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就喜欢看我作死 > 正文 第51章 第 51 章
    阳春三月, 草长莺飞,小铜山附近的官道上驶来一行商队,商队中还有一行从渡口下来一起同行的探亲马车。

    这一行探亲的是从应天府江宁回来的兄妹两人, 哥哥是位年轻俊秀的公子哥,在外骑着马,妹妹一直在车里没见着, 俩人回来祖家探亲, 因为江宁离着扬州也不算太远, 所以就请了护院兄妹俩人自己回来了。

    红木马车窗笭轻晃, 车内坐着一位豆蔻少女,少女穿着湘妃色的织锦袄裙, 斜斜地倚靠在靠背的软垫里,雾鬓云鬟,眉目如画,天生带有一股子云娇雨怯的柔弱感,朱唇雪肤,纤薄娇嫩,如山岚上的轻柔云雾, 水岸边的馥郁香兰,端地是一副极好的相貌。

    这位不是别人, 正是我们的“穿越人士”卜晓星。

    早春的风里还带有一丝料峭, 怕赶路受了风, 车内摆了一个暖炉,小小的车厢内被烘得都是热气, 卜晓星给热得脸颊发红, 时不时抬起小手贴贴脸颊。

    “小姐, 你是不是热呀?”丫鬟香菱在一旁拿着小扇子给她扇风。

    当然热啊, 这么小的空间里还点个炉子,能不热嘛。

    她稍稍从靠背里直起身喘了口气,伸手去拨车窗的竹帘:“稍微开个缝透透气。”

    “小姐我来!”香菱立马探身过来把窗笭下的钩子松开一个,风顺着车帘拨开一条缝,带来一阵舒爽的清凉。

    卜晓星呼吸着清凉的空气,表情顿时一阵惬意。

    可算舒服些了......

    懒洋洋的重新倚回软垫里。

    小丫鬟香菱贴在窗边兴致勃勃地看外头的荒草,卜晓星懒得动,靠在软垫里拄腮放空。

    她来这里有段日子了,原因就是标配的车祸系统快穿三件套,完成任务才能苟命回去。

    怕死·晓星......含泪接受。

    按照系统的说法,她来到这里的任务是做一名反派,刺激的目标是本世界的男主:草根皇帝贺青山。

    既然都说是草根皇帝了,那时代背景肯定是朝代末期。

    如今她所在的这个朝代叫乾,蒙古人做皇帝,因为只会打江山不会守江山,末代时朝政混乱、天灾人祸不断、各种矛盾搅得民怨载道,最终分戈四起乱世争霸,男主贺青山以一介草根英雄异军突起一路披荆斩棘逆天改命,最终坐上了皇帝宝座建立新的王朝。

    当然那都是老后面的事情了,现在的男主还不知道在哪个山沟沟里蹲着呢。

    至于她所扮演的则是前期的一个小反派,起因的纠葛是男主贺青山跟她有婚约。

    这事儿要追溯到卜家爷爷那时,卜家家传医学,祖父是扬州城有名的圣手,早年年轻时某一日外出采药不慎跌落山崖,被一名猎户所救,这才捡回来一条命。祖父见该猎户体魄威猛,面容刚正,救起他后第一时间帮他止血包扎伤口,一路背他送回家,救人后也不图回报,心性极为良善,面对救命恩人祖父心之感念之下当场写下婚书与猎户订下娃娃亲,不过当时两家都是儿子,就约好了以后儿子再生孩子结亲,这就定到了孙女卜晓星身上。

    其实这都八百年的老黄历了,猎户早逝,多少年过去两家早就没联系了,除了祖父家里没人记得这门口头亲事。

    所以当土得掉渣的男主拿着婚书来登门求亲时,所有人都懵了。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这是个骗子!但他手上有婚书,后传书给祖父经他老人家确认确实有这么一回事,而祖父一生诚信竟然想要成了这门亲事!

    她这个“未婚妻”直接气火攻心当场气晕过去。

    她,堂堂江宁知州的嫡女,官家小姐、才貌双全,名动江南的大美人,突然冒出一个猎户未婚夫???这简直就是对她的羞辱!

    一哭二闹三上吊,死也不会承认这门亲事,不仅如此还对贺青山百般羞辱然后赶出卜府。更甚者还找人去打他,抢夺婚书,把他赶出江宁,还有她的追求者也一并羞辱并且找麻烦,反正就是标准的退婚打脸流。把仇恨拉的足足的,一举激发了男主心底势雪前耻的斗志,促使他奋斗出头,成功逆袭回来狠狠打脸!

    最后这被卜家小姐嫌弃的穷小子成为著名的草根皇帝。

    因为当初卜家的作死大头仅限于卜小姐母女,兄长勉强算个帮凶,父亲和祖父念在自家有愧在先反而帮助过男主不少,最后男主当了皇帝看在卜家也是对他有帮助的情面上没有为难卜家,但卜小姐当初退婚闹事的事迹传了出去,导致她被世人议论,沦为笑柄,随后一辈子隐姓埋名,留下一段流传后世的经典打脸笑谈。

    “......”她的作死人生真是时时看,时时都忍不住让人叹气啊。

    丫鬟香菱看到自家小姐又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在叹气,最近小姐好像情绪不高呢,总是会发呆然后叹气,美人叹息是周围人看了都会感到心疼的。

    “小姐,您怎么又叹气了呀?要不要跟奴婢讲讲?”

    “......唉”香菱,小姐我是在提前为了我的作死人生表示哀悼啊。

    没有办法跟小丫鬟讲这些,卜晓星只能招招手,让香菱把酱果脯拿出来一起吃。

    趁着现在还能享受几年太平日子趁早享受吧,毕竟再过几年世道就该乱了。

    嘴里含着酸酸甜甜的蜂蜜杏肉,小丫鬟美的眼睛都弯起来了。

    卜晓星坐着兔绒软垫换了个姿势,古代坐马车赶路还是挺累人的,毕竟这时候路和交通工具都很原始。

    “前面到哪儿了?”她探头往窗外看了一眼,窗外绵延的山路被遮挡,入目都是早春嫩绿的草木枝叶。

    香菱挪到门口把车帘掀开一道缝探出去,“我问问赶车的大哥。”

    马车在山路中前行,她这趟随兄长一起回扬州府祖家探亲祖母,年初在扬州府的祖母受了风寒,想念宝贝孙子和孙女,转过春来她便和兄长一起回扬州府祖家来探病。

    香菱从车门口缩回来:“小姐,车夫说过了这段山路就......哎哟!”

    话还没说完,马车突然一个急停,惯性之下香菱直接一屁股坐下哎哟一声倒了过去。

    卜晓星在软枕中一颠,还没来得及询问外面发生了何事,便听到一阵喧哗呼啸自四面而来,山林中呼呼喝喝窜出一伙土匪!

    车外商队大乱,有人大声惊叫:

    “有山贼!!!”

    犹如乱石入湖惊起一片飞鸟,一伙土匪突然从遮挡的山林石后拦路劫道,手中拎着刀枪棍棒,还有骑着马的匪贼冲入搅散车队,跑的跑,摔的摔,叫的叫,护院镖师们前呼后拥,场面混乱,短短刹那山道中乱成一团!

    香菱人都没爬起来,听到外面喊有山贼小脸登时就吓白了,惊叫着对她喊:“小姐有有有山贼!!”

    卜晓星也是一激灵,娇美的脸上血色褪下,水雾的双眼被惊得滚圆,第一时间便在手边四下去摸能拿到手的武器。

    因为惊乱马匹受惊,马车一阵不安稳,香菱刚站起来又跌倒,卜晓星陷在软垫里左右颠簸无法着力,这时马车外的车夫一声惨叫摔倒在地,也不知道是被人踹了还是他自己惊吓之下没控好马,总之他这一摔马,本来就受惊的马直接失控撒开蹄子狂奔——

    “啊小姐——!”丫鬟香菱直接在惯性下后仰甩出马车。

    “香菱!”卜晓星惊吓,随后被颠入车厢后壁哐当撞的眼冒金星,“啊哼——”她脑袋撞到车壁上咚地一声,顿时疼的直哼哼。

    马车内物件颠簸四滚,被失控的马匹拖入狭窄的山道中疾奔。

    隐约中卜晓星听到身后兄长和香菱的焦急惨叫——

    “妹妹!!!”

    “小姐!!!”

    伴随着刀枪剑戟的碰撞撕打越来越远,她在剧烈的颠簸中只能尽力护住自己的脑袋,满脑子都是现在山贼已经这么嚣张了吗都敢直接在扬州城外拦路抢劫了!!

    受惊的马拉着车厢蹄足狂奔冲出山道冲进密林,山贼乱斗中,一个骑着红枣大马的人转头看向失控的马车,勒紧缰绳转身追了上去!

    耳边都是车轮颠簸和枝叶撞击车壁的巨大碰撞声,纷乱且揪紧人心,卜晓星被颠的七荤八素,心脏都要跳出口,她卷着舌头怕自己不慎咬到,颠簸中努力想抓住什么着力点。

    山道树影中,一匹大马在车后疾驰而来,马背上俯着一人,背脊如弓,双目如电,风驰电掣中与车厢靠近的瞬间他起身飞跃,一脚踏足红枣马背翻至到惊乱的马背上,反手抽刀砍断马车绳索,惊马与马车霎时间分离开,长刀入鞘,他飞旋长臂勒缰夹腹提首,手臂圈住马脖!惊马长嘶一声高高起跃,高马人影覆盖树影斑驳——

    “吁嘘嘘——!!”

    马静,车停,人转身。

    卜晓星在车厢里,捂着心口咳嗽,“咳、咳咳...”

    她哆嗦着胳膊撑起身,衣裳凌乱,神色惊慌茫然,发鬓歪歪扭扭的垂在耳边,心口咚咚咚咚狂跳,停、停了?

    车外传来鞋底踩落泥土的脚步声,深色的车帘被掀开——

    眼前一抹白光黑影,卜晓星皱着眉,缓过刺眼日光后慢慢睁大双眼。

    眼前一个......满脸络腮胡看不清面貌的男人单腿屈膝站在车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这人一脸的络腮胡,从鬓角到鼻子下面大半个脸都罩住了,头发也特别浓密的在脑后吊了个马尾,身形不算魁梧,有种少年人的清瘦感,但一点都不显单薄,屈起的长腿和掀开车帘的手臂便充分显示着这人身上的力量。

    卜晓星第一反应这是个蒙人。

    他把车门后的阳光都遮住了,身上覆有一层带光的阴影,显得颇有压迫感。

    男人有一双与粗犷外表不一样的清澈眼睛,这双眼睛年轻的与他的外表有一种违和感,在看见她的时候里面闪过一道亮光。

    而此时系统在卜晓星脑中喊道——

    [星星!我看到他的光环了!他是男主诶!]

    什么?

    卜晓星瞳孔放大,表情惊异,眼前这大胡子就是男主贺青山??

    然后她马上就接受了。

    猎户么,不修边幅,正常正常。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意外遇见男主,她还以为要等到他来提亲的时候才能碰面呢。

    得知眼前这人就是男主,卜晓星微微睁大双眼,不由仔细又把他打量一番。

    细看下男人鼻锋高挺,剑眉星目,前额饱满,轮廓鲜明,整体感觉非常年轻,但他又有一脸大胡子,又显得好像有点年纪......发型和胡子太不羁了,实在看不出具体面貌年龄,姑且先算他是个男人吧,一身黑衣劲装,颇有一种江湖帅侠的气质,但是他搭了一条毛皮腰带,脚上更离谱穿的是一双草鞋,怪混搭的......

    要是他就这个样子去提亲,能提到都有鬼了......

    不过刚刚是他救了自己!啊她运气真不错,竟然碰到了在附近打猎的男主出手相救......

    卜晓星脑子里想了很多,但现实里她只是小表情丰富但一瞬不瞬地呆望着贺青山。

    贺青山也在打量眼前这个女人。

    粉色的衣裳,衣裳凌乱,发鬓也凌乱,露出一张面若桃李的绝美容颜,眼睛水雾迷蒙,泛着水亮的光,有种惊吓过后的呆滞和脆弱。

    通俗点就是,美。

    两人彼此打量,脑中都闪过无数内容。

    卜晓星微微眨动睫羽,虽然知道对方是男主了,但正常情况下她是不认识对方的。

    如今脱离了险境,她微松一口气,稍稍直起身往外面看了看,四周密林一片极其陌生,前后左右都不着路,完全不知道是哪,卜晓星面色带忧,这情况她一个人找不到路出去,她重新看向男人,男人一直盯着她的动作,她唇心微抿,柔弱张口:“这位壮士,我,我是江宁人,回扬州府探亲,路遇匪贼惊扰了马车误入此地,多谢壮士方才出手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

    “可否请壮士送我回家,小女子必当感谢壮士。”

    男人大半张脸隐藏在胡子后面,唯有一双眼睛年轻明亮的很,听了她的话,他眉心微抬,突然冲她咧开一嘴白牙。

    下一秒他就伸手来把卜晓星拎了起扛到了肩膀上。

    “呃!”

    视线颠倒,卜晓星轻飘飘的被扛到肩膀,头昏加上肚子被顶到对方肩膀上,差点没给她压背过气去。

    “壮、壮士!我可以自己走——啊!”

    大胡子扛着卜晓星飞身上马,扣在身前马背上,带起一阵喧嚣尘土绝尘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