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就喜欢看我作死 > 正文 第42章 第 42 章
    贺青山回来了!

    卜晓星嘴上答应的好好的不往外跑, 但是贺青山回来她第一时间就跑出去找了他。

    她直接去的镇上运输队,贺青山在回来之前专门给她发过电报,告诉她今天回来。

    如今已经快来到十月底, 北方天气转凉,树上的叶子泛黄飘落,一早一晚都得穿上厚衣服了。

    卜晓星穿了一件墨绿色的外套, 颜色其实有些显老,但她皮肤白,年轻漂亮精气神又好,穿着倒显出几分晚秋的气度, 衣服的腰身两边被她收了一下,既有这个时代的简单朴素,又有年轻姑娘的巧思风尚, 总之就是好看。走路间路上时不时会有人回头瞅她。

    其实她穿啥都好看。

    卜晓星往运输队走的时候还在想贺青山会不会在路上耽误了还没赶回来呢?拐过弯远远的看到几辆大车并排停在那, 心顿时雀跃了起来。

    她加快了脚步,脸上溢出光彩。

    门口有个大哥正拿着抹布在擦车。卜晓星矜持地走过去:“你好,我想找下贺青山。”

    大哥回头看见卜晓星着实愣了一下。

    好家伙, 长这么漂亮。

    “啊?找青山?”

    卜晓星点头:“嗯,请问他回来了吗?”

    贺青山这小子刚回来就有漂亮姑娘找!

    “回来了回来了。”大哥笑着点头, 仰脖子冲院里喊:“青山!有人找!”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是个姑额...女的!”

    “来了!”院子里传来一声喊, 未见人先闻其声,那熟悉的声音听得卜晓星精神一振, 顺着声源探出脖子。

    贺青山带着一身潮湿的水汽从运输队大院走出来,他刚洗完澡,发丝上的水珠还没擦干净呢, 歪着脑袋掸头发, 走动间抖落着晶莹的碎光。挺拔高挑, 帅气俊朗,脸上没有表情,感觉有些冷漠,眼睛半眯着,带着点没有温度的茶色,似乎在想是谁找他。

    结果刚一出来看到人,脚步顿时一卡。

    贺青山看到卜晓星,没张开的眼霎时间全张开了,俊脸陡然云消雾散,满天霞采清光!

    “晓星!”他甩开长腿冲到她跟前,漂亮的眼睛里精光四射。

    “你咋来了!”贺青山兴奋地看着她,“我刚寻思回去找你呢!”这不才洗完澡换好衣服整干干净净的!

    你回去村里咱俩就没时间见面了。

    卜晓星心想,翘起嘴对他笑。

    身后运输队的人探头探脑,全都垫着脚往外看,好家伙这么漂亮一女的,瞧瞧贺青山那高兴的样儿,这就是他的对象?怪不得天天长了翅膀似的想往回飞。

    贺青山高兴死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好好把她上下看了一遍,“你等下我穿个衣服!”回头:“王哥!哥帮我把我那袋子里的外套给我!”

    王哥甩过来一件棕咖色的大衣,贺青山一胳膊接住,转手就套身上,这外套是软呢子料的,颜色贼正,在南方专门花大价钱量身定做的呢!

    卜晓星看他穿上新衣服眼睛一亮。

    这衣服好看耶,穿上一股英伦范,他里面还穿的衬衫,腿又长,脸又帅,不知道的还以为哪个留洋回来的潇洒公子哥呢,好看好看!

    贺青山穿上大衣就跳到她跟前显摆,“好看不?我新买的!”

    卜晓星笑着点点头。

    俩人好久没见了,有一团暖亮的热火在彼此间互相流动。

    卜晓星看到他好开心,即便是在大街上,但还是没忍住,乳燕入怀似的跳上前快速抱了他一下。

    贺青山赶紧回抱住。

    “哎~~呀~~”身后发出一阵腻歪倒牙的啧啧声。

    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在一起,氛围其实在外人看来是很腻乎的,但当事人不觉得。

    不过被人起哄,卜晓星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得意忘形,顿时不好意思了,低着头从贺青山怀里退出来,脸颊红润润的,掐住扣住腰后的手让某人放开。

    贺青山就顺势牵住她的手。

    运输队的兄弟们牙都要乐歪了,“这就是你的小对象啊青山?”“好看啊!叫啥!”

    贺青山回头打发运输队的兄弟们,“她面皮薄你们别吓到她。”

    再面对卜晓星时顿时温柔似水:“你等下我给你也买了件衣服,我去拿给你。”

    说完转身迅速跑回去,赶紧拿了装衣服的袋子出来,牵上卜晓星的手,回头跟运输队一排脑袋拜拜:

    “我先走了哈!”

    长臂揽着卜晓星的肩膀带她离开运输队门口,然后还怕她臊,故意在她后面一点把身后围观的目光都遮住。

    他从身后圈住卜晓星把衣服袋子给她:“你看看喜欢不。”

    卜晓星侧后一点,走到他身边,好奇的打开手里的袋子:“你买的什么呀?”

    “你看看!”贺青山迫不及待,还有点跃跃欲试的兴奋。

    卜晓星翻开看了看,纯白色的面料,蕾丝边绣花,还有一层纱,在大街上不好拿出来,她在袋子里前后扒开:“你给我买了条裙子?”

    贺青山脸上放光:“可好看了!在橱窗里挂着的,我一眼就相中了,你穿肯定好看。”哎呀恨不得现在就让她穿上看看。

    卜晓星还没有裙子呢。

    不对,她家里有一条长碎花裙,但是不咋好看穿着也不方便,所以她从来没穿过。

    “喜欢吗?”

    卜晓星抬起笑弯弯的眼睛,“嗯,一看就好看。”

    贺青山高兴死。

    “那你穿给我看!”

    “现在没办法穿啊。”

    “那以后穿!”

    “好吧~”

    “你饿不饿?我带你去吃饭?”

    “好。”

    “那走!”

    贺青山拉着她,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手臂贴着手臂晃嗒嗒,肩膀时不时贴到一起。

    自从“曝光”之后,家里没难为她,卜晓星就放开了,隔三差五就抓着她三哥陪她去邮局给贺青山发电报。

    贺青山更放得开,要不是没条件他恨不得一天24小时挂个电话在卜晓星身上。

    不过到底是分隔两地,总发电报打电话也不是那么回事,反倒让见不到面的两颗心更热络,要不卜晓星今天也不会这么积极主动,刚还抱了他一下呢,忍不住又歪头看过去,跟某人低着头正看她的目光又撞个正着。

    卜晓星唰地转开,翘着嘴角又转回来。

    “你总看我干吗。”

    “好看还不让人看?”

    啊又开始油嘴滑舌。

    卜晓星没搭理他,嘴角弯弯的。

    前前后后许久没见过了,贺青山忍不住一直低头看卜晓星。

    从前没公开时抓心挠肝的想回来见她,这回公开更抓心挠肝了,因为卜晓星愿意主动了,他之前啥时候尝试过这待遇?

    感受到他的目光,卜晓星抬眸,暖阳微醺,秋风轻轻勾起她的长发。

    贺青山看着她软软的侧脸,有些躁的抬手搓了搓后脑。

    后悔了,不应该先去吃饭的,应该跟她找个没人的地方先亲一口。

    “你说今天回来就真的今天赶回来了啊,这么准?”

    “那肯定啊,我算好时间告诉你的。”

    “路上顺利吗?

    “特别顺。”

    这时候不管情侣或者夫妻在外都还是比较内敛的,大街上男女在一起没有太亲密的,俩人手牵着手已经算是很亲密的行为了,卜晓星有点不好意思,想松开,但贺青山不松,“怕啥,咱又没干坏事。”然后直接撑开她指缝来了个十指紧扣,长竹握紧青葱,让她甩都甩不开。

    卜晓星低头看着俩人握在一起的手轻轻晃了晃......算啦,不放就不放吧。

    贺青山揣着她的手放到大衣兜里,歪下头来眨了眨眼睛,“这样就不怕被看见了。”

    哧~卜晓星笑他。

    “掩耳盗铃。”

    “啥意思?”

    “就是你现在干的这行为。”

    “哦。”行,新学了个词儿~

    俩人一路走时不时低头抬头看看对方,再转开,没头没脑说两句话,浑身冒傻气,还是腻歪人的傻气,卜晓星被他盯不好意思了偏个头,然后贺青山就用手指扒拉她脑袋,她就轻轻的打他,“你别弄我头发。”“你干啥总看路边,路边又没啥好东西。”......反正都瞅着不咋聪明的样,关键他俩外型亮眼,走路上时不时还能引起别人的关注。大家看在眼里都寻思,啧啧这个腻歪劲儿啊,一看就是一对刚结婚的。

    不过说好了先吃饭就先吃饭。

    俩人到了国营饭店,小城镇不像大地方开店的多,镇上也就国营饭店一家吃饭的地儿。

    贺青山要了两荤两素,然后还有一整只烧鸡,卜晓星看他点这么多在一边提醒:“不要点太多,吃不了浪费了。”

    “没事吃的完,有我呢。”付完票,低头问她:“喝汽水不?”

    “嗯。”俩人又去旁边商店买汽水,这回是卜晓星付钱。

    “你别动。”贺青山拦她,哪有让对象花钱的。

    “啊你不要,我要买,你让我买。”卜晓星挤开他,硬是自己付了两瓶汽水的钱。

    “两瓶北冰洋。”

    ......

    玻璃瓶子里装着橙黄色的饮料汽水,阳光下泛着透亮的颜色,卜晓星高高兴兴递给他一瓶:“给你。”

    贺青山一笑接过来昂头喝了一口,看他喝汽水卜晓星美滋滋的自己也小口喝了一口。

    “干嘛不让我付钱?”

    没为什么啊她就是想自己买而已,让他喝自己买的汽水。

    “你怎么这么多为什么,我请客你享受就好了,不要那么多为什么。”卜晓星傲娇的瞥他一眼。

    贺青山没忍住,低头凑过来在她耳朵边吹了口气。

    “第一次有人给我买汽水喝。”

    卜晓星缩脖子,轻轻推了他一下,“大街上你不要闹。”

    “哦。”

    “我怎么可能是第一次给你买汽水的,我记得有挺多人送你水吧。”

    “我没要啊。”贺青山理所当然:“我又没要当然是第一次了。”

    卜晓星心里冒出一个小窃喜,破了他的一个第一次!

    俩人一路拎着汽水瓶回到饭店里,他们选了个靠墙的位置,位置有点偏,周围不靠大桌,倒不是俩人想藏着掖着,主要是想有一个相对安静环境相处说话。

    桌子上已经摆上饭菜,贺青山要了一个锅包肉,一个京酱肉丝,一个地三鲜,还有一个凉拌拉皮,最后一只烧鸡,两碗大米饭,北方菜量大,摆了一桌。

    “好多,吃不完吧这?”卜晓星看着这一桌子菜,他们就俩人,跟隔壁桌四个人点的菜一样多。

    “没事吃不完咱带回去。”贺青山抬胳膊,穿着大衣不得劲,他掀着衣领脱下来随手往身后座椅一挂,一只袖子岌岌可危距离地面只有一寸之遥,卜晓星看了看,强迫症爆发,没忍住,伸手:“你把衣服拿来吧。”

    “诶!”贺青山美滋滋的把衣服递过去。睁着眼睛看卜晓星要干啥。

    卜晓星端坐着,把大衣放在腿上细心叠好,然后和蕾丝裙的袋子一起板板正正放到空的椅子上。

    嘴唇一翘,嗯,这下看舒服了。

    贺青山撑着下巴得意,她给我叠衣服诶~

    俩人面对面坐着开始吃饭,卜晓星把肉菜往他的面前推了推,还主动给他递了筷子,贺青山接了筷子,转手挑了最大的一块锅包肉夹到她碗里。

    “你这次在外面怎么样?”卜晓星上下打量他,主要看脸上有没有伤痕之类的,“没跟人打架吧?”

    贺青山歪着眼跟她笑,“干啥,我在你眼里就是个炮仗?上哪都跟人打架?”

    卜晓星噘嘴,“我可没有那个意思。”

    他伸手过来弹她嘴唇,卜晓星嗖地缩回去。桌子底下轻轻踢了他一脚。

    贺青山笑嘻嘻扯了只鸡腿放到她碟子里,随后自己扯了另一个拿在手里啃。

    “我没跟人打架。”扛枪指着人不算。

    “这次出去还好吗?”卜晓星关心。

    “嗯,我跟你说,我这次在外面......”贺青山跟卜晓星说自己在外头咋样咋样,其实俩人打电话发电报的时候他都说过了,但这会儿再说,卜晓星依然听的津津有味。

    贺青山:“对了你还记得孟老板吧,就是他老婆帮忙给书的那个,他说有确切消息很快就会恢复高考,然后今年年底就考试,还挺急的,考试内容不难,还给了我几章卷子!回去我给你。”

    卜晓星漂亮的眼中溢出惊喜和感恩,不禁感慨,“他们人这么好。啊这,我要怎么谢谢他们啊?他们太好了。”

    贺青山见不得她夸别人,眉毛斜起来,这种醋也要吃:“最重要的是我好,好不好?”

    “好好好,你最好!”

    卜晓星瞪他一眼,贺青山乐了。

    “所以我要怎么谢谢他们啊?你谢谢他们没有?”

    “他们说你考上学就是谢他们了,他们那些文化人不讲究那些,你不用担心,这人情记我身上,等以后我有能耐了回报他们就是,总归能有回报的机会。”

    卜晓星被他说得心里温暖,贺青山又轻声问她:“你学习怎么样?”

    “一直都在看书啊。”卜晓星跟贺青山细细的讲自己的时间和复习进度,其实她是个喜欢给自己安排好节奏的人,比如每天什么时间看书,什么时间干活,她都安排的好好的,看似没做什么其实都按规划在潜移默化的进行着,这种有规律的节奏让她有安全感,又因为性子慢,不爱出去,在自己的小世界她很是自得其乐。

    贺青山光听就能脑补出来她每天小兔子似的一会儿到这待会儿,一会儿到那待会儿,围着窝转圈的样子。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你可真乖。”

    卜晓星得意翘鼻子,“我这叫有规划!”

    -----------------------------------------

    ------------------------------------------

    俩人在国营饭店慢悠悠吃完饭,这一顿饭从中午吃到半下午,贺青山最后把饭底都打扫了,年轻胃口好,一点没剩下。

    吃完饭俩人离开,卜晓星吃得饱饱的,人有些懒洋洋的犯困,抬手轻轻揉了揉眼睛。

    “去哪?”他问。

    “嗯......回去吧?”她说。

    回去干啥,这才刚见面,不想回去。

    俩人离开县城,在回乡的小路上就开始肆无忌惮的牵手了。今天下午天气格外的好,卜晓星贴着他结实的手臂,因为困顿步子略慢,整个人有种天真的慵懒。

    贺青山一直歪头看,头发丝都能乐此不疲的数一二三,舍不得移开目光,也舍不得这么早就回去。

    看着看着,他就心口发热,秋天的风躁动温暖,他伸手顺了顺她被撩起的长发,入手柔顺舍不得放开,贴在手指间轻轻摸了摸。

    卜晓星抬头,眼睛黑糯水润,有些乖萌,有些娇憨,突然就撒娇似的歪头靠在了他手臂上,“嘿嘿。”

    贺青山被萌的心颤一下,咧开嘴笑,手在她脸颊上捏了捏。

    “我困了。”她跟他撒娇说。睫毛眨巴眨巴的眯着。

    “嗯......”

    手臂上挂着她软糯的身体,贺青山舔了舔嘴唇,这会儿私下里没人,骨子里的跃跃欲试就忍不住了。

    “那咱找个地方歇会儿。”

    他拉着她下路,卜晓星被他牵着手,又拉小树林里去了。

    俩人找了个没人的好地方。

    贺青山抱着卜晓星困在树和他之间,身前罩着鲜活的身体,男人歪下头来,气息贴近,先轻轻的在她红润的嘴唇上轻触了一下。

    他的身上有好闻的肥皂味,清冽干爽,糅着他自己的气息,俊脸明亮贴近,卜晓星睫毛轻动,唇心轻轻触碰,带来一股温暖的甘甜。

    两人交换了一个温柔的吻。

    软腮被手心轻抚,贺青山带着温热的鼻息抬起头,瞳孔光亮,喉结轻滚,卜晓星也呼吸温热,染上鲜艳的粉红。

    两人目光缠棉,心跳和温度互相跳跃,贺青山摸着她的脸,身上散发出热度,指腹轻缓,带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暗示讯号。

    “想没想我?”他低着嗓子问。

    声音像静流的泉水从头顶涓涓落下,卜晓星颤着睫毛看他,周身像是被火炉罩住,她脸有些热,“嗯。”眸子水润,坦诚娇俏:“想你了。”

    “!”

    操。

    贺青山就好像那云山之巅环绕的轻薄云雾,通俗点说就是美上天了。

    他以为她还是会像以前那样口是心非一下说不想呢!

    以往都是他想她想的不行,她看见自己不是跑,就是不说话,好点跟他笑笑,每次他都抓心挠肝又甜又酸,但这次不一样,她乖乖的透露出了对自己的想念,直接说想他了!还是当着面说!

    这一天见面,她从头到尾都眼睛亮晶晶的,声音软乎乎的,还会主动亲亲抱抱,现在还主动说想他!

    贺青山咋忍得住?

    他直接把人拉到怀里托着她的脸亲吻而上,解开外套把她包进来,释放出属于他的狂野。

    林间风势微弱,树影斑驳,影影绰绰间,两个相拥的人好似与这满林秋色融为一起。

    卜晓星被男人强势的撬开,温柔的抚慰,气息浓浓融了她满面。她也轻轻伸手环住他的腰。

    “有多想我?”他含着声音问她。

    “这里想吗?”

    “这里呢?”

    卜晓星心跳发抖,说不出话来。手腕抬起按住他的不老实。

    气息绵绵,氛围逐渐热烈,贺青山顺着她的唇角沿着下颌到脖颈,卜晓星被他弄的发麻。

    “啊!”

    她突然被抱着抬起,软绵埋到脸上,视线转动,贺青山抱着她坐到腿上,而他自己坐到树下,脱下外套罩到她身上,头一埋藏进外套里,解开墨绿色的衣扣钻了进去。

    卜晓星呼吸惊跳,抱着一颗热乎乎的脑袋,只在眼下露出一头浓密硬挺的黑发。

    气息融化在整个心间,闷在衣服里、

    “贺、贺青山,你停下、”

    “不行,我我答应了我妈,我们,我妈知道了肯定不会同意我和你在一起的。”

    “贺青山”

    卜晓星受不住这个,抵住他的肩膀,睫毛湿润声音破碎,用力捉住男人的头发。

    贺青山脸色一狞,下一秒便用外套把她裹住掩好,托着她的背,额头抵到在她鬓边重力呼吸,在她柔软的耳廓:“我不动你,别怕,我不动你。”

    卜晓星呼吸中一阵安心,“嗯、”颤着身子乖乖的往他怀里靠了靠。

    贺青山昂长了脖子吞咽口水,呼吸带出水汽,血液在沸腾。

    真的要命了。

    “晓星,晓星,”

    他叫她的名字,捉住她按在自己心口的手。

    卜晓星心脏都要跳出来,往回缩手,手腕被男人摁着。

    他的眼圈里带出一圈深色,沉迷的看着她,深锁如钩,带着蛊惑的哀求,“晓星,我好疼。”

    他呼吸沉沉抵到她颈窝里,求她,“晓星,你帮帮我,就这样,帮帮我,好不好......”

    阳光下的男人如妖魅转世,带着打破凡尘的欲惑人而来,追着她不停的吐出气息。

    “好不好”

    “好不好晓星”

    湿润的气息绵如热羽。

    他散开衣领,面颊薄光,山岚雨雾,如同山精水怪的化身。

    卜晓星被眼前被光影迷住,目光迷离,被蛊惑妖魅拉入深网......

    直到一阵光点在眼前闪现,贺青山拴紧软软的身体扣入怀中,头贴在她耳朵侧,手下死死按着她。

    卜晓星趴在他怀里听他胸腔里的沙哑共鸣,隔着布料手心被温热浸湿。

    她羞臊的闭上眼把脸埋到男人的颈窝里。

    没...没脸见人了!

    风停雨歇,两人身上都有些狼狈。

    贺青山长吐出一口热气,心满意足!面上带着薄汗亮晶晶盯着卜晓星,细心的给她整理衣服上沾染的草屑。

    卜晓星靠着他,她有些站不起来,被刚才的事情弄得还有些无所适从和羞窘......虽然没有到最后,但她觉得......她身上披着他的外套,抬起睫毛看贺青山。

    某人吃饱喝足,懒洋洋的眯着眼,脸色满足的不行。

    “我们这样......”她抿唇抓紧外套,脸上润红透出担忧。这段时间她也想好了,顺应时代特色,而且在家里专门那么叮嘱她,她知道轻重不会做出格的事,但两个人在一起忍不住她也知道,因为刚刚她就蛮忍不住的...别说贺青山了......

    “贺青山,我们这样,太危险了。”卜晓星看着他认真的说,漂亮的小脸上认真且担忧。

    再这样下去,他俩迟早要那什么。

    贺青山心里一惊,满脸惬意凉下,下意识抓住她的手,“你...”

    卜晓星落下眼继续说,“我们要不别......”

    贺青山急了,“是我不好,你不愿意我肯定不会强迫你的!你别不见我啊!”

    啊?卜晓星抬头,她没有说不见他的意思啊。

    贺青山发急,他以为卜晓星觉得他太流氓了烦他了,一阵后悔刚才不应该让她帮自己那啥。

    一急脸上带出厉色,“那!那你要我咋整,反正你不能跟我分!”

    “我不是!”看他发急会错意,卜晓星哎一声,“我不是那个意思。”

    贺青山上下的看她,盯着她的脸色,发现她没有生气的样子,而是还羞羞的,他眉心微扬,表情慢慢翻转,抓住卜晓星的肩膀小心且兴奋地试探说:“那...我今天就去你家?”

    卜晓星晃晃,半晌后轻声点了下头。

    “嗯。”

    对嘛,她是这个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