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就喜欢看我作死 > 正文 第18章 第 18 章
    切, 吓唬谁呢。

    卜晓星丝毫没有被威胁到,绕过男人挎着红星包昂首挺胸地走了。

    翘翘的胸,细细的腰, 直直的腿, 小小的脚迈着俏生生的步子,白碎花的衬衫扭出软绵绵的弧度。

    走出去两步卜晓星回头, 田野里的风吹得她鬓发飞扬。

    男人站在沙土道上, 修长笔挺, 挎着帆布大包,身上脏兮兮的沾着灰和油渍, 瘦了, 黑了,尖翘的下巴眯着眼,像是一束耀眼的火把。

    卜晓星看了他一眼,步履轻盈地转身。

    贺青山长久地望着她的背影。

    抬手搓了搓鼻子, 心跳顶到嗓子眼, 低头叹笑。

    操。

    她对我笑。

    ---

    卜晓星脚下带风, 一路上小辫子甩的飞起颠颠儿往县城去。

    路上山青天蓝, 草绿花红。

    今天天气真好!

    “翠翠!”

    在制材厂门口看到钟翠翠的身影, 卜晓星像只小蝴蝶似的冲她跑过去,两条辫子荡在耳边, 引得周围下班的男男女女视线驻足,有几个男同志直接都停下看直眼了。

    这女的......谁啊?长这么好看......

    钟翠翠早就习惯了自己好姐妹走哪都能带起一片目光的优秀外表,她一点都不嫉妒, 甚至还很得意, 漂亮吧?我好朋友!

    毕竟谁不喜欢跟美女贴贴呢?

    “晓星!”

    钟翠翠也冲过去, 两个小姑娘拉着手蹦蹦跳跳。

    “我好几天没看见你了, 我好想你!”

    “我也好想你!我天天在厂里上班都快憋糊涂了!”

    “你今天一下午都休息吗?”

    “对!走走走咱边走边说。”

    俩人好几天没见,有说不完的话。

    平时都是钟翠翠话多,但今天卜晓星不知怎么了格外兴奋的样子,叽叽喳喳跟钟翠翠说个不停,连她家房檐下燕子孵了几只小鸟,脑袋上毛啥颜色都当故事给她说。

    脸上放光,眼睛里像是嵌了珍珠,整个儿一光彩照人,弄的钟翠翠都跟新见了她似的止不住往她脸上看。

    “你今天咋这么开心?”钟翠翠狐疑地问。

    “有吗?”

    “没有吗?”

    卜晓星挎着好姐妹的手臂撒娇:“我这不是跟你在一起我开心呀~”

    噫~

    钟翠翠伸手挠了挠卜晓星的痒痒肉。

    “喂!”

    “哈哈哈!”

    俩人一起去国营饭店要了大肉包子吃,然后又去供销社买冰棍儿。

    供销社的柜台上摆着新进来的新鲜货,南方来的大椰子,里面有甜甜的水儿,敲开壳还能吃果肉,就是怪贵的,两块钱一个呢。

    钟翠翠咋舌,“等我发工资了买一个,咱俩一起吃。”

    卜晓星也咋舌:“我好穷,我没钱,我也要赚钱!到时候我们买好吃的!”

    俩人到底没舍得买椰子,一人买了一根老冰棍儿到小河边的树荫长椅下边吃边聊天。

    钟翠翠给她说在制材厂上班遇到的人和事怎么怎么样。

    她给钟翠翠说自己最近在学习看书想准备考大学。

    “呀,你想考大学?”

    “嗯,试试呗,如果可以的话就能去外面上学了,我还没有出去过呢。”

    “哎呀,真好,不过你要是出去上大学了那以后我们是不是就没时间在一起玩了?”

    “不会啊,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啊。”

    “对哦!”

    后面钟翠翠又陪着卜晓星去了新华书店,卜晓星用自己攒的压岁钱买了一本练习册,又问老板知不知道哪里有卖旧书的,记下地址准备过两天去看看有没有旧课本可以买。

    愉快的一下午转瞬即逝,钟翠翠明天要上早班回不去村儿里,俩人依依不舍分别。

    “那我回去咯。”

    “嗯,你记得有空就来找我玩啊!”

    “嗯!”

    卜晓星挥别钟翠翠,挎着红星包回村儿,回去的路上哼着歌,一直到家里都神采飞扬。

    “星今天心情这么好?”

    卜晓星笑嘻嘻:“见到翠翠了!跟她玩儿了一下午。”

    家里人笑哈哈,小姐妹感情就是好。

    “走啊星儿。”三哥拎着小马扎叫她,爸妈还有其他几个哥哥弟弟也都一脸兴奋,“走啦走啦。”

    卜晓星发现家里人都准备出去的样子,没反应过来,“干嘛去啊?”今天家里有活动吗?

    “今儿村口放电影啊!赶紧去占位置了。”

    对哦!今天是村口放电影的日子,她都给忘了。

    “啊......我...今天不想去看电影了。”卜晓星犹豫地说,说出口后还有点心虚,“我那个什么......今天和翠翠在县城溜达了一天,脚疼的不行,看不动了,你们去吧,我在家看家。”说完就歪歪身子垮下了肩膀,一副累的实在没力气的样子。

    “啥?电影都不看了?”

    “不怕我们去给你抢前面的位置,你坐着看啊。”

    “就是就是,一周就放一次电影呢,不看多亏。”

    家里人不舍得让卜晓星错过这周看电影的机会,电影多好看啊!

    “哎呀我真累的不行了,我不想出门了。”卜晓星赖赖唧唧开始撒娇,“你们去吧,我就想在家躺着,我不去了。”

    家里人都了解卜晓星骨子里确实是有懒虫的,平时也不大不爱出门喜欢在家窝着,看她今天实在不想出去,也没逼她,遗憾道:“那行吧,你在家好好歇着,锅里有热水泡个脚啥的,你自己在家把门锁上哈。”

    “嗯嗯,放心吧我自己在家没事,你们快去吧,一会儿晚了没有好位置了。”

    这话说的对,卜家人呼呼啦啦出去往村口占位置去了。

    一直等到家里人都拐出了胡同,卜晓星立时把大门关上,然后跑到灶坑烧热水,精神抖擞地拎着热水桶回屋把门窗关好窗帘拉上。

    头发解开,脱掉衣裳,白皙的身子像是半熟的蜜桃,坐在垫着棉布的小凳子上舀热水擦身洗澡。

    卜晓星喉咙里浅浅哼着歌,洗完澡穿好衣裳,拿出雪花膏在手心揉开拍拍脸,手心罩在鼻子前闻,香香的呢。

    她带着一身温热的水汽打开小屋门窗,解开头上的布巾站到门前左右晃头甩头发。

    “诶。”

    一声叫在右边的墙外响起,卜晓星转头看向自家墙外的栅栏——

    贺青山站在墙外,黑亮的眼睛上下打量她:“洗澡了?”

    卜晓星惊讶,“你怎么在这?”

    不对,“你什么时候来的?”

    贺青山打量卜晓星,卜晓星也打量他。

    他应该是也洗过澡了,还换了身衣服,整个人透着股干净的清爽,不知道是不是出去一趟瘦了黑了的原因,总感觉看着比一个礼拜之前更精神,男人味儿也更浓了。

    贺青山踏过豆角架靠在墙边上盯着她瞧。

    “我在村口找了一圈没见着你。”

    “你咋不去看电影?”

    他看她的眼神永远都像是带钩的刀子,卜晓星被这么看着莫名耳朵尖开始升温。

    她微微侧身,手指无意识地揪颊边湿发上的水珠。

    “我今天走累了,不想去看不行吗。”

    这会儿傍晚,天色半明不暗,天边橙红色的火烧云照的人身上光辉璀璨,头发丝都坠着珠光。

    贺青山感觉自己有太久没看见她了。

    趴在墙上眼睛一秒钟都舍不得离开她身上,怎么都看不够。

    她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她还对自己笑。

    想到下午那个沁人心扉的笑容,贺青山的胸腔就涨的满满的。

    他杵在栅栏外,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卜晓星,迫不及待问:“想没想我?”

    谁想你,自作多情。

    卜晓星晃悠着身子撇开头。

    卜晓星没说话,贺青山已经等不及了,他兴奋地对她暗示:“走啊?”

    卜晓星回头瞅他,男人眼睛锃亮,冲她扬扬下巴,压着墙边跃跃欲试,“一起走?”

    走去哪?顾名思义了呗,还能有哪。

    卜晓星装作听不懂,“走什么啊?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贺青山急,“老地方啊!”

    谁跟你有老地方。

    卜晓星葱白的手指拨弄耳边的头发,慢悠悠装傻,“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贺青山摁墙,他盯着装听不懂的卜晓星,眼珠子转了转,换了另一种方式诱惑道:

    “我给你买东西了,要看不?”

    卜晓星伸手,“拿来吧。”

    “现在不给你看,到老地方给你。走啊?”

    卜晓星唰地收回手,不给看拉倒。转身就要回屋。

    “诶!”

    贺青山急,手撑着墙好像要跳进来似的,卜晓星一惊,左右一看抄起墙下的锄头,“你敢跳进来小心我锄你!”

    贺青山没想跳,他就是急,结果她这么一说,他眼一挑,脸上扬起坏里坏气的笑立马摆出一副要跳的样子!

    卜晓星打地鼠似的挥舞锄头,“下去下去!你敢!”

    贺青山撑着墙壁蹦了好几下。

    卜晓星舞舞旋旋,这回换她急了:“贺青山你要是敢跳进来我就真生气了!”

    贺青山瞅着卜晓星的样子没忍住,噗嗤一声撑在墙边哧哧笑出声,肩膀抖动夕阳余晖,笑得卜晓星耳朵痒痒牙根也痒痒!

    她咚地把着锄头往地上一钝,“贺青山!”

    贺青山昂起脖子:“诶!”

    “你!”

    “嗯?”

    “......你滚蛋!”

    卜晓星没好气的白楞他一眼,再不管他说啥放好锄头转身往屋走。

    “诶。”

    “诶!”

    贺青山抻长了脖子隔着墙在后面叫:“我等你啊!”

    啪!

    门关上。

    唰!

    窗帘也拉上。

    贺青山胳膊肘支在墙头恋恋不舍地看着封闭的小屋,一步三回头地离开卜家门前。

    他走后,卜晓星打开门探出头,男人的背影踏着夕阳,身上像是染了一层火焰一步步走向烧红的田野。

    卜晓星看了他一会儿,转头回屋照镜子。

    自己刚才不丑吧?

    卜晓星左右照了好一会儿,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拿起梳子歪着脑袋开始梳头发。

    边梳头发边想,一会儿弄个什么发型好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