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小说 > 玄幻小说 > 全世界我最爱你[娱乐圈] > 第126章 一二六
    一二六:

    他没有走, 而是留在了片场,准备看看周岩和许秀颖的家暴戏。

    周岩上了妆姗姗来迟 ,赵朋海和他还有许秀颖讲了戏, 两人就正式开拍了。

    这场戏很激烈, 一上来就是姐夫怒扇姐姐, 把姐姐扇倒在床。

    周岩举起手,扇了下去,许秀颖顺势倒在床上, 震惊而恐惧的看着他。

    然而赵朋海却喊了“卡”, “小周你别绷着,你不够愤怒, 情绪放出来, 小许你的震惊感再多一些。”

    许秀颖重新站了起来。

    周岩退回了最开始的地方,重新等着导演喊开始。

    很快,赵朋海就再次喊了“action”,周岩再次举起手,许秀颖再次倒到床上。

    可却还是被“卡”掉了。

    周岩有些烦躁, 建议道, “要么真打吧, 不然这总是不对。”

    林安澜吃惊的望着他, 没想到他竟然会提这个要求。

    演员拍戏很少真的动手, 虽然动手会具有真实感,带出最真实的情绪反应,但是到底是拍戏, 谁也不会对谁真的动手。

    偶尔有时候为求逼真, 演员自己提出真打, 也是被打的演员主动要求, 以求带出自己更好的情绪,而不是施暴的演员提出这种要求。

    林安澜微微抬眸,盯着周岩,这还真是让人意外

    赵朋海不同意,“小许的情绪已经差不多了,没必要,你们俩再配合一次。”

    周岩无法,只得再来一次。

    也许是他本身的烦躁带出了他的怀情绪,这一次他的愤怒表现的倒是很好,许秀颖也完美展现出了震惊与恐惧的神情。

    赵朋海没有叫停,让他们继续演了下去。

    林安澜看着周岩和许秀颖的配合,总觉得周岩的状态并不好,虽然完美符合了这次家暴戏的情绪,但是好几次他都没有掌握好力度,真的打到了许秀颖。

    只是许秀颖很敬业,没有叫停罢了。

    “对不起。”周岩拍完后和她道歉道,“我刚刚打到你了。”

    “没事。”许秀颖好脾气道。

    赵朋海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林安澜转身往回走去,只是心里却不是很喜欢周岩今天的整个表现。

    他回了酒店,给自己泡了杯茶,刚准备喝,程郁的电话就过来了。

    “休息了吗?”

    “嗯,休息了。”

    “开机仪式的图我看到了,很帅。”程郁夸道。

    林安澜笑了笑,“那你可以改天来现场见我。”

    “你再说这样的话,小心我明天就出现在片场。”

    “你来啊。”林安澜才不怕他,“我又不是不让你来。”

    程郁瞬间蠢蠢欲动了,不过他今天已经和郁蘅说好了明天去见他,所以即使有心,也没法过去。

    “等过两天吧,明天我得去见我哥。”

    “好。”

    “下次带你一起去。”

    “可以呀。”林安澜说完,想起什么的问他道,“周岩这个演员你合作过吗?”

    “没有,怎么了?”

    “我今天看他拍戏,觉得他好像分寸感不是很好。”

    林安澜把自己今晚的看到的说了一遍,“我本来以为他拿过奖,应该是演技很好,现在看来,他演技好不好不一定,对待对手戏的女演员却不够尊重。”

    程郁沉默了片刻,“你等等,我帮你去打听一下。”

    他说完,挂了电话,林安澜看着手机,无奈的放下,吹了吹茶杯里的茶。

    正吹着,敲门声响了起来。

    林安澜走到门口开了门,发现是孟亭云。

    “我来找你对台词,林哥。”孟亭云笑道,看起来十分精神。

    林安澜让他走了进来,和他一起坐在了沙发上,看着看剧本。

    他早就把台词已经背熟了,因此只是看了一眼是哪场戏,就放下了剧本开始和他对台词。

    孟亭云先开了口,语气喜悦,愉快的喊着他舅舅。

    林安澜就配合的问他,“什么事,这么高兴?”

    两人一人一句,倒是配合的十分默契,正说着,林安澜的手机响了。

    孟亭云愣了一下,停了下来,看着林安澜,“林哥,你手机响了。”

    “嗯,你先背背台词,我去接个电话。”

    林安澜说完,站起身朝卧室走去。

    孟亭云不太明白,什么电话不能在自己面前接,谁的呢?程郁的吗?

    他撑着头,看着面前的剧本,暗暗皱了皱眉。

    林安澜接起了电话,问道,“打听出来了?”

    “嗯,周岩这个演员吧,和男演员关系比较好,对女演员确实不太尊重。之前有一次拍戏,他硬是要开玩笑,结果把对方女演员给说哭了。不过他演技还行,再加上人脉也不错,所以在圈子里戏约也不少,你们剧组,除了你以外,他应该就是最高价了。”

    林安澜闻言,心里对他的反感更甚,“还好李皓讨厌他,要是李皓喜欢这个姐夫,这恐怕就是真的考验我的演技了。”

    程郁被他给逗笑了,他安慰他道:“什么圈子人多了,就都是鱼蛇混杂,娱乐圈更是,像周岩这种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你如果讨厌他的话,不要理他就好了,如果他欺负你,那你可以告诉我。”

    “这倒不用。”林安澜笑道,“我自己可以解决。”

    “可我想帮你解决。”

    林安澜想了想,“那就等我解决完,如果有需要善后的地方,再找你吧。”

    “那你要记着。”

    “一定。”

    程郁还想和他说什么,林安澜想起了外面的孟亭云,问他道,“小花,我能不能一会儿给你回过去啊?有新人演员来找我对台词,明早我们有一场戏,所以我得去陪他练练。”

    “那你去吧。”程郁没有意见,“工作重要嘛。”

    “那还是你比较重要。”林安澜温柔道,“只是你打过来的时候,我们正好对台词对到一半,他现在还在外面等着,我不好意思让他等的时间太长。”

    程郁没想到就他打听周岩的这一会儿功夫,林安澜竟然还忙了半截工作,连忙道:“那我明天再和你聊,你先去对台词吧,对完早点睡,别太晚了。”

    “好。”

    “去吧。”

    林安澜这才挂了电话,走了出去。

    孟亭云看着他出来了,迅速坐直了身子,挺起了背。

    林安澜在他身边坐下,把手机放在了一边,没有多说什么,问他,“是接着刚才的还是从头开始?”

    “从头开始吧。”孟亭云道。

    他其实很好奇林安澜是和谁谈了这么长时间,是程郁吗?但是又不好意思问。

    孟亭云调整了一下情绪,再次调动起自己的兴奋,用愉悦的口吻喊道,“舅舅!”

    林安澜也配合的再次说了自己的台词。

    等到这一场戏结束,林安澜很认真的把他觉得孟亭云有问题台词指了出来,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孟亭云乖巧的点头,十分听话。

    “谢谢林哥,打扰你了,我感觉自己现在好多了。”

    “没事。”林安澜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客气,“你的对手戏基本上全在我这里,有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孟亭云笑道。

    “嗯,不过我能帮你的不多,主要还是得你自己努力。”

    “我会的。”

    林安澜笑了起来,起身准备送他离开。

    孟亭云还想和他多聊几句的,却见他说道,“走吧,我送你出去。”

    这话听着很贴心,然而却是在委婉的劝人离开,孟亭云只好站起身,问他,“林哥,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

    “没有,只是已经很晚了,我也该休息了。”

    孟亭云点头,“那祝你做个好梦。”

    “谢谢。”林安澜开了门,看着他走了出去。

    他倒也不是着急睡觉,只是工作是工作,工作做完也就该进入自己的私人时间了,不熟的同事也就没必要继续待在他的房间了。

    本质上,林安澜还是那个林安澜,不太热衷交友,有自我保护意识,却又为因为从小家庭和学校的教育,会对身边的人伸出援助之手。

    《破晓》是他的工作项目,孟亭云是和他一起完成这项项目的同事,所以为了项目更好的完成,林安澜会愿意帮助困惑的孟亭云,而也因为他是新人,身为前辈,他对孟亭云也会有相应的包容和提点,但是也就仅是如此。

    他并不想和孟亭云有太多工作以外的交流,更不想和孟亭云有什么私交,所以台词结束,他们也就该分开了。

    他给程郁发微信道:【对完台词了,准备去洗澡睡觉了。】

    程郁惊讶道:【这么快?】

    林安澜:【他表现的还不错,所以我提点了他几句,就让他回去了。】

    程郁给他发了视频通话过来,林安澜接通,就看到程郁穿着黑色睡袍靠坐在床上,“那你是不是能再陪我聊个五分钟?”

    “找我陪聊很贵的。”

    “你计时,我一会给你转钱。”

    “算了吧,”林安澜笑道,“看在你长得这么好看的份上,拿你的美色来换。”

    程郁瞬间来了兴致,“你想怎么换,只是看看还是身体力行的拥有?”

    他这一说,林安澜才想起来,他和程郁好像已经很久没做情侣间爱做的事情了。

    似乎从复合后,他们俩就一直只是拥抱亲吻,纯洁的仿佛刚谈恋爱的学生。

    他看着程郁黑色睡衣领口下白皙光洁的皮肤、精致的锁骨,又想到他在床上时的温柔与耐心,脑海中瞬间翻滚出某些灼热的记忆。

    “我要去洗澡了。”林安澜匆忙道。

    “不聊了?”程郁惊讶,“不是说好的我拿美色换你几分钟的聊天吗?”

    “等我出来吧。”林安澜挂了电话,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烫,他呼了口气,努力想停止自己的胡思乱想。

    不过有些事情越是想要停止,越是停止不下来,林安澜站在淋浴之下,隐约中记得他们好像在浴室中也做过一次,浴缸的水很热,可程郁呼出的气息却比浴缸的水还要热。

    他迅速把淋浴调到了凉水的模式,给自己降了降温。

    只是,不想也就罢了,这一想,他还真有些好奇情侣之间开车上路的感觉。

    那些失忆时的欢愉,都是记忆里的欢愉,看的到,摸不到,以致于他没有真实感。

    林安澜叹了口气,要是现在在家就好了,他就可以试试了。

    他擦干了身子,穿了睡袍走了出去。

    程郁再看到林安澜的时候,就见对方已经坐在了床上,穿着睡衣,头发乌黑的看着他。

    “洗完澡了?”

    “嗯。”林安澜点头。

    “头发吹干了吗?”

    “干了。”

    “那就早点睡吧。”

    “那你也早点睡。”

    “你亲我一下我就早点睡。”

    林安澜失笑,他对着屏幕做了个亲吻的动作,“快睡吧。”

    程郁迅速回吻了他一下,“好,晚安。”

    “晚安。”

    林安澜挂了电话,躺进了被子里。

    床很大,林安澜睡在中间,第一次觉得,酒店的床有些空。

    这个时候,如果程郁在就好了。

    他关了灯,闭上了眼。

    可没一会儿,又睁开了眼,给程郁发了一条微信。

    程郁正准备关灯睡觉,突然听到微信响了一声,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是林安澜的。

    程郁打开,就见上面显示着:【小花,我想你了,晚安。】

    程郁看着他这句话,慢慢的、慢慢的,嘴角翘了起来,他决定了,他明天见完郁蘅就要去看他。

    林安澜想他了,他想他了,程郁抑制不住的笑着,恨不得立马飞到他的面前。

    【我也想你了,晚安宝贝,做个好梦。】

    林安澜看着他回过来的消息,心想那一定是和程郁有关的梦。

    他闭上了眼,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