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就喜欢看我作死 > 正文 第37章 第 37 章
    什么心里安定都是狗屁, 嘴巴一沾上人,脑子里八百种这样那样的想法立马蜂拥而出。

    贺青山把人拥进怀里,唇舌用力, 上下其手,卜晓星直接被挤到身前,被他顶着昂起头,托着后颈纳下满腔热情。

    久别重逢后总是激情满满, 毕竟年轻, 血液里就是滚烫的。

    风里弥荡着呼吸声响和摩擦热度。

    贺青山极尽狂野的碾磨探索, 他有吃了她的架势,但没有之前那种好不容易逮到怕肉跑了的凶恶。

    他是强势的占有,热情的释放,是情不自禁的索取和追寻。

    他在用行动告诉她我想你。

    我有这么想你。

    卜晓星被他猛的夺走呼吸,惊喘心跳,来不及拒绝,手指勾在他锁骨下的衣料, 从开始就没跟上节奏, 一路连吞带喘, 就像是掉队的尾巴磕磕绊绊的跟着,被他连拉带拽,拉扯不放。

    两人你进我退,卜晓星撑不住压势, 被身前的男人挤的磕磕绊绊, 后背抵到树干,火热的手心上移垫在她脑后。

    人的心思是很敏感的, 这个人对你怎么样, 是真心还是假意, 是珍惜还是亵玩,差别是能分辨出来的。

    卜晓星喘息着瞳孔里装满他近在咫尺的俊颜。

    她的心尖儿在颤抖。

    女人可能骨子里天性就有柔爱的母性,容易心软,她闭上眼睛收紧手指,带着一种默许在他的衬衫肩下抓出褶皱,衬衫领口下清绝的锁骨露在微风中,飘出男人身上干燥的温度。

    巧克力的味道甜涩回甘。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卜晓星记忆的深处都记得这个味道。

    亲了好一会儿把那股馋人劲儿解过去,两人都面色潮红,分开都带出了缠绵的丝线。

    鼻息热热的融在她脸上,贺青山舔了舔嘴唇,声音哑涩低磁,砸了下嘴巴。

    “甜的。”

    卜晓星给他说脸红了。

    她被挤在他和树中间,偏开头呼吸一旁干爽的空气。

    “我新给你的那本书看了吗?”

    卜晓星摇头:“还没有。”

    “昨天晚上玩的开不开心?”

    “嗯。”

    “想没想我?”

    “......”

    他说话好跳跃,每一个问题都不搭边,东一句西一句的,卜晓星抬起睫毛看他。

    “你都问了好几遍了。”

    “那你一次都没回答我。”他还委屈上了。

    这还要回答吗,她都表现成这样了......

    卜晓星转了个身,“不想!”

    女人就是喜欢口是心非!

    贺青山盯着她粉白的脸腮,突然弯腰把她打横抱起来,抱起来的人软绵绵的,他坏心眼的往上颠了颠。

    卜晓星惊呼着抱住他的脖子,被他颠出波浪:“你干嘛!”

    “站累了,坐下歇会儿。”然后卜晓星就被他抱着转身坐到了树下。他坐在树下,她坐在他腿上。

    她撒手要下去,腰上被手心霸道的扣住不撒手。

    “你坐我腿上。”

    “我不要。”

    “地上硌屁股,听话。”

    卜晓星到底被他摁在腿上没下去。

    她轻轻挪了挪屁股,微风吹得她鬓发起落,她抬手掖到耳朵后面,心想你大腿也挺硌的。

    贺青山抱着她,下巴垫到她肩膀上,高挺的鼻尖贴到她颈窝闻味道。

    “昨晚干啥不叫我哥?”他低低的说,“我说的话还算数。你叫我一声,我什么都应你。”

    声音就贴在耳朵边上,不高不低,不轻不重,因为刚亲吻完有一股慵懒的暗哑。

    卜晓星耳边的鬓发又被风撩起来了。

    他比风撩人。

    这次跟昨晚完全不一样,昨晚他有收敛的成分,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他释放了全部的触角,还故意的用这种抱着她的姿势贴近说。

    他就是故意的。

    卜晓星睫毛颤动不止。

    一男一女两个人,尤其还是有过亲密接触的两个人,任何一个细微的举动都是心动的信号。

    卜晓星也跟昨晚不一样,她这次非但没有笑场,还心脏漏拍。

    “我哥哥够多了,干嘛还要多认你一个。”

    “可是我没有妹妹,我就认你一个。”

    卜晓星被他说的心潮涌动。这个唯一性让人听了心里就是很容易被戳中。

    谁不想当一个人心里的唯一?

    谁都拒绝不了被特殊对待。

    因为人的本性里就是有爱慕虚荣的存在啊。

    我要做你心里最特别的那一个。

    卜晓星攥紧手心的热汗,她觉得他太会耍贫嘴了!简直就像个身经百战的海王!

    她微瞪他:“你怎么这么会油嘴滑舌?”

    这时候有文化的就可以来一句“因为我是狂野的鸟,只在你眼里找到了天空”,或者来一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不过这有点过于装逼了,不适合贺青山。

    “亲你练出来的!”

    嗯,这个才是他的味儿。

    阳光从叶缝中斑驳落下,他油嘴滑舌的冲她凑过来。

    贴着她左右磨蹭,“油不油?滑不滑?”

    “噗。”卜晓星没忍住笑出声,偏开脸,“你好有毛病。”

    腰被摁了一下,贺青山冲她微瞪眼,“好啊你骂我。”

    他的眼睛很好看,形状像叶,眼尾微微上翘,像是用最精致的笔触画出来的工笔画,他长了一双动人心扉的丹凤眼。

    “我要‘报仇’”。

    他报仇的咬她的嘴唇,眼里含笑,舌尖□□牙齿,浓密的睫毛掀起掀落,鼻梁高挺如峰,近距离看他真的很帅啊。

    美色惑人不分男女。

    见色起意也不分男女。

    卜晓星一个没把持住也咬了他一口,然后用舌尖舔舔。

    贺青山唰地抬起睫毛露出一双发光的眼睛。

    他身体向后倾,贴靠在树干上,把卜晓星往上抱了抱让她压在自己身上。

    “喂......”

    卜晓星压到他身上,两人姿势转换,卜晓星变成了“上位者”的姿态,她手心扶住对方肩头,长发落在他肩,黑润的眼睛带有一点不知所措,他仰目望着她,树叶缝隙的碎光散落,斑驳落了他一身,他像是刚从海底爬上来的人鱼,闪着粼粼的光点兴奋的冲她发出邀请,“你亲亲我。”

    卜晓星一瞬间......有点激动?!

    这.....这......不太好吧......

    她睫毛快速眨弄了好几下,男人的手在她腰上拍了拍:“快点啊。”然后主动撅起嘴巴来啄她。

    卜晓星呼吸一窒。

    ......一个大帅哥这么躺着勾引你,谁能受得了??

    她脑袋里蹦出一句淦!

    “我......”

    “快点啊。”

    他自己先等不及了,主动张开嘴引着她进来。

    卜晓星没经得住诱惑,在对方的引优下......开始主动亲亲他。

    她紧张的捏着他的肩头,像是小奶猫,小奶狗,反正就是小小的小动物,带着好奇和纯情,主动探索男人的领域。

    他的唇很软啊,含一会儿好像还能品出甜甜的味道,他其实也软乎乎的嘛。

    卜晓星突然体会到了亲人的乐趣。

    早就说了女人主动和不主动差别很大的,光是被她亲了亲嘴唇,贺青山就爽的天灵盖漏风。

    他迷醉的眼睛里蒙上一层雾。

    颈线昂长,喉结滑动着难耐的弧度,手贴在滑腻的肌肤上揉啊揉。

    不知不觉他开始交接过来主动权,从她的唇边亲到下巴,到脖颈,□□轻啃,酥酥麻麻的触感让卜晓星如同在水浪中起伏。

    贺青山埋在她脖颈里,她身上有特别好闻的味道。

    胆大包天的,他挪下在高挺上隔着衣服咬了一口。

    “啊!”卜晓星猝不及防叫出声,男人剧烈喘息了一声,昂起头迎面而来,口又被堵住,然后胸口就被大力揉了起来。

    贺青山骨子里的狂野恣意生长,卜晓星也被激发出了冲动的热浪。

    她昂着脖子与他唇齿缠绕。喉咙里发出娇喘的轻吟。

    男人在她的脖颈下颌汹涌而过,鼻子拱开衣领,埋在颈窝锁骨用牙齿啃噬。

    卜晓星手抖,身体有一股暖流涌出。

    纵容的后果就是助纣为虐。

    贺青山在她的脖子里抬起头,眼睛带着诱惑的深度。

    “让我看看。”

    看什么?

    灼热的呼吸喷在脖间,他用牙齿咬开她的衣服扣子,手指也跟着一起解。

    洁白的衣服下面露出白腻的肌肤,还有棉白色的丰满胸衣。

    他的视线停在上面。

    透过纯白的棉布仿佛看到一颗红色的果子。

    贺青山俯身将果子含到了嘴里。

    卜晓星浑身一抖,并着膝盖后缩,又被摁住后腰顶进嘴里。

    如同一只素手拨开一株含苞待放的花朵。

    头顶蓝天白云,树影婆娑。

    她看不清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