佛不需要思考一般,手指如飞接连键入指令,屏幕上显示的字符页也刷新得越来越快。

    除叶裴外,另外两人都在技术部服役了三年以上,自然看出了祈言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也骤然意识到,祈言的惊人所在。

    不过两人都没敢多问,只依照陆封寒的命令,站在一旁等着。

    最后是叶裴问了出来:“祈言,你现在是在?”

    祈言一心二用,回答:“反叛军联合星际海盗,计划绑架这颗行星,在与奥丁谈判后,将会直接引爆四十二枚恒星级导/弹。”

    虽然叶裴已经完全习惯了远征军内部简短有效的命令和交流方式,但这句话透露出的信息,依然让她怔在原地,脑子里一团乱,许久才理清楚。

    祈言估计她应该已经消化了这个消息,这才接着道:“行星外通讯已被切断,无法联系指挥舰。将军已经在阻拦敌方行动,我在拦截敌方破解恒星级导/弹的安全密钥系统。”

    叶裴点了点头。

    又将祈言的话在心里转了好几圈,才彻底明白现在的事态。

    她张张口,想问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但看见祈言眼神专注地对着屏幕,侧脸被微光镀上一层清冷色泽,下意识地不再出声打扰。

    这一刹那,祈言身上,莫名有种令人沉静和信服的气质,虽然听起来拦截敌方破解恒星级导/弹的安全密钥系统很困难,心理压力肯定也极大,但她就是觉得,难不倒祈言。

    而此时,祈言藏在“门”后,观察着动静。

    没一会儿,他设置的一段感应程序被触碰,祈言告诉陆封寒:“敌方已经进来了。”

    对面的星际海盗经验很丰富,潜入安全密钥系统时,完全没有留下任何“尾巴”,也没有触发任何一道警报。若非祈言设置有感应程序,根本捕获不了他的存在。

    “破军,我将对面触发我感应程序的数据给你,你以最快的速度解析,确定他的位置,趁他现在还没发现我的存在。”

    破军的声音响起:“好的。”

    反倒是技术部的三个人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是最近一直在指挥舰上游走的人工智能,下意识地被勾起了职业病,想研究一番这个人工智能到底是怎么回事。

    和祈言猜测的一样,对面有一个类似阻断器的东西,能够隔断密钥与防护系统之间的联系,如此一来,当密钥验证次数超过两次时,防护系统也不会生效。

    很快,面对未知的“钥匙孔”,对面开始尝试匹配“钥匙”。

    使用的程序是正向验证,也就是说,在不确定密钥具体格式的情况下,对面的程序会先尝试“3m7scβ”这样的组合,在验证失败后,则会依据程序内的逻辑设置,验证“3m7scγ”是否正确。

    这样的情况下,祈言能做的,便是在程序验证完“3m7scβ”,开始验证“3m7scγ”时,将正确密钥改为“3m7scβ”。

    对面的程序运行极快,若总密钥数为一百组,那么在验证第九十一组时,前面已经验证完的九十组中,前八十组已经重新进入了验证序列。

    那么,祈言必须在验证第九十一组时,将密钥改为第八十一组到第九十组之间的某一组密钥。

    由此,对面无论怎么验证,都无法为正确的钥匙孔匹配上正确的钥匙。

    只因为在祈言的操控下,钥匙孔一直在变。

    叶裴不知道祈言具体是用什么方法,她只发现,屏幕上乱码般的密钥字符一闪而过,如瀑布般的信息流冲刷进眼里,而祈言会在一个长条形的空白框中,输入一串密钥。

    与此同时,右下角的方形页面里,则不断显示对方“密钥错误”的提示。

    三人中资历最长的技术人员小声开口:“太……太惊人了!他相当于全凭着记忆力,在一闪而过的‘乱码’里,找到合适的密钥,填进那个框里!”

    他给两个后辈解释,“就类似于,1、2、3、4为一个循环,当对面以为密钥是3或者4时,祈言将密钥改成了2;当对面以为密钥是4或者1时,祈言改成了3;对面以为是1或者2时,祈言改成了4。这样一来,对面永远都是错的!”

    就在这时,祈言开口道:“这台光计算机撑不住了,叶裴,帮我换一台!”

    叶裴连忙应了一声,从前辈手里拿过光计算机,飞快打开,对接自己那一台,放到了祈言手边。

    随后,祈言利用不到五秒的空隙,转移到了新的光计算机上。而同时,跟祈言的判断一样,叶裴那台光计算机发出“呲”的一声——

    因为运算量过大,内部的光调器直接烧坏了,瞬间黑屏。

    这一刻,叶裴才清晰地认识到,祈言所面临的信息流到底有多么庞大!

    三个人没有谁再说话,唯恐打扰了祈言。

    狭窄的房间中,只有陆封寒不断根据战局,向破军下达命令,再通过破军,将命令发布到每一个人的个人终端内置联络器中。

    随着时间分秒的推移,祈言光洁的额面上已经布了一层冷汗,因为注意力高度集中,眨眼次数极少,眼睛泛起了红。

    叶裴焦急地指尖抠住椅背,却咬着下唇不敢出声。

    “叶裴,再换一台。”

    祈言说出口的声音,有些微沙哑。

    叶裴一惊,不敢耽搁,立刻将第三台光计算机放到了祈言手边。

    而被换下来的第二台光计算机,跟前一台一样,光调器也被烧了,空气中弥漫开一股焦糊气味。

    祈言太阳穴紧绷,双眼刺痛,仿佛有钢针从头的两侧狠狠刺了进去,甚至还绞了两下。因为大脑运转过热,甚至让他有种疲惫到反胃的错觉。

    这时,破军汇报:“已根据提供的数据,确定了敌方破解人员的所在地。”

    同时,坐标出现在了地图上。

    陆封寒沉声命令:“让附近待命的人迅速行动,见到这个人后,立刻击毙!”

    破军:“好的,将军。”

    祈言手指未停,他轻轻咬住下唇,利用刺痛保持完全的清醒。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对面是正向循环验证,他已经记住了自己输入过哪些密钥,现在不过是依次重复而已。

    敲门声响起,叶裴跑去开了门,将两名技术部成员迎了进来。无需祈言要求,她先将其中一个人的小型光计算机拿出来备用,又简短解释了现在的情况。

    果不其然,没两分钟,祈言再次道:“叶裴,再换一台。”

    叶裴利落换好。

    焦糊味儿更重了些——已经连烧了三台光计算机。

    而祈言额角的冷汗擦过眼尾往下流,本就冷白的皮肤更是接近霜色,甚至嘴唇也没了多少血色。

    叶裴不由望向房间里亮着的地图,暗自着急。

    对周围人的情绪毫不知情,祈言头刺刺发疼,机械性地判断、输入,指节酸痛到已经没有了多少知觉。

    就在这时,对面一直未停的程序骤然静止,屏幕上的字符有如瀑布飞溅在半空、瞬间被冻住了一般,再没有变化。

    右下角的方形页面中,提示最终停留在“密钥错误”四个字上。

    祈言手指僵硬顿住。

    下一秒,陆封寒的声音响起:“密钥破解人已击毙!”

    叶裴手指猛地收紧,又立刻松开:“击毙了?这样是不是恒星级导/弹就没有爆炸的机会了?”

    破军回答了这个问题:“叶裴小姐,暂时如您所想。”

    祈言闭上刺痛泛酸的眼睛,缓了缓才转头看向陆封寒。

    在他旁边,放着三个已经烧坏了的小型光计算机。

    陆封寒懂了祈言的意思。也注意到了祈言湿润的鬓角和霜白的脸色。

    他不吝夸奖:“我们祈言特别厉害。”

    嗓音低而柔和。

    毫无发布命令时的冷硬,还能轻易从眼底捕捉到几分心疼。

    祈言放在腿上的手指动了动,苍白着脸色,故作平静地错开和陆封寒相交的视线,应了一声:“嗯。”

    作者有话要说:  比一个粗粗的心~

    差不多七千字,今天闲闲稍微出息啦~晚安噢,睡觉觉!

    ---

    感谢在2020-10-08 02:10:07~2020-10-09 04:01: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桃小春、blindliar、annha、呇泠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8635663 2个;山后有只光狗蛋、竹竿小姐、十九、荷兰皇后江子蹇、廿一、soft新爹、一枚银尘同学、8881192、katze精、江一盏、祢笙、也许有一天就到了尽头、junie、转身从容煎茶、鱼丸、かおる、45137785、可可爱爱、九月清晨、七七1234567七七、六戒七安、朝俞^_^、碎碎年年、小英英、momomomooooooo、聲聲不息、麦叽叽、铁锅不是锅、逆向行驶的甲壳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老k 234瓶;庸庸碌碌 80瓶;百明川 70瓶;樱雪 46瓶;江停入我怀 45瓶;稚里 41瓶;42075397 37瓶;嘉应子、我又要上船啦嘻嘻嘻嘻、注册一次忘一次、恣意 30瓶;褶子熨烫机 27瓶;albtraum、辞星、羡羡、8881192、一加一、christopher、夜卿冉、啪啪啪、顾淮之、寒月、风吹云开、荷塘绿光、六戒七安、9088 20瓶;叶芯 19瓶;曦然 17瓶;草草会开花吗、作者大大快更文 16瓶;时诺、子非鱼 12瓶;你四不四又胖了、柒苑_、打酒的、夏日甜琳summer、云子愉、临景、木笙、初梓、大胃王、辞屿、lin、?可可舞衣、帆帆、时喻、筱豆腐、阿呆子、keite、橙子味的朵、缁衣、果汁本汁、傻傻、zxy·、风行止、二语、懵懂、萝北、橘味软糖、木木宸、桃念、飞飞小妹、桃夭夭、容矜、我來教你233 10瓶;殇璃、pyrus 9瓶;淽容、向阳、我与春风皆过客、muke、菲碧 8瓶;山今、西辞秋风、luilui、小蘿蔔的小青蛇、42529216 6瓶;紫紫、dlink2012、青琰、我不想写论文、青绫冥濛、呵呵、小想儿、toreachthesky、莫嗔、27614621、一丢丢、31178852、猪猪、栗子、25058566、少艾 5瓶;自习女孩今天磕糖了吗、索菲、小鱼吐泡泡、白加黑 4瓶;闻时、木苏里的七渡、兔飞飞、徐小米、今天我心上文更新了吗、hhhhh 3瓶;廿一、赤一蛍、ice懒语、oufge、礼礼的花园、玨爷的小跟班、花开半夏 2瓶;钙片、鲸落、minniellkk298、蔓荆子、给爷爪巴、evilly、江上月明、白桃、九那个九初、月狐、清尘.、琼、望山跑死马、源姐、雪兔子の隳歙、君遥遥、karroy、木夕木夕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