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古董宝宝在现代 > 正文 第32章 这章更新失误别买
    部分《草莓慕斯》的剧粉希望能再次看到啾宝和纪长一在综艺里互动。

    但在大多数人看来, 这是不可能的。

    虽然纪长一跟啾宝的三哥纪天铭有着相同的姓氏,但……事情哪会有这么巧呢!

    一个是黑料缠身的前顶流,失踪和复出都搞得腥风血雨, 满城皆知。

    一个是悠闲假日播出后极受观众欢迎的国民宝宝,从没踏足过娱乐圈, 之前还是因为考古直播现场的乌龙火的。

    这两个人……怎么看都八竿子打不着边啊。

    [纪长一有什么兄弟姐妹吗?]

    有人发出疑问。

    但直到现在, 吃瓜群众们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对纪长一的背景一无所知,即便是在他被黑得最惨的时候,网上都没传出关于他家的半点消息。

    倒是有一些不知道是不是他同学的人随口.爆料。

    这个说他家是全球知名的大企业。

    那个说他高中当过家教。

    还有人说他成绩优异保送夏华大学,炒股赚了几百万……

    一听就是胡编乱造的假消息。

    这些人为了博关注造谣都不知道统一口径的。

    吃瓜群众们为了吃到真瓜真是操碎了心。

    不过现在, 这个困扰大家已久的谜团终于要在《孩子们》中解开了。

    业内纷纷感慨, 讲柠檬台今年真是流年大吉,出了档爆款旅游综艺就算了, 新出的这档亲子综艺也满脸爆相。

    吃了上次的亏, 有亲子综艺备案的各大卫视网站纷纷打听起《孩子们》播出的具体时间,以免再次撞上老本都被冲塌。

    -

    节目前期筹备需要较长时间。

    花啾在家过暑假, 许久不见的陈清平却找了过来。

    “陈叔叔!”奶团子惊喜地喊。

    她正蹲在门外的花坛里研究小蜜蜂,小蜜蜂不蛰她, 绕着她的手指头飞了两圈就开始采蜜。

    陈清平没想到都过去几个月了,小家伙还记得自己, 顿时笑了:“啾啾过得好吗?”

    花啾拍掉爪子上的土, 点点脑袋:“好, 很好。”

    陈清平看着她白嘟嘟的小脸蛋和充满神采的眸子,也觉得应该很好。

    初见时的警惕腼腆少了很多, 现在自信又开朗, 能看得出纪家人对她肯定不错。

    陈清平正准备跟着小家伙进去的时候, 院子里忽然横行过来一只举着钳子的大红螃蟹。

    大螃蟹嚣张地睨了陌生来人一眼,也没多看,就舒坦地把自己埋进了清凉的水池里。

    陈清平仔细观察了两眼,一语点破:“这就是那只螃蟹精吧。”

    螃蟹:“???”

    ……

    陈清平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这只螃蟹。

    工作日,大白天的,家里除了花啾,只有纪天铭一个小主人。

    陈清平温和解释:“这只螃蟹跟啾啾的情况不一样,我需要带它去做一些检测,再给它制定相应的学习课程,以便更好地融入人类社会。”

    “等等。”纪天铭听出不对了,“你知道啾啾是小妖怪?”

    空气中出现片刻的寂静。

    陈清平匪夷所思:“你不知道?”

    纪天铭反问:“你怎么会觉得我知道?”

    陈清平:“……”

    纪天铭:“……”

    陈清平意识到什么,尴尬地说:“纪总没跟你们说啊。”

    事实上,纪氏作为全球知名的大企业,公司内部有不少合适的岗位提供给妖怪,这些别人不知道,作为纪氏掌舵人的纪寒年却是知道的。

    他为妖怪们的再就业提供了不少帮助。

    但陈清平没想到,纪寒年就连自己的家人也瞒住了,没泄露半个字。

    不过确实……只要他不说,就没有让家人跟着一起守口如瓶的必要了。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做法还是挺省心省力的。

    ……像纪寒年的作风。

    纪天铭显然也想到了这茬,脸色有点不好看。虽然他也不准备立刻把妹妹是小妖怪的事情告诉家人,但他和父亲关心的显然不一样。

    他父亲就是个独断专行的暴君。

    纪天铭咽下不满,又问:“所以你是要把这只螃蟹带走?”

    陈清平颔首:“对。”

    纪天铭没什么意见。

    花啾却不愿意了:“可以不要嘛。”

    螃蟹好大好大,能驮着她玩,还帮她找回了锅锅,她可喜欢跟它一起玩了呢。

    陈清平有点为难。

    纪天铭却突然开口助攻:“啾啾,陈叔叔又不是在为难你,螃蟹没你聪明,没法像你一样这么好的融入人类社会。”

    “你想想,它除了玩手机瞪人还会干嘛,什么都不会,以后没人照顾会饿死的。”

    花啾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然后发现……坏蛋哥哥说的好像很有道理诶!而且他竟然很难得的夸她聪明了!

    花啾一时被夸得有点找不着北,小嘴儿咧了咧,一本正经地点头。

    “哥哥说得对。叔叔,你把蟹蟹带走吧。”

    螃蟹:“???”

    它作为一只螃蟹,能玩手机瞪人不是已经很天才了吗?

    没人照顾随便爬到哪片海里吃点小鱼小虾也饿不死啊!

    螃蟹忍无可忍:“你不想养我就算了,能不能别诋毁我!”

    纪天铭轻嗤一声,用了个比它还嚣张的眼神睨了回去——

    辣鸡螃蟹精,要是个母螃蟹就算了,快成精的公螃蟹还想待在他妹身边,想得美!

    螃蟹被他的眼神激到了,想做出个更挑衅的眼神,却碍于身体构造根本无法施展……

    啊啊啊啊好气!

    “就欺负我不是人呗!”

    纪天铭看着它快要抽筋的黑眼珠,轻快的语气隐含幸灾乐祸:“你本来就不是啊。”

    螃蟹气得好像更红了一点。

    陈清平围观他们吵架,哭笑不得:“你都能说话了,肯定也能变成人形的,我们那里有专业的妖怪导师,也有完善的课程培训班,能帮你更好地化形融入人类社会……如果你愿意的话。”

    他这语气让螃蟹想到网上那些诈骗案子……

    但螃蟹还是心动了:“要钱吗?”

    陈清平嘴角抽了抽:“……免费的。”

    螃蟹放心了,它想想自己也没什么能被骗的,除了……

    奶团子突然开口:“蟹蟹会被吃掉吗?”

    螃蟹:……除了这一身的肉和蟹膏。

    花啾是认真问的。她可喜欢吃螃蟹了,老是忍不住对蟹蟹流口水,但她对蟹蟹好,可以忍住不吃它,其他人呢?

    陈清平几乎被小家伙匪夷所思的想法惊到了。

    他向来把妖怪当人看的,闻言抹抹额头上的冷汗,深吸一口气。

    “当然不会……啾啾放心,叔叔会好好照顾它的。”

    花啾还是有点放不下心。

    于是陈清平邀请她一起送螃蟹到妖怪教育园区。

    花啾没想到还能这样,小嘴惊讶地张成o形。

    陈清平:“去吗?”

    花啾:“去去去去去!”

    除了余爸爸和蟹蟹,她还没见过其他妖怪呢,而且听起来有好多哦!

    -

    纪天铭抱着妹妹从车上下来,还觉得有点魔幻。

    他现在是要去拜访妖怪学校?

    但脚刚落地,看清眼前的目的地,纪天铭就嘴角抽了抽。

    ……夏城自由公园?

    纪天铭纳闷:“陈教授,没走错吧……”

    “没有。”陈清平扶了下镜框,领着他们进去,解释道,“咱们这里的妖怪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从动物园来的,被人看习惯了,不适应封闭的学习生活……”

    “……把学校盖成公园,它们也能时不时参观一下人类,避免产生心理问题……”

    “你放心,成精的妖怪都很单纯的,不会伤害人类。”

    纪天铭:“……”

    自由公园相当于妖怪们的活动场所,但教学区域被单独隔开,禁止外人进入。

    从一栋楼穿过去之后就到了类似学校一样的地方。

    但跟寻常的学校相比,这里多了数不尽的花草树木和藤蔓,一条宽宽的河流淌过去,连空地都种满了青草。

    操场上有动物,有人,仔细观察,还有藏不住尾巴和耳朵的小妖怪被揪回教学楼。

    ……这一刻,纪天铭的世界观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连妹妹从他怀里蹭下去都没发现。

    花啾有点紧张。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妖怪呢!

    但跟以前的认知不同,陈叔叔说这些妖怪都是很友好的,不坏。

    这一刻,花啾终于觉得自己是一只稀松平常的小妖怪了,而不是人人喊打喊杀要埋起来的特殊存在。

    奶团子激动得小脸蛋通红——

    她好想跟这些小妖怪交朋友哦!

    正当花啾这么想着的时候,头上扑棱棱一响,一只胖乎乎的小白鸟突然从脑袋上掠过,把她的花花发圈叼走。

    小白鸟叼完发圈也没跑,眨眨眼睛,扑棱着翅膀停在空中看着她,脑袋一歪。

    花啾也眨眨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它,没有生气。

    小白鸟一点点飞近。

    一个耳熟的声音突然响起:“白白!”

    小白鸟震了一下,赶紧落在花啾肩上,却不肯撒嘴。

    花啾小奶音惊喜地扬起来:“余爸爸!”

    “啾啾!”

    余淼跟她打了个招呼,幼稚地抱起她转了一圈,完了,又看向她肩上蓬松的小白鸟。

    他语重心长道:“白白,快把啾啾的发圈还给她,拿别人东西是不礼貌的。”

    小白鸟叼着发圈不吭声,像一只假鸟。

    余淼头疼,跟小家伙解释:“白白之前看悠闲假日,是你的粉丝,可喜欢你了……”

    ……啾啾的粉丝?

    听说小白鸟是自己的粉丝,花啾脸蛋又变得红红的。

    她窝在余爸爸怀里,一偏头,脸蛋就蹭到了小白鸟蓬松柔软的羽毛。

    她有点不好意思:

    “花花,送给白白……”

    小白鸟闻言在她肩上跳了两下,一张嘴,发圈不小心掉下去,刚好掉进小家伙的怀里。

    花啾捡起花花发圈,直接挂在它的脖子上,大眼睛水亮:“我们是好朋友啦!”

    小白鸟球脖子上多了一圈彩色的花花,脑袋左右歪了两下。

    然后耸起翅膀使劲儿在花啾Q弹的小脸蛋上挤了挤。

    “啾啾!”

    小家伙被逗得咯咯笑出了声。

    把螃蟹送到学校,又交了新朋友,兄妹俩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身份认知重塑的小家伙突然有了倾诉欲:“哥哥。”

    纪天铭:“嗯?”

    “啾啾以前……”

    小奶音有点犹豫。

    纪天铭心里一动,端正了姿态:“你说。”

    花啾就开始七零八碎地说以前的事。

    她刚化形的时候,模样白白嫩嫩又没有父母,被人卖到了宫里,宫女姐姐们喜欢她,经常给她好吃的,王上碰到这个小家伙,也觉得好玩,偶然一次带她出去狩猎,谁知竟然在她的指引下找到了前朝宝藏,之后又获利好几次。

    那之后啾啾就成了小神女。

    小神女像个普通孩子,除了神异之处外,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吃。能吃是好事,可惜碰上大旱。

    对于这场大旱,所有人都无力回天,眼看着哀鸿遍野,外又受到敌国的侵袭,王上一狠心,将亲自封赏的小神女打成小妖怪,作为祭品下葬献给了雨神。

    在那个愚昧的时代,他们都以为献祭神女能让雨神降雨。

    ……

    小家伙语言组织能力不太行,只记得人贩子不好,宫女姐姐好,王上好了又突然不好。

    纪天铭却从其中提取到了完整的信息。

    他没吭声,陪着伤心的小家伙安安静静地坐了一会儿。

    等妹妹又开始活跃的时候,才貌似不在乎地问她。

    “余爸爸也知道这个秘密吗。”

    “不知道呀。”

    “那你们的秘密是什么?”

    花啾想了一会儿,才想起节目里那天晚上她跟余爸爸说了悄悄话——

    “啾啾是个小妖怪呀,余爸爸也是。”

    “哦。”

    哦?

    花啾看了哥哥一眼,见他眉眼间似乎有些得意,无法理解地咂了咂小嘴,摇头……

    大朋友的世界真难懂啊。

    -

    在吃瓜群众们的期盼中,暑假过了一个月,《孩子们》官博才有了动静。

    刚发第一条微博就犹如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引起了巨大的波澜——

    那个装死的官博它竟然开始公布嘉宾名单啦!

    瓜众们呼朋引伴,纷纷来微博底下实时蹲守完整嘉宾名单。

    第一个公布的是新人爱豆尹青和他的妹妹朵朵。

    尹青皮肤白皙,比较斯文,听说家里挺有背景的,参加的选秀综艺没进出道位,却拿到了这样的好资源。

    他参加《孩子们》的消息一公布,秀粉们顿时哀嚎起来。

    同一个选秀里同期出来的,她们的出道组哥哥还在辛苦搬砖,而小糊逼尹青却已经能参加柠檬台的大制作了,好酸啊!酸死了!

    不过尹青性格好,跟练习生们的关系都不错,倒也没人真的酸气冲天黑他。

    ……主要也是因为糊,存在感太低。

    第二组公布的是少女赛车手林沫沫和她的弟弟林涵涵。

    林沫沫今年十五,由于之前在摩托竞速赛中的优异成绩和酷飒身姿,小火过一把。

    但她另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偶像男团TS成员符东俊的粉丝,而符东俊……

    是纪长一的前队友,当年秀综七人成团出道后的第二名。

    “……”

    名单公布到这里,吃瓜群众们都快懵了。

    [只剩下两组没公布,其中一组应该是南哥和他弟弟,如果之前消息确切的话,剩下一组,应该是啾宝和……]

    [纪长一?!]

    [不会吧,纪长一还真是啾宝和小铭的大哥?]

    [我傻了。]

    [淦,林沫沫要是在节目里碰见纪长一,那就有的看了,我脚趾头先开始动工……]

    [先别立flag,万一纪长一没参加呢?而且小道消息说四组家庭好像要分开录制诶!]

    吃瓜群众们急得要命,但《孩子们》官博公布名单的速度半点没受影响——还是那么慢。

    裴照南人气高,但他给弟弟写过歌,参加亲子综艺不至于太让人惊讶。

    最受瞩目的就是压箱底的一组了。

    柠檬台还是一如既往的鸡贼,直到节目相关的讨论被推向一个高.潮,才姗姗来迟地公布了名单——

    纪家兄妹四人。

    海报上的剪影确实是四个人。

    网友们一眼认出最小的是啾宝,略显嚣张的是纪天铭,另一个不熟,应该是啾宝的天才二哥。

    而最高的那个黑色剪影……

    [我去还真的是纪长一啊!]

    [次元壁破了???]

    目光如炬的网友们迅速从剪影中分辨出纪长一的姿态。

    果不其然,节目组随后公布的名单里就是这四个人。

    #纪家四兄妹#的词条一下子爆上了热搜。

    而就在网友们纷纷吃瓜看戏震惊热涛时,本该更兴奋的纪长一粉丝却全都在懵逼——

    她们家爱豆是啾宝的哥哥?

    爱豆刚靠着偶像剧爆火就要带着弟弟妹妹上亲子综艺了?

    ……这到底是什么魔幻现实的情况啊!

    追星多年,她们也是头一次经历这种不用帮爱豆宣传,天上突然砸下来个s级综艺的事情……

    这就是躺赢吗?

    未免也太爽了点吧!

    全网热议的时候,懵逼中的粉丝们迅速反应过来,高兴到差点没敲锣打鼓。

    当然,让她们高兴的不止是柠檬台的s级综艺,还有——

    超Q超可爱的啾宝竟然是爱豆的妹妹!四舍五入就是她们的妹妹啦!

    口嫌体正直的帅气啾哥竟然是爱豆的弟弟!四舍五入也是她们的弟弟啦!

    还有一个夏华大学少年班的天才弟弟!也是她们的啦!

    怎么这么幸福啊!!!

    在这一刻,粉丝们真切地感受到了丰收的喜悦,就连热衷爬墙不满足于只追纪长一一个的粉丝都缩回了脚——

    那么麻烦找墙头干什么,直接追纪家F4啊!

    个个都这么优秀,外形又不输于明星,简直白捡!

    丰收的粉丝们纷纷感叹:

    [纪爸纪妈,永远滴神!!!]

    纪长一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亲子综艺会有这么大能量。

    《草莓慕斯》播出之后他也收到过很多商务合作,但都在正常范围内,没比三年前出道时疯狂多少。

    但这档亲子综艺一公布,代言合作立刻纷至沓来,忙到工作室加班都处理不完,邮件堆到爆炸,所以……

    他是沾了弟弟妹妹的光吧。

    黑红掺半的顶流纪长一狠狠地吃了一把软饭。

    节目还没开录,他翻了翻员工整理好的合作清单,薄唇一抿——

    特别会看他脸色的小胖立刻说:“纪哥,这么多合作都没满意的啊?”

    面对跟前这个自家妹妹的忠实粉丝,纪长一:“……”

    他整理了一下心情,似乎只是随口一问:“怎么没有亲子合作。”

    都公布了他的弟弟妹妹,竟然没有兄妹合作什么的,人干事?

    那个裴照南可是——

    小胖叹了口气:“哥啊,你没看人家裴照南又是写歌,又是给啾宝拍mv的,听说还在给啾宝搜罗启蒙老师,亲哥都没干到这份上的……”

    “……别说粉丝了,我都嗑这一套,人家企业才不管你是不是亲的,有人气就能合作呗……”

    纪长一的指节不满地在桌上扣了扣:“我们兄妹还一起拍过戏。”

    小胖哎呦一声:“拍戏那算什么……”

    他说到一半卡住了,突然意识到什么。

    然后看了看老板的脸色。

    嗯……

    这是吃醋了啊!

    小胖头一次见自家佛系淡定的老板吃醋,整个人都呆掉了!

    ……不过啾宝要是他妹他也得醋。

    这么一想,小胖立刻握起拳头给老板鼓气。

    “那纪哥您就好好抓住这次机会,多营业,多照顾妹妹,把啾宝的兄妹cp好感值刷到最高啊!”

    纪长一摸着下巴缓缓点头。

    ……似乎认真听进去了。

    -

    跟《悠闲假日》不同,《亲爱的孩子们》前期主要聚焦于孩子们在家庭中的相处,后期才有嘉宾们会面的部分。

    整档节目分成四部分十二期,不像前者那样需要连贯的直播录制。

    确定好录制日期,啾啾就和哥哥们一起住到了大哥的大平层里。

    当然,还有妈妈,妈妈需要在节目播出开始时出镜一下,把照顾宝宝的重任交给哥哥们。

    连秋芸第一次到儿子的住处,摘下墨镜,里外看了一遍。

    ——哼,还挺不亏待自己的。

    就是彻头彻尾的懒人装修风格让她这个设计师实在忍不住想吐槽。

    “什么审美。”

    吐槽他的人毕竟是老妈,纪长一没装逼,只能微笑点头:“您说的是。”

    连秋芸还筹备了几套亲子装,准备让孩子们在节目上穿。

    没过多会儿,门铃就响了,几个大包裹送过来。

    一拆开,全都是整套整套的衣服。

    纪长一:“……”

    纪长一三年都没感受过这种汹涌的母爱了,捡出几套看看,好笑地对着镜子比划了比划。

    然后想象了一下和弟弟妹妹穿成套出门压街的样子,嗯……

    挺有意思的。

    节目组已经提前跟纪家确定过拍摄日期。

    也是直播开始的日期。

    这天一到,一大早上就有观众蹲守在了直播间,而节目组也搞了个突击上门,没到六点就去纪家敲门。

    笃笃笃。

    直播间观众屏住了呼吸——

    时间这么早,门开得竟然还挺快,还是看起来最不靠谱的暴躁少年纪天铭开的。

    看到这张脸,直播间的观众顿感亲切。

    厨房里似乎有人。

    但镜头没去厨房,而是先跟着纪天铭去了儿童房。

    果不其然,粉蓝色的大床上鼓着一个大包,掀开被子一看,宝宝还睡得像只小猪崽呢。

    小家伙穿的刚好也是件连体猪猪睡衣,顿时把观众们乐疯了。

    纪天铭好笑地叫妹妹起床:“啾啾。”

    宝宝小嘴儿咂巴一下,大眼睛闭得死紧,垂下鸦羽般长长的睫毛。

    纪天铭丝毫没被弹幕上惊呼的美颜盛世所惑,看他妹就跟看猪崽没区别,毫不留情地敲了下妹妹的小脑壳:“小懒猪,起床啦。”

    宝宝小拳头一攥,猛地咕哝着嘴儿睁开眼睛——

    小家伙刚醒,柔软的头发贴在额头上,白嫩嫩的脸蛋嘟着,还带着淡淡的熏红,像草莓牛奶冻,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她睁开眼睛没两秒,又开始没精打采地慢腾腾垂下脑袋和眼皮……直到察觉到什么,眼皮垂到一半,黑眼珠子动了动。

    花啾余光扫了一眼摄像大哥,懵着张小脸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往被子里一拱!

    揉了揉脸蛋,又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然后小大人似的钻出被子,爬下床,特别独立地踩着小粉猪拖鞋走进卫生间,关上了门。

    直播间的观众反应过来,顿时爆笑出声。

    纪天铭忍住笑意,对镜头揶揄道:“人家现在是大姑娘了,要面子的。”

    而钻进卫生间的小家伙气呼呼地打开儿童洗漱台的水龙头,睡意一下子就没了——

    说好提前叫她起床的!坏蛋哥哥!

    又故意让她丢脸!

    气死宝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