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宝贝晚安早点睡 > 正文 第43章 早点睡
    在医院折腾了一趟, 宣迪回家已经是晚上快十点。

    虽然很累,可想起医生说“家属去交费,家属去拿药”时裴绎照做的样子, 她嘴唇还是会忍不住上扬。

    卧室里开了暖气, 宣迪走到穿衣镜前静静站着,打量自己。

    尽管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星期,宣迪依然记得辞职第二天的她,是怎么穿着一件很有性格的绑带毛衣,头发也随意绑成一个丸子头地走出去跟林默尧说想做回自己。

    当时宣锦玉傻了眼, 直问她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宣锦玉从没勇气让真实的宣迪暴露在林默尧面前, 宣迪因此伪装了这么多年。

    但经过和裴绎的事,宣迪觉得伪装就是欺骗,无论善意还是恶意,她都不想再骗任何人。

    以为继父会皱眉,谁知当时林默尧打量宣迪两眼,唇角竟是一笑:

    “好看, 不错,女孩子就是要多换换风格, 以前我总穿得你穿得太沉闷,没朝气。”

    那天早上,宣迪被林默尧上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堂课——

    “书香门第四个字不是靠穿几件衣服就能撑得起来的,是学识是智慧是修养, 所以别在意任何人的眼光, 你说得很对, 要做你自己, 活出自信。”

    也是从那天开始, 宣迪彻底丢开了以前束缚在身上的标签, 照着自己心里想成为的样子去努力。

    她不再欺骗不再伪装,做真实的自己。

    有时也会天真地想,如果当初一早向裴绎承认,事情会不会是另一个结果。

    ……

    时钟指向了晚上十一点。

    宣迪从卫生间洗了澡出来,倒水吃药,躺回床上。

    她打开微信,看着置顶的裴绎。

    其实最初宣迪的确想过删掉裴绎,那时候她在两人之间看不到任何希望,看到裴绎的头像就会想到以前两人开心的时候,再对比眼下,所有回忆都成了煎熬。

    所以她想删,可试了很多次都还是下不去那个手。

    最后干脆换了备注,就这么放着,睡前看一看。

    看到睡不着的时候,宣迪会去通关《心动进行时》,司昙的梦境她已经玩到第八个了,任务越来越难,她却固执地反复去玩,司昙的所有卡面都要收集齐全,也很想玩到最后,看看自己和司昙的结局是什么。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弥补三次元在裴绎那的遗憾。

    今天也不例外。

    宣迪钻到被子里,刚打开手机想继续游戏,裴蜜发来了微信。

    「宣迪姐你没事吧,还好吗?」

    宣迪:「没事,吃点药就好,你怎么还没睡?」

    「我想约你下周三晚上来KTV玩!」

    宣迪打着字:「不了,我嗓子……」

    才打一半,裴蜜那边又发过来:「我过生日,我哥也来,对了我今天已经替你说过他了,他最近很忙的样子,是不是也冷落你了?」

    宣迪手下一顿,马上把打了的字删掉,重新回复:「好,在哪里,我一定来。」

    发完又仔细看了一遍裴蜜的话,没忍住好奇心问:「你说你哥,他什么反应啊?」

    裴蜜:「他没什么反应,就听着呗,本来就是他不对嘛!」

    宣迪:“……”

    自从和裴绎的事后,宣迪连裴蜜都不太敢面对,怕她知道自己接近他哥只是为了养鱼,会唾弃这个一直挂在嘴上的好姐姐。

    但现在裴蜜既然这么说,说明裴绎没有告诉她他们之间的事。

    他是真的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想到这,宣迪的那种愧疚感又浮了上来。她记下了裴蜜的生日和party地点,发现这兄妹俩的生日竟然只差了一个月,而跟裴蜜现在热闹的准备比起来,之前裴绎的生日多少让人心存遗憾。

    那本该是自己陪他过的第一个生日,可惜都搞砸了。

    -

    次日,宣迪没去上课。

    顾念影知道她嗓子受伤,给她放了两周的假,并叮嘱她两周内都不能用技巧去发声。

    但这空出来的时间宣迪也没闲着,林昔给她提前拿来了年后他新剧的剧本,说是先看看女配的台词,找找感觉。

    时间一晃就来到了周三,裴蜜的生日。

    关靓也在邀请之列,她的工作都在晚上,原本是来不了的,但为了“配合”宣迪,很爽快地请了一天假。

    两人一起来到KTV。

    裴蜜过19岁生日,除了宣迪他们这些朋友外,还邀请了学校里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整个包厢一眼看过去有十多个人。桌上摆满了吃的和喝的,屏幕上放着流行的歌,气氛很热闹。

    看到这样的场景,宣迪忍不住又想起裴绎一个人在伦敦的那晚。

    他问自己:怎么快乐。

    他的生日本也应该这么热闹的。

    最后却连一句“生日快乐”的祝福都成了奢侈。

    包厢里,裴蜜看到宣迪和关靓进来,马上热情地招呼,“宣迪姐,关姐姐!快来这里坐!”

    包厢里光影晃动,人又多,宣迪起初还没看到裴绎在哪,等走到裴蜜跟前,才发现这人已经来了,和陈延坐在一起,视线落在旁处。

    有种故意不看她的意思。

    裴蜜拉着宣迪夸,“宣迪姐好久不见,你怎么穿得这么漂亮了,美死了!喂——”

    裴蜜转头去问身边的同学,“你们刚刚说最近流行的那个叫纯什么风的?”

    同学回答:“纯欲风。”

    “对对,宣迪姐就是标准的纯欲美人了!”

    陈延打量两眼,悄悄跟裴绎说:“迪妹越发好看了。”

    裴绎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起初还觉得不过是一件毛茸茸的羊羔绒外套而已,没能理解裴蜜说的纯欲风“欲”在了哪,可等裴蜜热情地让宣迪把外套脱了时——

    宣迪里面穿了件裸粉色的低领长款毛衣,毛衣约是马海毛的质地,慵懒勾勒着身体的曲线,白皙皮肤托着分明锁骨,再往下一点便是饱满的胸部线条。

    再加上稍显凌乱的长发,温柔之余,欲的味道一下子就出来了。

    ……

    裴绎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拿了杯酒送到嘴边。

    裴蜜帮宣迪挂好外套,又热情地安排位置,“宣迪姐你坐哪?坐我旁边好吗?还是坐我哥旁边?”

    宣迪瞟了眼裴绎,见他没看自己,便说:“我坐你——”

    话还没说完,宣迪就被关靓一把推开,“你别跟我抢,我要坐蜜蜜旁边,来吧蜜蜜咱俩一起。”

    裴蜜应了声,高高兴兴地跟关靓坐去了中间。

    而宣迪,则被关靓很准地推到了裴绎身边,几乎跌坐到他怀里。

    无人说话。

    宣迪尴尬地捋了下头发,顿了几秒,“……你要是介意,我可以坐陈哥那边去。”

    刚刚跌到怀里的身体太过柔软,发丝若隐若现的香味在鼻尖一掠即逝,有些不纯粹的东西悄悄发散,裴绎放下酒杯,声音很淡:“随便。”

    没拒绝便是默认同意呗。

    第一步达成,宣迪抿了抿唇,光明正大地往沙发里面坐直了些。

    裴蜜在给大家点歌,虽然吃了几天的药嗓子已经好了很多,但唱K这种事宣迪还是不敢参加,所以在大家唱的时候,她就坐在那听,顺便吃点零食。

    热闹言谈间,有个裴蜜的男同学走过来想和宣迪喝一杯,说:“老听裴蜜说有个漂亮的姐姐,今天总算见到了,喝一杯吧小姐姐。”

    宣迪不能喝。

    但她故意拿起了杯子,“好啊。”

    从答应到拿起杯子这短短的几秒,仿佛数万年那么久。

    宣迪在赌,赌裴绎对自己还剩的在乎。

    她伸出了手,盛满酒的杯子与对方相碰,又收回,递回自己嘴边。

    唇贴上杯沿。

    她就要喝了。

    当舌尖触碰到冰凉液体的那一刻,宣迪知道自己或许赌输了,闭上眼睛,整个世界慢慢跌入迷茫的黑暗里。

    可还没来得及去体会这份黑暗的滋味,下一秒,一只手将她拽了上来,重见光亮。

    手中的杯子被忽然抽走,不轻不重地放回桌上。

    宣迪微愣,侧眸。

    只见裴绎重新拿了个空杯,往里面倒着某个饮料,再推回宣迪面前。

    全程没说一句话。

    陈延阴阳怪气地啧了声,“至于吗裴绎,唱个K还自带饮料,什么饮料这么高级啊。”

    他拿起瓶子看,“枇杷叶雪梨水?哎哟,我嗓子也不舒服,给我也来一瓶。”

    裴绎眼神落过来,“不舒服就闭嘴别说话。”

    “有些人说不来还不是来了。”陈延意味深长地戏谑,“怎么,怕我买不起单啊。”

    “买不起什么呀?”裴蜜听到声音转过身,递来一盘KTV送的烤皮皮虾,“宣迪姐,你吃这个吗,好好吃哦,香辣脆脆的。”

    宣迪为了保护嗓子已经戒了这些辣的东西很久,正常来说她不会碰。

    但有些事会上瘾。

    比如,确定裴绎的心。

    于是宣迪再次伸出手,“好呀。”

    刚从盘子里拿了一根,裴绎便给她没收回去,丢到一边。

    宣迪没想到这次这么快。

    她的心瞬间被窃喜填满,却还假意愣了愣,回头望他:“你干嘛啊。”

    裴绎:“医生跟你说的忌口记不住?”

    宣迪皱着眉,表示不服,“可你凭什么管我。”

    又不是我爸我妈,现在连上司都不算了。

    你又凭什么管我。

    总得给个合理的立场吧。

    安静了会,裴绎看着她开口:

    “凭我出的医药费。”

    宣迪:“……”

    大意了。

    属实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刁钻的角度。

    吃了个瘪,宣迪郁闷地转回去,端起裴绎安排给自己的饮料,喝了一口,竟然很甜。

    不是那种腻味的甜,喝到嘴里有种凉凉的味道,嗓子一下子就很清爽。

    暗戳戳地带这种明显是修复喉咙的水来包厢,不就是关心自己,提前给自己安排喝的嘛。

    宣迪弯了弯唇,刚刚那点郁闷也被嘴里的甜慢慢冲掉。

    正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包厢忽然响起生日歌,裴蜜的几个同学给她带起了生日帽。

    宣迪愣了愣,心想还没到十二点怎么就开始点蜡烛了。

    陈延指着手表:“她们明天还有课,最多玩到11点就撤了,所以提前过。”

    宣迪给裴蜜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本来打算在零点送的,没想到这么早就切起了蛋糕。

    她还没准备。

    宣迪下意识转身对离自己最近的裴绎说:“你能不能帮我找包厢的服务员过来?”

    裴绎皱眉:“什么?”

    裴蜜的同学正在燥气氛,音乐开得大,他们又在唱生日歌,两人说话的声音根本听不见。

    宣迪嗓子的情况不允许她大声喊,她没多想,直接倾身靠到裴绎耳边,贴着他的脸,“能不能帮我找包厢的服务员过来,我给蜜蜜准备了礼物,需要用他们的投影功能。”

    裴绎彼时手里正拿着一杯酒,宣迪突然靠过来,湿润温暖的气息随之涌到耳边,他几乎是瞬间顿了在那。

    脑中七零八碎地闪过一些模糊的画面,最终又回归一片空白。

    “听见了吗?”宣迪说完身体后退,眨了眨眼,看着裴绎。

    裴绎莫名被什么缠住了似的,也看着她。

    那头气氛高涨,而沙发一角,却像被划出了两个世界。

    一个只有裴绎和宣迪的世界。

    他们看着对方,任凭外面如何喧嚣,都甘愿淹没在属于彼此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隐忍情意里。

    后来还是有人不小心碰碎了酒杯,清脆的玻璃声才打破画面。

    裴绎回神,移开视线。

    他喉结动了动,没说话,直接起身去了门外。

    很快,一个服务生被带了进来,旁人还以为是宣迪要吃什么东西,都没在意。

    沟通过后,服务生帮宣迪连接了手机和大屏幕,一切准备就绪,裴蜜那边也喊着让大家站到一起准备吹蜡烛许愿。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

    在众人热闹的生日歌后,裴蜜闭上眼睛许愿,又开心地吹了蜡烛。

    “19岁啦,长大啦!”

    “蜜蜜生日快乐!”

    “蜜蜜要开心!”

    同学们的祝福接踵而来,而就在这时,宣迪悄悄按下了手机里的视频。

    大屏幕忽然一闪,是一段VCR。

    大家都静了下来,转身去看。

    裴蜜原本的笑容愣在脸上,下一秒,不敢相信地捂住了嘴。

    “蜜蜜你好,我是林昔,听说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每天开心,笑口常开,做个快乐的小仙女,加油~”

    短暂的几秒震惊过去,便是疯狂的尖叫。

    裴蜜的同学们都惊呆了,没想到他们日常追求的顶流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裴蜜更是不知所措地快要哭出来。

    她扭头看向宣迪,几步走过来抱住她,“谢谢你宣迪姐姐,我知道是你安排的,谢谢。”

    宣迪轻拍她的肩,“我原本是想让他过来的,可他实在太忙了。”

    “我知道,”裴蜜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我没想到19岁的生日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呜呜谢谢。”

    裴蜜说完就跑去屏幕前让同学给自己和视频里的林昔合影,这个拍完那个又抢着拍,一群十八/九的学生脸上挂着最单纯的笑容。

    看到裴蜜高兴,宣迪最近阴霾的心情也跟着开心不少。

    热闹过后,裴蜜给大家分了蛋糕,唱歌唱累了,有人提议一边吃蛋糕一边做游戏。

    裴蜜举手同意,“好呀,玩什么?”

    关靓:“当然是真心话大冒险啊,经典游戏哪能少了这个。”

    关靓一开口,宣迪就知道老气氛高手要开始搞事了。

    虽然来之前两人通过气,要制造和裴绎互动的机会,但具体细节倒也没谈,眼下关靓提出玩真心话大冒险,宣迪估计不会省心。

    现场都是年轻人,大家一致通过关靓的建议。

    以摇骰子点数大小为输赢,点数大的可以对点数小的提出惩罚。

    游戏从裴蜜那头随机两人一组玩过来,学生们问的问题大胆又露骨,宣迪都听得脸红心跳,很快骰子就轮到了他们这边。

    先到了裴绎手里。

    关靓特地“跨区”过来,很有气势地面朝裴绎:“我跟你玩。”

    说完便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认真摇了几下,开盒:“呀,一不小心满点了呢。”

    裴绎似乎看穿了她的把戏,摇都没摇,“你赢了。”

    关靓:“那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随便。”

    关靓很快地和宣迪交换了个眼神,“那,现场你选个女的亲一下吧。”

    宣迪:“……”

    姐妹冲动了吧,万一裴绎想不开去亲别的女人怎么办!

    旁边看热闹的在疯狂起哄,但裴绎很聪明,不跳关靓的陷阱,主动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关靓哪能这样放过他,马上又说:“我们可没说不接受惩罚喝酒就能过去的哦,既然你不愿意大冒险,那就真心话吧,说,你眼里现场最性感的人是谁?”

    裴绎:“……”

    这问题问得有些羞涩。

    宣迪不自然地坐了坐,甚至吃起了东西,做出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

    谁知裴绎下一秒便淡淡报了个名字:“陈延。”

    宣迪吃东西的动作哽住。

    陈延更是一口水喷了出来,懵懵地用一种你是不是有病的眼神看过来。

    现场的人都快被笑死,还以为裴绎是在故意搞笑,在这种无人知晓的暗涌里,骰筒终于传到了宣迪手中。

    和她一组的是裴蜜的同学,一个可爱的女孩。

    两人一个摇了三点,一个摇了十点,宣迪输。

    女同学笑眯眯地看着她,“宣迪姐姐选什么?”

    宣迪怕被问到什么敏感的问题,想了想,“大冒险吧。”

    女同学也没有为难她,说:“那你就随便挑个在场的男性叫宝贝吧,要用很嗲的那种语气哦!”

    宣迪:“……?”

    宣迪只花了三秒就反应过来,这肯定是关靓提前怂恿的。

    包厢里又热闹起来,大家津津有味地看着宣迪,等着她挑一个男人叫宝贝。

    宣迪旁边就坐着裴绎。

    她能感觉到有股视线落在自己身上,顿了顿,循着感觉转过去。

    果然是裴绎。

    裴绎在看她,眼神淡淡的,辨不清情绪。

    宝贝这个词在别人眼里可能是暧昧的称呼,可在宣迪和裴绎之间,绝不是那么回事儿。

    可以说,他们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就是因为之前二次元里的那么多声放荡不羁的宝贝。

    所以这两个字现在就像一个威力不明的炸/弹。

    喊完了会不会当场炸,宣迪真不知道。

    在心里琢磨衡量了半天,宣迪终于有了决定,身体转向裴绎。

    她看着他,慢慢张嘴,眼看宝字的发音抵到了嘴边,大家也都在期待美女对着帅哥喊宝贝的时候——

    宣迪忽然一个大转身,面朝另一边的陈延:

    “……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