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就喜欢看我作死 > 正文 第48章 第 48 章
    一夜贪欢。

    清晨, 朝阳破开云层降下万缕清光,有鸟儿在屋檐下醒来,轻声啾啾梳理羽毛。

    阳光从贴着囍字的窗户透射进来, 越过地上散落的婚纱和衣裤, 温柔的落在大红喜被下的两人身上。

    两人都在熟睡中。

    卜晓星枕在贺青山怀里, 纤睫静止呼吸绵长, 长发柔顺的散落在他手臂上, 额头抵着他的胸膛, 睡的特别熟一点醒来的意思都没有, 她昨晚太累了, 到后面整个都昏睡过去随便他弄了。

    贺青山也挺累的,毕竟新婚夜嘛,等了好久的!不吃够本怎么行。

    静谧的熟睡中阳光从被子逐渐移动到墙上,屋外鸡从鸡圈里出来在地上溜达啄食,狗也在院子里抻懒腰抖抖毛灰抬起爪子啃痒痒,外头村子里的家家户户该起来的基本都起来了,干活的干活、串门的串门、出门办事的办事, 贺奶奶都坐在门口晒上太阳了。

    新房里的新婚小夫妻才悠悠转醒。

    贺青山睁开眼睛,眼前还模糊着, 抬起胳膊揉眼睛, 然后一动就把臂弯里的人给夹到了脖子下面。

    呼吸热热痒痒的, 还有柔软的头发散落。

    贺青山用力眨没眼前的迷糊低头,卜晓星整个脑袋靠在他锁骨处, 脸蛋给挤的嘟出来, 他刚才动那一下完全没有惹醒她, 甚至还往他怀里蹭了蹭, 睡得那叫一个沉。

    贺青山低头盯着卜晓星看了好一会儿, 给她撩撩头发,摸鼻尖,戳戳脸蛋,拨拨嘴唇...表情逐渐飞扬,咧嘴露出傻笑。

    他老婆!

    他结婚了!

    回味昨晚上洞房,表情餍足中透着荡漾,想多了又开始意犹未尽,一大早上就雄赳赳气昂昂了。

    忍不住抱着香香软软的老婆亲亲蹭蹭。

    ......

    卜晓星是被热醒的,身下火炕烧的暖,热的人后心直冒汗。

    她往下踢被子,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好热......”

    “醒了?”

    带喘的声音贴在她额头上,卜晓星眼睛睁开一条缝,还什么都没看清楚呢,就被某人猛的挤了进来。

    做到一半卜晓星整个清醒,才后知后觉发现刚才那不是炕热,是某人给她折腾的热!

    “几、几点了......”

    “早着呢。”

    早屁早外头太阳都晒屁股了!

    屋内热度升温,卜晓星热的一身汗。

    “你啊...你昨晚还没够吗!”

    回应她的是某人更重的力度,用实际行动告诉她:没够。

    一直到外头都已经日上三竿了,贺青山才不折腾,下炕去穿好衣服回头跟瘫被窝里起不来的卜晓星说:“我去给你烧水!”

    看他那个精神抖擞的样,卜晓星气得捡起什么就丢他!

    屋子里还充满了结婚的喜庆,卜晓星洗了个澡,一身疲累的还不想动。看见罪魁祸首就来气!扭开头不想看他。

    贺青山自觉把媳妇儿折腾累了,四下一看,抱着昨天的礼金盒子过来跟她坐一起。

    “昨天的礼金还没数。来咱俩数数收了多少。”

    数钱这个消遣可以。

    卜晓星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直了直背。

    “对了奶奶呢?奶奶吃饭了吗?”

    “吃过了,吃的咸鸭蛋粥,奶去隔壁朱奶奶家唠嗑去了,叫我们不用管她,她俩老伙伴儿有的聊。”

    哦~卜晓星放心了,低头兴致勃勃的开始拆红包。

    “六毛...”

    “八毛...”

    “这个是两斤粮票...”

    小两口开始数钱,各种毛票摆了一炕头,最后数下来全算上收的还真不少!

    “这么多啊。”卜晓星有点惊讶了,她知道结婚会收礼金,但这时候大家都比较穷,她以为不会收多少呢,没想到有好几百!

    贺青山也挺乐呵,“咱结婚还挣钱了嘿。”没想到没想到。

    卜晓星也没想到,跟着一起点头:“是啊是啊。”没想到没想到!

    “不过以后还都得随回去吧?”毕竟随礼这事儿都是礼尚往来的。

    贺青山大手一挥,范儿特别款:“那些都交给我,咱结婚挣的钱是挣的,你都收着。”说着就撑着胳膊从炕上跳下去,跑到炕边柜子下打开,翻出存折和一沓钱回来,一股脑兴奋的全给卜晓星,“这我的存折和存的钱,昨天没来得及给你,你都收着。”贺青山上交存款可兴奋了,以后有人给他管钱了!

    卜晓星瞬间变富婆,看着眼前这一堆家当,大眼睛眨啊眨,还整挺不好意思:“那我不是赚大了?”

    贺青山撑着下巴看她得意的乐,“可以啊这小脑瓜,还能意识到自己赚大了,跟了我你可不就赚大了~”

    卜晓星瞪眼:“喂!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以前很笨吗!”

    “那没有。”贺青山歪着头冲她眨眼睛:“你聪明着呢。”不聪明能让他这么快娶回来嘛。

    哼~

    卜晓星美滋滋的低头把钱和存折都收起来。

    贺青山看她笑的眼睛都没了。

    卜晓星数钱数累了,放好后就趴到被褥上休息,主要是腰酸坐不住,看她怪难受的,贺青山一阵心疼。

    他突然起身下炕去拿衣服:“我开车出去给你买个沙发回来你坐。就那种特别软的带海绵的,我之前瞅见城里百货大楼有,我去给你买。”

    说着就穿上衣服出门要去给她买沙发了!

    卜晓星眼睛顺着他移动惊大,“诶诶你等等。”她挪下去抓住他的袖子不确定的问:“不是,你现在就要去?”

    贺青山点头:“我快点一个来回晚上就能回来。”

    “......”

    卜晓星发现了,贺青山他现在精神状态有点不正常,亢奋的不正常!想一出是一出,竟然在他们结婚第二天要开几个小时的车就为了去买个沙发?

    “你回来!”她拖着不中用的腰给人拽了回来。

    “又不是什么马上非用不可的东西,你快歇歇吧。”

    “我不累。”

    “那也不准去,干嘛才结婚你就不听我话了,你昨天还说都听我的!”卜晓星瞪眼睛。

    贺青山担心的看她:“可是你不是坐着难受。”

    那我这是谁害的。

    脑子里这么想,心里却升起暖洋洋的温度。

    “咱俩昨天才刚结婚,你今天往外跑什么啊,快老实在家歇着吧。我休息休息就好了,沙发什么的等你下回出门再说。”

    卜晓星软乎乎的给他拉回来,说完还教训他:“你现在怎么毛毛躁躁的,一点都不稳重!”

    贺青山挠头,被卜晓星拽回屋扒下外套,脸上表情透出股陶醉。

    哎呀,我媳妇关心我,舍不得我出门受累,嘿嘿。

    心里一阵暖,抱起卜晓星坐自己腿上,“那你坐我身上,我给你当沙发。”

    “嘶。”卜晓星被他硌的某处一疼。

    “咋了?”贺青山关心,盯她的脸色,大手轻柔的给她按摩腰,“腰疼?我给你按按,这样舒服点没?”

    卜晓星抿唇,心想你身上还不如炕头软乎呢,抓着他的手往上挪了挪:“按这。”然后她自己抱着他脖子调整舒服的位置,头枕在他胸肌上,放软身体,充分利用他这个人体沙发。

    找好了舒服的位置,还有人给按摩,卜晓星惬意的舒了口气。

    贺青山抱着可爱的老婆,手中力道温柔,心中无限满足。

    窗外阳光暖洋洋的照亮屋子,两人靠在一起,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咕咕......”

    直到这静谧被贺青山的肚子叫打破。这一声叫哀怨绵长~还带拐弯。

    卜晓星靠在他怀里声音听的比正常传到耳朵里放大了数倍,那音调清晰的,到尾音还咕嘟咕嘟几下,就水里冒泡的那种声音,都能想象出画面的清晰,顿时没忍住“噗”笑出声。

    她抬头笑的肩膀抖:“你肚子叫啦!”

    结果笑话人不如人,刚说完她的肚子也“咕~”

    贺青山扬起眉毛,手挪到她肚子那揉了揉,“嘿~你也叫了。”

    卜晓星拿开他的手,顿时整了个不好意思。

    俩人都肚子叫,这会儿已经到中午头,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又那么多运动,也该饿了。

    贺青山起身:“我去做饭。”

    卜晓星跟上去:“我也去。”

    两人到外面,一个抱柴一个点火,一个找米一个打水,做个饭也要蹲在一起。

    烟囱冒白气,大锅里头饭做好了,昨天酒席还剩了不少的好菜一并热好,卜晓星去隔壁叫了奶奶回来一起吃。

    新祖孙三人坐在暖烘烘的屋里围桌前吃饭,气氛和谐。饭间还商量,下午回去卜家那边看看,有啥能帮上忙的。

    奶奶乐的见牙不见眼:“对,对,咱们以后都是一家人,多走动。”她是真满意孙子结的这门亲,孙媳妇模样人品性格哪哪都好,她娘家也好,同住一个村的卜家风评公认的不错,人多兄弟多,她一直就担心自己家人口少,平时没什么靠谱亲戚帮衬照应,以后青山自己一个人会很辛苦,这下好,以后跟卜家都是一家人了,该有的都有了,真的满意,她特别满意,这辈子最大的心事撂下了。

    吃完饭奶奶犯困,年纪大了容易累,俩人照顾奶奶回屋休息,然后一起收拾家,昨天结婚院子里好多地方还乱着没收拾呢。

    结婚是个力气活儿啊,早就说过了。

    卜晓星抱着扫帚扫地上的炮竹纸屑。

    贺青山过来抢到自己手里,“你回屋里歇着,我收拾就行。”

    “我不累啊。”卜晓星高高兴兴的转头又抱了另一把扫帚过来,跟着他一起扫地。

    贺青山真是被她弄得没脾气,叉腰笑叹:“让你歇着你咋不听话。”

    “我说了我不累啊,哎呀你好烦,我扫个地你都要管。”卜晓星抱着扫帚到院子另一边去扫了,不跟这个絮叨鬼站一起。

    结果又换贺青山拎着扫帚凑过去。

    “哗哗——”

    “哗哗——”

    俩人一起把院子门口扫干净,贺青山拿了袋子来装纸屑,纸留着可以烧火用。

    这时隔着大门外传来卜晓洋的声音:“晓星青山!”

    俩人一起转头,门口卜晓洋抱着一个盖了布的大簸箕进门,“咱妈中午包了饺子,让我来给你们送来点。都是刚包好的下水煮一下就能吃。”

    卜晓星绽笑小跑过去,掀开簸箕上的白布往里看,里面板板正正摆了好几排饺子,个个白白胖胖。

    “三哥,昨天席上还有不少东西没吃呢,我们都吃不完了。”

    卜晓洋跟妹妹笑:“元旦过节嘛,昨天你俩没吃上今天补上。”

    打眼一看他俩在收拾院子,昨天结婚摆酒用的桌椅还都堆在一边乱着呢,有不少桌椅都是借用村里人家的还没送回去,卜晓洋把放饺子的簸箕给卜晓星让她去放好,自己撸了袖子帮忙:“来来我帮你俩收拾。走青山咱俩把桌椅给人家送回去。”

    “行,来。”

    中间卜家老四也跑了过来,见干活跟着一起帮忙,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

    他们让卜晓星回屋歇着,卜晓星就趴在窗口看他们说话,满脸笑容就知道傻乐。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卜晓海哒哒哒跑过来:“三哥四哥姐姐夫,妈让我叫你们回去吃饭,姐!妈还说叫你和姐夫带上贺奶奶一起回去!”

    “走走,一起回去吃饭!”

    “昨天席上剩的整鸡整鱼还没动,我去拿上。”

    “我去给奶奶穿衣服!”

    贺青山到厨房拎了昨天剩的大肉,卜晓星进屋去把奶奶搀出来。

    “贺奶好!”

    “诶诶,好,都好。”

    “走咯~”

    俩姓的一家人高高兴兴的,不说都分不出是两家的。

    村里人看见他们都笑着感慨:

    “你看这俩人结婚,直接把两家都结成一个了。”

    “都住一个村的,走一个来回都不超过二里地,亲上加亲了多好。”

    “是呢,真不错呀。”

    ---

    婚后的小日子充满激情,卜晓星和贺青山沉迷在彼此新婚的甜蜜中,只感觉每时每刻都幸福充实充满期待,一天一眨眼就飞速的过去了。

    唯一让卜晓星在现阶段记挂忧心的就只有考试结果了。

    距离高考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还没有通知书,马上就快过年了,有很多地方都已经陆续收到了通知书。

    他们地方小,消息慢,不知道是通知书还没邮递到地方,还是说她压根就没考上,这个时候不公布成绩,都是直接发通知书,收不到通知书那就是没考上了。

    因为不公布成绩被冒名顶替的情况有不少,卜晓星担心自己会不会被人顶了名,还偷偷问过系统,[我会不会被顶替成绩啊?]

    系统:[放心!你好歹也是本系统选中的反派,除了注定拼不过男主光环,本身也是气运加身的天选之人了,不会有那种情况,除非顶替你的是男主。]

    那他不就成反派啦?

    不过有系统这么说,卜晓星放心了。甚至因为系统说她也是气运加深之人,莫名增加了她对自己考上学校的信心,毕竟天选之人怎么会惨遭滑铁卢呢!三个志愿怎么也会录上一个吧!她攥拳,嗯!要相信自己的天选光环!

    离月1底还有两天的时候,一大清早卜晓星被院子里的喜鹊叫声吵醒。

    她迷迷糊糊的揉眼睛,屋外一只大喜鹊嘎嘎嘎叫的可响亮。

    贺青山打着哈欠往她脖子里藏,嘴里嘟囔:“一大早就有喜鹊叫门,今天肯定有好事。”

    “什么好事?”还没清醒的卜晓星迷迷糊糊的问。

    “不知道。”贺青山打了个大哈欠,把她往怀里用力揽了揽,“先睡醒再说......”

    “嗯......”卜晓星往他怀里拱。

    俩人抱在一起,没一会儿就又呼吸沉沉睡了过去。

    喜鹊叫门,果然有好消息,半下午的时候邮递员穿着厚厚的军大衣狗皮帽骑自行车赶来卜家,在门口举着一个牛皮纸信封笑着喊道:

    “卜晓星!卜晓星在家嘛!有你的通知书!”

    卜家跑出来人好奇:“啥通知书?”

    邮递员口鼻呼着白汽祝贺:“大学通知书啊!哈哈!恭喜你家呀,咱县一共考上的也没几个人,你家就占一个,你们村就这一份儿!”

    通知书!大学通知书!

    周溪花穿着棉袄从屋里跑出来,“考上了??”一把拿过通知书在手里,捏着那薄薄的牛皮纸袋脸上顿时咧开笑容。

    晓星之前考试啥的她都没当回事,但是现在真拿到通知书了,傻子才不高兴呢!

    周溪花乐得咯咯咯拔高音,“快快快!赶紧去把通知书给晓星送去!”

    “哎呀算了我自己去!”

    说完拎着通知书就往卜晓星和贺青山家跑。

    一路走一路举着通知书炫耀吆喝:“考上啦考上啦!俺家晓星考上大学啦!通知书都下来啦!”

    邮递员回头,“诶你家人不在家?”

    卜家人回屋拿了几颗喜糖出来给邮递员:“哈哈!我们家晓星元旦刚结婚!现在她住村东6组六号。”

    邮递员喜滋滋接了喜糖:“那这不是双喜临门?恭喜恭喜啊!”

    卜晓星在门口正往炕洞里填柴火呢,隔着老远就听见院子外头自己妈穿透力十足的声音——

    “晓星!晓星你考上学了!通知书给你送来了!”

    她一听,心咯噔一下顿时站起来,下一秒便跑出屋外。

    贺青山正在门外劈柴火,“咔嚓”一声柴火碎成三段,斧头嵌入木桩,扭头看向院外,屋里卜晓星小跑冲出来,他放下斧头把手跟她一起往外跑。

    周溪花跑进贺家门前,迎面跟女儿女婿撞上,喜的满脸放光把通知书给她面前递:“你的通知书!快快看看是啥学校!”

    卜晓星双手接住,激动的眼睛放大,“我考上啦?!”

    “废话通知书都给你送来了!快打开看看啥学校!”

    周溪花的大嗓门一路嚷嚷的全村冒出无数颗脑袋看热闹,这会儿贺家门外已经有不少跟过来看热闹的了。

    “啥?你们两家又出啥喜事了?”

    “晓星考上学了?是啥呀?”

    “哟!通知书都送来了!”

    大家伙好奇,家里人也好奇,贺青山激动的拍了她胳膊一下,“赶紧打开看看!”

    “嗯。”卜晓星深吸一口气,拆开信封,拿出里面薄薄的一封通知书。

    看到通知书上的学校名,卜晓星瞪圆眼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哪儿?她没看错??她当初填志愿时脑子一飘写了个大的结果中了??

    定睛再看,我靠......

    “我我我!!”她倒吸气,说话都打结巴了。

    “咋了咋了?”她这样给周围人急的够呛,纷纷凑过头去看。

    “北京大学?”

    “北京!!首都的大学啊!!!”

    “北京大学是不是贼好?”

    大家都农村人,打小就没什么文化,光看见北京俩字就激动了。至于好不好?废话,首都的大学怎么可能不好!

    “北京的大学那能不好吗!这还是北京大学,就用首都命名的,那肯定是最好的!”

    “天呐!晓星考上咱们最好的大学啦!”

    “哎哟哎哟!不得了这个真的不得了!溪花!你家晓星也忒厉害了!”

    这可是他们村十年来第一个考出去的大学生!就这份儿殊荣就够吹的了。

    周溪花美的啊,弯眼拍手跺脚:“我家晓星打小儿就聪明!小时候我就说她将来指定有出息!咯咯咯咯~~~”

    卜晓星自己都惊了,她完全没想过自己能被北京大学录取,她的目标其实只有省师范而已......这...这惊喜太大了!

    “会不会是发错了?”她不敢置信,看贺青山,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发错通知书了。

    “啧!这写着你的名呢。”贺青山指着通知书上名字栏的卜晓星三个字,“明明白白写的卜晓星同学!还有别人叫卜晓星吗?”

    卜晓星看着名字还没有真实感,贺青山已经高兴的把她抱起来了,“我就说你能考上吧!”

    他的眼睛又明又亮,倒映出她被消息惊到呆滞的脸,卜晓星抱住贺青山的脖子,此时此刻才后知后觉的激动尖叫,“啊啊啊啊啊我竟然考上北大了!!!”我原来真的是天选之人啊!!!

    哗——村儿里又炸锅了!

    卜晓星考上大学了!

    还是首都的大学!

    北京大学!最好的大学!

    这下当初不看好或者压根没当回事的人哑炮了。

    有些人在背后酸,“考上大学咋了?考上大学她不也得照样生娃带孩子?在家生娃带孩子还有人帮忙照顾,她能当个太太命,现在好了,要出去抛头露面不说,啥事儿都得她自己操心,呵呵以后有她哭的!”

    这就是纯酸,酸的都没边儿了。

    但不管别人再怎么酸,卜晓星就是考上大学了,卜贺两家人高兴的又放了一串鞭炮!

    霹雳啪嗒的炮竹声炸了好几分钟,响彻了全村每一个角落,震得人耳根发麻。

    这一天晚上两家人在一起庆祝,个个激动不已,首都啊,他们谁都没去过呢,但是现在他们家有人要去北京读大学了!

    “真不错,妈当初就知道你能考上,学习的事儿一点儿没操心,你看你就是有出息!妥妥考上了!”

    “咱妹太厉害了,哎呀我后悔了,早知道我也跟着一起学习去考试了。”

    “就是,我也后悔了,之前晓星还拉咱们一起看书了呢,我没当回事,咱们都一家人脑瓜子肯定都差不多聪明,当初我要是也看书去考试,说不定咱家现在就多一份通知书了!”

    卜晓星人逢喜事精神爽,红光满面的鼓励大家:“没关系!明年还有机会,你们想考就不晚,我可以给你们辅导!”

    全家人高兴的端了一杯酒。

    一口酒下肚,周溪花看着坐在一起的小两口,高兴之余也有担心的问题,有些担心他俩:“好事是好事,就是你俩刚结婚,别因为这个影响了你俩感情。”她主要是怕女婿有意见。

    贺青山跟卜晓星一样满面红光:“妈你想多了,这咋能影响我和晓星的感情,首都多好的地方,她去了那边以后我也跟着去,到时候我就在首都发展,争取挣钱买个大房子,到时候把咱们家人都接过去!”

    这一番豪言壮语妈给周溪花说得都澎湃了,手拍大腿激动:“对!说的好!就是要这么有志气!你们都是好孩子,妈相信你们将来能成事,你俩互相努力互相扶持,将来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的,对不对?”

    俩人异口同声。

    “对!”

    “对!”

    一顿喜气洋洋的家宴结束。

    晚间,俩人亲热,黑暗中呼吸起伏,热腾腾的屋子里蒸腾着黏腻的汗水。

    贺青山摸着卜晓星汗湿的头发,回家一被窝里只有俩人的时候,他才委屈巴巴的撒娇求安慰:“怎么这么早就开学啊,咱俩结婚才多久,你就要走......”

    通知书上有时间,三月份就开学了。俩人元旦才结婚,紧赶慢赶也就俩月,她就要去上学了!而且还是那么远的首都,想想心里就难受,被窝里挺腰用力。他是真的难受了。

    卜晓星昂头亲他,抱紧他的脖子,抬腿夹住,反而比他还委屈:“你要快点去北京找我,我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我会好想你的。”

    贺青山瞬间太阳穴跳筋,咬牙发狠,枕头都飞了:“明天我就去发电报联系北京的活儿,没有我他妈也跑出来一个!你去了北京!要记住你是有男人的!谁他妈往你跟前凑你就大嘴巴子呼上去,听到没有!说!你男人是谁!”

    “是你,是你,是、是贺青山啊——”

    ......

    ---

    2月2号,这一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这一天是贺青山的生日!

    这天一大早,贺青山就拉着卜晓星出门去打结婚证。

    没错今天他才满20周岁,这时候国家规定是男方满二十周岁,女方满十八周岁才能打证,之前俩人想去打证,卜晓星够了,结果贺青山还没够,还差几个月就没打成。

    农村其实不讲究有没有证的,办酒就是在一起了,而且这时候的国家法律还不完善,只要能证明俩人有同居婚姻关系法律上就承认他们结婚了,这时候也没有什么婚姻保障法,结婚证对夫妻来说更多意义只是一个结婚纪念品。

    但这一份弥足珍贵的纪念卜晓星和贺青山都很想要。

    俩人穿戴整齐,仔仔细细的检查衣服和头发,卜晓星还化了妆,贺青山也打了发胶,还破天荒的抹了卜晓星香香的雪花膏,俩人打扮的光鲜亮丽,揣着户口本和证明手拉着手去了镇上的民政办公室。

    “啪!”一个鲜红的大红戳印在证上。

    工作人员双手把结婚证递给他们:“恭喜你们,新婚快乐。”

    两个人四只手激动的接过大红奖状的结婚证:“谢谢您!”

    他们俩头对头凑一起低头看手里的结婚证。

    结婚证是个奖状的样子,火红喜庆的结婚证三个大字在最上头:

    结婚证

    姓名:卜晓星性别:女年龄:18

    姓名:贺青山性别:男年龄:20

    自愿结婚,经审查合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关于结婚的规定,发给此证。

    有证了!

    这一刻开始国家也认证他们了!

    贺青山指着“经审查合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关于结婚的规定”一行字,特别的自豪、激动:“国家认证的咱俩。”

    卜晓星小鸡啄米点头,有点想哭,用力眨了眨眼睛:“是啊是啊。”

    有证了,国家认证的呢!

    如今他们在世人眼中、在国家面前、在彼此心间,都是真真正正的一对爱人。

    爱人。

    这个词让卜晓星心口巨颤。

    “咋了,你哭啥?”贺青山擦她的眼睛。

    “我我,就是有点激动。”她看贺青山傻乎乎的笑出来,眼里噙着润润的水光,抬起手指压压眼角,发现他眼眶也有点红呢。

    “还说我!你不也要哭了!”

    贺青山轻轻哼了一声,没有否认。卜晓星给他揉揉眼角,他握住她的手心贴到嘴唇轻抚。

    他们把结婚证看了一遍又一遍,傻乎乎的在民政办公室外站了好久然后才小心的把结婚证收好,叠起来的时候俩人都有点舍不得,好像会给折坏了。

    结婚证被卜晓星小心的收到背包里,怀里揣着证,手里牵着老公一起离开民政办公事。

    贺青山脸上放光,出门就看到斜对面的小镇照相馆,脚一转拉着卜晓星就往那走。

    “咱俩去拍个结婚照!”

    “嗯!”

    他还天马行空的问:“你能不能穿婚纱照啊?”

    卜晓星看他:“可以吗?我不知道啊。”

    贺青山想一出是一处,马上拉着她就想回家取婚纱,“你穿婚纱,我穿结婚那身,咱俩来拍!”

    卜晓星:“嗯嗯!”

    俩人走出去一段路又停下,因为卜晓星问:“我不能直接就穿过来吧?那大街上穿婚纱人家要当我有病抓起来了。拿过来照相馆有换衣服的地儿吗?”

    这一下提醒贺青山了,婚纱可是露肩的呢,里面也不能穿衣服,小地方照相馆哪有什么专门给你换衣服的地方,都是人穿戴好进去拍照,让晓星当众换婚纱?贺青山立马放弃掉穿婚纱拍照的想法。

    “那不穿婚纱了。”

    他低头看俩人板正干净的朴素棉袄。二月已经是北方的寒冬,单穿呢大衣和羽绒服都穿不住,他给卜晓星裹了裹围脖,揣着她手进兜里往家走,边走边低头跟她说话:

    “咱俩回去我用箱子把好看衣服都装上,我那件呢大衣,你给我织的围脖,手套,你那件黑白格的毛呢,还有羽绒服,都带上!咱俩多拍点。”

    卜晓星高兴点头:“嗯嗯!我还有一件毛马甲,那个也好看。”

    “好,都带上。”贺青山吸了吸鼻子,嘴里吐出氤氲白汽:“啧,咱就是地方小了,我给你买婚纱的时候那店里就有照相机,可以直接拍全套,还有各种旗袍礼服啥的呢,等有空咱们去,拍它一整套!”

    卜晓星被他说的直乐,眼睛弯成月牙,嘴里吐白汽,想想就充满了期盼。

    “笑啥?好不好啊?”

    “好啊!”她抱着他的手臂,昂着幸福的笑脸:“我们可以每年都拍一套婚纱照。”

    贺青山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好。把它规划到以后的每一年里去。

    “对,每年都拍!”

    ---

    照相馆里,照相师冲镜头后面的俩人摆手示意:

    “两位同志靠近一点。”

    俩人同时靠近,贺青山直接一胳膊把卜晓星搂住,卜晓星也面带羞涩的环住贺青山的腰。俩人一起笑容甜蜜的看着照相机。

    照相师:“......”让你们坐近一点没让你们直接搂上啊!年轻人真是不够严肃!

    “咔嚓!”

    闪光乍现,俩人不够严肃的被照在黑白的胶片上,把他们年轻幸福的笑脸,温柔的定格在了1978年的时光里。

    ---

    很多很多很多年以后,网络上刮起一股“那些惊艳了岁月的老照片”风潮。

    俩人的孙子跟风高清修复他们当年的老照片发了视频tag。

    结果俩人年轻时候的样貌惊艳了无数人,在这一风潮中一骑绝尘突出重围,一下火爆网络。

    【卧槽卧槽卧槽,确定不是拿明星的黑白照来忽悠我?】

    【太好看了吧...天啊两个人都太好看了吧!!!】

    【那个时候穿衣服有那么潮的???这俩人明显一看就不是那个年代的人,视频主为了流量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我靠,我反复对照了无数遍可以确认了,照片里的女的是我们学校文学系的女神教授!当年最早的一批大学生,从本到博都在本校,出了名的有才有貌,学问贼好,好多国外名著的翻译版都是她做的,语言优美文字意境绝美,人特别温柔,特别特别有气质,特别特别特别好看,特别特别特别特别优秀,据说当年五道口一圈无数人追她,可惜早早的英年早婚,传奇女神了,没想到能看到女神的早年照片,妈的好美啊啊啊啊啊!】

    【大家都没认出来吗?男的就是咱们的首富贺老先生啊......】

    【我去,楼上你这么一提醒我火速去找了首富爸爸的照片对比......还真是!!......博主有点子人脉,你要真是他俩的亲孙子,那我愿意跪下来叫你一声......爹地!】

    【我以为就我一个人认出来了,确实是贺老先生,虽然老先生早好些年就隐退不露面了,但对比照片还是能认出来的。】

    【艹!!!!前面同校!!!这就是我校女神卜教授啊啊啊啊啊啊!年轻时候这么美,我的天啊天啊!只恨生不逢时见不到女神年轻时候的绝美颜值!】

    【兄弟们去举报热门那个说视频主造假的无知小人!我不允许有人诋毁我们的首富爸...啊不爷爷!】

    这一组照片被疯狂转载观看冲上热门,而随着热度上来,这俩人从被怀疑到被证实,一位是首富贺青山贺先生,一位是卜晓星卜教授,这俩人确实是夫妻!结婚数十年恩爱如初,扒一圈下来全是糖,卧槽啊,这是见识到真爱情了?

    两天之后,视频主又发了一张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一个美丽黄昏,远处天光绚烂,云海磅礴,两位精神矍铄的爷爷和奶奶手挽着手对镜头微笑,俩人自然亲昵,气质斐然,几乎看不出年纪,登对非常,岁月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时光的痕迹,而留下更多的是光阴沉淀后的弥久醇香。

    帅爷爷和漂亮奶奶的身后是一望无际的薰衣草花海。

    两人对着镜头微笑,身后紫色的薰衣草接连天际云海,画面波澜壮阔,美丽的直击心灵识海。

    照片左下方附上视频主的配文: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爷爷奶奶,那些是他们当年的结婚照,爷爷说那年他们刚结婚,他们十九岁在一起,如今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了。他们有很多结婚照,每一年都拍,每一年都要甩开所有家人然后两个人去蜜月,从我有记忆起爷爷奶奶就很恩爱,一直到现在过去那么多年依然如此。他们知道照片在网络上火了之后,很感谢大家的夸赞和祝福,现在他们在自驾旅行,专门拍了照片感谢大家,谢谢大家的喜欢,爷爷奶奶一直很幸福,希望你们也幸福~”

    【我穆勒呜呜呜】

    【爷爷奶奶身体健康!】

    【时光不败美人,岁月对他们很温柔。】

    【之前一直听说老先生早早退休是为了和爱人一起享受晚年,没想到是真的......有钱还专一更佩服了......】

    【怪不得卜教授这些年带学生越来越少,后面干脆直接都不带了,原来是要留出来时间和老公去旅行......是谁在羡慕?是我!!】

    【十九遇她,九十与他,遇见便是一生。】

    【楼上,虽然你的文字很咯噔,但我还是要赞你一下,因为爷爷奶奶让我真的相信爱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