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就喜欢看我作死 > 正文 第23章 第 23 章
    卜家几个兄弟找上知青所, 消息在村里传开,知青所转瞬间从四面八方凑上来一群人。

    村民们或站或蹲的围着看好戏,卜家四个大小伙子堵在院门口气势汹汹的讨要一个说法:

    “何书言, 是个男人就敢作敢当, 出来当面把话说清楚!”

    周围有村民好奇喊问:“咋了?你们跟何知青之间出啥事了?”

    也有人冲知青所里喊:“何知青,是不有啥误会啊, 出来说说清楚嘛。”

    还有人更直接, 直接跑进知青所里探着脖子往屋里看, 看见人了乐呵一声往外头报信儿:“人在屋里呢。”然后再回头朝屋里问:“咋不出来啊何知青?”

    到这个份上,再躲在屋里不出来可就真怂的让人瞧不起了。

    土瓦房里, 何书言深吸一口气站起身, 眼底带出鄙夷的嫌恶整理了一下衣领和袖口,只是一张脸上青紫交加,再怎么看着也体面不起来。

    他顶着一张被揍过的花脸出来,一同的还有所里住的其他知青们也都出来了, 瞧着这场“对峙”展开。

    “找我什么事?”何书言问, 高高在上地站在台阶上, 表情里有强忍的不耐烦。

    这个死德行真是看得人压根痒痒。

    卜家老四操一声就想往上冲, 让大哥给拦住了。

    卜家大哥卜晓峰站出来, “何知青,你下放到我们村儿也有两年了, 我们卜家自认为一直以来没招惹过你吧,你在知青所背地里编排我们家人的那些话啥意思啊?”

    卜老二帮腔:“是啊,有事说事, 你个大老爷们儿叽叽歪歪在背后编排人不臊得慌?”

    卜老三冷笑。

    卜老四一声啐:“你他妈今天不把话说清楚这事儿没完!”

    何书言被四兄弟连挤兑带威胁的气血乱涌, 气得腮帮子的肉都绷成一团, 加上周围无数道看好戏围观的视线, 这是他这辈子目前为止最羞耻的一刻!

    “说话要讲究证据!我完全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几时编排你们了?你们才要说清楚!不要平白无故含血喷人!”

    卜老大直接招呼周围,“来来来,乡亲们做个证,也别说我们家欺负人,原因是今儿个我家弟弟晓海听到知青所这边有人直接点名道姓说我们家人坏话,那原话大概是说我们家晓星对何知青有意思,但是何知青没那个意思,所以我们兄弟为了给妹妹出气把他给打了一顿,喏就现在他这样。”

    卜老大指着何书言的脸生气道:“说是我们打的!扬言要把我们兄弟都抓到警察局去。”

    “这都是原话!就是从知青所里传出去的,我卜晓峰但凡说的有一个字是假的天打五雷轰!”

    他这么一嚷嚷,周围村民里有一些人也嚷起来回应:

    “是啊是啊,这话我也听说了,确实是这么说的。”

    “对我也听说了,就是知青所的人说的嘛。”

    “所以是真假啊?”

    卜老四嚷:“咋可能是真的!全假的他妈在那扯淡呢!我们今天来就是要问清楚的,何书言你说清楚这怎么回事!”

    卜家人这么一嚷嚷开,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何书言身上。

    所有人都看着他等他的回答。

    “咋回事啊何知青?”

    “说清楚嘛。”

    何书言冷着一张脸:“我不知道你们从哪里听的这些谣言,这些话我一个字都没说过,你们去找散布谣言的人找我干什么。”

    “事情从你身上出来的我们不找你找谁!你说谣言不是你说的,那你现在就当着大家伙的面说清楚,我们没有打你,我家晓星跟你也没关系,你说啊!”

    何书言冷笑一声,“打我的人是谁我没看见,你们妹妹怎么样,我不予评论。”

    好么,嘴上说自己啥都没说,话锋一转就开始转着圈的阴阳怪气。

    谁也不傻,听得出来他话里有话,卜老四直接要往上冲:“你他妈影射谁呢!”

    何书言往后退,一边怕被打到,一边嚷嚷:“你想干什么!你们想动手打知青吗!”

    这时有平日和何书言关系好的知青往他身边去了,有关系一般不想参与的但也没走,毕竟都是知青,住一个院里不能说转头就走,在村里他们这群外人是抱成一团的,但也不想轻易和村民们起冲突,其中一个试图打圆场,“大家都别急别急,消消火,咱们心平气和把事情解决。”

    眼看气氛剑拔弩张,人群外头一道嘹亮的嗓子刺透空气传来——

    “知青欺负人了啊!!!”

    众人回头,便看到周溪花手里牵着她家唯一的宝贝闺女卜晓星冲过来,小儿子老公跟在身边。

    好家伙,卜家人全来齐了。

    十来分钟前卜晓星和小弟找到周溪花,倒豆子似的把事情一说。

    周溪花当即就摔了镰刀和手套,骂骂咧咧叫上老公,一家人怒气冲冲往知青所赶来,一路上脑子转的飞快,告诉卜晓星说到了地方直接开口骂何书言,脏水绝不能泼到她身上,只要他们表现的足够理直气壮,一个村的乡亲肯定是相信他们的。

    卜晓星把脏水甩开,后面的事就交给她。

    撒泼这种事就得她来,还去讲道理?跟无赖讲个屁道理!拼的就是个谁先占“理”。

    人群让开一条路,周溪花拉着卜晓星冲进去,先把家里五个小子全呼噜到身后。她家五个小子一言不合一起上去,真能把何知青打死了,那到时候就真出事儿了。

    所以周溪花就是定海神针。

    卜晓星在冲进人群时下意识往人群中看去一眼,贺青山站在她目之能及的地方,他冲她飞快地扬起嘴角,卜晓星收回视线,信心更足了一些,她按照路上她妈叮嘱她的话,加快两步跑,气喘、起伏、瞪眼、咬牙切齿,气得不行的样子指着何书言便骂:

    “何知青!我听人说你在外面到处编排我?你可真能瞎掰!我跟你熟吗!我那天到知青所来找张知青给她还书,她人不在,你看我拿着书说可以帮我解释题目,我还当你热心肠人品不错,咱俩一共也没相处几分钟,结果你转头在外头编排我来骚扰你,你还要不要脸了!还知识青年呢,就这种人品你也配!”

    何书言被卜晓星指鼻子怼骂,眉心皱起方要说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卜晓星已经转过身看着周溪花委屈的哭了出来,“妈!报警!让警察来把这个思想道德败坏的人抓起来!看看到底是谁在信口开河,我就不信我清清白白一个人讨不来一个公道。”

    周溪花接过接力棒,双手往大腿一拍,伤心的嚷道:

    “乡亲们啊,我们家六个孩子都是在大家伙眼皮子底下长大的,什么人品大家伙都看在眼里,我们家星儿骚扰知青这话说给母猪听母猪都不信!大家伙儿几时见我们星儿跟知青所的人有往来了?”

    “还有我家的五个小子,淘气归淘气但可从来不嚯嚯人啊,从小到大几时成群结队欺负过人?”

    “天杀的老天爷哟!怎么就给我们村儿下放了坏心眼的知青来,今天他们能编排我们家,明儿个就能编排村里其他人,怎么着我们全村人就认你们知青摆布了是吗?没人权啦!清政府倒了,地主倒了,□□倒了,可欺负老百姓的恶人还没倒!我要去给主席写信!我要去市局告状!有人红口白牙欺压我们穷苦农民!这是新时代的牛鬼蛇神!是剥削我们农民的新资本主义!”

    周溪花不愧是早年开过□□会的,这一套套的皮鞭加大棒,直接把人说成了新时代资本主义牛鬼蛇神,姑且不论她说的有没有逻辑对不对,但这些词儿一说出来就极具有煽动性。

    围观的村民们全听在耳朵里,尤其欺负农民和新时代牛鬼蛇神这俩句完美的替代自身和彼身。

    他们不就是穷苦农民吗,一直标榜新时代青年的知青不就是新时代牛鬼蛇神吗,谁说知青就一定都是好人了?读过书的坏胚子更坏!

    “周婶子,你别这么说,咱们一个村这么多人难不成还能看你们受欺负?”

    周溪花哭嚎:“可我家人这不就是在被欺负了吗,我六个孩子,一个个疼的宝贝一样养大,现在有人说要把他们全抓紧警察局去蹲大牢啊!我不活啦!”

    “卜家的你别伤心,那大牢哪是说蹲就蹲的,犯事儿的才去蹲大牢!晓峰他们都是好孩子,其实我们压根就没信,咱村里土生土长的孩子啥秉性我们都了解,那些瞎话编的就离谱!就是欺负我们农村人老实!”

    周溪花继续哭:“就是老实才被欺负啊,我们农民一辈子为国家奉献,养出来的新青年反过来欺压农民,活不下去啦!”

    “鬼精的城里人欺负我们农村人老实!心眼都被腐蚀了,为啥我们村有这样的人!不行不行,咱去找村长,这种人咱村不能要。”

    周溪花嚎:“村长!村长快来给我们做主啊!”

    农村妇女撒起泼来那是想当有气势的,周溪花还不是跟你胡搅蛮缠那种,她搞煽动,卖苦情,再加上同村人自然向着同村人,短短时间风向一面倒,村民们一个被煽动就一群跟着动,嚷嚷着要去村长那讨伐知青了,知青所的知青们都懵了!

    他们听明白了一件事,双河村的村民觉得他们是坏知青,要集体反抗他们了!

    怎么好好的看戏突然火烧到自己身上了??

    周溪花跳起来:

    “老三!你现在就去县城警察局把警察叫来!”

    “老四!你去村长家跟村长打声招呼说我们马上就到。”

    “老二,你去村里把全村老少都喊过来!”

    “咱们村的人不能被外来人给欺负死了!”

    周溪花回头盯死何书言那不要脸的小瘪犊子,“身正不怕影子斜,天王老子来都不怕!今天非要找出那个真扒瞎的人出来不可,我看老天爷让谁去蹲大牢!”

    何书言被周溪花狠毒的表情激的浑身一激灵。

    何书言到底脑子反应快,他回城的工作是要政审的,还得村长写个表彰信,表示他在双河村下乡这两年表现优异。

    就眼前这架势,最后真非闹出个结果,他纯纯理亏,于情于理对他都不利。

    而一旦被发现他对卜晓星动手脚,何书言不着痕迹的朝人群看去一眼,那他政审的证件绝对过不了。过不了,他就回不去省城,做不了体面的工作,他要在这该死的农村一辈子!

    何书言顿时从脑门到脚后跟涮出一层冷汗。

    不行!

    不能为了这点事搞得他政审不合格,挨揍是小,前途没了才是要人命的大事!

    “周大娘,你等等,咱们一定是有误会,你说的对今天这事儿必须掰扯明白。”

    周溪花眯眼看向何书言,人生阅历让她看人一看一个准,一眼发现他态度变了,第一个想法就是小瘪犊子要甩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