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就喜欢看我作死 > 正文 第26章 第 26 章
    最近系统一直在夸卜晓星干得好。

    [男主已经在向往首富之路的康庄大道上阔步前进了, 世界剧情蒸蒸日上,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你好棒哦!]

    它仿佛是被卜晓星上了一课:

    [没想到你放弃了传统的对抗打式作死, 选择了迂回的引诱式作死, 把男主掌控在股掌之中,这才是反派的魅力啊!果然被本系统选中的人是有道理的, 我要去更新数据库, 耶!]

    卜晓星:[......]你确定你真的是在夸我吗?

    “晓星你在家嘛!”

    外面有人找她, 是钟翠翠休班回来了。

    卜晓星一喜,掀起枕头把平安符藏到枕头下面, 起身出去。

    “翠翠!”

    今天周末休班, 钟翠翠迫不及待的就回村里来,一回来就找卜晓星:“走走走,我们到村里去听热闹去。”

    一般村里人聚堆的地方就是村头、土地庙、村口大院这些地方,没事儿凑在一起家长里短。

    钟翠翠拉着卜晓星从村头转到村尾, 听了一肚子八卦。

    “何知青天天在村长家里嚎, 说什么...那话怎么说来着?哦对, 非法拘禁!”

    “嘁, 那不是他先欺负了人家闺女啊?不抓起来难道还放他跑了吗?”

    “这两天不嚎了吧?我听说好像变卦了, 在求村长说他愿意娶金莲儿。”

    “他干了那破事儿还用得着他愿意??”

    “哎哟,我昨天还看见金莲去卫生所拿药, 瞅着那个样儿像是心软了。”

    “金莲儿还惦记何知青?图啥呢。”

    “也不能这么说,何知青好歹是省城人,模样也不差, 家世好, 还有学问, 金莲嫁了他不亏啊。再说俩人都那个什么了, 不嫁他咋办?”

    “而且他不敢不要,否则往上头一告,他这辈子就完了!”

    “那个卢云咋样了?”

    “还能咋样,脸都丢尽了,知青所的门都不敢出。”

    ......

    从村头到村尾,全村都在讨论这一件事,都不用去打听,一圈下来什么都知道了。

    钟翠翠和卜晓星听了一圈后在村头的大柳树下聊天。

    钟翠翠抱着胳膊点脚:“看来还真跟我猜的一样,我就寻思金莲儿得心软舍不得送那个流氓去改造,果然吧?”

    卜晓星叹了口气,反正她是半个眼珠子都看不上何书言那种人渣的,但金莲自己愿意的话,别人也没办法。

    “肯定还有的闹呢。”钟翠翠断言。

    俩人正说着话,有个人朝她们这边走来了,是李宗盛,村支书的儿子,之前被贺青山踢了一脚的那个。

    “哎呀,钟翠翠你休班回来了啊。”李宗盛跟钟翠翠打招呼,眼睛却往一旁的卜晓星身上看。

    “是啊。”钟翠翠对李宗盛凑过来想干啥了然于胸,她好笑地看着试图往卜晓星身上搭话的李宗盛,手肘暗戳戳地怼了下卜晓星冲她抬眉毛:瞧,又来找你搭话了。

    卜晓星没理会翠翠的小动作,表情淡淡的礼貌。

    “你俩聊天呢。”李宗盛打了个哈哈,然后问卜晓星:“对了晓星,之前村里知青瞎编排你,你没事吧?”

    卜晓星摇了摇头,“没事。”

    “那就好。啧这群人真的,思想品德败坏,你放心,咱村的人不会让人白欺负的,我爸和村长已经商量好往县政府去递材料了,要把那些个道德品质不好的知青送走改造再教育。”

    “咋改造教育啊?”钟翠翠好奇问。

    “我们国家现在还有那么多贫苦地区需要建设,放他们去大西北农场接受改造!”

    哎哟!大西北啊!一提起大西北的反应就是漫天黄土风沙,一望无际的黄土高原,没树没山没水,人去了那得多苦啊!

    啧啧,钟翠翠撇着嘴巴咂舌,“这下好,嘚瑟大了遭报应了吧。”

    李宗盛心有戚戚,“就是,所以说做人就得端正,否则早晚都会遭报应的。”

    钟翠翠表示同意:“那是。”

    说了几句话气氛变的自然,李宗盛兴致高昂,乐呵呵地看着卜晓星:“晓星我听说你最近在看书,你想考大学是吗?”

    他这个人吧,能好好说话的时候只要不跟搞油腻那套,就还是能正常说话的一个人。

    卜晓星还是很礼貌的,点了下头:“嗯,想试试。”

    “那太好了,我也想考的!你有想考哪里吗?省城的?外省的?还是首都的学校?”

    “我还没想那么远......”

    “也是哦,其实我也没想好,对了我小舅舅在机关说咱县高中批了一套新的教科书可能快来了,你要不要?我跟我小舅舅说一声,帮咱俩都弄一套!”

    一听到新教科书卜晓星眼睛一亮,说实话她心动了,她最近一直在想买课本,新华书店那里没有,旧书市场也没有,他们这地方还是太小了,十年运动之前上学的那一拨课本要么撕了,要么在家里不是烧火就糊墙了,还有的都留着自己用呢,小小的县城里当真找不到地方去买书。

    卜晓星心动,但又怕给人添麻烦:“会不会有麻烦?那课本是可以随便动的吗?”

    “不会!咱又不是白拿,我让我小舅舅在学校那提前给咱俩登上名,到时候咱们自己去学校去领书借读,正正当当的。”

    卜晓星心里顿喜,原来是这样,他们在村里消息肯定没县城人快,说不定等她听到消息学校里的书都给借没了,李宗盛家里有人,能提前帮忙登记的话,那就能稳妥的先借上书了,这太好了!她心里感激眉眼舒展冲李宗盛露出一个真诚的笑,“那真的谢谢你了!等着我让我哥去你家送鸡蛋!”

    卜晓星这一笑如春花绽放泉水叮咚,给李宗盛晃的眼前直冒花瓣。

    “没事没事,哎呀,举手之劳嘛,哈哈,嘿嘿。”李宗盛美的冒泡,人都快飘起来了,“那什么,到时候我来找你,咱一起去拿书!”

    卜晓星点点头,“我...如果走不开的话,就叫我哥跟你一起去怎么样?”

    李宗盛有点失望,听卜晓星这意思八成是不会跟他一起去县城了,不过他也没太意外,因为他也知道让她一个姑娘跟他单独出去八成是不会愿意的。

    “行,对了过两天中秋,县政府晚上有灯会,你们去看吗?”

    “有灯会?”钟翠翠兴奋,“真的假的?中秋那天晚上吗?”

    李宗盛,“嗯。”

    钟翠翠兴奋了,拉着卜晓星晃手:“灯会啊!那得多热闹。咱回家告诉家里人去,哎呀李宗盛没想到你小子一天天消息灵通的很嘛,啥都知道。”

    李宗盛乐呵:“这算啥。”

    钟翠翠迫不及待的想回家告诉家里人这个热闹消息了,眼看话说的差不多,她们有要走的意思,李宗盛恋恋不舍的结束话题:“那什么,你们聊,我...走了啊。”

    “嗯嗯,你走吧,我俩也回家了。”

    “行,那以后有啥事,就来问我哈,别客气。”

    钟翠翠挥手:“好的好的不跟你客气。”

    跟卜晓星说了这么多话,李宗盛心里头高兴,美哒哒的走了。

    李宗盛走后钟翠翠和卜晓星也手挽手往家走了,路上翠翠高兴的直蹦跶,“我说怎么最近看县政府那边刷漆挂彩的,原来是有中秋灯会,天啊那不得老热闹了,到时候咱一起去看呗。”

    “嗯!我回家问问我妈他们,那天要是得空,我们一家人一起去,到时候找你。”

    还有三天中秋,三天时间的话,卜晓星在心里算,贺青山应该也快回来了吧?

    ---

    另一边某个人也在算。

    “哥,中秋咱能赶回去吗?”

    王哥叼着烟,“不太好说,咱们这行在外面跑,逢年过节赶不回去是常事儿。反正看着来吧,早晚也就那两天。”

    贺青山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这会儿他们刚卸完货,正在厂子里的食堂吃完饭休息。

    他扫了眼大堂里的大挂钟,站起身,“哥,我出去转转。发车前赶回来。”

    王哥笑:“又去给你对象儿买东西啊?”

    贺青山点头,“嗯。”眼前浮现卜晓星的脸,笑得心痒痒,“买点东西回去哄她开心。”

    “哈哈哈,去吧去吧。今天不着急,咱晚上才开始装车呢,你可以多逛会儿。”

    “诶,我去了哥。”

    “去吧去吧。”

    王哥摆摆手,看着贺青山跑远的背影,王哥羡慕和感慨,“真是年轻啊,腻歪。”随后怀念,嗐,谁年轻的时候不腻歪啊?想想那时候,还真挺怀念的。

    贺青山出门搭了个拖拉机顺风车,突突突突的浓烟一路驶进市区。

    递给老乡三根烟当做感谢,跳下拖拉机,高高帅帅的男人面目俊朗,身上沾着些汽油黑黑的油渍,站在隔壁省城宽阔的大道上拦住一个路人问路:

    “劳烦问一下,书店在哪?”

    路人挺热心,摇手给他一指,“书店就在那......”

    话还没说完,十来米外一个戴着帽子的男的突然抢了一个女人的包蒙头就跑!穿着小洋装的年轻女人被带了个趔趄,反应过来大喊:“啊抢劫!!”

    好巧不巧那小偷抢完东西是朝着这边跑的,贺青山条件反射的飞起一脚踹过去——

    “啊!”

    小偷当场扑街!

    “操!”那小偷爬起来还想跑,贺青山见忙都帮了,也不差这一点了,上前又是一脚踹在小偷屁股上,小偷又一个王八扑地,手一松,让贺青山弯身抄起被抢的包。

    丢了包小偷暗骂一声抬头看是哪个王八蛋多管闲事,周围以及有不少路人围过来,他呸一声“妈的多管闲事!”蒙头爬起来跑掉了。

    贺青山眯眼冷脸看着小偷跑进巷子里消失,也没想着再追,这时候治安就这样,路上突然冲出来抢你东西的流氓哪哪都有,所以大家在街上都会尽量小心不穿金戴银拿贵重物品,一旦被抢大概率是抓不住人的。

    今天这人算是幸运,恰好遇上了贺青山。

    被抢了包的女人惊魂未定,抬头看见贺青山忙不迭道谢:“谢谢谢谢!谢谢你帮忙!”

    贺青山把包还给她,她心里感激,当场就要翻钱包感谢,“谢谢你,这里面有我好多证件,丢了就麻烦了,你叫什么?我怎么谢你?”

    “不用谢。就这样吧。”贺青山压了一下,把她刚要拿出来的钱包重新压回皮包里,“你才刚被抢,最好找个人来接你吧。”说完冲她的皮包点了一眼:“注意点。”

    女人一顿,看着贺青山收手转身离开。

    回过神来后她扬声追问:“诶?等等,同志?你叫什么?我怎么谢你啊?”

    贺青山没回头,迈开长腿跑过街道隐没在人群之外。

    他还着急去给晓星买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