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小说 > > 镜缘 > 1.好丑的镜子
    “檐檐啊,你看妈新买的的镜子,据说可以看到命定的人呢!”

    戚檐氲看着眼前那个古铜色的镜子,感觉到一阵无语:“妈,这种事怎么可能呢?”更别说这镜子辣么丑。

    “试试嘛~”看着眼前撒欢的老妈,戚檐氲再一次意识到自己不时抽风属性是打哪来得了。戚檐氲伸手拿过镜子,摸摸下巴,嗯,本菇凉还是辣么漂亮,不对,这不是重点。

    “妈,我说没用的吧。”戚檐氲向老妈摇手示意道。“要你留着你就留着,说不定哪天显灵你就看到一只超级美男了.”

    戚檐氲撇了撇嘴,回房顺手就放在了梳妆台上。

    半夜,戚檐氲觉得有些口渴,准备起来倒杯水,刚睁眼,便发现白天那古铜色的镜子正发着淡淡的,乳白色的光芒,她好奇地拿起铜镜,只见镜中有一个美极的佳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戚檐氲吓得小手一抖,铜镜掉在瓷砖上”咚”一声响,白色的光芒变得刺目起来,最后仿佛吞噬了一切,连意识都被侵占了,只留一片雪白。。。。。。

    “嘶”头好痛,刚才发生什么了?咦,我手里拿着什么?靠,这不是那个丑爆的镜子嘛。戚檐氲看着手中的镜子进入沉思模式。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镜中的人回望着她,细眉微拢着,继而因惊讶舒展开来,薄唇微张,因刚醒的缘故,一头青丝大部分笔直的垂下,小部分微微曲卷着凌乱却更显妩媚。

    戚檐氲不由得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镜中的人与其一样抬手触碰自己,细腻的触感从指尖传来。戚檐氲又不可置信捏了捏,继而狂笑起来:哈哈哈,难得一遇的穿越居然被本姑娘遇到了,好像还是魂穿,本姑娘,不,原主怎么可以辣么漂亮。戚檐氲开心的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起来。

    “小姐,你怎么了?”竹篱一推开房门,就看见自家主子在床上滚来滚去(亲们真的没想到什么嘛?【邪恶脸)。

    “额。。。我没事。”戚檐氲汗颜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嗷嗷~,这么蠢的样子竟然被人看到了。“那啥,翠花啊,你先帮我拿件衣服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古代丫鬟第一个反应就是叫翠花,戚檐氲表示这不是我的错,都怪网络的荼毒(╯-╰)/。“奴婢十岁时小姐赐名竹篱。”听见称呼,竹篱拿衣服的手抖了一下。

    “咳咳,我刚才忘记了嘛~”戚檐氲朝竹篱吐了吐舌,然后就看见竹篱向被雷劈了一样愣在原地。如果竹篱生活在现代,那么她的脑回路会是这样的:一觉醒来小姐画风都变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小姐,你真的没事吗?”竹篱一脸担忧,会卖萌的小姐真是太不正常了。。。只是也好可爱的说,竹篱在心里默默接到。

    “咳,我没事。”戚檐氲咳嗽一声正色道,“竹篱,你过来,我有事和你说。”竹篱上前一步,躬了躬身:“小姐请说。”果然还是严肃的小姐比较正常。“竹篱,我现在好像失忆了。。。就是忘记以前的事情了。”

    一般穿越小说的套路要么就是主角实力崛起,虐渣,然后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要么装失忆装疯,然后深藏功与名(后来自己找上来的麻烦不算)。嗯,本姑娘还是适合后者的。

    思考完,戚檐氲一抬头就看见竹篱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颤抖着小手说:“小,小姐,奴婢,奴婢立刻去叫大夫。。。”说罢就赶忙朝门外走去。“停下!”戚檐氲喝道,竹篱刚迈出屋子的脚又收了回来。戚檐氲看着她满脸快急哭的表情,揉了揉眉心,轻声劝道:家了现在情况特殊,莫要声张。”

    “是奴婢惊慌了。”竹篱擦了擦眼泪,“小姐,还有两个月你就要嫁给陈公子了,这可怎的是好。。。小姐,你不是把事都忘了吗,怎还记得婚约?”

    戚檐氲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穿越的女主,哪个家世好的?不是被后妈虐待,就是被逼婚的,果然被本姑娘碰上了啊。“不知怎的,就是觉得心慌,所以作此猜测。”开玩笑,莫名其妙穿越了,谁不心慌,虽然穿到一个美女身上,本姑娘很开心的啦。。。不对,怎么一没注意口音被带偏了,(摔桌),哼,都是竹篱的错。

    “现下里,只能见招拆招了,你且下去吧。”戚檐氲疲惫(装)地摆手,“是。”竹篱俯下身退了出去,房间里又只有戚檐氲一人。

    戚檐氲看着一直被紧握在手中的铜镜,昏迷前模糊的画面涌入脑海,看来还是要从这铜镜查起啊。

    戚檐氲用手轻抚着镜面,镜子的女子也回望着她,自己不由得勾唇一笑,镜子女子也启唇轻笑,眼眸里好似有星光流转,夺人魂魄。

    戚檐氲一下子丢掉铜镜,捂住心口,怎么办,要被原主(自己)帅弯了怎么破,在线求。戚檐氲伸出颤颤巍巍的小手,捡起掉落的铜镜,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就是这样摔了铜镜,才穿了过来。索性又松开了手,任铜镜掉落在地上。

    铜镜在实木地板上打了两个圈,就这样静静地躺在那,什么都没有发生。  戚檐氲充满希望的眸子暗淡下来,叹了口气,看来还是要向竹篱打听一下有关这面铜镜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