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靠告白通关求生游戏[无限] > 正文 第128章 他的心愿
    128、他的心愿

    单纯的安文却不知道这一切都不过只是班长想让他出丑罢了, 他去追求安文也并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一个和死党的赌约。

    他们为了拍下他女装的样子, 让他在全校人的面前出丑。他们围绕着穿着白裙子的安文,辱骂着他,嘲笑着他,就像是在看着什么异类。

    班长是其中笑得最大声的那个,他的手中拿着相机,全然不顾安文的抵抗。

    “你这样的丑八怪,该不会真的以为我居然会爱上你吧。”

    “咔嚓。咔嚓。”

    当拍照的声音响起的时候, 安文知道自己的一辈子都毁掉了。

    他绝望地穿着那身漂亮的白裙子跳入了地铁隧道, 身体被疾驰而来的列车撞得粉身碎骨, 他的身子破碎成了无数小块,每一块都是他悲伤的回忆和苦痛的一生。

    他一次次地想要来到学校, 但是却永远都只能停留在家门口的地铁口。这是他死去的地方, 他被困在了那里, 永远都无法离开。

    -

    -

    在了解了安文的过去之后, 那个主线任务三【安文的心愿】仍然还没有完成。

    “安文的心愿究竟是什么?”鬼姬有些不解了。

    “他所留下的那本故事书已经几乎将学校里面的人都杀光了, 难道他还不满意吗?”

    萧霁抬头, 眸子里有些残留的冷色,他已经想到了安文的真正心愿究竟是什么。

    “不, 他们的班级上还有一个人活着。”

    ——那就是那个名为方火的男生。

    三分钟后……

    高大的骨偶在手中抓着那名男生的脖颈, 带着他强行向着地铁站的方向走去。

    “放开我——”

    男生用双手抓住脖颈, 努力地呼吸着。他原本还算得上俊朗的长相此时却因为痛苦而变形,只残余狰狞。

    “我不要离开学校,我不要离开……”

    显而易见的是,他明显是在害怕着学校外面的某个东西,并且他自己也知道那是什么——

    安文的冤魂就在学校外面, 男生在畏惧着他。

    男生方火就是他们班级的班长,也就是那个主动向着安文表白,并且做了他男朋友的人。他是安文悲剧的源头,那个始作俑者。

    “我没有杀他!他是自己自-杀的!”

    男生还在挣扎着,但是修罗的手很稳,他将他的身体拖在地上,就像是在拖着一条硬冷的麻袋。男生的头砸在地上,引来他更加大声的哀嚎。

    “他是自-杀的!和我们没有关系!听到了没有啊!他是自己跳下去的,和我们所有的人都没关系!根本就没有什么凶杀案!”

    段闻舟嗤笑了一声。

    “如果你真的问心无愧,你又是在心虚些什么?他的确是自-杀,但是你们却都是站在他身后将他推下去的那些看不到的幕后推手。

    ……你真的觉得这是自-杀吗?”

    他们再次回到了仁爱小区的地铁站,一排排的白裙子,正在面无表情地排着队等待上车。他们的脸上全都是鲜血,安静得就像是一一只只没有

    128、他的心愿

    感情的木偶。

    他们的数量似乎变得更多了,甚至地铁站里面都已经站不下了,有很多人只能站在外面的街道上。沉默地等待前面的白裙子在地铁站里面死掉,给他们让出位置。

    就在萧霁将班长带到了一个距离最近的白裙子的面前的时候,那白裙子原本木偶一样僵硬的动作忽然停顿了一下。接着他就猛然向着班长扑来,近乎破碎的脸上,缺失了眼球的空荡荡眼眶中流淌出乌黑的鲜血。

    安文从口中发出喑哑难听的声音,班长同时也在发出痛苦的嘶吼——安文的手死死地抓在了他的脖颈上,像是要活生生地将他掐死在这里。

    “不要——”

    班长疯狂地吼叫着,脸色变得发紫,他的脖子上已经有了几道深深的红印,几乎就要当场窒息。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淡金色的光芒从班长的身上升起,是他皮肤上的那道符咒保护了他不受到攻击。

    “呼呼——”

    班长喘息了一下,将那只手举起到了面前,光芒将一切都照亮。已经变成了厉鬼的白裙子被这光芒所逼退,捂着脸缓缓向着后面走去。

    很显然,是班长手上的那些符咒阻止了白裙子对着他发起攻击。

    “去死啊!”

    突然从死亡中脱离,班长大喘着气,脸上甚至露出了一丝病态的笑。他已然知道今天很可能会死在这里,甚至不怀抱任何能活下去的希望,于是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不就是死?与其整天都在担心那个怪物什么时候会先来杀死自己,不如自己先动手杀了她!

    他想要直接将那还在散发着金光的手臂按到白裙子的脸上。

    “你这样的怪物,根本就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自己是哪里做错了吗?现在我告诉你,你从出生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人类进化途中的残次品,主动要被整个世界所淘汰的存在。你为什么不早点去死了!”

    但是就在他这样做之前,一道银白色的亮光从他的面前划过,那道光是那样的明亮刺目,就像是划破夜空的闪电,引燃了地面上的枯树。

    没有任何疼痛感,班长的半只手顺滑地从他的手腕上滑了下去。手腕的切断面很光滑,上面的血管露出一个个椭圆型的小孔。

    班长惊异地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面前血腥的一幕。

    他的那只带着符咒的手,是他的唯一凭借,但是就在刚刚,这只手却被人用刀,活生生切断了。

    那只断裂的手摔落到了地上,很快就融化成了一滩脓水,上面的符咒也消失不见。

    “呵呵。”

    方才那被班长逼迫后退的白裙子爬了过来,细长僵硬,关节的位置泛着青紫色的手直接抓住了班长的小腿。

    班长原本想要一脚将他踢开,但是却还不等他做出这个动作,更多的手就将他的另外一只脚也抓住了。

    “我不是杀死你的凶手,我只是将你交给了更有权利判决你生死的人。”

    萧霁后退了一步,看着电梯带着失去了手臂的班长迅速坠落。电梯门闪烁了两下,在地下

    128、他的心愿

    一层停下。

    班长的眼睛骤然睁大了,电梯上的灯闪烁了一下,门尚且还没有打开,无数的人手就从外面扒了进来。

    破碎的肉块和鲜血顺着缝隙涌入,粘合在这些手臂中间。它们都像是疯了一样地向着前面摸索着,班长躲在角落里,竭力躲避着那些手的触碰。

    电梯的门卡顿了一下,竟然不再继续开启了。

    班长崩溃地哭出了声,他缩在角落里面,不再去看门外的那些手。

    “对不起,安文,对不起,我错了。我知道我是真的错了……我不应该欺骗你,更不应该和你假装恋爱,我在知道你跳楼之后也很后悔……

    我并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我当时只是想要和你开一个小小的玩笑,却没有想到后来会发生那样可怕的事情……

    安文我真的错了,我求求你了,放我出去行不行?”

    那些手臂并没有回应他,仍然疯狂地扭动着抓向电梯里面的班长,班长的身上被那手上的长长的指甲划出一道道血痕,血肉残留在手的指甲缝里,却引得外面的那些鬼魂更加疯狂。

    班长哭泣着,他已经无路可逃,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痒痒的感觉从他的脸上传来。他颤抖着抬起头,向着上面看去。

    在电梯的顶端,像是蜘蛛一样蹲坐着一个白裙子,他乌黑的长发缓缓落下,落到了班长的脸上。那张面目扁平模糊的脸安静冰冷地注视着他。

    在电梯上面不知道何时有了一个洞,他刚才就是从那里面钻出来的,而在这个白裙子的后面,那原本坚硬的电梯顶棚已经被抠挖得十分轻薄,几乎就要坍塌下来。

    透过那顶棚,班长看到的是数十张扁平模糊的脸,他们的脸贴在顶棚上,面目被扭曲得变形。

    他们同时都在看着他。

    “轰隆——”

    已经被抠挖得单薄无比的电梯顶端终于承受不住这强大的力量,轰然坍塌。

    男生刺耳的尖叫声传来,接着在场的所有考生都收到了主线任务三已经完成的提示。

    【安文的心愿已经完成!】

    【我原本曾经有着很多美好的心愿,但是那个用着爱意的借口接近我的男生却用最锋利的刀剔除了我心中的所有心愿,只留下了最痛苦的一个——杀死他。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我被恨意操纵,成为了一个无比强大的傀儡。当恨意消失不见,傀儡就失去了支撑它行动的丝线。】

    密密麻麻的白裙子将班长围绕在中间,他们裹挟他向着深处走去,他们的身影终于消失在了地下的隧道里。

    “我不要下去,我不要死去,我不要——我——”

    穿着白裙子的男生微微一笑,他伸出纤弱的手臂抓住了班长的身子,两个人的身影同时消失在了隧道里。永不迟到的列车轰然驶过,将他们的身体全部碾压成为一堆糜烂的血肉。

    他们破碎的身体组织搅拌融合到了一起,终于再也无法分出彼此。所有的白裙子都消失在了地铁站下面,只留下了一道轻轻的愉悦的笑声。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五更吧,今天被榨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