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荒野求生节目开始 > 正文 第85章 暴富
    因为刚刚过于吵闹, 朱燕燕并没有注意到手机上面微不足道的震动。

    再加上现在心烦意乱,朱燕燕压根没听清曾淮说什么,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行了我知道了, 稍后会看的。”

    “不行, 必须现在看。”然而这次,曾淮的态度却突然强硬了起来。

    …混蛋,他的低情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发作!

    仿佛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里,强忍着骂人的冲动,朱燕燕一边在心里骂骂咧咧, 一边略显暴躁的翻看自己的手机短信。

    这得是多重要的快递, 才能让他催成这样。

    如果不是,等回头,自己一定要打爆他的狗头不可!

    眼神不由得变得有些凶狠,点开消息栏,无意间扫了一眼,朱燕燕的眼神突然一凝。

    等看清楚其中的内容后, 朱燕燕更是呼吸急促,瞳孔骤缩, 手一抖,差点把手机都给摔了。

    他她她她她不会是在做梦吧…………

    那边朱燕燕的三姑和三姑父却是看不到短信的内容,早在得知电话那头的是曾淮的时候,两人眼中就不约而同的闪过不屑。

    三姑更是在一旁说起了风凉话:“哟, 大过年的还打电话过来, 说你俩没点啥, 怕是鬼都不能信吧?”

    “我跟你说, 你可别再缠着我外甥女不放了, 一穷二白还想打我外甥女的主意, 害臊不害臊啊你。”三姑父声音放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就是故意说给电话那头的人听的。

    自己的侄子今年都三十了,还没有个孩子。

    自从把上一任老婆打跑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给他们家介绍闺女。

    自己爹妈现在可都急坏了,好不容易碰到个单纯好骗,还上过大学的,可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至于说朱燕燕是自己的外甥女?跟他又不是一家的,他在乎那么多干什么。

    如果是普通男孩听到这话,必定自尊心受挫,当场就把电话给挂了。

    但曾淮是谁,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人,他一概采取无视的态度。

    好半晌没听到动静,曾淮忍不住问:“看完了吗你,怎么不说话?”

    然而朱燕燕现在已经彻底傻眼了,压根就发不出声儿来。

    两人统一不理会的态度,一下子就把三姑父给惹恼了:“你这孩子怎么回事,长辈跟你说话呢,你什么态度!”

    大约是在家里耍横耍惯了,仗着自己长辈的身份,想也不想就要去抢朱燕燕的手机。

    朱燕燕一时不查,竟然还真被他给得手了。

    三姑父可是一点都没留手,把朱燕燕的手腕都给抓红了。

    无意间瞥见屏幕里的内容,三姑父同样一愣,好长一串数字,等等,这是银/行的消息提醒么?

    然而还不等他看清楚,一旁的朱燕燕的爸妈就彻底忍不住,一把将自己女儿的手机给夺了回来。

    忍了这么久,寻思大过年的,能忍则忍,能不吵架就不吵架。没想到对方非但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夫妻两个彻底炸了。

    然而三姑父还十分没有眼色的在那里嚷嚷:“你们干什么!”

    “干什么,你说干什么!”朱燕燕的爸爸对自己的妹夫怒目而视:“教训我闺女还没完了是吧?这都已经吃过中午饭了,你们两个有事儿没事儿?没事儿的话赶紧收拾东西滚蛋!”

    这下子,刚刚还在一旁看热闹、时不时还朝这边指指点点,偷笑的另外几个亲戚立马就坐不住了。

    这个时候他们倒是记起来自己好像是长了张嘴。

    “欸老二,你怎么说话的?”

    “就是,什么态度嘛!”

    “我就这态度怎么了!在我家教训我闺女,给你们脸了是吧?”朱燕燕的爸爸一爆发起来,看起来还是挺可怕的。

    几人顿时气弱:“怎么?我们作为长辈说她两句怎么了,这不也是为她好么?”

    “不需要!管好你们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得了!”

    最后,朱燕燕的爸爸开始不管不顾的往外撵人:“都走都走,赶紧走!”

    三姑闻言,似笑非笑:“二哥,你可要想清楚,今天赶我们走,明天再想请我们上门可就难了。”

    她就不信,对方还真敢断亲!

    像这个年龄的人,最在乎的就是所谓的骨肉亲情了。

    这话一出,朱燕燕的爸爸果然一顿。

    然而下一秒,朱燕燕的妈妈却是干脆利落的扔出了一句:“爱来不来,搞得好像谁稀罕你们来似的。”

    这么多年了,她算是看明白了,就这群人,需要帮忙的时候靠不上,谁家落魄了他们落井下石倒是一个比一个快,恨人有笑人无的嘴脸不要太恶心。

    所以说,这样的亲戚,就算是处了,又能有什么用呢?能指望的上吗?

    “欸,老二,这可是你媳妇,你究竟管不管?”

    “就这样的婆娘,挑拨离间咱兄弟的感情,关起门来打一顿都算是轻的。”

    本来朱燕燕的爸爸还没想把事儿做绝,刚刚也只是在气头上,然而这两句话,彻底戳爆了他的肺管子:“滚滚滚!都给老子滚!”

    说着,也不管面前谁是谁,一股脑都被他推了出去。

    还有这群人来的时候提的饮料牛奶什么的,也被他毫不犹豫的丢了出去。

    见几人还想要闹,朱燕燕的爸爸深吸了一口气,干脆利落的把家里的防盗门给关上了。

    终于安静了。

    然而折回来之后,他心里却不是滋味,难受的眼眶都红了。

    朱燕燕的妈妈赶忙上前安慰自己的丈夫:“没事儿没事儿,没事儿的啊…以后,就咱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

    “…嗯。”

    闷闷的应了一声后,朱燕燕的爸爸勉强打起精神来,看向自己的女儿:“燕燕你也别太担心,爸爸妈妈还能再撑几年,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

    朱燕燕猛地回过神来:“不用!”以后都不用这么辛苦了!

    “爸妈,我跟你们说,我发财了!”

    看着先是一怔,继而手舞足蹈、语无伦次的女儿,夫妻两个对视了一眼,心中突然有了个不太好的想法——

    她该不会是因为刚刚的事,把自己气坏了吧?

    朱燕燕的妈妈赶忙开口安慰:“燕燕呐,别听你姑你姑父瞎说,爸爸妈妈绝对不会因为那点彩礼就把你嫁出去的。”

    “不是不是,你们看这个!”

    朱燕燕将地上的手机捡起来,手忙脚乱的拿给他们看:“看,上面的数字!”

    个十百千万…

    两亿七千二百七十七万五千三百……

    朱燕燕的妈妈:“哇,好多。”

    朱燕燕的爸爸:“确实。”

    朱燕燕:“???”

    等等,这反应不对啊!

    “你们…都不觉得激动的吗?”

    “激动什么。”又不是真的。

    朱燕燕的爸爸忍不住教训起了自己的女儿:“做人要脚踏实地,不能好高骛远。”

    “不过话说,现在的骗子可真了不得,这口吻,看起来跟真的一样。”

    朱燕燕的妈妈点头:“就是就是,对了燕儿,回头你截个图,我给你秋姨她们发过去,保准吓你秋姨她们一跳。”

    朱燕燕:“……”

    “妈,我说的都是真的,这真的是真钱!”

    “不可能,别糊弄我们啦。”

    朱燕燕没办法,干脆心一横,拉着自己的父母来到了附近的银/行。

    就在朱燕燕的爸爸妈妈觉得自己的女儿精神方面出了问题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看着胖胖的,跟弥勒佛似的中年男人急匆匆的从楼上赶了过来。

    速度之快,距离在窗口核对完信息,也不过短短两分钟的功夫。

    男人胸口,挂着精致而醒目的行长的标签。

    男人一看到朱燕燕,脸上的笑容立马又热情了好几个度:“这位就是朱女士吧,您真是年轻有为啊。”

    24岁存款两亿七千多万,恕他见识短浅,活了这么大,他还没见过这种世面。

    银/行的其他员工的态度也是格外的良好,没办法,人家可是大大大客户。

    他们拿着这两个多亿的存款,一年能获益起码一千万,全行上下都要靠这个发工资呢,能不热情吗?

    从前朱燕燕只在网上看过把一个亿存银/行会怎么样。

    今天,她算是彻底亲身体验了一把。

    国内国外旅游全部免费,来回有专车接送,包五星级酒店住宿,真遇到什么特殊情况,甚至还可以派专机来接。

    买车买房买游艇买飞机,找不到渠道银/行这边同样可以帮忙。

    “您如果想结婚的话,我们包婚庆包蜜月。”

    朱燕燕:“我连男朋友都没有。”

    行长一听,非但不失望,反而异常的惊喜:“那正好,我这儿认识一个小伙子,今年27岁,海归硕士,全球top10高校毕业,可以介绍给您。”

    这条件,甩三姑父的侄子一百条街好吗!?

    然而,有钱谁还结婚啊!

    于是朱燕燕十动然拒:“…不用了谢谢。”

    好家伙,原来这就是突然暴富的感觉吗?

    直到走出银/行大门,那种不真实感反而加重了。

    一手提着一个银/行免费赠送的经典款奢侈品包包,朱燕燕的妈妈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一切貌似都是真的。

    再看旁边朱燕燕的爸爸,脚步虚浮,恍恍惚惚,一个不慎,竟把脚给崴了。

    母女两人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叫车去医院。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小城市里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这个消息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彻底传出去。

    到时候他们一家三口估计就危险了。

    买彩票中个五百万去领的时候还要戴头套呢,更别说两亿七千万了。

    人心,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直视的东西。

    冷静下来后,朱燕燕的妈妈都等不到自己丈夫把脚上养好,第三天的时候,就偷偷摸摸,带着他们父女两个离开了这里。

    等一家三口,提着两个奢侈品包包的消息传到朱燕燕三姑的耳朵里的时候,已经明显来不及了。

    一群亲戚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时,原本朱燕燕他们居住的地方,已经是人去楼空。

    “天杀的,自己偷摸发财也不跟兄弟姐妹们说一声,真是丧良心啊!”虽然不知道具体数字是多少,但三姑他们依旧是又哭又嚎。

    三姑父却是蓦然间想起了当初那随意的一瞥。

    如果那个数字是真的,如果那是真的,自己当时如果能及时发现,随随便便撸个百八十万不成问题,更甚至,千儿八百万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三姑父眼前一黑,下一秒,三姑大惊失色:“老田,你怎么了老田!”

    三姑父,竟然硬生生把自己给气出了轻微脑出血,一口气在医院养了小半个月才好。

    只是这一切,朱燕燕一家都不会知道了。

    另一边。

    郑姚正在研究怎么在手机上报税的时候,医院那边也传来了消息。

    秘书马上要生了。

    都忘了,自己现在,貌似还有个“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