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缺爱美人[无限流] > 正文 第56章 地下室 三十六
    虞仙有种神魂颠倒的错觉。

    他说着转头就闷着要跟上去, 吴淮灵却叫住他,叹息一声:“小心点,自己的安全最重要。”

    杨夕嗯了一声, 看了一眼笑着的沈之之, 悄声走了。

    吴淮灵看着他渐渐消失,棕色的瞳孔透亮。

    这边。

    戚野抄着手来到仓库,杨夕在后面远远看着他关上仓库门,疑惑的皱了皱眉,这个人打算做什么?他不怕里面的东西么?

    过了好一会儿, 杨夕才看见戚野从仓库里钻出来, 表情抑郁却带着笑,和他这个人一样怪异的让人心里发慌。

    奇怪。

    太奇怪了。

    杨夕按捺不住,也不见戚野重新回来,现在冲过去继续跟着他也不一定找得到人。

    于是他走过去,打开仓库的门,腥臭的透明液体登时从里面蔓延了出来, 带出一条湿漉漉的痕迹,像是有人踮着脏兮兮的湿脚走过般。

    胃里翻涌不止, 杨夕呕了一下,喉结上下滚个不停,终于将反胃的感觉压了下去。他这才肯抬起眼去看那正对着门的画,却冷不丁的对上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猩红中带着点浓稠恶心的脓黄, 此时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杨夕, 瞳孔里闪着肉眼可见的诡异光芒。

    那一口气半上不下, 杨夕被画上水里的倒影看的一个窒息, 连忙后退几步。

    突然, 他脸色一白, 浑身僵硬,身体像是浸在了冰天雪地里动弹不得——杨夕看见了沈之之。

    画上的少女不再用双手捂着脸低头哭泣,相反,她慢慢地、慢慢地抬起头,纯净的双眼落下泪水,眼里满是乞求与哀伤。

    那是沈之之的脸。

    刚刚还在杨夕面前开开心心逗弄着囡囡的,沈之之的脸。

    他无措至极,不自觉的再次踏进门内,一只手覆上去触摸那张脸,晶莹剔透的泪珠从画中落到杨夕的手掌心内,逐渐干涸。

    喉咙干渴,杨夕绝望的往回看了看来时的路,像是看见了刚刚还和他说过话的女人,他好像明白了什么,“等我,之之。”

    “要不了多久了,等我。”

    戚野来到这扇打不开的门前,抚摸着上面的细纹,喃喃道。

    接着,他嘲讽的低笑,“究竟是我先复仇成功,还是你呢?”

    路过吴淮灵的房间时,戚野顿了顿,往门缝下面缓缓放入一张湿漉漉的纸条。

    时间掐的极为准确,不过一会儿。

    吴淮灵回到房间,打开门,脚上啪唧一声踩到什么东西。

    她面色一变,看见了那张印着脚印的湿淋淋的纸条……

    脑子内的警钟霎时间长鸣,迅速关上门,吴淮灵低下腰捡起那张纸条,展开,里面猩红色的字体显露出来,【沈之之死了,下一个……会是谁?】

    攥紧拳头,纸条里吸收到的腥味儿液体从手的缝隙里啪嗒掉到地上,屋内灰蒙蒙的看不清脸,吴淮灵埋着头,眼神很冷。

    晚上。

    照样是摆钟打鸣的时候。

    杨夕站在卫生间的镜子面前,呆呆的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眼前的男人身形健壮,也不像几年前那副单薄青涩的样子。

    但是这一次,他和那个女人的身份要开始互换了。

    厉鬼出现在走廊的时候,杨夕从卫生间走回了卧室。等她不急不慢,像是猎物已经跳入自己怀里,来到自己门前敲门时,杨夕望着空荡荡的锁孔。

    没有之前那充斥着贪婪、垂涎、令人胆寒的恶鬼眼。

    心里有一瞬觉得不对,可是杨夕转念一想,她恐怕连看自己一眼也嫌恶心。

    凄厉的嗓音响起:“告诉我,是谁杀了我?”

    杨夕开了门,正大光明的邀请女鬼进屋。

    但是不对,杨夕低下头,那不是他想象中的、被女鬼占据身体的沈之之。

    目光所及之处是庞大丑陋的溺水尸,被他震惊的眼神愉悦到,女鬼嘻嘻笑了起来,青白的唇咧开,露出夹杂着白色蛆肉的齿缝。

    他只来得及喊出一句:“之之,不要出来!”

    吴淮灵听着外面的动静,诧异的站起身。她手里还拿着一个橙色的玉镯,只要看过那幅图的人见到它,就知道这个玉镯和画上少女所戴的玉镯是同一款式。

    吴淮灵被骗了,沈之之并没有死。

    厉鬼会害怕自己死前身上带下的东西,吴淮灵知道。

    她本来可以救杨夕一命的,这个镯子,就是女鬼生前戴的一对玉镯中的另一个。在杨夕把少女推入水中时,杨夕不经意间从少女手上带下来的就是这个镯子。

    而撞见一切经过的吴淮灵以这个做为交换,和杨夕做好了保守秘密的约定。

    隔壁的咀嚼音响了一整个晚上。

    虞仙自然也能听见那声戛然而止的呐喊,他从床上迅速坐起来,却不料一下子撞上了一直俯身瞧着自己的恶鬼,额头霎时红了大半!

    他捂住额头嘶了一声,被那恶鬼把手给拿开,轻轻在上面吹气。

    虞仙没管他,疑惑不解:“为什么杨夕会自己走出来?”

    恶鬼看着月下的他,顿了一下,他道:“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笑了一声,像是很高兴,和虞仙额头抵着额头,“你想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

    “毕竟现在是我先死了。”

    他缠着虞仙问,阴冷的气息围绕着虞仙,“从前你就不爱我,为什么就不能公平点呢?我那么在乎你。”

    他又拎着虞仙去看那些画,从踏入这间客栈起,虞仙的一切就被他挨着记录了下来。

    虞仙的一颦笑,他的泪珠、他的伤痛、他的呓语、他的哀求、他的茫然……画上都展现的淋漓尽致。

    被禁锢的太紧,虞仙稍微动一动,就被压迫的力道勒的一疼。他蹙着眉头,连呼吸时胸膛缓缓起伏都是痛的,可是那痛在感受到贺深对他的疯狂至极的眷恋时,又怪异的转化为了甘美。

    浑身酥麻,他只能红着眼尾,斥道:“你这恶鬼!”

    那恶鬼问他,“你爱我吗,仙仙?”

    虞仙不肯回答。

    下一秒,那恶鬼就要发疯,红着眼像是条疯狗一般,质问他为什么不喜欢自己,为什么不满意,为什么要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