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就喜欢看我作死 > 正文 第49章 番外
    番外

    《入学》

    32路车铃响过, 天蓝色的公交车离开留下一串嘟嘟尾气。

    卜晓星和贺青山俩人脚下堆放着大包行李,昂头望着北京大学高高的石墙和古老的校门。

    这就是北京大学!

    两人对视咧开嘴,心中一阵激动, 贺青山扛起大包, 卜晓星拎起皮箱和布裹,贺青山一胳膊伸来把包裹啥的都挂自己身上, 只给她留一个不沉的皮箱拎手上。

    “你别拿那么多, 给我点。”

    “不碍事,这才多点东西, 还没两袋水泥沉呢。走!进去你学校看看。”

    今年冬季招生三月份就要来学校报到,这次来北京就她和贺青山俩人,她来上学,贺青山来送她, 家里人对贺青山放心, 有他在其他人就没跟着了, 毕竟来回火车票加上路上吃喝乱七八糟的一个人要花不少钱。而且这时候赶路太辛苦, 卜晓星也不想家里人跟着她受一圈累, 有贺青山陪她就够了, 俩人拿行李完全拿的过来。

    俩人坐绿皮火车, 前前后后倒了三回车, 坐了三天半才终于来到了北京大学。

    学校里秀木成林, 湖泊相连, 参天古树枝丫虬劲, 教学楼体上浸染着斑驳画影, 百年沉淀的神韵和学术气氛充斥着燕园的每一个角落, 人走在里面感觉灵魂也一起升华了, 脚步都不自觉的放轻。

    贺青山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 转头眼睛亮晶晶地轻声跟卜晓星咬耳朵:“你学校真不错。”

    卜晓星点头,也靠近他小声说:“是非常好的学校。”

    贺青山点头认可,他来来回回的转动脑袋,比卜晓星还新鲜,仔细看过每一处,晓星就要在这地方念四年书。

    俩人按照流程报道入学,拿上宿舍钥匙,找到宿舍。

    标准的四人间,上下铺。

    他们到的时候宿舍里已经有了两位同学。

    两位舍友抬头看见卜晓星和贺青山都被晃的眼前愣了一下,俩人年纪很轻,身上有赶车的疲惫,穿着也很朴素,但是俩人样貌都非常好,干净有精神,让人眼前一亮。

    卜晓星微笑着跟新室友们打招呼:“你们好。”

    “你好。”两个女舍友对卜晓星友好的笑笑,有男人在不好意思多说话。

    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新学生,彼此间都不认识,见面互相点一下头表示礼貌,客气拘谨。

    简单铺置过行李之后,卜晓星就和贺青山离开了宿舍,俩人手拉着手在大学校园里漫步。把学校的每一处角落都走过,因为不舍,他们走的很慢...很慢很慢......

    “记得每天中午12点给我打电话。”

    “嗯。你回家后,记得给我发电报报平安。”

    “嗯,你一个人在学校照顾好自己,钱不够就跟我说。”

    “肯定够的,大学生每个月还有国家补贴呢。”

    “你一个人在大城市上学不一样,反正钱能解决的问题你就不要心疼,一切有我呢,你只管吃好喝好安心学习。”

    “嗯......”

    “又哭鼻子。”

    “我才没有...”

    “好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记住没?”

    “嗯,我是有男人的人,我男人叫贺青山。”

    “乖宝贝儿。”

    ---

    《他是我丈夫》

    在学校的日子很简单,除了见不到家人和贺青山外哪哪都很好,卜晓星把每天的时间安排好,上课、读书、听讲座、自习、给贺青山发电报!把对家人和爱人的思念投入到学海当中。

    学习生活充满了魅力。

    尘封数年的学堂一朝重新推开大门,各式各样的人才汇聚一堂,有拥有丰富的人生经历插乡知青、有智商非人单纯的学术天才、世家子弟、寒门学子、艺术、文学、科学、历史......百花齐放,学术气氛极其浓郁。

    卜晓星一下子迈入了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她天天看这个课也好,那个讲座也有意思,日程本安排的满满的,每天小蜜蜂一样围着学校里转。

    渐渐的舍友同学们开始熟悉起来,舍友这才开口问:

    “晓星,你开学那天送你来的是你哥吗?”

    我哥?

    卜晓星绽出笑容,明媚秀丽如沐春风:“他不是我哥,他是我丈夫。”

    !!!

    丈夫!

    ------

    《乡村土妞和她的农村老公》

    卜晓星因为出色的样貌和恬静的性格,没多久就开始有人追求她了。

    有人在路上大胆拦住她:“卜晓星同学你好,我是材料工程系的学生,我叫钟季读,请问可以追求你吗?”

    她微顿,然后礼貌的拒绝了:“谢谢,但是我已经结婚了,不好意思。”

    !!!

    结婚了!

    时不时就有人去跟卜晓星表白,她都礼貌的拒绝了,但有的胆子大的知道她结婚了竟然还不礼貌试图打扰,遇到这种卜晓星就要冷脸骂人了,再过分就去学校纪律部举报!

    不过好在,学校里大多数人品质都是可以的,那些狂浪的也是因为书读入迷了有些心性中二,被拒绝就伤春悲秋的写一首咏叹调或者抱着吉他在宿舍底下唱唱失恋情歌,再过分的就不会做了,那不符合文化人的作法!

    卜晓星虽然时不时会被“骚扰”一下,但大体生活还是很安稳的。

    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喜欢她的自然也会有不喜欢她的。

    不知不觉学校里就开始传出说她一个农村土妞,然后还有个农村老公,为此还展开了一场辩论赛——论农村女性该不该反抗旧时代婚姻陋习。

    直接把她当典型例子拉扯,好像她就是那个被婚姻陋习迫害但又不思反抗的女性代表。

    这把卜晓星给气的。

    你们搞辩论拿我做什么筏子!我是自愿结婚的!我和贺青山不知道感情多好!到底哪个傻逼在外头瞎传她是被迫结婚的!她老公农村的怎么啦!你们不是吃农民种的粮食长大的嘛!!!

    气得她当晚写了一封辩文,洋洋洒洒几千字,言辞犀利,引经据典,把在学校学习的知识都用上了,最后还反讽了一波——到底是社会的陋习限制了人类的发展,还是人心里的陋习限制了社会的进步?当你站在制高地指责他人时,你所站立的这座山峰就叫成见。

    这封精彩的辩文直接贴在图书馆的公告栏。人来人往无数学子老师驻足观看,消息传到外校去,五道口一圈吸引了无数人好奇来观。

    卜晓星一战成名!

    辩论社、法学部、社会心理系等等部门相继递来橄榄枝——女神,加入我们一起为了中华之崛起一起战斗吧!

    乃至于这一场辩论风波热度持续升温,直接或者间接促进了我国婚姻法的完善。这是后话。

    卜晓星贴完辩文就去给贺青山打电话,脸颊气鼓鼓的:“他们叫我农村土妞!”

    贺青山在电话里骂人:“草!哪个丑八怪说的!你土?瞎吗!”

    卜晓星跺脚:“就是!他们还说你是农村土狗!”

    贺青山气得跳脚:“他妈的!”

    没多久之后,贺青山一身高定打扮的溜光水滑拎了两箱子衣服大摇大摆进来北大找卜晓星。

    “都是最时髦的衣服,穿!天天换着样的穿!我看谁还敢叫你土妞,奶奶个腿的!”

    ---------------

    《改革开放》

    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向大地,市场经济掀开了它遮掩的面纱走上主舞台。

    全国搞发展,对外展开贸易,鼓励下海经商,政策优惠吹来清风。

    贺青山第一时间就注册了属于个人的运输公司,运输队的兄弟们全员加入,火速铺建业务链,同时还跟孟老板一起包了个港口,从陆路发展到海陆,一举乘上春风的第一道巨浪。

    男人眼光发亮举着电话跟老婆激情侃大山:“我就说吧!国家政策改了,过几天我就去北京咱俩一起看房!”

    卜晓星在电话里同样激动,“贺青山!你怎么这么厉害呀!”

    贺青山飘上天:“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

    《新房》

    贺青山在买了个四合院!

    就在校区附近,户主一家要移民了,托人卖老房子,贺青山一直担心卜晓星睡上铺怕她哪天不注意摔了,然后每次俩人见面都在外面,住招待所也放不开,亲热很不方便。

    这会儿有钱买房子,直接买了一套四合院。

    虽然户主便宜了不少,但到底是北京,又是一四合院,买这个房子差不多把现阶段小两口的家底掏空了。

    不过俩人都没在意,年轻就是有股不怕扑的冲劲儿。再说买个房子而已,买了自己住又不是胡乱造掉。

    贺青山把房产证给卜晓星:“钱再挣么!”

    卜晓星高兴的把房产证收起来:“我最近开始接报社的翻译挣钱了,咱家以后多一个人挣钱了,没钱再攒!”

    晚上俩人激情同房,在自己家里可算能放开手脚了,俩人差点没把房顶掀开。

    最后卜晓星累的直接昏睡过去,贺青山摘下套子扔掉,抱着汗津津的老婆去洗澡。

    卜晓星上学后俩人同房他都戴那个,因为晓星要上学,一个人在异地,还住宿舍,他也要常年跑事业,这时候不适合要孩子,俩人商量了,晚点再生。

    贺青山完全没意见,说真的他现在还不咋想要孩子,他也忙的不行,跟卜晓星几个月才见一面。

    亲热的时间都不够,再多个孩子跟他抢老婆?而且他不在晓星身边,到时候晓星一个人带孩子太辛苦。他就是奶奶带大的,他知道一个人带孩子有多难。

    -----------------------------------

    《蛋蛋》

    俩人不着急要孩子,但有人着急啊。

    贺奶奶和周溪花可着急死了。

    这都结婚四年了咋还不生孩子!

    周溪花一急之下还跑到北京来住了大半月,顿顿给小两口做好吃的调理身体。

    晚上俩人一被窝,燥的被子都盖不住,这段日子各种汤啊药啊补的直喷鼻血。

    “咱妈催的紧。”

    “今天还拿奶奶出来说事儿了。”

    “你最近学业怎么样?”

    “我申请直博了,最近在跟教授一起翻译文献,还得念几年书,总之一切都还挺顺利的,以后不出意外就留校。你工作呢?”

    “我最近没啥事儿,都安排上了,南方那边都交给三哥看着,他办事放心,我现在就抓好大方向就行!每个月出去几天,其余时间都可以留在北京陪你,嘿嘿。”

    “啊啊啊真的吗!那你以后都不用经常出差了吗?”

    “嗯!不会像最开始那么忙了。”

    “啊~太好了!”

    夜里开始传出不和谐的声音......

    “要不......咱要一个?”

    “......也啊...也行...”

    两个月后,卜晓星怀孕了。

    贺青山摸着她平坦的肚子,“我儿子?”

    卜晓星:“我女儿!”

    贺青山:“咱女儿。”

    “你想要儿子?”

    “儿子女儿都行啊。”

    卜晓星拍开他的手哼:“那你刚才张口就说儿子。”

    “......”

    小王八蛋还没蹦出来呢就惹他和他老婆吵嘴了!

    贺青山咂了一声,整个把卜晓星抱腿上:“爱是啥是啥,反正你是我老婆。”

    卜晓星怀孕后,贺青山开始日日跟她一起出门。不论是上课还是去报社、社团、图书馆。

    贺青山其实也算五道口一圈的名人了,因为他以一介无名之辈经常在各大学校里蹭课。

    这两年慢慢闲下来之后,他没事做的时候就跑去周边各大学校蹭课听,他本身就是聪明好学的人,跟卜晓星在一起久了耳濡目染,每次听到她提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被勾起兴趣又插不上话,开始自己主动去探索,当然更多是为了防止再蹦出来个什么有为青年的觊觎他老婆。这些年追晓星的狂蜂浪蝶可多了,那些文化人一个个披着文化的外衣臭不要脸试图插足已婚夫妻,真是气死个人!

    卜晓星乐得见他好学,干脆把周边各大学校的课表全都抄了下来,然后俩人挑每天抓阄似的把课堂当约会,一边学习一边进步!感情愈发深浓。

    就这样贺青山以一个闲人的身份慢慢在五道口混出了名。

    以前他就爱蹭课听,现在老婆怀孕了,他直接二十四孝,学校里经常能看见一对容姿靓丽的年轻夫妻一起上课下课,一时间传为佳话。

    十月怀胎,卜晓星顺利生下一个男孩儿。

    俩人看着襁褓里的皱猴子,双双皱眉很不理解。

    贺青山戳粉猴子的小脚:“咱俩长的也不差啊,咋儿子这么丑?”

    卜晓星一手拍他:“你才丑呢!医生说了刚出生的小孩都这样,过几天长开了就好看了,不准你说他,你小时候比他还丑!”

    贺青山笑喷:“你见过我小时候啊?”

    卜晓星:“见没见过你都比他丑!”

    “......”贺青山叉腰咋舌,嘿这小王八蛋!

    最后经两人商量,给孩子起名叫贺十遇,因为生日是10号生的,就是十遇,简单又有意义。

    “给孩子起个小名?”

    贺青山:“小名就叫小王八蛋!”

    卜晓星气死:“滚滚滚,你才是王八蛋!你烦死了!”

    贺青山来劲儿了,他觉得挺好的嘛,“小孩儿贱名好养活啊,我小名还叫狗娃呢,那什么铁蛋粪球的也都有叫,要不叫他狗蛋?”

    “............”

    经过贺青山的顽强,卜晓星的坚持,反复拉扯最后俩人各退一步,小名就叫蛋蛋。

    ----------------------------

    《互相扶持》

    贺青山的事业也不是没遇过困难。

    虽然他注定有辉煌的成就,但成为首富的路上怎么可能毫无荆棘,系统的判定只是一个结果,而路是要他自己一步步走下来的。

    生活么,不会总是一帆风顺的。

    贺青山事业最困难的时候,俩人房子都差点留不住了。

    卜晓星日夜翻译,她现在学问还可以了,能接手项目,项目资金也有不菲的收入,而且她还可以接私活,跑各大出版社去翻译,一份几块到几百块不等。

    不过翻译口本身不是个时间快的东西,她做事又认真,那段时间经常在学校图书馆蹭到关门,回家打着手电筒继续工作,因为用手电筒比开灯省钱。

    赚了钱,留出来够生活的部分,其余都交给贺青山周转。

    老大一个男人难受的眼眶猩红。

    晚上两夫妻靠在一起。

    卜晓星温柔的和他商量:“要不咱把房子卖了?四合院现在挺值钱的,我明天给学校递一份住房申请,学校会给教职工分配住处,咱家三口人应该能分个一室一厅,我看环境也挺好的,咱们不怕没地方住。”

    贺青山摇头:“不卖。没到那地步。”他亲亲妻子的额头:“我不会让你们娘俩落魄街头的。”

    卜晓星被这个词儿弄笑了,搓搓他绷紧的脸颊:“看你说的这个严重,还落魄街头,哪至于!”

    他低头:“后没后悔嫁给我?”

    卜晓星叹气:“孩子孩子生了,岁数岁数也长了,最近也没什么有为中年追求我,这会儿后悔有点不划算。”

    贺青山瞪眼睛压她:“好啊你!以前要找有为青年,现在又盯上有为中年了,咋了!又有人给你送花了还是咋地!不知道你有老公吗!”

    卜晓星眼睛笑弯,抬起手扯他的脸。

    “所以你要打起精神来~老!公!”

    两人彼此对视微笑,暗暗的夜里流动着温情。

    卜晓星抱着男人的背,手心贴在他的心脏,温暖且赋予力量。

    “别想那些,我一直相信你,我也相信我自己的眼光,我不做后悔的事。”

    “嗯。”

    人生高低起伏,有人生失意,就有触底反弹。

    困难坚持过去,贺青山的事业又攀上另一个高峰。有那么点量变达到质变的意思了。

    而随着年龄成熟,贺青山的思想也越发成熟。还有卜晓星也是,随着年岁的增长,她变得成熟,内敛,端丽,温柔,富有力量,他们都比以前更迷人了。

    孟老板在香港给贺青山带了个大哥大,拨一个号码就能联系到对方,方便的不得了。

    他想给卜晓星也弄一个,卜晓星没要:“太大了,不方便,你不出去的时候我们随时都能见,不用弄那么个累赘。”

    “对了,你最近有时间的话,不如学学新东西?”

    贺青山来了兴致:“学什么?”

    “都可以呀,社会进步我们也要进步,我把课表找来,咱们看看有什么有意思的课,一起去学。”

    “好。”

    --------

    《说走就走的旅行》

    忙忙碌碌,不知不觉几十年就过去了。

    某天,俩人翻相册,他们年轻时有个约定每年都拍一套婚纱照,后来演变成随时随地想起来就拍一张留纪念,如今光相册就装了一屋子。

    卜晓星看着泛黄照片上年轻帅气的男孩,转头看看身旁的老帅哥。

    “我发现你老了。”

    贺青山一顿,眼睛微微放大,“我老了?”

    卜晓星再看相片里稚嫩的自己,抬手摸摸自己的脸叹气:“我也老了。”

    两人朝夕相处,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此刻对比以前的照片,才恍然明显的感觉到大家都老了。

    人老了果然容易伤感啊。卜晓星看向窗外夕阳忧愁的想。

    贺青山看着她,轻轻抬手过去捂住她的手,十指温柔相扣,和她一起看向窗外夕阳。

    岁月流逝是不可控的。

    爱比克泰德说过,对于不可控的事情,我们要保持乐观。

    “晓星,咱俩出去玩吧。”

    “嗯?”她看向贺青山。

    贺青山:“你记不记得几十年前,在双河村,那时候我刚跑车,在一颗大树下我跟你说过,说咱们要一起去动物园,去海洋馆,去沪上...去好多好多地方,后来咱俩结婚,你念书,咱们有了孩子,我又开始创业,学习,你出国交换......不知不觉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也老了......所以趁着我们现在还不算特别老,我们出去玩吧!买个房车,我带你上路,我们到处去看看!”贺青山兴奋的像个毛头小子,眼睛放光看着妻子:“怎么样?”

    卜晓星心潮澎湃,握紧他的手脸上绽出光芒:“好,我们出去玩!”

    说走就走!

    俩人双双着手处理手头上的事。

    贺青山安排公司事务,卜晓星不带学生了。

    家里人发现最近俩人每天兴冲冲干劲儿十足,好像是在密谋什么大事的样子。问他们,还不说,就一脸的神秘微笑。

    转过年来的春天,家里人终于知道他们俩在计划什么了,这俩人开着房车出去玩了!!!

    “哦吼~~~”

    长长的公路,天蓝色的房车迎着风和阳光,车里放着音乐,帅气的爷爷潇洒的手握方向盘,漂亮的奶奶举着相机拍照。

    路两旁鸟语花香,车头一杆小旗随风舒展,载着欢乐与爱意通往远方。

    人这一辈子想要的很多,得到很多失去也很多。

    有幸遇见一心爱之人。

    历遍山河,人间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