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就喜欢看我作死 > 正文 第17章 第 17 章
    省城宏光家具厂的厂房大院里, 一排天蓝色的布切奇大卡车正在轰轰卸货。

    工厂的工人开着叉车,敞开篷的卡车车厢上,一个又高又帅的年轻男人帮忙搬着车上木料和工人一起把材料卸下来。

    贺青山一身的汗水, 手臂结实有力, 半裸的身上汗珠细密泛着一层漂亮的油光,更吸人眼球的是他那张脸, 眉深鼻挺, 俊逸张扬, 一抬一扬间汗珠鼻尖飞溅,挂着汗水的样子别提有多性感。

    采购的张姐跟运输队的王哥是老熟人了, 看着车上的卖力干活儿的小伙子心情那叫一个好, 眼珠子都快粘人身上了。

    她打量着贺青山跟王哥娇笑:“哎哟行啊老王,找了个这么俊的后生当副手?”

    王哥笑哈哈出声,伸手招呼,“青山, 来打个招呼, 这张会计。”

    贺青山从车上跳下来, 毛巾抹掉汗水, 热气腾腾地过来礼貌地叫了声:

    “张会计好。”

    张会计看着年轻又英俊的小哥儿眉开眼笑, “青山是吧?叫我张姐就行。”

    贺青山从善如流又叫了声“张姐。”

    张姐一声诶,喜得花枝乱颤。王哥在一旁笑哈哈调侃, “你可别吓着我们小兄弟。”

    张会计嗔怪地瞪了王哥一眼,眼睛里带着勾子,“就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贺青山不打扰他们“打情骂俏”, 转身到卡车上找出抹布擦车玻璃。

    不一会儿王哥跟采购那边核算完, 大趿拉着步子过来,

    “走了青山, 出去吃饭。”

    “诶。”

    运输队十来个人,一起到工厂外面的周记饺子馆,饺子馆老板也是老熟人了,瞅着老顾客笑呵呵招呼:“哥儿几个来啦?”

    “来了来了!老板给我们上几盘饺子,快点哈。”

    “好嘞~”

    没一会儿几盘饱满水灵的大饺子端上来,还有大海碗装的饺子汤,热气腾腾占满了整张桌子。

    大家伙甩开膀子开始吃饭。

    “吃饭吃饭,饿死我了。”

    “老板,还得是你家的饺子好吃。”

    “啊~这饺子汤真鲜亮。”

    贺青山一口一个大饺子,同桌的其他运输队兄弟们不遑多让,一群大男人凑在一起,一口饺子一口汤,舒舒服服开始聊天。

    “青山,为啥寻思跑运输?”有人瞅着贺青山俊俏的侧脸问。

    跑车是很辛苦的。

    这年头车霸路匪很多,出门在外,路上经常跑着跑着就被截停了,一群人砍了树横在路上不让过,拦路要钱,说这条路是我们村修的,不给钱就不让你走,有时候还会往你车上丢大粪;更缺德的还有在地上偷偷放钉子扎车带,等车停了就上去抢东西,然后往山里一猫,找都找不到。

    所以跑长路运输是个很累的活儿。不单是人累,更多的是心累。他们出门跑长途的也不会是一个人,得人多,人多势众啊,真打起来也不吃亏。

    贺青山咽下嘴里的饺子回答,“挣钱啊。”他笑起来,人看着特精神,“县里能干活儿的地方我都试了一遍,发现干运输最挣钱,我就打谱跟着王哥干了。”

    王哥哈哈笑,“你小子倒是鬼精。不过挣钱是挣钱,但也累,不过挣钱哪有不累的。嗐。”

    周围人都心有戚戚点头。

    “你挣钱了想干啥呀?”又有人问。

    这下不用贺青山回答,别人就笑呵呵地说了,“哈哈男人挣钱还能干啥?娶媳妇呗!”

    这回贺青山点头,嘴角勾翘,笑得眼睛亮晶晶。

    可不,他挣钱就是为了娶媳妇的。

    贺青山呼噜完一盘大饺子抹了把嘴巴,转头问王哥:“哥咱们几点发车?”

    “下午两点。”

    贺青山看向饺子馆里的摆钟,这会儿刚中午,到两点那还有时间。

    “哥我出去转转,两点之前回来。”

    “行。”王哥点头,顺势问了一嘴:“省城里有亲戚?”

    贺青山摇头:“不是,去给我对象儿买东西。”

    王哥顿时眼睛一亮,“哟!你小子还有对象儿呢!”

    贺青山挺直了腰板嘿嘿笑。

    “啥样?漂亮不?”

    眼前浮现卜晓星那张漂亮脸蛋,他砸了下嘴唇,眼睛飞起来,“漂亮。”

    这表情,王哥一看更乐了,哈哈哈地掏兜叩出一根烟递给贺青山调侃道“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贺青山咬着烟卷叹气,“可难追了呢。”

    ---

    另一边,

    卜晓星遇到了点麻烦事儿。

    她今天来知青所给女知青还书,顺便想问问一些她不会的问题,结果女知青不在,说是去县城往家里打电报去了。

    最近要恢复高考的消息越来越浓烈,知青返乡潮也大步进发,大家心思都活了,各处钻营打探消息。

    女知青不在,卜晓星就寻思走等晚点再过来,结果刚转身出去,在院里碰上了住在另一边屋子的男知青何书言。

    “来找张晓燕?”何书言看着卜晓星,斯文的脸上带起笑意,“有问题不会吗?”

    她手里捧着书,头发柔顺的颈边梳了两条辫子,人轻轻瘦瘦的,柔美干净,看着一点都不像农村里的姑娘。

    卜晓星礼貌地点点头:“嗯,晓燕不在,我晚点再来。”

    何书言心里意动,“你有哪不会?问我也行,我告诉你吧。”

    卜晓星微顿,有些犹豫,她不太想跟不熟的人接触太多,主要是觉得不自在。何书言也算是村里的“名人”了,省城来的知青,有学问,听说家世也不错,村儿里村儿外有不少小姑娘喜欢他。不过卜晓星对他没啥感觉,俩人也不熟,没说过几句话。

    何书言笑着继续道:“我好歹也是读过高中的,晓燕念书的时间没我长,问我也是一样的,你也想考大学是吧?正好我这里有我从省城带过来的高中课本,可以借给你看。”

    借书这个理由让卜晓星心动了,这时候课本是很难借的。

    到底没抵抗住知识的诱惑,卜晓星抿起唇微笑感谢:“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

    卜晓星这两天学习很认真的,男主终于“走上正途”,卜晓星觉得自己......应该没有那么快下线啦。但既然轨迹应该没啥大问题了,那么她也得专心努力一波自己的事,毕竟她可是夸下海口说自己要考上大学出去的,不努力怎么出去找有为青年?

    卜晓星把最近整理出来不会的几个问题问何书言,何书言给她解释,两人之间隔着一张椅子,卜晓星微低着头,密发黑眼,白皙如瓷,他说一句,她就乖巧的点一下头,惹的人心痒痒,何书言攥着手心,目光忍不住一直往卜晓星脸上瞟。

    他其实心里一直对卜晓星有意思。只不过卜晓星一直都不咋和男的接触,他也没机会表现出来。

    卜晓星是双河村最漂亮的姑娘,不光是双河村,她比他在省城里见的姑娘都好看。

    真正的美人和普通人是有壁的,不需要过多的修饰,只要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随随便便的一个眼神就能瞬间抓住人的眼球迁动人心,好看是最直观的感受,好看就是好看。

    卜晓星就是最直观的那种。

    没有男人不喜欢她这样的姑娘。

    最近恢复高考的消息越来越多,人心浮动,不少人城里来的知青待不住了。

    何书言也是一个。他家在省城是双职工,爹妈工作都不错,在政府上班,要不也不能当初下乡的时候给他弄到双河村来。

    双河村依山傍水,没有太多政治问题,是个不错的地方,下放这些年他在这过得还不错,这里虽然是农村,但不是那种吃不上饭喝不上水的地方,民风朴实,自给自足,整体氛围好,要不也养不出这么好看又单纯的姑娘。

    何书言看着卜晓星的脸。

    日光下她的睫毛盛着一层绒绒的光辉。难得有这样能和她单独相处的机会,何书言不着痕迹的逐渐往她身边靠,低声问:

    “晓星,你打算考什么学?”

    “嗯?”卜晓星抬了下眼,这个她也想过,她理科一般,自己也没有太大的钻研精神,所以就“师范吧。”以后当个老师挺好的。

    何书言心里更痒了。

    考上师范,出来就是老师,那她也能配的上自己。

    何书言上来一股冲动,“老师不错,待遇好,你加油,努努力考上。”

    卜晓星点了下头,“好,谢谢你鼓励我。”

    而这时何书言放在一边的手慢慢地扣到了她的手上,然后用一种意味不明的口吻对她说:“我马上就要回去省城了,我家在省城里已经给我安排好了工作,在市电力局上班,这段时间你有什么不会的都可以来找我。”

    卜晓星就像是被脏东西碰了,猛的缩回手站起来,她惊讶地看着何书言,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什么了,眼睛里顿时酝起薄怒,“你干什么!”

    何书言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眉心皱了起来,下意识往外面看有没有人。

    “你不要激动......”

    卜晓星气得个半死,她一把收了自己的课本,走之前狠狠踹了一脚何书言的凳子,恶心道:“自己照照镜子去吧!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恶心!”

    看着卜晓星头也不回的走掉,何书言被损了一顿的脸上青一色红一色,狠狠砸了一下桌子呸了一声,“一个农村的土妞装什么装!土鸡还当自己是凤凰,操!”

    卜晓星回家疯狂洗手。

    恶心死了!

    更恶心的是何书言的态度,当她是什么?有没有点对人最起码的尊重了?又当他自己是什么香饽饽?

    呸呸呸!一个省城里出来的破知青而已,牛气什么!

    未来首富现在就在追她呢!他何书言算老几!

    气死了气死了!

    路过的二哥见卜晓星一直洗手,脸上还又恶心又生气的,不禁疑问:“星你咋了一直洗手?”

    “沾上粑粑了!”

    噫——卜二哥表情抽搐,咋还沾上粑粑了?那是怪恶心的。

    ---

    卜晓星晚上气得睡不着觉,想起来当时何书言的嘴脸就恶心,被他碰过的手背给她自己搓的通红。

    她躺在炕上发了会儿呆,然后翻身起来,拉开抽匣,把放在最里面的一个小铁盒拿了出来抱着回到炕上。

    铁盒打开,里面放了一堆破破烂烂的小玩意,比如草蚂蚱、比如花石头、比如干掉的花之类的。

    她托着下巴用手指轻轻拨弄这些小破烂,最开始的那只草蚂蚱已经发黄了,还起了毛刺,头上的角都干成了刺,一戳就给手指肚戳下去一个小点。

    卜晓星趴在枕头上,手指挨个点弄这些破烂。

    “什么时候回来?”

    “有人欺负我你知不知道?”

    草蚂蚱不知道,花石头不知道。

    卜晓星趴在枕头上噘嘴,“你什么都不知道。”

    窗外透进来的月光下白生生的两只脚丫交叠在一起翘着,晃呀晃呀。

    卜晓星把盒子里面的东西挨个玩了一会儿。

    玩够了,心里的气也消了。

    她把破烂小心的重新装起来放到抽匣里层收好。

    转身回炕上展开被子闭上眼睡觉——

    草间虫鸣,日暖风轻,

    日光下有个很好看很好看的人对她笑。

    “我回来了。”

    看见人,卜晓星嘴巴一撅立马委屈巴巴地跟人告状,“有人欺负我!”

    男人脸色登时一变,表情狠厉,“咋了?谁欺负你了?跟我说!”

    卜晓星顿时像是找到了靠山,插着腰巴拉巴拉一顿说,然后男人撸起拳头就去给欺负她的人揍了一顿。

    她还在旁边助威,“对!揍他!就他欺负我!他摸我手!”

    男人一听她被摸了手头发都气炸了,梆梆几拳!直打的何书言满地找牙!

    后来不知道怎么她又被这个人圈在怀里,贴着嘴唇蹭个不停。一边蹭一边拿舌尖舔她的牙齿。

    “我检查检查这里有没有被人欺负?”

    第二天卜晓星恍惚地睁开眼,在炕上缓了一会儿,懊恼地拉起被子蒙住自己。

    她怎么又做梦了!

    ---

    卜晓星被何书言恶心到了,一点都不想再看见他那个人,知青所都不想去了。

    她也不想求人,准备上县城书店看看,正好跟钟翠翠好几天没见,她自从到县城工厂上班后,平时就住在县城姐姐家,正好去找她玩儿会儿。

    好巧不巧她出门去县城的这天贺青山刚好回来。

    两人在通往县城的路上碰见。这一刻突然有那么一点命中注定...不对,众里寻他...也不对,反正就是,很奇妙的微妙。

    狭路相逢。

    两相远远一望,卜晓星掉头就跑。

    贺青山眼一瞪,迈开步子就追了上去。

    身后传来啪啪啪的脚步声,卜晓星被从身后一把拽住胳膊拉停。

    男人身上带着蓬勃的热气,还有长途奔波的风尘和汽油味,皱着好看的眉毛精亮一双眼质问她:

    “看见我跑啥?”

    “我没跑。”卜晓星,“是你追我我才跑的!”

    净扯淡。明明是她跑他才追的。

    前前后后加起来俩人有快有一周没见了,贺青山盯着她瞧,卜晓星低着头不看他。

    “我回来了。”

    “我看到了啊。”

    贺青山看着她的脑瓜顶,她不抬头看他,他就弯下身昂头,凑到她面前脸对脸。

    眼前突然放大一张俊脸,卜晓星缩着脖子战术后仰。

    瞧见她眼底并没有嫌弃厌恶逃避等等一类的情绪,贺青山笑了,笑的坏坏的。

    “干啥,看见我还不好意思了?”

    “谁不好意思,我才没有。”卜晓星撇头,“你回来就回来呗,不要挡路,我要去县城找翠翠。”

    贺青山正想再说什么,路上远远的有别人来了。卜晓星顿时跳出去一丈远。

    贺青山无奈,咬牙切齿压低了嗓子,

    “晚上出来,老地方见。”

    似乎是怕她不来,晒得黑黑的脸直勾勾地盯住她,看得人心慌意乱。

    “你要是不来,我就直接上你家去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