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火豪族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香消玉殒 (5)
    另一条山路的尽头,摄政王守备的一端也已同样被乱军突破到了山顶,摄政王带少数随从退入碉堡深处,攻上山顶的三百多乱党士兵疯狂冲向碉堡入口,却被身后政府军一阵扫射死伤过半,为首的乱军中校卧倒寻求掩护,一边骂道:“你小子果然不是好东西,竟然背叛我们想吃独食。”话音未落就被政府军上尉爆了头。乱党军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打乱了阵脚,上尉手持狙击步枪指挥政府军沉着应战,短短十分钟就歼灭了乱党军的残余部队。

    在确认全歼山顶敌军后,上尉让政府军戒备四周,他却放下武器独自一人走到碉堡入口前单膝跪地大声道:“卑职救驾来迟,请摄政王殿下恕罪。”

    摄政王的随从对摄政王道:“恐怕有诈,殿下不要回应。”

    只见那上尉接着道:“卑职是奉了东夷领一等男爵耿镐阁下的命令,在此营救殿下。”

    摄政王道:“这批军队确实是穿的中都领正规军的制服,且他们就算要攻进来,凭现在我们这几个人还能挡得了吗?看此上尉并不携带武器,我就姑且信他一次。”随即不顾随从阻拦,走出碉堡道:“请问你真是耿镐派来的人吗?你叫什么名字?”

    于建廷道:“卑职于建廷参见摄政王殿下,耿镐阁下令卑职护送殿下回殿下的封国北夷领。”

    摄政王喜道:“多谢你的帮助。

    于建廷道:“卑职差点迟到酿成大错,请殿下责罚。”

    摄政王拍着于建廷的肩膀道:“你来得很及时,何罪之有?只是我有点好奇,耿镐只是东夷领的一个小男爵,你作为中都领的正规军上尉是怎么认识他的?且又怎么会听他的指挥?”

    于建廷道:“是有高人推荐。”

    摄政王自言道:“莫非是天机先生?啊对了,孤的妻子在山顶另一端,我们快去救她。”

    于建廷道:“卑职也已派人去了那边,应该没有问题。”

    摄政王道:“好,我们现在立刻前往。”

    于建廷道:“遵命。”心中想着:“看来那日的蒙面高人果然没有说错,这次我可是立了大功,仕途上必有光明前景。”

    两日前的夜晚,于建廷在军营中才要入睡,却被一蒙面人用装有消音器的手枪指着脑门,于建廷惊道:“何人,你想干什么?”

    那蒙面人道:“小声点,不然后果自负。”

    于建廷道:“你我并无冤仇,我这区区上尉也没有多少军饷,你应该找错目标了。”

    那蒙面人道:“受到突袭能在惊恐之下瞬间恢复冷静,我并没有找错人。我查过你的底细,你是帝国大学二院军学系毕业优秀学生,综合能力非常不错,可惜因为是二院毕业,所以起点就比一院毕业的学生低,一直得不到重用,从准尉爬到上尉的军衔用了十年,而那些实际能力比你差的人也有不少升到了少校甚至中校。”

    于建廷道:“唉。你竟然了解得如此详细。”

    那蒙面人道:“帝国大学分五院,一院乃是皇室贵胄,公爵以上的贵族,三品以上的官宦子弟和公民中超出正常人智商上限的尖子生才能就学,二院是伯爵以上的贵族,五品以上的官宦子弟,富豪巨商子弟和公民中非常优秀的学生就学,三院是男爵以上的贵族,八品以上的官宦子弟和公民中优良水准的学生就学,四院只要有中上资质的公民都可以就读,至于五院中下资质的水货就可以就读。历来选拔人才只看前四院,多年来前四院都出了不少知名人士,哪怕是第四院虽然成大才的少,但平均质量也至少是有用的人。只是随着近二十年人口泛滥,竞争越来越激烈,需要人才的岗位却并没有增加多少,所以慢慢从四院到三院到二院都不被重视了,选拔人才只看一院的学生。可是很多职位让一院的学生做就是智商浪费,一院应该着重参与科研,二院三院的主要职责才应该是政治经济法律军事,三院四院的主要职责是商学艺术。像你这种以公民身份考入二院的学生,其实以你的天赋在军事学里比多数一院的学生都强,只是因为略有偏科才进的二院,所以你心中必然不服。”

    于建廷道:“不服又如何?那么多年了,锐气也磨没了。”

    那蒙面人道:“总有人识才,比如我。你既然觉得怀才不遇,何不换一换阵营?”

    于建廷道:“你是何人?你有权力提拔我?在帝国正规军里怎么换阵营?难道你是革命军?那我是不可能加入的。”

    那蒙面人道:“同是帝国军身份,只是让你不要在中都领干了,去为北夷领之王也就是当今朝廷的摄政王殿下效力吧。摄政王殿下求贤如渴,不拘一格降人才,你只有为他效力才有发挥实力的机会。”

    于建廷道:“摄政王殿下口碑不错,我并不反感。虽然他已被通缉,说实话我不信他是弑君的凶手。”

    那蒙面人道:“不看宣传表面,能独立思考,我确实没找错人。”

    于建廷道:“你是摄政王殿下的人?”

    那蒙面人道:“是,但是我是直属东夷领男爵耿镐的部属。”

    于建廷道:“传闻摄政王殿下和东夷领之王是表兄妹,两国是结盟的关系。如此看来摄政王殿下果然是和东夷领关系很深。”

    那蒙面人道:“这不是你现在考虑的事情,你要做的事情在这道密函里,记住在大方向上你必须完全按照这道密函里的安排去做,当然遇到突发事件和细节问题就靠你的能力去解决了。”

    于建廷仔细看完密函后道:“我明白了。可是还有一个疑问。既然要护送摄政王殿下去北夷领,何必搞得那么繁琐。”

    那蒙面人道:“第一,我是确信你在你的下属士兵前威望很高,他们不敢不听你的命令,可是附近军营里的士兵就不是了。如果你主动在中都领境内带兵投诚被通缉的摄政王殿下,恐怕士兵们不敢吧?然而出了边境,远离监军的视线,你们有很大的机会可以搏赢游戏,士兵们会愿意和你一起冒险。第二,乱党军是调味剂,只要你能获取他们的信任,到时倒戈一击,这支乱党军不堪一击。我也调查这支西夷领边境的乱党军了,确信你按这密函的安排做一定会办成。之后的事情你自己思考。”

    于建廷道:“在人最危险的时候伸出援手,是最能让对方印象深刻。正所谓锦上添花永远比不上雪中送炭。”

    那蒙面人道:“只是记得,说你是东夷领男爵派的人,不要独自贪功,不然同样后果自负。”

    于建廷道:“这个我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