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御玄邰 > 正文 208.浮生云梦之续忘断(忘)取断舍
    “对于一个只想留在将军身边,尽些绵薄之力的女子而言,仅是一个小小要求,却接连被拒推人千里。爱而不得,痛不欲生,心无杂念俗事皆未扰的将军是永远不会明白的!”妘娘大吼,利剑的鲜血也随之流出,她不解,自己的容貌姿色不亚于那些烟花柳巷的脂粉女子,何况,自己的清白之身始终还在。至于为何自轻自贱与那承欢膝下夜夜笙歌的妓人所比,无非是因妘娘眼中的身份低微。

    “妘娘!休要胡闹!”这是谨诺对妘娘的劝诫,虽声音低沉,但不难听出有几分担忧和焦虑。妘娘缓缓的抬起头,哭的声嘶力竭,撕人心肺。

    这一激烈举动引起大量将士围聚在帐外,副统领闻声大惊,“统帅,属下适才听见打斗声,敢问统帅是否无事?”边请示边要执剑入内,话未说完,却被谨诺大声止步。以“本帅不小心打翻铜盆为由。”遣散众人,见众人还存有疑虑,不肯离去,谨诺呵斥“快去武场操练,违令者!军法处置!”

    “是!尔等告退!”副统帅带着士兵们去武场,众人脸上写满了无趣,“副统帅,你说我们的统帅怎么跟个娘们一般,打翻一盆水引出这么大的声响!”

    副统帅没有说话,眼底里闪过一丝鄙夷,身旁小将见状回应“咱们这位统帅生得眉清目秀,身段呢也是高挑细柳的,这要是换上女装,必然会被看做成女子!”

    “是啊!”一高大士兵正撸起袖子,露出粗壮的手臂,高喊着“就是啊!统帅从不跟大家伙一块洗澡,总爱一个人待在帐内,每次仗后,大胜归来,便进入营帐中,不知道在做什么!”

    副统帅轻咳几声,“你们胆敢背后议论将军,活得不耐烦了吗!”众人一听赶忙跪下请罪。不过还是有几个机灵的,哄着副统帅,称赞统帅,道:“统帅做事像来独来独往,遇事更是处变不惊,处事有条不紊说一不二,雷厉风行简单爽快,令将士们信服!”

    “统帅的谋略与胆识,当真是可赞可叹!每每大捷,又逼退蛮夷千里,皇上龙颜大悦!特封为镇关第一大将军!”身后的将士见状开始附和夸奖。

    “统帅的实力不容置疑。起来吧!”副统帅笑着说道,继而作出朝拜帝王的礼数,“我等得帝王赏识,有幸从军入伍,为帝国效力!必将赤胆忠心殚精竭虑!助帝王重写国之河山。”

    此话一出,众将士皆跪地行礼“忠心耿耿披肝沥胆,重振河山所向披靡!”

    将士们的决心与呐喊,声传百里,丛林震震,群鸟争飞,响彻云霄……

    谨诺背对妘娘,淡淡说道“难道爱一个人,就一定要留在他身边吗?无形的默默守候,惟愿他好,这也何尝不失为一种爱的体现。”谨诺不动声色的吐露着,看似面不改色从容典雅,可妘娘还是发现了她隐藏在袖中的双臂微颤。

    这一刻妘娘明白了,“原来将军并非传闻而言,是个不近女色,厌恶女子的人。看来他也在独自默默承受相思之苦,呵,可笑,我真是太可笑了!我眼中的情爱,便是爱上了就要让他知道,哪怕他不喜欢我,只要我表露心迹,令他知晓,那就足够了!我的小情小爱同将军的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相较,又算得了什么呢?”妘娘看出,谨诺在这里苦撑是为了心中所爱之人,不禁热泪涌上心头,潸然泪下。“不过,能让英明神武骁勇善战的镇关统帅心生爱慕,放在心尖上的女子,必然是个蕙质兰心精通文墨的国色佳人,不知道会是谁呢?真想见见她呀……可我又怎么比得过人家呢……”

    “妘娘,懂了!”妘娘把苦楚和眼泪咽回了肚子里,慢慢的细声言道,把利剑还给谨诺,接着恭敬温婉的请罪,“方才的一切皆是妘娘太过任性胡闹所致,将军严正律己恪尽职守,且为了蛮荒部落的军情日理万机,引将军不悦令将军心烦,乃是妘娘的大过错了。如今,又替妘娘解围,多谢将军!”妘娘对着谨诺叩拜,谨诺有意阻拦,奈何执意如此。“妘娘只是一介民女,地位卑微渺小,此是妘娘唯一能答谢将军的方式了。”说完便行礼退下,走时回眸含情注视,随后低下头失落道:“妘娘自明日起,便侯在帐外伺候,永不近身……”

    “且慢。”谨诺叫住了妘娘,语重心长道“此处位于国都边界,地广人稀,气候复杂多变,又正值夏日风吹日晒,苦不堪言。适才的事,我也有责任。我是个粗人,妘娘莫要介怀。往后你不必侯在帐外,天干物燥,本帅也需要人服侍!你若不答应,我会难以心安的。”

    “将军……”妘娘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记住,女子的泪水,在任何人面前轻易不流出。一旦流出,证明你心软了,是你输了。”谨诺转身看着妘娘,冷峻的神情与孤傲的长剑合二为一,他们散发出的霸气阴狠,一瞬间寒凉不已,四周的空气霎时凝固了。“不用行礼拜谢了,退下吧。”

    “是,将军。”“你心里是有我的。”妘娘带着爱意的低声呼喊,她一时失礼,笑了出来。还好谨诺没有发现,妘娘赶紧退下。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果然,你冷落我并非是皇上所荐的缘故,虽验证于此,可得到的另一个答案……算了,只要你心里有一点点我的位置便好。”

    妘娘走后,谨诺瘫坐在床上,单手撑脸,烦闷不已。“好险。亏我及时劝解,不然若是动用法术,必会引起端倪。”

    “爱”谨诺忧愁的喊道“五年,已经五年了,他到现在都没有来看我。一封绝笔信,寥寥几字,说什么各自安好,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谨诺的双手在颤抖,那封信毫无保留的掉在地上,“谨诺,此是一封绝笔信(最后一封)。我马上要离开这里了,皇上仁德让我执掌“两面人”。“两面人”乃和你统领的铁虎骁骑军一般,是帝国维持命脉的两大主力所在。看来,皇上真的信任你我,赋予你我二人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权力,成为他的左右臂膀,为他扫清一切障碍。你主外,我主内,想必用不了多久,明国将会在这片广袤无垠的大地上驰骋!到那时说不定你我有机会相见。望徒儿好好珍重,愿你安好。恩师初晓别!”

    “你不在,我怎会安好。”谨诺捡起信,小心翼翼的收回袖中。“老狐狸。早知道你不会乖乖就范,”谨诺猜出朱帝是利用谨诺对初晓的感情在互相牵制,这五年中来往的所有书信,虽是靖来回传达,但这些信件怕是未到靖的手中便已被朱帝知晓其内容。一旦有所端倪,立即对初晓等人“下手”。

    “两面人”是历代朱家人的亲信部队,堪比朱帝的“心血”。表面上朱帝信任初晓,可实则把自己和初晓推入朝臣们的“风口浪尖”。

    “看来,老狐狸是担忧我接连平定战乱,收复民心,建立威望,恐于他不利,会功高盖主。他已经采取行动了。”

    谨诺明白,初晓此番定会是凶多吉少。即便有咒术加持,可万一,将初晓终身禁锢,永生不得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初晓!”成为仙者的谨诺不能随意施法,一旦施法,遭受的反噬可是百倍千倍的疼痛。可她还是熄灭了帐中摇摇欲坠的烛火。“啊!”谨诺倒地惨叫,“我终究是被尊神遗弃了,自从那日的“天谴”之后,谨诺每施法,身体和心灵就会受到异常的攻击。然而,这些攻击,谨诺无论如何都挡不掉。

    “初晓!”谨诺挣开了“束缚”,口吐虚气眼神却坚定有神,“初晓,我绝不会让你有事,哪怕拼上我的性命!”谨诺说完,化烟消散。

    妘娘闻声赶来,“将军!将军!莫不是伤口复发了?妘娘带来了上好的金疮药,将军!将军!”妘娘想要掀帘入帐,手碰触帐帘有些许犹豫,忽然妘娘脑海中浮现出谨诺的脸颊,心一沉,一口气,进入帐中。“将军!将军!将军不在帐中,莫不是出去了?”妘娘察觉不对,出营的路仅有一条,沿途定会经过与路相邻的医帐,自己在医帐配药,并未看到将军外出。难道?是有人带走了将军?“不会的,将军武功高强,足智多谋。谁有此等本事,一声不响的带走他?”妘娘越想越怕,脑中不断回忆着在帐中的细节。

    “将军的营帐远离医帐,且大多数的士兵都去武场操练,只剩几支小队,在进出口处勘查把守。哎,将军的心思难懂,不仅是我,就连众士兵,各位将士,将军都不准他们近身,更别说在将军的帐外守卫了……”

    妘娘的心思细腻,思虑一番,想着“这件事,如若被副统领和军中将士所知,必然大乱。何况,不难说是将军自己出去走走,过些时辰便会归来。这个时候,当务之急,我还是对外封锁统帅不在军营的消息,以免军心不稳。”妘娘果断干脆的性格也是朱帝当初安排她入军营的原因之一。

    妘娘走到谨诺的盔甲面前,望着说道“将军,你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皇城中,熙来攘往,络绎不绝。初晓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看着那些喜笑颜开的商贩、民众。“很快乐嘛!”晋帝所在时的怨、哀、愁、苦,皆化为由衷的、发自内心的爽朗笑声“哼!这无疑是国泰民安和和美美了。”初晓虽说不服,但朱帝的手腕当真厉害,短短几年,就能让这座遍布绝望死寂的荒城变成如今的太平盛世。

    “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当年的噩耗。又或者说,这场朝权变动与晋帝的暴行相较,早已见怪不怪。”由此可见,晋帝临位时期,除了初晓和靖,再无任何人记得了……

    朱帝把国号换成了任君榷彧的“明”,取有日月同辉乾坤共舞之意,真是嘲讽,一切始于“明”,断于“明”却又终于“明”。晋帝的“晋国”同农妇持帚扬起的落尘般风吹云散不复存在了。初晓再次看向四周,继而望向禁受住战火洗礼的巍峨皇城,深褐色的双眸少了些讽刺,多了些错愕。

    “他们还真是容易忘却啊!”这便是统治者的真正实力吗?初晓不甘的紧握双拳,心中顿时想起一位熟悉的女子,轻笑道“或许有一天我跟你也会一点一点,受时光的侵略,慢慢在众人的脑海中抹去吧。”

    “晓哥哥,晓哥哥!”初晓猛地回过头,只见面具下一张顾盼生辉的粉嫩脸庞,正盯着初晓,而后响起青铃似的笑声。

    那姑娘生得婉约动人,眉宇间有一股说不出的温柔和娇艳,她双眸微抬,面容羞涩红润,亲昵的叫着。“晓哥哥,你在想什么?半天不理瑶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