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是双重人格 > 正文 第62章 许愿石——日向
    黑暗中的许愿石组织消失, 黑衣组织扑了个空,没有抓到能实现愿望的人,也没从那个空荡荡的游戏场里找到合适的材料, 富山贵文去警察局自首, 而那些参与许愿石游戏的人也全部被警方控制,似乎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但是事情真的会这么简单就结束吗?

    “老大,我们还要继续找人吗?”伏特加小声询问。

    “他又不是死了。”琴酒不是很在意的开口, “不就是警察局, 既然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就不需要着急, 总能从他嘴里掏出秘密来。”

    说着琴酒从桌子上拾起那枚银白色的戒指,在夜晚的灯光下, 戒指折射出独属于金属的光泽,除了有点磕碰之外,这枚戒指确实非常精致, 津村惠子也才如此喜欢这对戒指, 不惜用三个月的工资来购买。

    就在琴酒准备安排不下继续做些什么的时候,只听到砰的一声, 外面传来一阵巨大的声音。

    “怎么回事?”琴酒站起来, 他把戒指放在桌子上,“守卫的人呢?”

    一名黑衣组织的成员跑进来, “不好了!有警察!”

    “警察?”琴酒狐疑的看着面前的人,“为什么警察会查到这里?”

    “是之前那个卧底!”对方的声音里带着颤抖,很明显的害怕着, 连背在身后的手都在颤抖, “那个之前去许愿石组织里卧底的底层, 在卧底的时候亲人被杀死了, 他似乎认为是我们杀死的,所以,在事情结束确定我们驻扎在这里后,竟然去自首报警。”

    “为什么之前没有汇报这件事?”琴酒拍了一下桌子。

    对方瞬间抖了一下,“抱歉!我们一开始没有察觉到,在知道后队长觉得他不会做什么错事,毕竟这件事……”

    说着他眼神飘忽了一下。

    实际上为了让这个卧底的人产生绝望,他们一开始确实是想着杀死他的亲人,因为那家伙就是一个无亲无故的底层,除了个子大之外没有丝毫用处,只有蛮力能用一用,但是他们去行动的路上发现了另一队人。

    于是他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队人杀死了这个底层成员的亲人,还非常满意的想今天可以不干活了。

    谁能想到这家伙竟然第一时间怀疑是黑衣组织干的,并且还真的敢用这种方式来报复。

    “闭嘴吧。”琴酒站起来,“我去看看。”

    “老大,我和你一起去!”伏特加连忙跟上去。

    在他们离开后的三分钟之内,脚步声从走廊里传来,留守的两位黑衣组织成员对视一眼,他们不是傻子,很清楚琴酒才刚离开不会这么快就回来,他们一左一右守在门口,枪的保险栓被拉动。

    一旦有外人进来立刻会被处理掉。

    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们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在门咯吱一声的瞬间直接对着门口开枪。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就在这时,他们听到身后有声音,但还没等他们转过头去,后颈就传来一阵疼痛,他们缓缓的倒下,拥有意识的最后一刻是在想: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超高校级的魔术技巧。”日向创笑着说了一声,“利用魔术道具在外面制造声响吸引观众注意力,我再用其他方法不着痕迹的进来,这是魔术师惯用的技巧,不过我用的实在是不熟练,只好让你们先睡一觉了。”

    【你的潜入难度系数太低。】

    【当然,我又不需要去潜入什么地方,要这种方法干什么。】日向创开始在房间里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实际上日向创也想过自己该如何进来,虽然调查处黑衣组织暂时驻扎在这里,但是他并没有想要和这个世界著名的国际犯罪组织公开敌对,他需要用点特殊的办法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日向创从桌子上拿起之前被琴酒扔在桌子上的戒指,眼里带着温和,“找到了。”

    是的,日向创这一次就是为了寻找这枚戒指。

    在富山贵文来求救的时候,日向创已经发现这枚戒指已经不在富山贵文身上了,所以日向创索性直接让富山贵文去自首,他则开始调查这枚戒指现在在什么地方。

    原先的游戏场已经变成废墟,在查不到有效信息后,黑衣组织直接把那片地区夷为平地,周围的民众疑惑他们还装作专业人员说这里是违章建筑需要拆掉,搞的普通人真的以为他们是什么政府工作人员。

    在这片废墟里当然找不到戒指,于是日向创就想碰碰运气,来看看是不是黑衣组织将这枚戒指拿走了。

    说实话,日向创真的很幸运。

    来的时候还在思考该怎么不暴露的进来,结果外面就传来爆炸声,他看到了警察在这周围搜寻,还看到一个明显不像是小喽啰的人从某个地方出来,于是日向创就直接这样进来,还真的找到了戒指。

    【真是漂亮的戒指。】日向创攥着这枚戒指准备离开。

    神座出流淡定的坐在镜湖旁边,【人类真是奇怪,明明不相信感情,充斥着怀疑,但是却相信一枚挂在手指上的指环可以圈住他们两个人,让他们永远相爱,就算是知道这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不能这么说啊,就是因为有所期待,所以这些事物才能存在。】日向创笑着说:【这些物品代表着过去。】

    【美好的记忆需要纪念品,苦难的记忆却不需要。】

    【毕竟没有人会想要留下苦难的回忆,更希望美好的东西留得久一点,更久一点。】

    日向创把指环攥在手里,他走出这个房间,没有管黑衣组织和警方之间的争斗,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必须尽快将绝望碎片净化,如果继续放着不管,即使现在和富山贵文分开,但它身上的绝望能量也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周围的人。

    对绝望变得敏感陷入抑郁情绪中还算好的,最怕的就是让一些本来就陷在悲观中的人做出偏激的事情。

    带着那枚指环来到自己现在住的地方,日向创把房门关起来,他坐在椅子上,接着把那枚指环放在桌子的正中央。

    【用纪念物来净化绝望碎片,你的成功概率只有一半。】神座出流道。

    【我当然知道成功概率很低,但是,想想我们现在还有可以尝试的方法,这其实已经很不错了。】日向创红色的眸子里带着坚定,【而且,神座,我们可以计算概率,但却无法计算出幸运的概率,我相信你的才能。】

    日向创把手放到指环上方,很快,从他的手心中,一枚黑色的碎片落下,它漂浮在指环的上方,泛着淡淡的黑色气息,像是一阵黑雾。

    之所以会选择这枚指环,这是因为这是津村惠子最后最珍惜的物品。

    如果富山贵文的绝望是杀死了最后一个爱自己的人,津村惠子的绝望就是爱着一个人,却在准备给对方一个惊喜时被对方杀死,在这种情况下,到底是谁更加绝望呢?只不过津村惠子的生命戛然而止,她的绝望也直接断绝。

    但是这枚指环不同。

    它承载着一个女孩对于爱情最美好的向往,她喜爱着它,幻想着未来,她把所有的期盼和爱意都封闭在这枚指环里,她不会在意自己的爱人失去了工作,不在乎自己的爱人众叛亲离,她爱着这个人。

    那就是希望。

    绝望碎片转动着,慢慢的,有一些黑色的东西从绝望碎片身上剥离,一块块黑色的碎块落下,落到桌子上时消失在空气中,漂亮的指环越来越暗淡,在指环再也没有光泽的时候,绝望碎片化为透白的颜色。

    成功了。

    日向创伸手捡起希望碎片,在拿到希望碎片的一瞬间,那枚放在桌子上的指环崩碎成粉末。

    “既然这份希望不会被在意,那么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日向创叹口气,“津村惠子终究是看错了人,也爱错了人,最后变成这样,似乎已经算是一个很完美的结局了。”

    富山贵文被警方逮捕,正在等待宣判,津村惠子留下的最后遗物崩碎,就像是那段期望和爱意从未存在。

    有时候纪念物的存在就是如此,爱的时候看着就满生欢喜,不爱了只要找个地方扔掉,就像是把那段过去也完全抛弃。

    看守室中,富山贵文抬起头来,他看向被栏杆挡起来的窗户,在细微的空间里,他似乎看到了一些被风席卷着的碎片在空中飘,那些光像极了那一晚津村惠子指给他看的夜灯。

    富山贵文转了转眼睛,他低下头,接着捂住自己的胸口。

    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消失了?”富山贵文突兀的站起来,他睁大了眼睛,满眼都是惊恐,“力量消失了?!”

    “不行,不行!”富山贵文疯了一样去砸看守室的门,“放我出去!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那是我的!我是被冤枉的,现在就放我走!我举报有人偷我的东西,帮我抓住他!”

    富山贵文的大吵大闹引来了警察,他们用力的压制发疯的富山贵文,在一个疯子面前,正常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小。

    最后警察不得不用上电棍,强行让富山贵文再起不能。

    至于他说的自己无罪和有人偷窃他的东西,等审判的时候和法官说吧,当然前提是他真的无罪。

    ……

    从现场回来的琴酒在走到走廊时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他看到房间的门大开着,瞬间就明白这里被人进来过,琴酒迅速和伏特加冲进房间里,接着就看到负责守卫的两个人躺在地上昏死过去。

    伏特加蹲下身子试探了一下他们的呼吸。

    “还有呼吸,只是晕过去了。”

    “把他们叫醒。”琴酒看向周围,和记忆里自己离开时的画面对比着。

    这里一定有外人进来过,但是却没有任何被翻过的痕迹,不管是他们做装饰的书架还是被锁的很紧的保险柜,甚至连椅子都没有挪一下位置,琴酒微微皱眉,他坐到椅子上,在坐下的一瞬间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将手伸出去,原本放着戒指的地方空无一物。

    那个人费尽心思进来,就为了一枚戒指?

    “老大,他们醒了!”这时伏特加开口。

    琴酒转头看向旁边,被打晕的两个手下捂着后颈站起来,他们的脸上带着痛苦,墨镜早就因为之前突然倒地甩出去了,虽然觉得不会有结果,但是琴酒依旧询问了他们有没有看到什么,果然得到的答案都是什么都不知道。

    “去看监控。”琴酒站起来,他将手插在西装外套里,转身走到旁边的监控室内。

    是的,这里早就被他安装了无数监控,监控隐藏在隐秘的位置,一直都在运行着。

    但是,在琴酒点开监控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在那段时间内,所有的监控画面都是停止状态,等到画面恢复,房间里只能看到已经被打晕过去的守卫,桌子上的戒指也已经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伏特加惊讶的看着屏幕。

    “被入侵了,看来对方有很强大的后援支持。”琴酒冷静的开口,“但是,你大概想不到,我从来都不会只准备一套措施。”

    琴酒摁住一个按钮,下一刻屏幕上的画面反转,三个有点模糊的监控画面出现,这是琴酒额外布置的监控,和前面不是同一个系统,独立运行且非常隐蔽。

    果然,画面上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但是还没等琴酒看到这个人是谁,甚至没看清他是男是女,一只手直接捂在了摄像头上,刺啦一声,三个监控全部停止运行,只留下满屏的雪花。

    “什么?”琴酒站起来,他把之前的监控调出来,反复的观察着那只距离最近的手。

    最后琴酒微微挑眉。

    “是个女人?”

    另一边,日向创坐在椅子上,这件事结束后他突然想起了另一个问题。

    【对了出流,之前那个手机位置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日向创疑惑的开口,【柯南说他找人通过手机信号查不到我们的位置,我当时没有关机,你也说没有做出什么防护,这应该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不是你做的也不是我做的,那就只能是别人做的。】

    【这不是废话吗?】日向创无奈的笑,【是是是,我知道了,我会自己想,嗯,别人做的,我们才来这个世界几天,应该不会有陌生人好心帮我们做防护才对。】

    神座出流淡定的看着他,【所以,你以为是什么情况。】

    【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出流你这么淡定,看样子对方不是什么坏人,也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日向创仰身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好累啊,屏蔽位置的人到底是谁呢?】

    【说起来我似乎遇到过这种事。】日向创放下胳膊,【但是那是在我们的世界,当时我正在外面调查绝望残党,未来机关中有卧底试图把我的位置散播出去,那时候是七海帮我屏蔽掉了所有位置信息,对方没有查到位置,反而因为异常举动被十神发现。】

    “即使七海现在只是ai,但是却依旧在努力保护大家。”日向创和神座出流背靠背坐着,他抬起头来,眼睛望向天空,“其实她才是我们的希望吧。”

    神座出流没有回头,他感受着日向创的体温,面前的镜湖中倒映出他的样貌。

    红色的眼眸,没有丝毫感情的模样,黑色的长发因为坐在太边缘垂在湖水中,像是和镜中的自己连接在一起,神座出流当然还记得那个叫七海千秋的女孩,那个在死前还在道歉认为自己没能拯救日向创的女孩。

    那是神座出流第一次和日向创共感,从眼中落下的泪让神座出流明白:他必须把属于这个身体的感情找回来。

    于是他利用了江之岛盾子,也利用了新世界程序。

    他也确实是最终的胜利者。

    神座出流抬起头来,黑色的长发从镜湖中拉起来,神座出流将手往后放,他摁住了日向创放在地上的手,日向创也不在意,他默认着神座出流的接近,默许着他们之间从未消失过的亲密关系。

    他说:“你为什么会觉得不是她。”

    “唉?”日向创愣了一下,他转头看向神座出流,“谁?七海?”

    神座出流转身,黑色的长发垂在日向创的耳边,他把手放在日向创的肩膀上,过近的距离让日向创甚至能看清楚神座出流的睫毛,明明和他是完全一样的样貌,却总会让他觉得无所适从。

    “世界意识曾经说过要给你送一个礼物。”神座出流这样说:“明明是我,却完全没有往这方面想,日向创,你果然只是一个普通人。”

    “啊,是个普通人真是抱歉。”日向创笑了起来,他单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难道真的是七海吗?真是一个大惊喜啊。”

    “去确认一下。”神座出流说。

    日向创点头,他站起来,接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再次蹲下,给了神座出流一个大力的拥抱。

    神座出流被他拥抱着,他低垂着头,但红色的眸子里却染上了一点细微的波动。

    ……也不算坏。

    日向创睁开眼睛,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接着走到另一边的电脑桌前,他打开电脑,很快开机屏幕就显露出来,日向创盯着屏幕,绿色的眸子里带着一点期待,很快,电脑屏幕波动了一下。

    一个抱着兔美玩偶的粉发女孩笑着看着他,“日向君,你终于发现了吗?”

    “我来帮你了。”

    日向创看着她,眼里带上了笑意,“谢谢你,七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