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瑾墨青花 > 正文 第八章新进宫女
    她心猿意马坐在井旁,草药在木桶里浸了好久,眼看快日上三竿,她还没有想出一个良策去弄什么令牌。不管了,今日就算豁出这条命也要进宫见他了。

    她想出去,除了慕容曦,没有什么人能看住她,更何况是人又老眼又花的申伯。她偷偷捏了个诀,便穿出了曦春堂的院墙。好在曦春堂离皇宫并不是很远,她一路小跑,快到晌午的时候终于赶到了宫门口。

    出入宫门口的人果然个个都手持令牌,等待着看守大哥的检查。她笑了笑,她连天阶岛都闯过来了,区区一个皇宫算什么。她偷偷跑到宫墙下,趁人不备便穿墙而入。

    进了皇宫她傻眼了,皇宫这么大,街道四通八达,这选宫女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啊?问了一些人都说不知道,而且还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吓得她再也不敢问了。她正漫无目的到处溜达,突然有一个全副武装,身上还佩戴宝剑的男子拦住了她。他的身后还跟了一群带着家伙的人,看样子应该是皇宫里的护卫。

    “喂,你是干什么的,怎么一人在此闲逛?”

    “我?我迷路了,我是来选宫女的,敢请这位大哥指下路。”

    “你自己来的?这倒是新鲜,姑娘们应该都是由内廷官带入宫中的,你是如何进来的?”

    坏了,要穿帮了,昨日那看榜文的老伯也没告诉她呀,怎么办?她突然灵机一动道:“不是,其实我昨日已被带入宫中,刚刚我随姐妹们一同出来的,内急,上了个茅厕,转眼就不见了她们。。。”她造言捏词,脸上堆着无辜可爱的笑容,这是她最擅长的。

    “原来是这样啊?”守卫大哥深信不疑,这样一个小姑娘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呢?“选宫女在倾芳殿,这里宫殿多,你初来乍到的一时找不到的。这样吧,我让人送你过去。”

    总算是碰到好心人了,她千恩万谢跟着一个侍卫走了。

    “姑娘,前面就是倾芳殿了,你自己进去吧,我就不送了。”

    她想着这样更好,于是谢过那人,来到了倾芳殿门口。

    午时已过,一大群被选进宫的女孩们刚用过午膳,此时正聚在倾芳殿的园子内,有的堪忧自己以后的命运郁郁寡欢,有的则因为进入皇宫想着从此要过上贵人的生活而兴奋不已。一时院子内叽叽喳喳有些吵闹。

    她看院子里有几盆很大的梅花,正好可以遮挡一下。于是捏了个诀,穿过墙,躲在了梅花后面,看了下无人注意,便悄悄起身走到了院子中,混入了人群。

    姑娘们因为昨日才刚刚见面,人又多,彼此间并不太熟,对于她这张新面孔倒也没人在意,她松了口气,暗暗庆幸着。

    这时从殿外款步走来两个年纪稍长的女子,院内亦有一名穿着红色宫服的女子立刻笑脸迎了上去,俯身施礼:“李大人,欧阳大人。”

    那两名女子举止轻柔文雅,神情端庄高傲,女孩们早已停止了喧闹,好奇地看着她们缓缓走到院子前头。那红衣女子清了清嗓门正色道:“尔等是经过千人筛选后的佼佼者,这两位是李尚宫大人和欧阳尚宫大人,今后的一个月你们便要跟着两位大人学习这宫中的各种礼仪,请大家务必认真学习,好好表现,大人们会熟察尔等性情言论而评汇尔等之刚柔愚智贤否。

    你们千万别以为进了宫就万事大吉了,一个月后还有一场考核,尚宫局会根据你们的考核结果和大人们的评汇决定你们的去处。考核通不过的就只能在宫里服苦役,不得服侍主子,都听明白了吗?”

    “啊?还要学礼仪啊?”她一听就急了,什么狗屁礼仪,还要学一个月!“一个月是不是也太久了?”

    她的这句脱口而出的话顿时招来了院子里人群的所有目光,众人这才注意到她,她如一朵雪莲花般纯美,站在那里,没有那种贤淑温婉,也没有那种卑微粗俗,有的只是漠视一切和无所畏惧的坦然。在这皇宫,这场合,丝毫看不出她身上有什么忸怩,怯懦,不自在。众人皆投以吃惊和疑惑的目光。

    “你叫什么名字,怎如此这般无礼?”红衣女子有些恼羞成怒地盯着她。

    “我叫盈月。”她又不经大脑思考地脱口而出。

    “盈月?”那红衣女子疑惑着,这个名字不太熟。她拿起桌上的名册翻了起来。

    盈月一看不好,这些女子显然已经是被涮选后有了留在宫中做宫女的资格,她们的名字都是在名册上的,而自己是突然冒出来的,这名册上根本没有自己的名字,这可如何是好?她赶紧暗念咒语,将自己的名字加了进去。

    那红衣女子果真在名册的最后一页找到了她的名字,思索着重复了一句:“盈月?”,又疑惑地抬起头,自言自语道:“奇怪,这名册上怎么只有名字,没有其它内容呢?”

    红衣女子还在发愣,坐在一旁被称为欧阳大人的那名女子早就坐不住了。她本是个七品女官,比旁边的女子低了二品,也是她的手下,自然想在上级面前显显自己的本事。只见她悠悠站起身来,缓缓开了口。

    “在这宫里,作为一名宫女,头一件重要的事就是要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主子让你说,你才能说,主子没让你说,你就得把嘴巴乖乖闭起来。”她边威严说着,边走向盈月,目光犀利。

    “而你刚刚就犯了这两大忌讳,还不自己掌嘴?!”欧阳走到她跟前,盯着她,姑娘们一看这气势,都屛住了呼吸,暗暗替她捏把汗。

    盈月淡然看着她,面不改色气不喘,一动不动。这宫里什么破规矩,不让人说话,说了话还要掌嘴?就没有人提出要改一改这规矩吗?

    欧阳从来没见过敢直视她的新进宫女,看她一脸毫不示弱,不知是哪来的野丫头,真正一点规矩都不懂吗?她终于忍无可忍,扬起巴掌,照着盈月的脸狠狠扇了过去。

    姑娘们心中暗叫不好,有的甚至不忍心看,闭起了眼睛,好像那一巴掌要打在自己的脸上似的。可是出乎她们的意料,欧阳的巴掌突然落在了她自己的脸上,而且发疯似的,左右手开弓,停不下来。不知何故她会突然像中了邪,众人一阵惊呼,都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只有盈月一人,在那里饶有兴致地数着数:“十八,十九,二十。。。”

    “晴儿,你这是做什么,快停下。。。”旁边的李大人疾步跑了过来,想阻止她却未果。

    红衣女子手中依旧拿着那名册,呆呆的,突然像是幡然醒悟,指着盈月惊慌失措尖叫道:“妖女,她是妖女。”

    她这一叫,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姑娘们吓得花容失色,到处逃窜,整个倾芳殿顿时乱作一团。

    “还不快去找侍卫!”那李大人到底是见过些世面,对着那红衣女子吼道。红衣女子赶紧慌慌张张跑了出去。

    “不对,应该是去找法师才对。”李大人暗自嘀咕了一声,亦慌里慌张跑了出去。

    “法师?”她想起慕容曦有提醒过她法师非等闲之辈,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再说这宫女估计自己这样一闹也当不成了,还是脚底抹油溜吧。

    出了倾芳殿,她发现那红衣女子果真领了一群侍卫朝倾芳殿而来,她赶紧朝一旁的巷子拐了进去,又七拐八弯过了几个巷子这才觉得自己安全了。

    皇宫很大,巷子里时不时会有一群人,抬着轿子经过。凡遇到人,她就施个法,穿到了另一个巷子里。

    “一个月后有宫女分给他时,我使一个狸猫换太子,悄悄地将那宫女换成我不就行了吗?眼下先要确定他的身份,他肯定是住在某一个宫殿内,自己一个个宫殿找,必能找到。”她这样想着,打起精神,穿入一个个宫殿内寻找。

    太阳下山了,她已是精疲力尽,却没有找到她画里的人。莫不是他带兵打仗去了吗?还是出了远门?还是他根本就不是宫里的人?她无从而知,只知道自己又累又饿。

    宫里各个宫殿内掌起了灯,而她无处可去。三月的夜竟还有些凉意,一阵冷风吹来,她突然感觉有一丝无家可归的凄凉,想起了昨日那顿可口的晚膳,还有那张舒适的大床。可是那里也不是她的家啊。

    慕容曦坐在庭院中,呆呆看着手中的瑾墨青花,一脸悲哀无奈。他一回曦春堂申伯便一脸内疚跟他说那丫头跑了。他淡淡说:“无妨,跑了就跑了,留住了她的人留不住她的心。”他很清楚她是什么样的脾性,不撞南墙绝不回头。更何况,自己能有什么法子留住她呢?她对他的记忆全无,自己又不能跟她说,说了她也不会信。有什么法子能让她恢复记忆?或许这瑾墨青花能帮上忙,只要自己的一滴血。可是自己在人间不可以流血,否则就要立刻被召回天界。而且他一旦被召回,就再也不能下凡了。

    好像这是一盘死局,无论他怎么想都没有破解的方法。老天爷到底是想如何安排?既然与她无缘,为何又将她送到自己面前?天这么晚了她能去哪里?她只带走了她的画,连瑾墨青花都不要了,这曾是她最爱的宝贝。

    他正黯然神伤,忽觉一阵风吹来。他侧过头,却发现那丫头正局促不安,又有些吃惊地站在院内看着他,显然她不希望被他发现她偷偷溜回来。

    “慕容大哥。。。我。。。那个我。。。”她正想着如何编些谎话来。

    慕容曦见到她一阵惊喜,虽然猜到她会回来,但没想到这么快。“别说了。”他知道她一开口准是一堆谎话。

    “肚子饿了吗?”他站起身,迎了上去,眼中无限温柔。

    “啊?”她没想到他见到她会是这副面容,她本想着他定会雷霆大怒。“嗯。”她抚着自己瘪瘪的肚子,点点头。她今天变来变去,耗费了太多元气,这下肚子早就饿得不行了。

    “跟我来。”慕容曦拉起她的手,把她带到了膳房。

    膳房内早已没有人,慕容曦让她坐在一旁的桌子前,自己则翻着厨斗,和架子上的提盒,盫笼。最后他拿了一碗米饭,一碗红烧肉,两个鸡蛋,几片南瓜,一小块豆腐,一个西红柿,两个香菇,一片蒜瓣出来放在桌上。

    盈月惊奇地看着他忙碌着,搅鸡蛋,切豆腐,剥蒜瓣。。。突然觉得他是这样可亲,心中涌起了几丝暖意。

    膳房亮起的灯和发出的声响惊动了一个老妈子进门,一看慕容曦这架势,惊道:“这可如何使得,堂主,还是让我来吧。”

    “不碍事的,”慕容曦冲她笑笑:“你去歇着吧。”

    老妈子看看盈月,笑道:“姑娘可真有福分啊,我们堂主可从来没为谁下膳房做饭。”说罢喜滋滋退了出去。

    盈月看得出了神,过了一会儿功夫,在她面前摆了一碗南瓜蛋炒饭,一碗红烧肉,一碗豆腐三鲜汤。米饭炒得粒粒饱满,配上金黄色的酥软的南瓜丝,甜糯糯,香喷喷的;红烧肉浓油赤酱,色泽诱人;那一碗豆腐三鲜汤,被淀粉勾芡过,浓浓稠稠,白嫩嫩的豆腐,配上红润润的番茄丁和薄薄的香菇片看着都食欲大开。

    她咽了口口水,冲着他露出了最灿烂的笑容,说了句:“那我就不客气了。”就拿起了筷子吃了起来。

    味道果然是超好,这饭菜搭配得刚刚好,都是她喜欢吃的。转眼间桌上只剩下几块红烧肉,其它的都进了她的肚子。她满足地放下筷子,抬眼见他还望着自己,不由开始琢磨:这人为何如此反复无常,一下又对自己这么好?无事献殷勤可不是什么好事。不会又要跟自己算账了吧?

    “吃饱了吗?”

    “嗯。”

    “没想到什么吗?”

    “哦,还没谢谢大哥的款待,想不到你还有如此好的厨艺。。。”

    “我指的不是这个,算了,”慕容曦微微皱了皱眉:“把手伸过来。”

    “啊?干吗?”

    “我替你把把脉。”

    “哦,”她伸出手臂放在桌上,突然想到什么又缩了回来:“这个要多少诊金?”

    他终于忍俊不住道:“曦春堂给穷人治病从不收费,如果你算是穷人的话。。。”

    “我当然是穷人啊,你看我身无分文,寄人篱下。。。”

    “把手伸过来吧。”他无奈叹了口气。

    她的脉相平稳有力,女娲石在她体内虽然依旧被封印着,但其威力似乎已经被融入她的经脉中。她的体内有一种他无法看清的东西控制着她,这东西无色无味无毒无形,应该就是这东西让她失了记忆。

    “怎么样?你能治好我的失忆症吗?”她看着他微微皱起的眉头,有些焦急。

    “不好说。”

    还说是什么名医呢?她悻悻抽回了手。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那画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是慕容曦一整天都在琢磨的。

    “嗯,”泄露天机会不会遭天谴,再说告诉他天界的事他也不会相信啊:“什么都记不得了。”

    “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我们一起去街上赏月吧?”慕容曦看了她一会儿突然兴致勃勃提议道。

    “啊?我有点累。。。院子里不也可以看见月亮吗?”吃饱了饭,她现在困得只想睡觉。

    “走吧,就当是你付这顿饭的饭钱。”他起身,不由分说,拉着她往街上走去。

    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饭,不过陪他赏个月就能换这顿美食,这买卖值了。她于是任由他拉着到了大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