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就喜欢看我作死 > 正文 第1章 第 1 章
    傍晚时分,田间草地里虫鸣四起,夕阳在地平线上挂着最后一点圆尖尖。

    双河村东头儿回村的小土道上款款走来一个挎着菜篮子的少女。

    少女梳着两条黑亮的辫子,面容姣好,身姿窈窕,走路间看到路边一颗婆婆丁弯身去采。

    卜晓星挖了野菜,甩掉土放到菜篮里,黑润的眼睛不经意瞥向远处地里一个模糊的人影,小声地问系统:“是贺青山吧?”

    系统:没错就是他!

    真不容易。

    卜晓星轻轻松了口气,可算让她堵到了。

    这里是1977年华国东北的一个小山村,她是双河村卜家17岁的女儿卜晓星。

    而前边那个正在田地里东挖西掘的男人就是她的任务目标:贺青山。

    贺青山,二十一世纪国际上第一个华人世界首富。

    他是最早的一批“倒爷”。在资源贫瘠的年代,他把北方的山货和罐头带到南方,又把南方的丝绸和手表带进北方,通过这样的方式积累起财富,随后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扩大规模,在信息时代来临时开拓网络交易领域,一步步缔造下一个惠及万民的传奇商业帝国。

    不过在1977年的夏天,也就是现在,十九岁的他还只是东北农村一个天天吃不饱饭、忙着打工种地、终极梦想只有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农村青年。

    卜晓星来这里的作用就是在贺青山未发迹前扮演前期小反派——

    俩人同村长大,原本一直没什么交集,因为一次偶然意外,“她”不小心崴了脚/落了水/之类的,然后被路过的贺青山救了送回家。

    原本是件助人为乐的好事,但因为俩人都是适婚年龄的年轻男女,这时候年轻男女间多说一句话都容易引人遐想,贺青山送卜晓星回家这一行为就引起了一些调笑。

    大概就是:诶,你家晓星和青山有那个意思吗?

    要不就是:哎呀你俩还挺有缘分的,咱们都一个村儿的知根知底,青山人不错啊,又能干,你真的不考虑一下?

    农村地方小,人们有事儿没事儿就爱东家长西家短,不管有心无心的,俩人间确实传出了一些暧昧。

    “她”心里十分恼火跟这么个穷小子扯上关系,开始怨恨上了贺青山,谁跟她提贺青山她就跟谁急,平日里碰见了离着老远就要躲开,要不就横眉立目冷言相向,出口伤人打击对方的自尊心。

    又因为“她”自小长得好,村里村外都有不少小伙子明里暗里喜欢她,听到闲话自然也跟着一起不高兴,就开始各种找贺青山麻烦。

    最后逼得贺青山怀揣满腔怒火出门闯荡,成功逆袭回来狠狠打脸!

    总而言之,卜晓星的任务就是在贺青山还没发迹前的这段时间里扮演好反派角色,欺压对方,打击对方,促使对方从此走上打脸逆袭的首富之路。

    想到任务,卜晓星不免叹了口气。

    她来这的原因很老套,就是标配的车祸系统快穿三件套,完成任务才能苟命回去。人都是怕死的,她也怕,所以她选择做任务。

    她刚被系统送来这里的时候是冬天,漫天鹅毛大雪,天寒地冻。东北的大冬天风一吹跟刀子似的。

    而这么冷的天,贺青山和村里的几个小伙子一起去制材厂打零工去了。

    进山清雪伐木,天没亮就出门,天黑了回家关上门就睡觉,压根儿就见不到人。

    大冬天的这么冷,卜晓星刚出去露个面就被瑟瑟发抖的冻了回来,实在是提不起勇气去“作死”,哆哆嗦嗦在家里窝着,窝了一冬天,养的白白嫩嫩。转过来到了春天,天气暖和了,卜晓星终于出门了,开始打起精神去“欺压”任务目标了。

    结果她发现她还是见不着贺青山这个人。

    生产队的活儿分早中晚三班倒,贺青山跟大队长申请了上晚班,然后他白天继续跑去镇里打工,晚上回村里上夜班。

    要不说年轻就是资本呢,生产队的驴都没贺青山能干!

    但这也就导致了卜晓星白天见不着这个人,晚上......更见不着了,她又不住他家里。

    所以卜晓星挺愁的。

    她天天人都见不到上哪欺负他去?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可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据系统分析如果任由轨迹这样发展下去的话,贺青山会:

    A:因为长期昼夜劳作精力不足,在一个月后的某次伐木工作中不小心被断树砸死。任务失败,她嗝屁。

    B:因为贺青山表现优秀,在工厂秋季招聘时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会被成功招入成为一名光荣的工人,从而错过改革开放初期发家致富的先机。任务失败,她嗝屁。

    总之结果就是——任务失败!她嗝屁!

    卜晓星瞬间紧迫感十足,积极打探贺青山的日程表,踩点好周边各处池塘/小河/小山坡,以备摔倒/落水/受伤,早晚蹲点,连着几天都在外面采野菜磨蹭到天黑了才往家走,可算在今天这么个天时地利的时候守到了贺青山。

    卜晓星甩了甩婆婆丁上的土放到篮子里,今天一定要成功!

    她跨起菜篮站起来继续走,眼睛认真看着脚下的地面,寻找一个最适合摔倒的时机。

    最后一点太阳落下山头,天一下子暗了下来。

    卜晓星加快了脚步,看起来像是因为天黑要快一点赶回家去。远处的人好像往她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继续低着头在地里忙活儿。

    眼看着平行的两个点就要交错开,这时走在路上的卜晓星突然脚下一滑,惊叫着连人带菜篮摔下了田埂。

    “啊!”

    一声短促的尖叫刺透暮色,蹲在地上的汉子猛然回头站起身。

    隔着二十来米的距离男人看到土道边上摔下来倩影,第一时间迈开步子跑了过去,边跑边朝着人影喊:“咋了!有事没?”

    前方传来娇柔的痛呼声。

    新除过草的土地松软湿润,贺青山身姿矫健,比例修长,像是一只灵敏的猎豹两三个飞步跑过去。

    卜晓星抬起双眸,看见出现在眼前的男人,心口有那么一瞬间的心悸,她压了压神心想不愧是男主,一照面汤姆苏光环就闪到她了。

    贺青山的瞳孔颜色黑的晃人,秀美少女跌坐在田埂的坡下,衣服上蹭了灰,纤细的手指捂着脚踝,脸上忍痛,抬眼看向他,眼睛又水又润。

    他在她身前一米左右蹲下身,眼珠子看向她捂着的那只脚腕。

    “崴脚了?”低沉的声音在暮色里显得十分有磁性。

    卜晓星跌坐在坡下痛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她这摔可是货真价实摔的,怕不够逼真还让系统帮忙绊了她一下,所以脚是真的崴到了,这会儿一碰就针扎似的疼。

    卜晓星眼睛里冒泪花,含着嘴巴嘶了一声。

    “好像真,一碰就疼。”

    贺青山抬眼看卜晓星的脸,能看出来是真疼,眼睛都疼出水了。

    “站不起来了?”

    卜晓星试着动了动,又痛的一激灵。

    “疼。”

    贺青山站起身往四周看了看,周围除了他俩也没别人。

    卜晓星微昂起头打量对方。

    贺青山非常年轻,五官俊朗,肌肉结实,寸头,砍袖,眉毛粗浓,眼睛又黑又亮,充满野性。

    他还十分敏锐,感受到卜晓星的目光,眼睛下垂跟她对视上,卜晓星马上垂了下去。

    贺青山又蹲了下来,平视着她问:“真站不起来了?”

    卜晓星抿了抿唇小声道:“我试试。”

    手心撑在地上使力,勉强能靠一只脚站起来,但另外一边稍微一动马上又疼的往下倒。

    “啊!”

    一只手抓住了她的一条胳膊,贺青山一条胳膊就把卜晓星提了起来,让她靠在土坡上没摔倒。

    “行了你别动弹了,我先把你带上坡。”

    “好。”

    贺青山一步跳上了身后的坡道,然后弯腰冲她伸出手,“把手给我,我带你上来。”

    卜晓星伸给他两条胳膊,贺青山握住卜晓星的两条手臂一使力,跟拎小鸡似的把她给拎了上来。

    卜晓星,“诶你轻点!脚疼!”

    贺青山一顿,放下人的时候放柔了力道。

    卜晓星被贺青山提回了路上,翘着一只细细的脚晃晃悠悠地单腿站在他面前。贺青山看不过眼,伸出手让她扶着。

    “谢谢。”卜晓星小声感激。

    刚才摔那一下,她衣服蹭的都是土,皱皱巴巴地裹在身上,昏暗视线下看起来深一块浅一块,衬得巴掌大的脸愈发的白净。

    “你咋回去?”他问。

    卜晓星瘸着一只脚,眼泪汪汪地瞟了他一眼小声道,“我脚疼,走不了了。”

    真娇气。贺青山心想。

    天色更黑了,周围虫鸣更甚,远处的山里隐隐似有狼嚎。卜晓星白净的小脸上表现出无助和害怕。

    贺青山瞅着眼前一脸委屈的娇气女人,背过身,对她露出宽厚结实的背脊。

    “上来,我背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