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就喜欢看我作死 > 正文 第44章 第 44 章
    贺青山登门了!

    扛着他的大包, 揣着小心思,一身土狗装激动紧张地迈进卜家大门。

    村里人看见他去卜家没往别的地方想,因为贺青山这段时间来和卜家兄弟关系铁, 寻思他就是去找小哥们儿去了呗, 谁能想到是去预备提亲的。

    贺青山换上了他日常在村里穿的那身, 从英俊公子哥又变成乡村土狗, 当然土狗还是帅的, 而且土狗有真心。

    这一晚在卜家发生了一场不为人知的秘谈~

    一直到大晚上九点多钟了贺青山才从卜家离开,离开时隔着院墙与小屋窗前的心上人相视对望,融融月下, 满院春意, 夜色里都藏不住。

    人走后,卜家大屋里, 卜爸摸着“准女婿”从大城市给他带回来的手表, 对着煤油灯下的金属反光怎么欣赏怎么没够。

    “哎呀,哎呀, 真不错。”

    周溪花白眼翻他, “瞧瞧你这个德行, 一点破东西就把你收买了。”

    “诶, 那不能!我能被一破手表就给收买了吗。”嘴上硬气的很, 手上到底没舍得把“破”手表解下来。

    哎呀,哎呀, 真不错。

    “......”

    周溪花懒得跟这老橘皮子呛呛。

    昏黄灯光下, 她面前的炕头上也摆着一个两掌大的饺子包,光晕下泛出细腻的皮质光彩, 那是贺青山给她的见面礼, 一个手提包, 小牛皮的,宝蓝色,不算大,挎在手腕上刚刚好,漂亮的很。

    卜爸在一旁感叹:“青山今晚上态度挺好的,咱说啥是啥,而且他也解释了运输队是个正经不错的营生呢,照他那意思,他在外面不是出大力的,是去给队里联系业务,都是正经活儿,认识不少厂老板呢,而且他不还说了,以后关系建立起来了他就不用跟着跑车,就跟老板们谈生意就好了,依我看其实他也算个小老板了嘛,我觉得吧按青山这个聪明劲儿,以后差不了,关键俩孩子都有意思,我看他对晓星是诚心的,晓星也稀罕他,我觉得挺好啊,要不这事儿就定了吧。”

    周溪花动动嘴唇暂时没吭声,伸手揉了揉包的皮子,心里想着今晚“审”入门女婿的过程,确实,贺青山今晚的表现几乎挑不出错,诚意很足,她家这么多人每个都准备了礼物,一点儿不带敷衍,说什么问什么都挑不出毛病,除了明面上那些,还把贺奶奶给孙媳妇准备的首饰都带来了,一副分量十足的金头面和大翠镯子,可见对这门亲的诚意,真的哪哪都挺好的,孩子也愿意,其实是可以定了,但她心里头总还是有一点点的小纠结。

    就怎么说呢,凡事总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够完美吧。

    就像她之前说的一样,贺青山是同村的,人品了解,长得不错也有干劲儿,确实是个好青年,这回上门也看出来诚心很足,但说的再多,他还是成分不好么,家里也没个帮衬的,出去跑车又不安全,怕女儿跟他以后会吃苦,毕竟之前那十年的苦难都是刻在骨子里的。

    贺青山对比周铭确实条件不如,但周铭也不是全都好,就比如跟了他就要随军,那女儿就要去外地不能在跟前,在外人生地不熟,受委屈了都没娘家人撑腰。

    说来说去,其实就是没有完全的完美。

    世事难两全啊,更何况十全十美,可人生不就是这样吗。

    最后周溪花叹了口气,心一松,痛快把饺子包端在手里仔细研究打量:“就这么着吧!”

    ---

    贺青山把自行车缝纫机电视机拉卜家去了!

    贺奶奶也上门了!

    拿了一副分量十足的金头面和大翠镯子!

    这是去提亲的啊!!

    村里头一下炸开了锅。

    “青山和晓星啊???”

    “怎怎怎么他们两个??好上了???”

    “卜家同意了?”

    “他俩咋凑一堆去了......以前没发现啊!”

    好家伙!他们村最好看的姑娘和最好看的小伙子看对眼了,这他妈!

    “这不就是古话说的郎才女貌嘛。”

    “噯~ 其实挺配的,以后生的孩子得多好看。”

    “哎哟,我说之前有几次先后碰上他俩呢,果然这老天爷底下藏不住有事儿人!”

    “啧啧啧,一时不知道是该羡慕卜晓星还是羡慕贺青山哎......”

    除了这些祝福八卦暗自唏嘘的,还有不少小年轻听到消息后黯然神伤情绪崩溃哭天抹泪心碎了一地,方圆十里八村时不时某处冒出一句哭嚎再跑疯一个伤心人,这就不多赘述了。

    村里人开始一窝蜂的往卜家拱,卜家大门敞开着,院子里头摆着崭新的飞跃牌缝纫机,锃亮的二八大杠飞鸽自行车,最醒目的就是堂屋里摆在高柜上头方头方脑的电视机!

    给村里人馋的哟,电视机啊,目前可就村长家里有一台呢,整一个在家摆着可太有面子了,羡慕死个人。

    一堆人挤在周溪花跟前叽叽喳喳问她:

    “啥时候的事儿啊?你俩家咋说成了?”

    “晓星和青山都同意啊?”

    “哎哟看看这彩礼,这也太好了,咱村独一份了。”

    周溪花笑的眼睛都快没了,手上挂着贺青山孝敬她的皮包,阳光下宝蓝色的格调高贵内敛,闪亮一众妇女媳妇的眼。

    “哎呀溪花~你这啥包?”

    “这色也太好看了,得不少钱吧?”

    周溪花笑呵呵扬手,饺子包在人群眼前晃过一道道绚烂光彩,“这不是青山那孩子嘛,专门在沪上带回来的,一个什么的定制店,老外的东西,嗐咱也不知道,哎呀我就说这年轻人不懂持家,就知道乱花钱,瞅瞅!就这么小一玩意儿,大一百块呢!”

    一众妇女媳妇被这小又贵的玩意儿晃的心惊肉跳又羡慕的冒泡。

    嘴上说着:“这不是孝敬你这丈母娘嘛。”

    心里想着:显摆,显摆,你就可劲儿显摆!

    “其实我这包还不算贵,我家那口子手腕上的手表才贵呢!啧啧,咱也不知道那么个小玩意咋要几百块那么多钱。”

    一众人转头看向外头正跟人侃大山的卜爸,袖口挽的老高,大开大合间手腕上的金属手表反光闪瞎人眼球。

    旮旯里卜晓海拉着青梅小花给她玩自己新皮球。

    黑白方块的皮球嘭嘭嘭砸的满地嘭起蘑菇灰。

    小花:“哇,好好玩,你哪里来的呀?”

    晓海:“我姐夫专门从大城市给我带回来的!我们家每个人都有!”

    ......真让你家显摆上了嘿!

    “这排场,咱村独一份儿了,所以你两家定下了没?”

    迎着周围一众羡慕嫉妒恨的发酸的眼神儿,周溪花眉一扬,大大方方点头:

    “定了,元旦给他俩办上。”

    元旦!好日子!

    隔壁村三姨听说卜晓星许给他们村的一穷小子了提了鞋就跑来卜家,路上满肚子匪夷所思,二姐这在那搞什么呢?没看上周铭那个军官,看上了他们村儿的穷小子??脑子糊涂了吧!

    结果一上门,看到那些彩礼,哑炮了。

    但还是有些不咋服气,瞥着嘴挑刺:“说白了就还是一穷小子啊,出去跑车赚俩快钱,朝不保夕的,能比得上军官?晓星跟了他能比跟周铭好啊?二姐,我那么好说歹说给你家撮合,那周铭多好的条件,为了晓星又递了半个月假,结果你这...这不伤人家心么,我咋跟人那边交代?二姐你咋眼皮子变这么浅。”

    周溪花没跟三妹多掰扯,扬着包不耐烦挥手:“早都跟你说推了推了,交代啥?有啥要交代的?我啥时候说看上他了吗?咱可没占那姓周的一丁点便宜,我家晓星定好人了,我准女婿叫贺青山,你再瞎奔奔以后别登我家门!”

    不说周溪花怎么把三妹撅回家了,倒是这样一下让贺青山才知道卜晓星之前竟然还相了个亲!

    他直接抓了卜晓洋质问:“晓星之前在家相亲了??你为啥没跟我说。”

    卜晓洋还挺意外:“不是,你不知道?你那天不是还给我发了加急电报?我寻思你早在村里安排了人盯着我妹身边呢。”

    贺青山一想到她之前在家相亲,再一联系那几天她给自己发电报打电话的反常,立马全都联系到一起去了,之前他一直以为是他们俩的事被丈母娘发现了,晓星一个人害怕才着急找他,后来她也没跟自己提过相亲的事,所以他一直都不知道,结果今天才发现竟然还有这么一出!

    “我他妈!我咋知道!我就是不知道她出什么事了才发电报问的你,结果你啥都没跟我说!”贺青山心里又急又心疼,浓颜的脸上带出厉色。

    “发电报多贵,谁知道你俩那么腻歪竟然都没提过这事儿。”

    卜晓洋现在瞅贺青山态度可跟从前不一样了,从前当他是兄弟,因为他有能耐心里还带着佩服,现在不一样了哈,现在他跟他妹定亲了,他可是他三舅哥!

    卜晓洋挺起来了:“你注意点啊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是你三舅哥,你小子以后跟我客气点。小心我让我家晓星回娘家。”

    你还摆谱上了。

    贺青山瞅了自己三舅哥一眼,转头去找媳妇。

    在大家伙都在为村里这对即将结婚的“郎才女貌”热议时,俩人手牵着手在无人的旷野,深秋浓重,山岚颜色层叠尽染,与天地相连,渲染沧海桑田,极尽的画面中两抹身影亭立,秋风簌簌,吹动的衣摆和发丝舞动成诗。

    卜晓星今天专门穿了他给她买的白裙子,蕾丝的袖口和叶领编织成纯白的藤蔓,纤腰一缕,蓬松的裙摆里一层水纱在风影中动如湖波,桃花玉面,琼姿仙貌,露出一截修长的小腿和纤弱的手腕,好看的仿佛一只天地池湖的白天鹅。

    “你被关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贺青山的头发被风吹成海藻,俊脸融入深色,低眸着眼睛看着她。

    啊?卜晓星看他:“什么被关?”

    “就是你之前第一次联系我那回,你在家被关了一天,为啥不告诉我?”

    卜晓星眨巴眼睛,有些意外,然后就笑了,好奇问他:“你怎么知道的?我没告诉你呀。”

    俩人手牵着手,面对着面。

    贺青山脱下来外套罩在她身上,一脸的不高兴。

    “晓洋跟我说的。”他眉头皱的紧,掐着她肩膀头挤了一下:“咋不告诉我!”

    “喂!”卜晓星差点被被他两只手给提起来。

    贺青山松了力度,给她好好罩上外套,今天风大,她就穿一件裙子怪冷的,好看是好看,但吹感冒了可不行。

    卜晓星穿着他的衣服对他撒娇笑:“哎呀,其实没事,我那天跟我妈吵架来着,然后她一生气就关了我一会儿,晚上就开门了,我一点事都没有。”

    说的轻巧,在她嘴里就没有有事的时候。

    “还有相亲呢?”贺青山提着眼睛,“相亲咋不告诉我?还相了个军官......”后面这一句军官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声音含在牙缝里,眉心锁起,眼睛狭成飞叶。

    他去打听了,对方是个军士长,年轻有为,出身好条件不错长得也还行,哪哪都挺好,听说为了他媳妇还都请了半个月假想把她相回去!妈的。

    贺青山心里难受,他知道自己条件没人家好。

    “你妈是不是觉得那个当兵的条件好?她之前关你,是不是想让你跟我分?”

    “你家之前是不是已经想给你定那个了?”

    他不是在质问卜晓星,也不是怪她,他就是自己心里难受,还有一丝的挫败感,当时他人都不在,要是卜家真相上直接把他们证打出来了他能咋办?退一万步讲就是他当时人在!卜家看上那个了,就让晓星跟那人不跟他能咋办!他去把人抢了吗?

    妈的真是想想心都要憋炸了,说着说着老大一个男人竟然一下红了眼眶。他立马昂起脖子,倔强地看着远处蓝空不肯低头。

    卜晓星吓一跳,她见多了贺青山没脸没皮自信张扬的样子,什么时候见过他委屈啊!

    她赶紧上前抱住他的腰,垫着脚哄他解释。

    “没有啦,就是我三姨极力介绍盛情难却见了一面,我又不喜欢他,见过之后就没有下文了,根本没有的事情。”

    “说真的我都没记住他长什么样,那天我全程都没跟他说过一句话呢,我可没有礼貌了!”

    “干嘛啦,你不会因为这个跟我生气吧,贺青山?看我,快看我。”

    男人表情不自然的转头,高挺的鼻子用力吸了两口气,卜晓星跳着跳着去够他的脸。

    “你不是吧。”她意外又好笑,用手捧住男人的脸挪下来。

    他的脸膛热热的,带着细腻的触感,棱角分明,血液温暖。

    他在她手中垂着头看向她,眼眶微红,黑色的眼睛里倒映着透彻的光,没有哭,但是很委屈。

    卜晓星一怔,一下就心疼了。

    “啊...没事没事。”

    她摸摸他的脸,勾着脖子踮起脚亲吻他。

    嘴唇很温柔,神情那么认真:“条件好的人有那么多,但是我只喜欢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