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就喜欢看我作死 > 正文 第36章 第 36 章
    “!!!”

    这明晃晃的大直球丢过去, 大家伙都不自觉瞪圆眼睛,仿佛喝醉了似的屏息注视着这俩人。

    有一些敏感的人眼睛来回在俩人间巡视,似乎嗅到了空气里有些不一样的......

    “噗。”

    在这紧张又微妙的注视中, 卜晓星却一个没忍住,突然笑出声。

    “你,你真是...”好土啊!

    贺青山一瞬错愕。

    周围人也懵圈。

    卜晓星手背抵着嘴巴,忍了忍, 没忍住, 再次笑出来, 贝齿洁白,眼睛都笑弯了。

    对不起她真不是故意笑场的。实在是没忍住!

    她刚刚真的有被贺青山那一下给土到了!

    可能是因为在公共环境下还有其他人在,他不想做的太明显,故而有一些做作,气势收着就有点跑偏,脚底打油,那一瞬间的邪魅狂狷一下戳到了她的笑点。

    其他人可能没法领悟到, 卜晓星给他找了个贴合的人物。

    她指着贺青山咳咳笑出声:“你好像《闪闪的红星》里那个胡汉三!”

    啥?胡汉三?像吗?

    众人纷纷看向贺青山, 又瘦溜又结实长得倍儿精神, 跟那个肥头大耳的胡汉三哪里像?

    卜晓星见大家还是没领悟到,板起腰板斜着脑袋学胡汉三的奸诈样:“就是刚才那个样儿。”

    贺青山脑子也是转的快,一下就想到了电影里面潘东子给胡汉三上菜的时候,胡汉三抓了潘东子的手腕“奸诈”询问的片段。

    他有样学样, 瞬时出手也抓住了卜晓星的手腕, 眼尾飞起,学着电影里咬文嚼字的拉长语调:“你, 叫什么?”

    卜晓星吓一跳, 下意识往回抽手腕, 贺青山紧抓着不放,紧接着又道:“哪人啊?”“家里离镇上,有多远?”

    那表情和故意咬文嚼字学着电影里的腔调,活脱脱一个再世贺汉三。

    “噗!!”

    这一下不光卜晓星笑了,周围一圈人全笑喷了。里倒歪斜炸开一片。

    这演出来可不就跟电影里的胡汉三一模一样嘛!

    “哈哈哈操!还真是有点像!”

    “晓星晓星快揍他!现在你就是潘东子!”

    “哎哟不行我笑肚子疼了。”

    然后还有人没忘了之前那一茬,插科打诨跳出来嚷嚷,“话说晓星不叫哥我叫行不?哥!哥哥哥!快给我点啥!”

    好么,一下子所有人顿时转了方向全都对着贺青山开始喊“哥哥哥!”

    贺青山扭身笑骂,“都滚犊子,谁要你们这一群白给的。”

    其他人不依,“你这是明摆着偏心眼啊,凭啥晓星可以我们就不可以?你这不公平嘛。”

    这么说着有人就发现贺青山手里还抓着人家姑娘的手腕没放开呢,顿时又一阵怪叫:“贺青山你趁机占人家晓星便宜!晓星你还不踢他!”

    卜晓星就顺势踢了他一脚,鞋面轻飘飘的从裤腿擦过,抬起被抓着的手腕往回收,男人的长臂被一起带着抬起来,贺青山回头看她,眼睫带笑,顺势松了手。

    再回头看那群起哄的,啧一声怪道,“就怪你们,本来还寻思多抓一会儿的。”

    好嘛哈哈哈!承认占人家姑娘便宜呐!

    贺青山这么说,大家反而哈哈一笑不会当真了,也没怀疑他俩有啥,就是正常在闹着玩。

    多正常,他们村儿里长得最好看的姑娘,谁不愿意看啊,谁不愿意跟她说话啊,谁不想跟她玩儿啊,不为所动那才叫装逼呢,贺青山这种叫正常。

    只不过他有胆子去跟人家闹着玩,换他们就不太敢了。

    嗐,要不说人家敢自己出去闯荡呢,脸皮厚度在这摆着呢!

    “嗷嗷嗷卜晓洋快上去捶他,他占你妹妹便宜!”

    卜晓洋咧着个嘴两步蹦着冲上来,贺青山抬手一挡压住他脖子往后一拧把人给摁下去了,俩人嘻嘻哈哈打闹在了一起。

    周围人开始拍巴掌看热闹。

    “踢他下盘!”

    “掏他□□!”

    贺青山丢开卜晓洋冲说掏□□的小子摁过去:“你想掏谁?”

    “哥!哥我错了!青山大哥!”

    打遍全村无敌手不是吹的,贺青山修理了几个人,尽显山大王本色。这么闹腾一阵后大家歇了气,或坐或站,有人望着贺青山满脸憧憬道:

    “青山,讲讲你去南方看到的见识呗?”

    “行啊。”

    大家全围在贺青山身边,贺青山在人群的中心,手臂搭在膝盖,指星对月,拨开一张广阔的宏图,给大家讲外面的世界。

    要说这人长过见识就是不一样,以前贺青山也自信,但现在他的自信里多了不一样的东西。

    他在人群中心,恣意飞扬,神采夺目,气定神闲,侃侃而谈,有一种蓬勃的朝气和抓取人心的魅力,在这星月满天的夜空下,他闪耀着所有人的眼睛。

    卜晓星在人群的外围看着他,悄悄跟系统说:

    [我仿佛看到了他的男主光环。]

    系统:[我就说嘛,男主在正确的道路上会闪瞎人眼!]

    ---

    这场聚会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多,大家意犹未尽又一本满足,这时候已经很晚了,天色浓黑,村里该休息的都休息了,大家也是时候该散伙各回各家。

    “太晚了,走了走了,该回去了。”

    “嗯,东西先放你家吧,明儿我再来你家拿。”

    “行,就先放着吧。”

    借着油灯和电筒的局限灯光,一众年轻人摸着黑从卜家后院离开。

    卜晓星走的慢了些,夜色中他轻轻凑到她身边,两人彼此目光交汇,稍稍坠在人群后。

    “开心吗?”他轻声问。

    卜晓星抬眼看他,夜色在眼前的人身上勾勒出淡淡的轮廓。

    “嗯。”她轻轻应声。

    没人看见的地方,贺青山悄悄拉了一下她的手。

    卜晓星撅他的手指头,贺青山圈起手指把她勾住。

    两人在黑夜里暗流涌动。

    贺青山喉结滚了滚,看着她黑发下白嫩的耳朵,闻着身边弥荡的好闻味道,他好想亲亲她。

    “明天白天你去县城找钟翠翠吧。”他突然压低声音凑到她耳边说。凑的近了,鼻尖都轻轻的触到了耳尖。

    卜晓星被鼻息吹的压了下脖子,抬眸看他一眼,没说话,嘴唇微微抿着,撒开手向前小跑两步,跟他分开距离,走着回去自己的小屋。

    贺青山跟在她小鹿似的背影身后,大掌难耐的揉了揉脖子。

    晚上睡觉时,卜晓星躺在被窝里,两只手像小动物似的压在被角。

    她今晚过的很开心,身体里的兴奋因子还没褪去,导致有点失眠睡不着觉。

    满脑子都是今晚烧烤聚会的回味,想到发生的搞笑事,最印象深刻的就是某人那个油腻土爆的宣言,卜晓星忍不住拉上被子盖住头,笑声闷在被子里,他怎么这么好笑啊,想想就忍不住笑。

    另一边,也有一人睡不着。

    贺青山赤膊躺在炕上,单手枕着脑后,另一手捏着脖子上的护身符借月光看,脸上表情温柔醉人,曲膝翘起二郎腿,大脚丫子一晃一晃。然后又想到了什么,脚丫子不晃了,某个地方有些不安分,他大剌剌岔开腿瞄了一眼。

    “哎。”

    快点到明天吧!

    ---

    翌日。

    “妈,我去县城找翠翠。”

    一大早卜晓星就穿戴好,背着她的红星挎包准备出门,多么熟悉的一幕场景。

    “又去找翠翠,你俩好的都能一起过了。”周溪花拜拜手:“去吧去吧,早点回来。”

    卜晓星稍微有一点点心虚。

    “我中午就回来了!”挎着背包跑出门一路出了村口才松口气。

    她抬手顺了顺头发,又压了压衣摆,低头看到鞋子上沾了灰尘还翘起脚来拍拍干净。今天她穿了一件荷叶边的白衣服,两边的辫子柔柔的垂在颈边,头上别着珍珠发卡,清爽好看的像一株百合花。

    走在熟悉的乡村小路上,路两边的草木透着清新的水汽,远处山青天蓝,一碧万顷,她望着天空慢慢走着,没过多久身后就跟上来一个人。

    她偏头,眼睛里撞进一抹黑白。

    贺青山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和黑裤,肩宽腰细,挺拔清爽,像是从某个大院儿里走出来的小公子。

    卜晓星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穿,一下看愣住了。

    贺青山挺腰,“怎么样,帅不帅?”这一身是他在沪上新买的衣服,今天第一次穿,就为了穿给她看的。

    他身条好,头肩腰腿的比例都堪称完美,空着两颗扣子的领口露出清隽的锁骨,把一件白衬衫穿出了潇洒的味道。

    “你这身衣服自己买的吗?”卜晓星问。

    “我去店里那售货员推荐的,我试了试感觉挺好看就买了。”贺青山迈到前面倒退着看她,“咋样?可以不?”

    卜晓星点了下头:“挺好看的。”想了想,更直接一点:“好看。”

    那这身衣服买值了!

    贺青山心里高兴,一高兴就神采飞扬,白衬衫的衣摆被风掀开一角露出紧实的腹肌,俊气逼人。

    他眼睛探照灯似的把她也上下打量一圈,翘起嘴唇,“你今天也好看。”

    卜晓星笑,一笑起来春花灿烂,鸟语花香。

    两人对望着,他们今天是默认出来约会的,彼此心照不宣。

    贺青山前后瞅了瞅,这条路是去往县城的,平时走人多,不适合约会聊天。

    他伸过来牵住她的手,“咱俩去河堤边走走?”

    卜晓星没挣开,“好吧。”

    贺青山高兴的牵着她一起拐下小路,脚步轻盈的似乎踩在云端。

    葱郁茂盛的乡间田野,两个年轻的人手牵着手在这大自然的沃土中漫步约会。

    “你去南方都干什么了啊?”卜晓星问。

    “我就是......”贺青山给她讲自己在南方都干了什么,话在他嘴里说出来就特别有趣,可能是因为他那份儿热情和冲劲儿,恍然间让人不由跟着他的描述好似一起经历了这些闯荡。

    卜晓星听得津津有味。

    “你呢?你在家都干啥了?”贺青山问。

    “我在家......”卜晓星给他说自己在家都干了什么,她的生活相比起他就单调乏味很多了。

    “不过我最近在看你给我带的那些书,有几首诗歌我很喜欢,你要不要听?”她歪着头看他。

    “啥诗歌?说来听听。”贺青山感兴趣地问。

    卜晓星来了兴致,给他背了几首,后面还从挎包里把诗集拿出来给他看。

    两人凑在田野的葱郁绿树下读飞鸟集,四下无人,只有清风环绕,贺青山笑,指着扉页泰戈尔的黑白照片:“就是他写的吗?”

    “嗯!”

    “这老头儿还挺会!”

    “你不要说人家是老头......”话音没落,嘴里突然被塞了一个东西。

    卜晓星一顿惊讶看他,贺青山冲她扬眉眨眼,“巧克力。”

    啊......卜晓星含着嘴里的巧克力舔了舔。

    “好吃吗?”

    她点头,“嗯。”

    “啥味儿?”

    “就甜甜的,滑滑的呀。”

    “我尝尝。”

    怎么尝?

    当然是用嘴尝咯。

    “你......”

    “我就买了一块。”

    男人热乎乎的嘴唇凑过来,“让我尝尝味儿。”灵动的舌尖舔着她的唇缝,眼睛里藏着光点,卜晓星睫毛抖动,一下没拒绝,就拒绝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