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外挂是随机瞳术 > 正文 第110章 第 110 章
    第一百一十章因为他让我这么干

    接到月津见电话的时候, 五条家的大长老一时竟然陷入了慌乱。

    月津见在五条祖宅醒来只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跟五条悟一起回东京了,本来五条家有着一堆疑问, 但月津见只是跟几个长老交换了手机号, 然后亲切地说了句“有事再联络”就撒手不管地走人了。

    几个长老之后还开了个小会,讨论这个“有事再联络”是几个意思。

    “是‘用无聊的事打扰我就让你们好看’的意思吧?”

    “不对,也许是‘没联络我你们就擅自下决定是找死’的意思。”

    “但谁知道什么程度的事算‘有事’啊?”

    最终还是他们悄悄问了五条悟,五条悟笑个半死才回复他们“冴久讨厌麻烦,有事他会主动联络你们的”才算解决这个致死疑问。

    确定月津见不打算对五条家指手画脚后, 长老们纷纷松了口气, 但也感觉很不安,生怕哪天就发现前面的沉寂都是为了后期的大新闻。

    直到今天,大长老的手机忽然响了。

    当时大家正在开例会,给月津见特别定制的铃声一响起,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大长老身上,示意他赶紧接电话。

    大长老颤颤巍巍地按下了接通键:“月津见尊……”

    “大长老。”可能是不想让他们把那在外人听来过分诡异的称呼说完, 月津见在那边打断了他的话,不过语气却很温和, “有件事想要麻烦你一下。”

    “您说,您说。”大长老诚惶诚恐。

    月津见在电话的那边继续道:“是这样的,虎杖悠仁你知道吗?”

    “知道,两面宿傩的容器。”谈到正经事, 大长老的心也稳定了下来, 开始思考月津见提这个的目的。

    “长话短说, 他现在出了个任务我觉得有问题, 想让他假死, 顺便调查一下总监部的谁在搞事, 这需要辅助监督伊地知先生的配合,他想咨询你的意见,你觉得如何?”

    大长老下意识地说出了正确密码:“当然没问题!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五条家是您永远的支持者!”

    “很好。”月津见的声音稍微远离了一点话筒,似乎在问旁边的人,“你要跟他再说两句吗?”

    伊地知呆滞的声音响起:“不用了……”

    月津见的声音重新清晰了起来,彬彬有礼地道:“那就没事了,打扰你了。”

    回想起自己都说过多少得罪对方的话,明明很正常的语气,大长老听着就毛毛的,连忙道:“不不不,不打扰,能帮上忙是我的荣幸……”

    挂了电话,月津见对伊地知说:“怎么样,这样能放心配合了吗?”

    伊地知缓慢地点头,看起来很木然,其实内心已经充满了波动——刚才那是五条家大长老的声音没错吧?!总监部每次因为五条悟的事找五条家掰扯的时候,基本都是这个声音接的电话……

    但他对月津见的态度是怎么回事!?简直像是五条家易主了,家主其实不是五条悟,而是月津见一样!

    后座的三个同学中,两个意识不到有什么问题,只有伏黑惠知道的太多,又缺乏关键的情报,思路一不小心就跑偏了。

    怎么回事,五条家的人真信了五条老师说月津见前辈是他老婆的事吗?这是对待家主夫人的态度?不可能啊!狗腿过头了,而且按理说五条家应该是最反对的……

    后座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只有前座的月津见还在和伊地知沟通任务报告要怎么写。聊到自己的舒适圈,伊地知的反应也恢复了正常,甚至会举一反三,两人很快就讨论好了怎么骗总监部。

    “那五条先生那边……”

    “我来告知就行。”月津见揽了过来,免得伊地知胃痛加重,“就是这样,拜托你了。”

    伊地知艰难地点头:“我明白了。”

    2018年7月,总监部接到现场消息,两面宿傩的容器虎杖悠仁,疑似在英集少年院中死亡。因危险尚未解除,难以进入调查,尸体下落不明。

    半小时后,来自辅助监督伊地知洁高的报告中,补充了来自幸存的两位一年级的大量细节,进一步确认了虎杖悠仁的死亡。

    一小时后,总监部高层于网络上开启了临时会议。

    “对于这件事,大家都怎么看?”一位老人一边撸猫,一边对着摄像头问道。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一个人说,“宿傩的容器那么轻易就会死吗?两面宿傩真就没有别的想法吗?”

    有人赞同:“是啊,他们也没见到宿傩容器的尸体,只是到处都找不到,并且发现了带着校服碎片的大量血迹,所以猜测虎杖悠仁已经死了而已。”

    “不进入现场的话,那就是个巨大的猫箱,什么都是任由他们自己说……不如我们再派点信任的人进去调查一下?”

    要说到信任的人,肯定就是在座各位家里的小辈了。提议的人倒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根本不信虎杖悠仁会死,说不定是个障眼法偷偷跑掉了,没看两个一年级都顺利出来了吗?感觉里面的咒胎也不是多强。

    结果却有人当场反对:“里面有特级咒灵!怎么能让我们的人送死。”

    “……?不是说还是咒胎?咒胎杀普通人还行,咒术师的话……”

    “真要是咒胎怎么可能杀死宿傩的容器?”

    “所以我才说他可能只是假死逃跑了,监管人是五条悟吧?他什么时候回来?”

    顿时,关于里面的到底是咒胎还是孵化出了特级咒灵,这两个人就先吵了一架,不过他们对于虎杖悠仁大概率没死这件事还是挺一致的。

    那就必须要有人进去查看,最终定下来的结论,是等五条悟回来后,让他带着他们信任的人一起进去调查。

    五条悟之前在没信号的地方,匆匆赶回来就听到了虎杖悠仁死掉的噩耗,紧接着就接到了总监部安排下来的新任务。

    看着非要跟他一起进去的两个总监部的人,五条悟说话都带了点杀气:“我都还没找你们算账我一不在悠仁就死了的事呢,你们倒是先开始怀疑我了!”

    “……还、还不确定已经死了呢。”总监部的人勉强在咒术界最强的可怕压迫感下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五条悟懒得理他们,直接进了少年院的大楼,并且靠着「六眼」看到的数据,直奔咒胎的所在地。

    总监部的人打电话向总监部汇报:“是,已经发现了咒胎,而且一路上都有战斗的痕迹,经五条先生的判断,应该是来自虎杖悠仁……是,大量失血……”

    网络会议中,不少人都陷入了迷惑。

    “怎么还是咒胎?之前能量检测的时候,不是说随时可能化为特级咒灵了吗?哪怕刚才一年级进去的时候没孵化,过去这么久也该孵化了啊?”

    现场的人还在汇报:“根据当前的能量测试,该咒胎被孵化后,基本没有可能成为特级咒灵了……”

    “………………”

    太迷了,整件事都迷到不行。

    五条悟抢过电话,对总监部那边说:“我不管咒胎还是咒灵,我稍微离开一下你们就能把我学生弄没一个,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总监部的老人们打起精神:“五条悟,会发生这种事大家都想不到……”

    “想不到个鬼,你们当时的情报可是大概率孵化成特级咒灵,还要救助五个生死不明的人,不管怎样让三个一年级去都说不过去吧?”

    五条悟隔着电话,冰冷的声音都刺得对面的人坐立不安。

    “你们真应该感谢现在改成网络会议了,分散找人太麻烦,不然我现在就直接去总监部算账,现在只能隔空问了……谁提议的?谁同意的?说啊!”

    “五条悟!注意你的态度!你的意思是我们难道会故意送学生去死吗?”

    “难道不是这样?天啊你们真的老年痴呆该退休了吧,当年对着冴久用的那些小手段真要我一一列举出来?”

    五条悟和总监部大吵了一架,总监部疲于应对,又不想示弱地交出名单——没有这个道理,五条悟闹一闹他们就妥协的话,以后都没办法挺直腰板说话了——只能以虎杖悠仁的尸体还没找到,所以不能以此来定罪为由拖延了一阵。

    五条悟不爽地祓除了这个咒胎,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少年院,留下总监部跟着进去的两个人继续搜查大楼……虽然五条悟说「六眼」没看到大楼里还有活人,但他们就是总监部不信任五条悟才派来的,不能五条悟说什么就信啊。

    上了车,五条悟周身仿佛从北极刚回来一样的寒意突然消失了:“伊地知,回高专。”

    伊地知启动了车子,看着五条悟拨通了手机号。

    “冴久!我这边搞定了!”五条悟语气轻快,完全没有方才好像随时会杀人的气势,邀功似的给月津见打电话,“真的不用我去揍几个人吗?我还没演过瘾!”

    “不用,这种程度就够了,你把人揍得无法行动的话,我这边计划也会出问题。”月津见淡定地说,“就这样,先挂了。”

    五条悟看着被挂断的手机,不满地冲伊地知抱怨:“冴久是不是很无情?用完就扔!”

    伊地知用空闲的一只手擦了擦汗:“那个,五条先生,月津见君到底想做什么?”

    “不知道。”

    伊地知:“不知道?!那您怎么这么配合……”

    “因为冴久说让我这么干啊。”五条悟理直气壮,在给总监部找麻烦这种事上月津见比他积极多了,好歹这次记得带他一起玩,“我也等着回去听解释呢!反正有趣就行了!”

    伊地知:“…………”

    他让你怎么干你就怎么干,你就没有自己的想法吗?!五条先生,你醒醒啊!他只是你的学生,你赶紧支棱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