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你抱我一下 > 正文 第65章 番外四
    一手毕业证一手结婚证对小情侣来说是不是大好事不知道, 但是对长辈父母来说,那是绝对值得普天同庆。

    婚礼前一晚年雪兰就高兴得几乎没睡,一大早天亮了,立刻给梁夙年打电话, 儿子声音听起来含含糊糊的, 瞌睡劲儿都快从电话里冒出来了。

    “怎么还在睡?”

    “妈, 不是还早呢么?”

    “早什么呀不早啦!要准备的很多,你们还得赶去酒店拾掇呢, 快点起来,我们现在正在过去接你们的路上了。”

    “好。”

    挂了电话,梁夙年又眯了一会儿才揉揉太阳穴翻身坐起来。

    谢嘉然还没醒。

    没了他挡光, 被窗外亮光晃得不舒服, 皱紧眉头拉起被子换了个方向,继续睡。

    梁夙年看笑了,打个哈欠轻手轻脚进卫生间洗漱。

    收拾好弄好早餐, 才回到床边把人从被子里挖出来:“然然, 该起床了。”

    “好困......”

    谢嘉然被他拉着坐起来,眼睛都睁不开,顺势磕进他怀里继续睡。

    “醒醒然然, 我们今天还有事要忙,忙完了再慢慢睡好不好?”

    “忙什么......”

    “忙着结婚啊。”

    结婚?

    哦,结婚。

    对了,他们今天结婚!

    谢嘉然大脑精神一震,身体却还醒不过来,迷迷瞪瞪抬起脑袋, 不到两秒又砸进梁夙年颈窝。

    “好忙。”

    “昨晚应该早点睡的...”

    最后谢嘉然是被梁夙年抱着进卫生间洗漱的。

    就放他坐在洗漱台, 帮他挤牙膏, 帮他擦脸,中途还要抵着他的眉心不让他眼睛闭上,堪比照顾小朋友了。

    吃过早餐换好衣服,谢嘉然终于完全清醒,年女士也老梁先生也到了。

    接上人准备离开时谢小年就坐在门口眼巴巴地看,年女士就欣然把它也一起带上了。

    家长结婚的大日子,小孩儿怎么能不在?

    他们直接去了酒店,化妆师已经在休息室等着了。

    只是出了一点小意外,原本约好的两个化妆师其中一位临时有急事来不了,只能两个人共用一个化妆师。

    好在时间充裕,完全来得及。

    男生化妆快,加上底子好,没多久梁夙年就结束了。

    自觉腾出位置让到一边,等待的时候见跟拍的摄影师一直在拍,也来了兴致,摸出他的单反。

    “哥,你怎么还把相机带上了?”

    “顺手啊,你看这不就派上用场了吗?”

    梁夙年靠在化妆镜前不挡视线的地方,镜头对准谢嘉然:“采访一下这位新郎官,现在状态怎么样,紧不紧张?”

    谢嘉然对准镜头打了一个懒洋洋的哈欠:“很困,没有力气紧张。”

    “哦,看来我们的新郎官昨晚上没睡好哇,那让新郎官好好休息一下,我们来做一点简短的介绍。”

    梁夙年开始无互动自己叭叭:“嗯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情况是新郎正在化妆,底妆好了,正在画眉毛......新郎非常的帅气好看,大眼,小脸,小嘴巴,能跟这么漂亮的新郎结婚,看来我们的另一位新郎官福气不浅......”

    他一边说一边还要随着讲解移动镜头,摄影师和化妆师都被他逗笑了。

    谢嘉然又无奈又好笑,正想说话,就见化妆师举着口红凑过来,连忙躲开:“我可以不涂这个吗?”

    男孩子化妆他觉得已经够挑战的承受能力了,涂口红他真的不能接受。

    “他都可以不涂。”

    他指着梁夙年。

    “梁先生唇色原本就比较深,不涂妆感也很好看,但是谢先生您唇色有些浅,涂上的话会更好看些。”

    “我不想涂。”他试图挣扎。

    “可是这样完成度会——”

    “没事,他不想涂就不涂吧。”梁夙年偏帮男朋友:“正好我也不想涂。”

    化妆师说:“可是您本来就不用涂呀。”

    “他涂我涂都一样。”

    梁夙年摊手:“从现在到婚礼结束要让我一直忍着不亲他,这是不是太苛刻了?”

    “......”

    化妆师都懒得跟他解释口红可以做固色了,失笑举手妥协:“好好好,不涂,我弄头发行了吧?”

    梁夙年比了个OK,冲谢嘉然眨眨眼。

    革命胜利。

    谢嘉然弯起眼睛,伸手从他手里拿过相机,把镜头对准他:“该我采访梁先生了,心情怎么样?”

    梁夙年正视镜头:“嗯...很激动,很开心,很紧张。”

    激动开心谢嘉然能理解,但是紧张:“为什么紧张?”

    梁夙年临时抱佛脚地想了想:“大概是老婆太好看,得提防有人抢亲?”

    “......”

    梁夙年看着一脸无语的谢嘉然,乐了。

    不知道又从哪里掏出一个红包递到谢嘉然面前:“差点忘了给你这个。”

    谢嘉然接过,触感厚厚一叠:“爷爷奶奶给的的吗?”

    “不是。”

    “叔叔伯伯?”

    “也不是。”

    “那是谁?”

    梁夙年指指自己鼻子:“是这位。”

    “然然,新婚快乐!”

    两位新郎准备得差不多了,大家也陆陆续续赶来了。

    肖池一进来就抱着谢小年不撒手,干儿子干儿子地叫得响亮,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今天认亲来了。

    “我去,你俩要逆天啊。”

    黎塘看得龇牙咧嘴:“结完婚别急着散场,去走一趟红毯才不算浪费,帅我一脸!”

    沈学豪摸着下巴:“赞同,今天但凡要是有人拍个视频发网上,你俩又要杀疯了。”

    陈文耀:“加一。”

    刘毛毛掏出手机:“那我先来?”

    他还没打开相机,旁边已经传来咔擦一声。

    小图姑娘美滋滋放下手机:“抱歉啦先你们一步,我姐妹们已经嗷嗷待哺了,赶紧投喂一下~”

    人一多,休息室很快变得热闹。

    服务员送来新鲜的水果和甜点,摆满了一整个茶几。

    谢嘉然奇怪梁聪他们怎么还没来:“昨晚不是嚷着一定要第一个到吗?”

    梁夙年让他看群:“确实是第一个到,但是因为来的客人太多,他们三个都被大伯摁着脑袋去门口迎客了,在群里唧唧歪歪了老半天。”

    好惨。

    辛苦哥哥姐姐弟弟们了。

    黎塘趁着小图跟姐妹们分享第一手快乐时溜过来把梁夙年和谢嘉然叫到一边,悄悄道:“问一句,嘉然一会儿上台有捧花吗?”

    梁夙年:“是准备了,但是还没决定要不要拿,怎么了?”

    “拿吧拿吧拿吧!”黎塘双手合十求他们:“帮兄弟个忙,到时候直接把捧花往我脑门上砸。”

    谢嘉然:“你要捧花做什么?”

    “当然是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啊。”黎塘往沙发方向示意了一眼,又拍拍自己口袋:“戒指我都准备好了。”

    哦,这样子啊。

    谢嘉然和梁夙年了然对视,冲黎塘点头:“好,我带捧花,不过我准头可能不太行,不一定能那么精准砸你脑门上。”

    黎塘开心了,拍拍胸脯:“没事,嘉然你只管扔,抢不到算我输!”

    -

    时间快到了,婚礼准备开场。

    按照彩排时的秩序,梁夙年得先进场地,等婚礼主持人介绍完开场白,然后由年女士送谢嘉然上台,亲手把人交给梁夙年。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婚礼主持人就是他们万能的大伯。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好友:

    大家好。

    婚礼开始前,我仅代表两位新人,向前来参加结婚典礼的所有朋友们表示最衷心的感激和最热烈的欢迎......”

    灯光汇聚,全场安静。

    大伯照着手卡念词,眼神时不时就要抬头往面前站着的人瞟一眼。

    在第八次瞟到梁夙年回头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压着嗓子:“大日子你给我安静站好,多动症犯了?”

    梁夙年立刻表示歉意,然后在大伯准备继续往下念的时候打岔:“提个建议,可以直接跳到新郎入场吗?”

    大伯:“干嘛?”

    梁夙年诚实道:“您准备的开场白太长了,我有点等不及。”

    大伯:“......”

    个臭毛头小子!

    麦克风就在两人之间,即使刻意压低了声音也阻止不了两人聊天内容传遍大厅。

    人群起了低低一阵哄笑。

    大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再拿起手卡,还是口嫌体正直地跳了一大段开场白,直接进行到另一位新郎入场。

    大门打开,谢嘉然挽着年雪兰随着聚光灯缓缓入场,走上台阶停下,与另一头的梁夙年遥遥相望。

    “我靠,我嘉然哥也太太太好看了吧!”

    梁聪目瞪口呆地夸张,然而很快又想起什么,气鼓鼓皱眉:“要不是大伯强迫我接客,我早就能看见了,来得最早,见得最晚!”

    梁彻淡定扶眼镜:“是迎宾。”

    梁文珊乐得差点没笑出声。

    “我们参与的不是幸福的起点,也不是终点,而是最值得与亲朋好友分享的一个里程节点。”

    “所以在婚礼正式开始之前,烦请大家先一起看一段视频,让我们一起从更久的起点出发,感受他们慷慨分享的,我们不曾参与的灿烂历程。”

    大伯声情并茂做完介绍,退至一边。

    光线暗下,舞台前的大屏幕亮起,缓缓开始播放视频。

    其实谢嘉然一直不知道视频是什么,都是梁夙年准备的,他问了一次梁夙年说要保密给他惊喜,他也就乖乖不再问了。

    所以今天他和诸位宾客一样,都是第一次观看这段视频的观众。

    画面开场,谢嘉然几乎立刻认出来,是他们上次在校园里散步的时候。

    那时的梁夙年已经开始走哪儿都揣个单反了。

    很日常的画面,举着让他看镜头,边走边问他毕业了第一件事情想做什么。

    谢嘉然想了想:“走出校门?”

    梁夙年笑起来,镜头有些摇晃:“可以不用这么具体,我当然知道睡醒第一件事是睁开眼睛。”

    谢嘉然于是想了想:“那是上班?”

    梁夙年:“不领毕业证了吗?”

    谢嘉然瞥他:“这跟我的走出校门有什么区别?”

    梁夙年老神在在:“区别很大,别人毕业证领一份,我们每个人能领两份。”

    “嗯?”

    梁夙年牵起他的手对着镜头晃晃,两个人的戒指在眼光下闪闪发光:“男朋友也毕业了,该换称呼了。”

    “你说喜欢马纳罗拉的小镇,我们结婚照就去那儿拍,好不好?”

    视频里,谢嘉然眨眨眼睛,也学他的样子晃了晃手,笑起来:“好啊。”

    随着谢嘉然尾音落下,画面散落一转,来到了色彩艳丽的马纳罗拉。

    没有穿正装,只是最日常海滩风的T恤短裤,摄影师在拍他们,梁夙年在拍谢嘉然。

    夕阳盛光下,谢嘉然有些稚气地踩着马路上的白线笔直往前走,远处的海浪和被阳光铺色的缤纷建筑是最浓墨重彩的衬托。

    他像开在悬崖上的小白花,风一吹晃一晃,能让人喜欢到心坎。

    “然然,喜欢这里吗?”

    “喜欢。”谢嘉然说,说完觉得两个字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情,于是强调似地补充一遍:“很喜欢。”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镜头,又或者说看着镜头后的梁夙年:“好像海风的味道都是甜的。”

    海风正好拂过,画面里的男孩细软的发梢被扬起,他舒服地眯起眼睛,画面干净到让人好像真的能与他感同身受海风的甜味。

    相机被换到另一只手,镜头晃动的时候,梁夙年牵住谢嘉然,步调缓慢悠闲地前进。

    镜头一晃,记录了他们紧握的手,还有脚下白色的线。

    “然然,想要什么礼物?”

    谢嘉然转过头来:“礼物?”

    “是啊,领证这么大的日子,没有礼物怎么行?”

    “可是我现在说的话,你就能拿得出来吗?”

    镜头后面的人思索了一下:“可能不行,不过我可以在我们婚礼那天送给你呀,当做新婚礼物。”

    谢嘉然笑起来:“可是我什么都有了,已经没有什么想要的了。”

    “真的吗?我不信。”

    “梁先生,不可以顶嘴。”

    “......”

    镜头后面的人战术性沉默了,婚礼现场的人笑倒一片。

    梁夙年无奈:“无偿提供一点思路,比如获得一个来自老公的承诺,永远不让谢然然同学洗碗。”

    “或者做饭。”

    谢嘉然:“可是现在我也不用洗碗不用做饭啊。”

    “......好像也是。”

    镜头后面的人被难倒了,没有礼物可送很惆怅。

    谢嘉然歪了歪头,忽地一笑:“哥,你真的给我灵感了,我好像确实有一件想要的礼物。”

    “是什么?”

    “祝福。”

    谢嘉然声音很清,软软飘进耳蜗:“听说收到越多祝福的恋人就会越美满,我想要我们在一起这件事,被所有人祝福。”

    画面朦胧定格在谢嘉然的笑容里。

    随后化作无数光点,纷纷散开。

    整个大屏幕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礼物盒,彩带被拉开,盒子被打开,镜头被推到礼物盒上,他们看见了盒子里藏着另一个世界。

    “祝福?当然啦!”

    苏小月步伐欢快带领镜头进入到画室:“来啦来啦!孩儿们,都看这边!”

    里面大家都在忙碌,听见苏小月拍手的声音,纷纷将手里的画取下来。

    将画翻转巨高面向镜头,每张画纸上都是一颗巨大的红色爱心,它们代替乌泱泱的脑袋,占领了整个画室。

    “嘉然,毕业快乐!新婚快乐!”

    “然宝!!!新婚快乐!!!”

    “要和校草长长久久!”

    “卧槽你的爱心特么怎么还有透视!这你也炫技?”

    “我就这水平怎么了?孙晗的爱心那么大你怎么不说他!”

    “我就喜欢画大点怎么了,别扯我!”

    “我的爱心才大!快点快点,给我的一个特写镜头......”

    在一片闹腾中,画面开始褪去颜色。

    翻页过去,新的画面被展开。

    “快来,我们已经排练好了,迫不及待发挥了!”

    说话的是梁夙年的班长。

    他带着镜头跑进教室,班里所有人都在,镜头第一个拍到的就是投影出来的土味爱心发射祝福视频,拼成爱心的玫瑰花还会五光十色地闪动。

    他们班大半都是理工生,理工人的感情总是这么质朴又直白。

    当然震撼远不止于此。

    炫完土味爱心,所有人开始原位站定,肖池站在最前面,随着班长喊出的祝福口令开始做肢体表达动作。

    “梁哥嘉然,幸福美满!长长久久,永不分散......”

    画超大爱心,又是伸手又是踢腿。

    然后是拉弓动作,爱心发射,再蹦跶起来原地转圈,炸成烟花。

    整齐划一的中二动作,配上每个人脸上喜气洋洋的灿烂笑容,中二搞笑又可爱!

    来宾又一次看笑了。

    咧着唇角,红了眼眶。

    谢嘉然眨眨眼睛,有点酸酸涩涩的。

    画面又一次淡下。

    翻页,背景从学校到了家里。

    是梁夙年的一大家子亲戚,当然现在也是他的了。

    老老少少都排好站在一起。

    几个叔叔伯伯很在乎形象,面对镜头还要问问身边老婆衣服整理好的吧,头发有没有乱,领带有没有歪。

    “很棒很帅!别乱动了!”

    “一家人还要什么面子?”

    “什么一家人哦,这是要在年年然然婚礼上放的好吧?到时候好多人看的,不行不行,等我一下,我再去照下镜子。”

    最后还是梁聪已录制已经开始的理由把拖拉的人死命拽回来。

    “咳咳,我先来是吧?”

    大伯偶像包袱很重地拉拉领带:“嘉然,首先祝你新婚快乐!然后就是,非常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大家庭,非常欢迎啊,非常欢迎,最后是,你大伯娘念叨好久让你来家里吃她做的千层煎饼,你到底什么时候来呀,我们面粉都买好几袋了......”

    “啧,说的什么鬼,行了快闭嘴,该我了!”

    大伯娘面向镜头笑得和蔼:

    “嘉然啊,当面我们也不好意思说,那就在这里说了,我们真的都特别喜欢你,你又乖又聪明又好看,你一来,我就更烦梁聪这个皮猴了......”

    “妈你干嘛拉踩我!我哥大喜的日子,你给我留点面子好吗!”

    “眼屎大一坨小破孩儿要什么面子。”

    “小孩子也会委屈!!!”

    ......

    长辈都不太擅长表达心意,又想把心里所想都表达出来,挨个下来说得自己都脸红肉麻了,最后只能咧嘴不好意思地乐。

    “总之就是,我们都很高兴,以后家里过年多个小朋友了,更热闹了!”

    “嘉然,年年,新婚快乐!”

    台下,大伯啧啧两声,皱眉头:“我这领口是歪了点儿吧,你看你不给我整理......”

    大伯娘本来看得脸红,被他给逗笑了,不轻不重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老都老了,别老这么爱面子。”

    画面一闪,还是在家里。

    但是成员少了大人,只有梁家四个小辈在。

    他们凑在镜头前,画面开始梁聪还在摆弄手机。

    “可以了吧?”

    “聚焦!诶,好了好了!”

    “嘉然哥,首先结婚快乐!嘿嘿。”

    “刚刚大人在我们不好发挥,所以开个小灶。”

    “不瞒你说,我以前想过很多次我哥会给我找个什么样的嫂子,青春的火辣的开朗的暴脾气的,想了很多,就是没想到会是个男孩子。”

    “有点惊讶,但是更高兴,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打游戏,一起吃宵夜喝酒啃小龙虾,一起过年一起回老家!”

    “咳咳说远了哈,我主要想说你跟我哥特般配,真的,我哥娶到你简直三生有幸......”

    “哎呀快爬!怎么跟你爸爸一样啰嗦。”

    梁文姗等的不耐烦了,索性将梁聪暴力推开,看向镜头又是笑眯眯的模样:“嘉然,新婚快乐!”

    “姐姐给你准备超级赞的新婚礼物哦,等你们结婚了就立马快递给你,保准你喜欢!现在我就不多说了啊,多透露就不好了,记得保持期待!”

    梁彻:“嗯,你姐的礼物很赞我可以作证。我不大会挑礼物给所以我决定,今年过年把我的独门麻将技艺传授给你,保你赢遍天下无敌手。”

    哥哥姐姐说完了,最后才轮到梁雪雪。

    她看看梁聪,又看看镜头,照着他们教的先说了一句:“嘉然哥哥,新婚快乐。”

    “......”

    然后她就忘词了。

    盯着镜头呆了几秒,在梁聪忍不住准备提醒他的时候忽然嘴巴一瘪:“怎么就新婚快乐了?要跟嘉然哥哥结婚的不是我吗?怎么就新婚快乐了呜哇哇哇哇!”

    泪珠子说来就来。

    嘴巴一张,眼睛都看不见了。

    画面定格在梁雪雪悲惨的哭相上。

    哄笑声四起,谢嘉然扇扇湿漉漉的睫毛,也跟着笑了。

    视频还在继续翻页。

    梁夙年高中的兄弟团,大学的兄弟团,谢嘉然蹭过好多次课的老教授,他们一起回高中见过的林老师,学校论坛收集祝福专贴......

    陆续出场。

    集结了这对新人在最灿烂美好年纪相爱的所有见证人,接收到最真挚赤诚的祝福。

    这一刻的他们是小世界的中心,被所有人理所当然地偏爱。

    亲人满堂,好友成群,他们的青春盛大而永恒。

    前路坦荡,无尽的爱会永远延续。

    然而在这满座泪目的时刻,作为主角之一的梁夙年忽然转身,大步流星来到谢嘉然面前,凑近往人脸上吧唧就是一下。

    在重重愕然的眼神中,他无辜道:“不好意思,视频真的太长,我实在等不了了。”

    他已经建议过大伯把亲吻新郎的步骤提前了,可惜大伯不采纳。

    所以不能怪他吧?

    众人面面相觑,眼泪还没干呢,愣是又被他逗笑。

    又哭又笑的,着实叫人好气无奈又好笑。

    年雪兰照着他肩膀就是一拳头,含着眼泪笑骂:“兔崽子,怎么这么烦?就不能再忍忍吗?”

    谢嘉然也笑,梁夙年抬手揉揉他脑袋,翘着嘴角:“然然不烦我就行。”

    婚礼仪式在祝福声中渐渐步入尾声。

    订婚戒指换成结婚对戒,有幸运加持,谢嘉然准头难得出彩一回,捧花精准砸在了黎塘脑门上。

    接花跪下掏出戒指,一气呵成。

    新一轮的喝彩声响起,小图姑娘控制不住落下的眼泪就是他们幸福得到传递的最好证明。

    谢嘉然笑着看黎塘为小图带上戒指,掌心被轻轻挠了一下。

    抬头,梁夙年笑眼盈眶看他:“小谢同学蜜月旅行想去哪里呀?”

    “哪儿都好。”

    谢嘉然动动指尖挠回去,嘴角抿着愉悦的弧度:“只要你在。”

    盛夏灿烂,明媚热烈。

    这么好的季节,除了跟你在一起,我想不出别的更好的度过它的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