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就喜欢看我作死 > 正文 第29章 第 29 章
    “叽叽喳、叽叽喳、”

    树枝上一排小麻雀好奇地转着脑袋看树下的两个人。

    卜晓星早就站不住了, 贺青山托着她,两人的身高差让她整个人抻长了身挂在他身上,【这里就是摸一摸!自行想象晋江不让写】, 卜晓星呼吸跟不上节奏,大脑缺氧, 浑身颤栗, 当心口被烙铁捏住时, 她喉咙里发出一声惊喘哀鸣,终于受不了的哭了出来。

    这哭声惊醒了贺青山,男人从她身上抬起头, 唇瓣分开拉出一条线。

    卜晓星剧烈喘息,杏眼里蓄满水光抽气,“我...呜......我......”

    贺青山吓了一跳,脸膛发红也呼吸的厉害, 他把掌心从卜晓星衣服里抽出来压好她的衣角摸她的头发。

    “别哭别哭,我不是, 你别哭, 是我不好,我吓到你了。”

    卜晓星现在完全听不进去他在说什么, 她没有理智去思考了, 她觉得自己现在处于一个非常可怕的临界点, 不停抖,太过刺激的接触以及在露天的羞chi感, 还有强烈走动的陌生洪流让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

    “呜呜......我呜......”

    贺青山人都麻了, 是急得发麻的麻。

    “我不是要欺负你, 我错了晓星, ”他抬手给了自己一个大巴掌, “我错了晓星!你别哭好不好?”

    被男人的手碰到,卜晓星就是浑身打激灵,像打摆子似的控制不住:“你别碰我!你离我远一点。快点!”眼泪啪啪掉的更凶。

    “好!好!我不碰你,我离你远一点,你别哭啊。”

    贺青山立马退后跳出去好几米,眼睛惶急的盯着卜晓星。

    卜晓星自己靠着树干滑落蹲下,并紧双膝手臂叠交在身前缩成一小团,葱白的手指时不时擦一下眼泪,肩膀一抽一抽的,看起来好生可怜。

    贺青山站在几米外,见她这样,抬手又给了自己一巴掌。

    他怎么能这么对她。他都干的叫什么事儿!

    贺青山不敢靠近她,怕自己靠过去再吓到她,他抬手狠狠撮了两把头发,深吸喘气,昂长脖子甩头,想散开身上的热度让自己先冷静下来。

    他围在卜晓星几米外的地方走走停停,目光从未离开她身上。

    卜晓星一直低着头抱着自己,一呼一吸延长。

    缓了好一会儿,俩人都从烈火中平复了下来。树上的麻雀飞走了,卜晓星的肩膀也不抖了。

    她坐在树下,膝盖蜷缩,低着头,两只手无意识地抠挎包的带子,眼睛水红,脸颊薄晕,嘴唇肿翘,鼻子小小声的吸气。

    “晓星。”

    贺青山隔着几米远叫她,卜晓星没抬头。

    贺青山凑近点,“你没事了吧?”

    卜晓星嘴巴噘了起来。

    贺青山走到她面前蹲下,歪头来探:“晓星?”

    卜晓星抓起一把草丢他。想到刚刚那种危险,羞怯忐忑气不打一处来。

    “我都说了不要不要,你还那样!”

    你没说啊。贺青山心里想,嘴上:“我错了,我下回不这样了。是我不要脸。”

    这话说的甚合卜晓星心意,又丢了他一把草:“对你就是不要脸!”

    “没有下回了!”她站起身,扑棱扑棱身上的草屑和灰尘往林子外走。

    贺青山忙跟上,“晓星,晓星。”

    “你不要靠近我!我现在讨厌你!”卜晓星攥紧挎包带子,表现的凶巴巴,蹭蹭往一旁躲开好几米。

    他一靠近她就感觉呼吸困难,那种感觉让人无所适从,她本能的受不了。

    贺青山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他以为她真的生气了,人一顿,又急又难过,然后真的不敢靠近。

    “晓星,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没想欺负你。”他隔着几米外跟着她,像一只做错了事的大狗亦步亦趋。

    “晓星。”

    “晓星。”

    “你别生气好不好?”

    哼。

    卜晓星踩着杂草往外走。

    ......

    两人出了林子重新走上大道,长长的土道上时不时来往路过其他行人。

    卜晓星一看到别人就紧张,脚步加快,恨不得跟贺青山离得远远的。

    一直到了县城里,俩人都没再说过一句话,贺青山默默地在身后把卜晓星送到钟翠翠那里。

    “晓星!”

    看到好姐妹卜晓星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朝着翠翠跑过去露出笑脸,“翠翠!”

    钟翠翠也朝她跑过来,“哎呀你可算来了!”

    钟翠翠倒霉,厂里加班抽签刚好抽到她,昨天留在工厂里加班了没去成灯会。苦逼兮兮的惦记了一宿就等着卜晓星过来找她,然后俩人一起到县政府那再看一眼顺便聊聊天从卜晓星嘴里听听昨天灯会的热闹。她今儿上午休息一上午,下午还得去上班。

    钟翠翠拉住卜晓星的手,一打眼就发现了卜晓星的不一样。

    “诶?你嘴巴怎么肿了?”钟翠翠看着卜晓星肿翘的嘴巴问。

    卜晓星心里一惊,霎时捂住嘴,“哦哦那个...我,我......我昨天回家饿了,然后吃了一碗辣酱拌饭,辣肿了!”

    “啊?”钟翠翠惊讶:“你这是吃了多少辣椒啊?”肿的红彤彤的感觉被啥咬了似的。

    卜晓星捂着嘴,“好像,好像是吃挺多的,就突然很想吃,一没注意就吃多了......”

    钟翠翠打量着卜晓星,也就钟翠翠还是个纯情少女不懂这些,没看出来这是让男人给亲的,才不是吃什么辣椒辣肿的。

    “那你不难受啊?”钟翠翠关心,“我瞅你怎么好像眼睛也肿了?脸也看着比平常红,你是不是吃太多辣椒过敏了啊?”

    卜晓星心虚的不行,“好好像也是哦,是有点难受...我说怎么今早感觉脸有点疼,哈..哈哈...以后不能这么吃了......”

    钟翠翠瞧卜晓星“肿”的厉害,拉着她去买冰棍儿,“吃冰棍消一消。”

    看把翠翠糊弄过去了,卜晓星松口气,跟翠翠去买冰棍,路上一直掩耳盗铃的遮着嘴巴。

    两人去供销社买了两根冰棍,冰冰凉凉的贴在嘴唇上,卜晓星抿着化掉的甜水,把嘴巴冰的都有点麻了,要不是冰棍不能上脸她都想再冰一冰眼睛和脸颊。

    “翠翠,我脸上还红的厉害吗?”冰了一会儿后卜晓星担心的问。

    “还行,也没有很厉害。”钟翠翠盯着她瞧,然后乐了:“你别说啊晓星,你这样肿一肿还怪好看的。”就怎么说呢,比平时多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这会儿的卜晓星看起来好像一颗饱满的水蜜桃,钟翠翠:“看得我好想亲你一口啊!”

    卜晓星大窘,“你别闹!”随后心里发急,“那我现在岂不是看着特别奇怪?”当下恨不得赶紧找个帽子把脸都遮住。

    一想到自己顶着这幅样子在外面都是拜某人所赐,心里对某个人的怨恨指数直线上升。

    都怪贺青山!!!

    “诶?那是不是贺青山?”

    身边翠翠突然来了一声,吓得卜晓星话都没听清楚,“啥?他咋了?”

    钟翠翠指着身后方的街对面:“你看,那是不是贺青山?”

    卜晓星转头看过去,贺青山醒目的人影在她们身后另一边的路沿边,应该是一直在她身后跟着,翠翠不经意回了个头看见了,不过他没躲也没避,迈着步子继续往前走,一副偶然路过的样子。

    几人隔街打了个照面,他远远的冲她们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什么也没说的走了。

    钟翠翠还在小声好奇地跟她嘀咕:“他这是打哪来的?要去干啥呀?”

    卜晓星的心就跟蹦极似的,猛的提起来又嗖地落下去,她对着他的背影白了一眼,抓着钟翠翠的手,“别管他,爱干嘛干嘛。”

    钟翠翠还跟她念叨:“听说贺青山现在跟县里的运输队干了,你说有那么多工厂他不去,去给人跑车扛麻袋是咋想的呢?”

    “不知道,爱咋想咋想,跟我没关系。”

    “他最近是不跟你三哥挺好的啊?”

    “不知道,爱好不好。”卜晓星不耐烦:“你总说他干嘛,我们不要说他了。没意思。”

    “诶?”钟翠翠好奇地看着卜晓星:“你咋对他意见这么大?他最近惹你了吗?”

    卜晓星冷哼一声:“他惹不惹我我都看不上他,我讨厌死他了!”

    后面卜晓星遮在嘴上的手就没拿下来过,跟嘴上长了疮似的,和翠翠在一起全程都心不在焉。

    钟翠翠以为卜晓星身体不舒服,没转一会儿就劝卜晓星回家:“我看你怪不舒服的,咱来别在外面溜达了,你回家休息吧。”

    卜晓星有点抱歉,翠翠好不容易休息半天找她玩,结果她还不在状态,“不好意思翠翠,我今天可能...下回我好好陪你。”

    “哎呀没事儿啊,这有啥,你赶紧回家好好休息,等我休班了我回去找你。”

    卜晓星笑:“嗯!”

    跟翠翠分开,卜晓星转身回村,刚出了县城的水泥路,贺青山就从后面冒出来了。

    他跑到卜晓星身边,眼睛盯着她的脸色看,从怀里掏出一个被小心保管好的油纸包递到她面前讨好:“月饼,我从省城糕点铺子买的。”

    卜晓星看都不看,偏开头:“我不吃。”小脸绷的紧。

    看她还在气头,贺青山就想着把人哄好,没强求往她手里塞月饼,又说,“我还在省城书店给你订课本了,售货员说大概半个月后就能到,我给售货员留了运输队的电报地址,到货通知我,我就去给你取回来。”

    卜晓星脚步微缓,听说他给自己订了课本,转头看向他:“你给我订了课本?”

    贺青山见她搭理自己了,顿时扬起笑:“嗯,你不是要考学吗,没书咋考。”

    就因为借书这个事之前还惹上了何书言那个傻逼,他心里一直记着呢,这次出门专门就奔着去把书给她弄回来。

    卜晓星听说他这趟出门还专门记着给自己订课本,心里软了一下,面色也跟着缓和起来,对事不对人么,他给自己买书是好心,他欺负自己...那是另一回事!

    “那谢谢你。”卜晓星说:“不过前几天李宗盛也说可以帮忙在县学校借书,你那边订书容易吗?如果太麻烦的话我就借咱们县学校的书就行。”

    贺青山眉毛先提后皱,“李宗盛?有他啥事儿?”

    卜晓星给他解释,“他小舅舅在县城工作,说可以帮忙在学校给我报个名额,到时候课本到了可以去学校领书。”

    贺青山听罢脑子里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傻逼!要是他就跟卜晓星说只能报自己的名领一套书,然后让卜晓星来跟自己看一套书。

    随后一顿,立马脑补了李宗盛跟卜晓星一起看书的场景。

    脸色一沉眼睛里蹭蹭冒火,完全没影儿的事儿给自己气够呛。

    操!

    他上前堵住卜晓星的路,带着强势的语气:“不用他帮忙,书我给你整来,回去把李宗盛那边推了!”

    见他突然生气跟自己这么厉害,卜晓星眼一瞪,故意跟他犟,“我都跟人说好了,再说人家也是好心才帮我的,你厉害什么,你什么事都能办吗?”

    “我能!”

    男人表情里带出了点不可置否的凶狠。

    “以后有我,你谁都不用求,有什么事我去给你办!”

    卜晓星嘴唇动了动,脚一跺:“不用就不用,你凶什么凶!”

    气哼一声绕开他飞快挪动步子颠颠儿往前走。

    贺青山一喜,听她说不用李宗盛,立马从凶巴巴变贱兮兮,两步重新跟上去,“我没跟你凶,我错了,我以后跟你说话都小声点。”

    “书的事儿你别急,下周我出车就给你弄回来!”

    “晓星,你好了吗?是不是不生我气了?”

    长长的土道上,太阳拉着地面短短的影子,一个在前走,一个在后边转。

    ---

    一直到回去村里,卜晓星都没再跟贺青山说过一句话,俩人在村外一里地,卜晓星瞪贺青山让他不要再跟,贺青山摸着脑袋远远的绕开,卜晓星自己进村回家,回去家里后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洗脸,然后猫在屋里不出去。

    镜子里她面若桃李,两腮润红,眼睛里比往常多了一层水纹,嘴唇红艳艳的翘着,没有像上次那样被咬了一片红,但是这样子怎么看怎么比上次还不对劲。

    卜晓星扣上镜子不敢再看自己,心口又不安稳的跳了起来。

    腰还感觉有点疼,她扯开衣服绕头往腰上看,腰上的皮肤很紧致,白皙细腻,有一点点发红的痕迹,伸手摸上去好像还有撩人的温度。

    卜晓星抖了抖腰,她上齿咬着嘴唇放下衣服,好看的眉毛微蹙,睫毛下垂,放在桌子上的两只手无意识的纠缠。

    卜晓星在小屋里猫了一天没出去,只有晚上吃饭的时候露了个面,然后还全程遮着腮帮子。

    “咋了星儿,腮帮子疼?”

    她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有点牙疼,可能上火了。”

    “秋天了,人火大。一会儿我煮点黄连水你们都喝上。”

    卜家兄弟哀嚎,“妈,那黄连水可苦了啊!”

    晚上卜晓星打了水回自己的小屋洗澡,这一天她胸口都不太舒服,解开衣服一看,人顿时一怔,随后烛光下的脸就烧了起来。

    她那里有两个明显指痕,豆子挺翘着,她伸手碰了碰。

    “嘶!”

    怪不得这一天都感觉不舒服!

    卜晓星红着脸捂胸。

    “那个讨厌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