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拒绝当万人迷后我红了 > 正文 第49章 三更合一(营养液加更)
    秦青舟:“时翡。”

    时翡:“嗯?”

    秦青舟:“坐在你床头的统子, 已经石化了。”

    时翡:“……”

    他心虚地转头看向统子熊猫。

    统子熊猫熊嘴微张,熊眼睛瞪得溜圆。

    统子想吃烤鸭,我们去吃烤鸭, 但不让统子吃。

    这是何等恶毒啊!

    时翡:“……统子?”

    统子身体微微颤抖:“统、统子不吃, 统子不馋,你们俩好好过二人世界。”

    说完,统子就消失了。

    时翡使劲戳统子,系统弹出消息,说已经把自己关了小黑屋, 明天才会出来。

    秦青舟叹气:“统子呢?”

    时翡垂头丧气:“进小黑屋了, 明天才出现。”

    秦青舟看着沮丧的时翡,虽然已经做好了退一步的打算,还是没忍住揉了揉时翡的一头乱毛。

    “还去吃吗?”秦青舟道,“或者吃点别的?”

    时翡松开秦青舟的衣角,整个人没了精气神。

    秦青舟无奈道:“要么休息?点外卖随便吃点?”

    时翡摇摇头:“出去吃,你定地方, 吃完我们去看电影。”

    秦青舟打开手机查了查:“最近没什么好看的电影。随便选一部爆米花片?”

    时翡点头:“嗯。”

    秦青舟又揉了揉时翡的头发:“实在太累就不出去了。”

    时翡道:“药效还剩下不到五分钟,我马上就恢复。”

    见时翡下定主意要出门, 连统子都钻进了小黑屋,秦青舟自然不会再劝。

    正好表弟向秦青舟推荐了一个楼顶旋转餐厅,据说味道不错,夜景也不错, 很适合约会。

    秦青舟便打电话预定了一个位置。

    其实现在预订已经晚了, 但用表弟的名字, 他还是订到了一个可以看夜景的卡座。

    秦青舟定好位置时, 心里又不由叹息。

    感情这种事, 收放自如真难。理智上告诉自己要退回朋友关系, 一听到两人单独吃饭,他却毫不犹豫定了情侣餐厅。

    时翡打理好外表的时候,药效过了。

    他重新恢复了精神,但可能因为统子的事,他的表情不是很愉快。

    要是以前,秦青舟就逗时翡开心了。

    现在他自己心情也不是很好,便装作没看出时翡不高兴。

    两人到旋转餐厅之后,时翡要了一瓶酒。

    秦青舟道:“我开了车。”

    时翡道:“我喝酒,你喝果汁。”

    秦青舟:“……”他终于察觉时翡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对了。

    “有什么需要借酒浇愁的事吗?”他最终还是决定承担起给时翡当知心哥哥,逗时翡开心的责任。

    时翡很认真道:“不是浇愁,是壮胆。”

    秦青舟:“???”

    他两百智商的大脑袋此刻都猜不出时翡在想什么了。人心真是最难懂的东西。

    “一瓶白葡萄酒而已,我不会喝醉。”时翡开了酒,“没想到这里能找到我最爱喝的酒。我以前只和爸妈在家里喝,外面都找不到。”

    秦青舟好奇:“很好喝?”

    时翡笑道:“酸酸甜甜像果汁。我不爱喝苦的、涩的、辣的东西。”

    秦青舟想起来了。时翡在群里的确说过这件事。

    只是,那是很久之前说的,他都差点忘记了。

    因为他和时翡重逢后,时翡咖啡和酒都会喝,对饮食没有任何挑剔。

    “你以前……”秦青舟本想说时翡以前的爱好,但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把马甲完全扯下来,闭上了嘴。

    秦青舟心里憋着一点气,即使知道马甲早已经透明,仍旧不想自己先完全坦白。

    “我以前……挑食又挑嘴,受不了苦也受不了寂寞。”时翡却自己开始回忆,“现在回想,那好像很久之前的事,我回忆起来居然没有真情实感。”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秦青舟,我现在的状态有点奇怪。”

    时翡看着酒杯中澄澈的淡金色液体,双眼放空。

    秦青舟问道:“哪里奇怪?”

    时翡道:“我对父母离世前的记忆记得很清楚,但无法代入感情。我刚不是说了吗?明明每过多久,但我却像是已经离那段时光很久很久。”

    时翡喝了一口酒。微酸的液体充斥着味蕾,给他一种很怀念很怀念的感觉。

    秦青舟道:“因为受到的打击太多了?”

    时翡笑道:“就算受到打击,人哪可能在短短几个月就性情大变。你……你有没有感觉到,我和群里的乐乐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秦青舟眼眸微动:“你爆马甲了。”

    时翡低头再次注视着酒杯中的液体:“嗯。”

    秦青舟双手在桌下交握攥紧:“怎么突然……突然想爆马甲了?”

    时翡端起酒杯,将酒液一口饮尽。

    饮尽后,他又倒了满满一杯酒。

    “先吃菜。”时翡道。

    秦青舟顺从地夹菜。

    两人无声地吃了一会儿,都食不知味。

    情侣餐的分量很小,这样两人可以吃更多不同种类的菜。

    三个凉碟上完之后,时翡又喝下了一杯酒。

    他将酒满上之后,才继续开口。

    “秦青舟,我以前和你说,我是胎穿。”时翡道,“父母去世之后,我才发现自己进入了游戏世界。”

    秦青舟:“嗯。”

    时翡又停顿了一会儿,才低声道:“会不会是我弄错了?”

    秦青舟:“弄错了什么?”

    “弄错……我……是不是不是胎穿?”时翡声音微微颤抖,“我是不是根本不是你认识的时翡?”

    秦青舟手中的筷子差点掉了:“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时翡一直注视着酒液,好像这样会让他更自在一些。

    “我刚想起这是一个游戏世界,就立刻性格大变,以前的记忆变得就像是褪了色的老旧照片,很难有真情实感。”

    这是时翡早就发现的事。只是那时候他不在意。

    但和秦青舟感情加深之后,时翡无法忽视这个问题。

    如果他和秦青舟只是在临境影业相遇后相爱,那么什么问题都没有。

    但秦青舟是大头。

    大头来帮时翡,是因为时翡是乐乐。

    如果他不是乐乐,他是窃取乐乐身份的人,这种感情他真的可以拥有吗?

    “那个,时翡啊。”秦青舟面色古怪,“你一直在思考这个?”

    时翡狠狠点头。

    秦青舟道:“你是不是乐乐,你不清楚,统子还不清楚吗?”

    时翡道:“统子那么蠢,他知道什么?”

    秦青舟无奈:“别当着统子的面这么说。”

    时翡抿嘴。

    他拿起筷子,泄愤似的使劲往嘴里塞菜。

    秦青舟叫来服务员,额外点了几道菜,并让那几道菜先上来。

    菜上来之后,秦青舟给时翡挑菜。

    “好吃吗?”

    “好吃。”

    “好吃吗?”

    “难吃死了。”

    “好吃吗?”

    “为什么要给我吃这种东西!”

    秦青舟挑眉:“不用怀疑了,你就是乐乐。”

    时翡:“……”

    他盯着面前那几盘菜,脑袋瓜子不够用了。

    几道菜就能分辨出他是不是乐乐?这么容易吗?

    秦青舟道:“我不太明白你说记忆褪色是怎么回事,但你别忘记了,你还是乐乐的时候,我和你当了很长时间的邻桌。”

    时翡终于抬起头,直视着秦青舟的脸。

    秦青舟继续道:“我们在群里也无话不谈,所以你的很多小习惯小爱好我都知道。”

    “比如,你爱吃甜的。甜豆花甜粽子甜绿豆汤,如果把这些换成咸的……”

    “那是邪道!”

    “你喜欢喝果汁,讨厌气泡水,就算是肥宅快乐水……”

    “一点都不快乐!气泡辣舌头!”

    秦青舟看着时翡蒙上一层水雾的双眼,单手扶额。

    两三杯白葡萄酒就醉了,时翡的酒量怎么越来越差了。

    难道是娇弱药水后遗症?

    “总之……你肯定是乐乐,毋庸置疑。”秦青舟道,“你所说的性格改变,有一点点。你比我从群里知道的你,成熟许多,坚强许多,也……”

    秦青舟在脑海里想了许久,才想到一个好的形容:“也棘手许多。就像是原来是小花,现在是长刺的花。”

    时翡呆呆地看着秦青舟,一边看还一边小口小口的喝酒。

    秦青舟阻止道:“别喝了。”

    时翡护住酒杯:“喝了会更轻松,今天不准抢我酒杯。”

    秦青舟揉了揉太阳穴:“那总量这一瓶?就放纵这一次?”

    时翡轻轻点头。

    秦青舟给时翡挑菜:“一边吃一边喝,胃会好受些。”

    时翡乖乖吃菜,吃一口菜,抿一小口酒,还不忘提醒秦青舟:“你继续说。”

    秦青舟挑眉。我继续说什么?不是你想说吗?

    大头真是拿乐乐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想,你应该是经历了挫折,才急速成长。但你说,你现在虽然知道了这是游戏世界,也遭遇了一些挫折,但这点程度不应该让你性格大变。”

    秦青舟顺着时翡给的讯息思索。

    “我猜测,你是不是因为想起了前世的事,让前世的阅历和性格,叠加到了你这一世?你还能记起你前世是什么性格吗?”

    时翡愣住了。

    秦青舟问道:“不能说吗?”

    时翡双手抬起,抱住自己的脑袋,就像是一只困惑的鸭子:“好奇怪……”

    秦青舟:“嗯?”

    “我、我想不起我前世的模样。”时翡困惑道,“我想不起我前世是什么样子,只记得我玩了一个很垃圾的游戏,然后就穿越了。”

    秦青舟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记不起来?一点都记不起来?”

    时翡困惑点头:“我以前居然没发现这件事。”

    秦青舟心里一沉,脸上却浮现出惯常的微笑:“看来你这口孟婆汤喝掉了大半,只记得穿越前和这个世界相关的事。”

    “这样就好理解了。你穿越的时候喝了孟婆汤,如果不触发游戏剧情,你就记不起前世的记忆。所以你才会在记起这是一个游戏世界,并且遇到统子之后,性格才发生了些许变化。”

    “你还是以前的乐乐,只是前世一些性格叠加了上来,让你觉得以前的记忆不太清晰了。你认为我的猜测如何?”

    时翡皱着眉头,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猛地点头:“你的猜测肯定没错。你可是智商二百的大头!”

    “那你还担心什么?”秦青舟做出许久没有出现过的耷拉八字眉委屈表情,“喂喂,你不会是因为这件事,才一直逃避对我的感情?”

    要是平时的时翡,这时候应该害羞地让秦青舟闭嘴了。

    但现在他不是时翡,是被酒精麻痹了脸皮的时大胆。

    时大胆道:“不止这个,还有很多。”

    秦青舟的耷拉八字眉委屈表情差点没能保持住。

    不止这个?你不反驳“逃避感情”这句话吗?这四舍五入,就是说你喜欢我了?

    秦青舟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才维持住委屈的表情:“还有什么,我用我两百的智商一一帮你解决。”

    时大胆掰着手指头,一样一样的数给秦青舟听。

    “我们的家势相差太大。如果我爸妈还活着,燕大教授清贵,也不是配不上豪门。但我爸妈去世了,只剩下沈家那一群垃圾。”

    “我的智商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燕大生。以后你新鲜感过去了,嫌弃我笨怎么办?你智商两百,学什么都快,什么都懂,以后我们会不会连共同话题都没有?”

    “你还长得比我好看,和你一比,我一无是处。”

    时大胆越说越气,气得喝了一大口酒。

    “我唯一比你好的地方是我有熊猫!”

    时大胆挺起了胸脯。对哦,我有熊猫。秦青舟嫌弃我,我就不给他撸熊猫。

    秦青舟本来想了很多话来解决时翡的疑虑。

    但时翡最后一句话一说出来,他就闭嘴了。

    你有熊猫你了不起?

    是的,你就是了不起。

    你那只熊猫还会说话呢!谁能比你强!

    时大胆从统子身上找到优越感之后,开心地吃起了菜。

    没错,有统子,我就比大头强。大头没有会说话的熊猫。

    秦青舟也默默吃菜。

    说实话,一会儿不见,他就想统子了。

    吃饭的时候,看着统子狼吞虎咽,甩甩耳朵晃晃屁股,饭菜都香许多。

    酒足饭饱,一瓶干掉,时翡满足地瘫在椅子上。

    秦青舟把水果递到时翡手边:“还有没说完的吗?”

    时翡使劲点头,那力道大得秦青舟担心时翡会把自己晃出脑震荡。

    “游戏剧情真的很垃圾。”时翡委屈地吸了吸鼻子,“无论前面选什么,后面都是必死结局。就像是时间到了,他们一定会捅我一刀似的。”

    秦青舟把椅子移到时翡身边,把肩膀借给左摇右晃的醉鬼时翡。

    “我担心,游戏过程根本不重要,无论怎么挣扎,他们都会从角落里跳出来给我一刀。

    时翡靠在秦青舟肩膀上,双眼又逐渐无神。

    “无论怎么挣扎,一定会这样。”

    秦青舟揽住时翡的肩膀:“等结局那一天,我给你找一套防弹衣穿上,然后咱们去军营里汇演。我就不信他们能出现在军营里。”

    时翡无神的眼睛有了亮光:“青舟,还是你聪明。”

    秦青舟得意道:“那是当然,你第一次知道吗?”

    时翡把头埋在秦青舟肩膀上,声音越来越低,好像是困了:“我一直都知道。”

    “困了?”秦青舟问道,“你稍等一会儿,我去结账,然后背你回家。”

    时翡比这样嘟囔:“电影。”

    秦青舟哭笑不得:“你都醉成这样,还看什么电影?以后我们看个够。坐稳了,等一会儿,我马上……”

    时翡倒是坐直了,但他伸手攥紧了秦青舟的衣角,就像是怕走丢的小孩子。

    秦青舟话说到一半,深深叹了口气,按铃让服务员过来买单,然后背着他的醉鬼乐乐去停车场开车。

    时翡抱着秦青舟的脖子,低声念念叨叨。

    秦青舟问道:“乐乐,你念什么?不会是念我的坏话吧?”

    时翡声音提高了一点:“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你有雨伞,我有大头。”

    秦青舟:“???”还真是说我坏话?

    时翡重复道:“我有大头!”

    秦青舟:“……”这可能不是说我坏话。

    时翡再次重复:“我有大头!”

    秦青舟道:“对,乐乐有大头。”

    时翡收紧了双臂,不再念叨了。

    他呼吸越来越缓慢悠长,还没在停车场找到车,他已经在秦青舟背上睡着了。

    秦青舟背着时翡,一步一步走得很缓慢。

    除了背上有个沉重的大男人醉汉拖累了秦青舟的步伐之外,秦青舟走得这么慢,是在理清自己的思路。

    他本准备和时翡退回朋友状态,但时翡今天借着一瓶酒,反而打出了一记比他还直的直球。

    时翡不是因为要在游戏剧情中挣扎而没心力和他谈恋爱。时翡早就进入了恋爱状态,只是担忧的事太多。

    除了一些所有普通情侣都会遇到的现实问题,时翡的问题中还多了一些光怪陆离的事。

    最重要的有两点。

    第一点,时翡是不是乐乐。

    这一点很好解决。他是以秦青舟的身份和时翡重逢后,才爱上时翡。

    所以无论时翡是不是乐乐,他对时翡的爱意都不会改变。

    而且时翡自己没有发现。时翡说自己短时间内变成熟,变得不像自己。但在日常相处时,时翡经常露出很蠢萌的一面。

    无论是公司的同事,还是隔着屏幕的粉丝,都看出了时翡蠢萌的本质。

    带刺的外壳只是外壳,时翡的本质还是那个被两位温柔的燕大教授教导而出的傻白甜。

    所以时翡肯定就是乐乐,只是出了一点问题。

    这点问题,秦青舟暂时不做猜测。

    已经过去的事就当它过去,不用再提起。他和时翡只需要看着未来。

    第二点,时翡所说的“剧情杀”。

    这件事很重要。

    无论游戏过程如何,时翡一定会触发“必死”结局。

    按照秦青舟纵观无数游戏的经验,如果游戏有逻辑,那么“必死”结局一定会有“必死”flag。

    时翡触发“必死”结局的flag是什么?是和韩凌、沈轩恒、虞星穹的接触?

    还是其他什么?

    秦青舟最担心的是,就算避开这三个人,还会从角落里突然冒出一个路人甲,执行“必死”结局。

    时翡现在担心的,应该也是这件事。

    这件事当然也不会影响他和时翡现在的感情。

    他和时翡的感情已经很深了,就算现在不确定情侣关系,时翡死亡时,他该受的心伤仍旧会鲜血淋漓。

    既然注定会受伤,不如在结局前就创造出许多美好回忆。将来真的走到最坏结局的那一步,他在回忆以往时,不至于只有遗憾和不甘。

    但这件事也必须解决。

    秦青舟开车回家,把时翡塞进床上。

    时翡翻个身,把自己裹成了蚕宝宝。

    睡觉习惯性裹被子的时翡,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孩。

    秦青舟回到书房,将时翡告诉他的剧情点一一记下,试图找出时翡死亡的flag,以及避开死亡结局的办法。

    第二天,时翡起床时,记起了昨晚自己的“胡言乱语”。

    他把脑袋狠狠砸在枕头上,有点不敢起床了。

    昨天……昨天四舍五入他算是告白了吧?

    QAQ根本不需要四舍五入,他就是告白了。

    他还怎么面对秦青舟?

    两个主卧都自带洗浴卫生间。

    时翡磨磨蹭蹭洗完澡刷完牙,磨磨蹭蹭地走出门,却发现秦青舟的卧室门开着,被子叠着。

    秦青舟这么早就起床了?

    时翡下楼找了一圈,没发现秦青舟。

    “统子,秦青舟买早餐去了?”时翡问道。

    统子刚从小黑屋中钻出来,气呼呼道:“我不知道!我才不告诉你秦青舟在书房!”

    时翡知道统子还在为昨晚自己吃独食的事生气,摸摸鼻子来到书房。

    秦青舟还穿着昨晚出门的衣服,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

    书桌上散放着许多纸张。

    时翡拿起一张纸,纸上似乎画着思维导图一类的东西,还有许多看不懂的字符。

    时翡帮秦青舟把纸张叠好,从其中几张纸上看到几个“死亡”“线索”的单词,隐约猜到秦青舟这一晚没睡是在干什么。

    他很心疼。

    昨晚他说的“剧情杀”的事,肯定让秦青舟产生了很大烦恼。

    如果老天注定要他死,他走到路上都可能被从天而降的花盆砸死。

    “不是说到了结局的那一天,我就去军营穿着防弹服待着?”时翡苦笑,“如果这样我还会被杀,那么挣扎也没用了,对吧?”

    秦青舟听不到时翡的话,还打起了愉快的小呼噜。

    时翡活动了一下手脚,把秦青舟扛了起来。

    秦青舟被时翡扛在肩上,居然还能打呼噜,可见有多累。

    统子都心疼得不闹小脾气了:“我扫描了一下,他用脑过度,身体很疲惫,一时半会儿醒不来。”

    “你用我的手机发微信,再帮我请一天假。”

    时翡把秦青舟塞进被子里,下楼做早饭。

    家里冰箱里还有周叔和表婶塞来的年货。时翡估计,这些腌制年货,至少能吃大半年。

    他先给自己煮了两个鸡蛋随便垫了垫肚子,然后用砂锅熬了一锅腊肉玉米粥。

    统子被时翡留下来看火,时翡戴上墨镜和帽子出门买菜。

    别墅区内有专供有机生鲜食材的超市,时翡只挑价格最贵的,买了新鲜的青菜蘑菇牛肉,又选了一些鲜活的虾。

    在买菜的时候,时翡被顾客们认了出来。

    不过买得起这个别墅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他们只和时翡打了声招呼,没有打扰时翡。

    “你要做虾?淡水虾没有海水虾好吃。”还有大妈殷勤地给时翡分享经验,“去那边海产区看看,今天还有冰鲜海胆,可以做海胆蒸蛋。”

    什么海胆刺身,家里就要吃热乎的,海胆必须做熟了吃。

    时翡谢过了大妈,去海产区选了一箩筐冰鲜海胆,又拿了一段三文鱼,准备烤着吃。

    看着时翡大包小包的结账,服务员开玩笑道:“大明星还要亲自做饭?”

    时翡也开玩笑道:“明星也是人,也得吃一日三餐。”

    “时翡老师,您不是在还在拍戏吗?”旁边收银员探头问道。

    时翡叹气:“你们不是知道的吗?我被剧组嫌弃了,被赶回家两天,等反省好了才能回去工作。”

    关注了时翡的人都被时翡逗笑了。

    “时翡老师慢走。我们晚上还会来一批新鲜的生蚝,您想吃生蚝晚上记得过来。”临走前,店长亲自追出来,和时翡合了一张影。

    其他顾客交换视线。

    啊,新鲜大生蚝!晚上得来抢!

    至于时翡?时翡哪有生蚝重要?

    时翡回到家之后,先喝了一碗腊肉玉米粥暖暖胃,然后把粥继续开着小火熬着,让统子时不时搅拌一下粥。自己坐小凳子上择菜。

    他和秦青舟搬过来之后,除了过年期间,厨房几乎没用过。以前住宿舍,就更别说做饭了。

    时翡很久没有亲手做过饭。

    “宿主,你做饭手艺如何?”统子很好奇。

    时翡把择好的菜泡进水里,开始处理大虾:“我二年级的时候,就能独立做家常菜了。”

    统子惊讶极了:“这么早?家里虐待你?”

    时翡将大虾拍晕后,切虾头虾尾,开背去虾线:“怎么可能?做饭就是一项技艺,一个爱好。我们一家三口一同挤在厨房里忙碌,是最重要的家庭交流。”

    家里厨房不算太宽敞,但勉强可以挤进去两大一小三个人。

    只要有空了,一家三口就挤在厨房里,每一道菜都有三个人共同的心血。

    或许他在做饭上挺有天赋,这么多年,大部分菜,他学一次之后就能上手,至今很熟练。

    时翡穿上围裙戴上防溅油的手套,热锅下油,再下香料翻炒。炒出香味之后,放入大虾,倒入酱油。浇水,盖锅盖。

    油焖大虾,过一会儿就好。

    海胆和蛋液打在一起,再倒回海胆壳子里,放入蒸笼,连盐都不需要,只需要在出锅时倒入几滴海鲜酱油,这就是海胆蒸蛋。

    煎制三文鱼要用黄油,三文鱼煎成两面黄,撒上胡椒和盐,再加一点点柠檬汁,就足够可口。

    蔬菜放入盘中,铺上姜片蒜片,再化一个浓汤宝浇上去,入锅蒸制,便是最简单的高汤蔬菜……

    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从时翡手中,像变魔术一样的变出来。

    统子摇晃着小屁股,摇摆着小脑袋,眼睛笑得月牙弯弯,嘴边露出了不明液体。

    “嘴馋可以先吃一个海胆蒸蛋。”时翡道,“大虾也允许你先吃。”

    统子获得允许之后,立刻开始偷吃。

    当秦青舟洗完澡推开门时,楼下浓郁的饭菜香味,连开了大功率吸油烟机都吸不住。

    他探头探脑:“你定了酒店大餐?正在热菜?”

    统子吃的满嘴油乎乎:“是宿主自己做的菜!”

    秦青舟惊讶地瞪圆眼睛:“真的?”

    统子自己扯了一张湿巾擦嘴嘴:“真的,自己从超市买的菜和调料,自己做的,全是自己做的!”

    “粥一直热着,你先喝一碗粥垫垫肚子,我把菜热一热就端上来。”时翡掀开最后一道菜,瓦罐烟熏笋子烧牛腩的盖子,搅动了一下。

    牛腩先用高压锅压过,缩短了烹饪时间,现在酥烂程度正好。

    秦青舟忙道:“不用,我来帮你端菜,等会儿一边喝粥一边吃菜。”

    “去喝粥。我吃过早饭了,你还没吃早饭。”时翡挥舞着锅铲驱赶,秦青舟只好灰溜溜地先去喝粥。

    一碗粥下肚,时翡已经把菜摆好了。

    秦青舟看着满桌子琳琅满目的美味佳肴,下巴都快掉桌子上。

    “这、这……”秦青舟双手合十做虔诚状,“我没有眼花吧?我没有产生幻觉吧?”

    时翡接过统子递过来的护手霜涂手:“我在群里不早告诉你过你,我会做很多菜吗?”

    秦青舟可怜兮兮道:“我还以为你吹牛呢。新时代被娇惯长大的独生子,怎么会做这么多好吃的?”

    “许多独生子女都会做菜。正因为不放心,家长才会在假期教做菜。”时翡涂好护手霜后,统子也帮时翡把脸抹好了,“你不会?”

    就算有美颜药水,日常护肤也必须跟上。

    被油烟熏过之后,一定要洗脸洗手,然后涂脸涂手。

    秦青舟立刻警觉:“我智商这么高,做饭分分钟就能学会。”

    “那就是现在不会。”时翡道,“做饭和智商有什么关系?许多高智商的科学家都是生活废。”

    秦青舟耷拉着脑袋:“你不会嫌弃我吧?”

    “我嫌弃你什么?我会做饭,你等着吃就行。我不在的时候,你就点外卖。”时翡道,“尝尝。虽然我在厨房尝过了,但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自己戴上小围裙,并钻进用婴儿座椅改成的统子熊猫专用小饭桌的统子,举起熊爪子道:“他吃不惯,可以都留给我。”

    秦青舟立刻道:“想都别想。时翡,介绍一下菜名?”

    时翡无奈:“都是家常菜,那有什么特别的菜名?黄油煎三文鱼,油焖海虾,烟熏笋烧牛腩,海胆蒸蛋,浓汤蔬菜,竹荪野菌汤,就这几样。我们三人吃,这些菜应该足够了。”

    秦青舟忙拿起一个海胆蒸蛋:“当然够了,中午肯定吃不完,晚上热热继续吃。”

    “你昨晚没睡觉,吃完午饭再睡一会儿。”时翡道,“店长说,晚上有空运来的生蚝,晚上我给你烤生蚝。”

    秦青舟使劲点头,放下了海胆蒸蛋。

    时翡有些忐忑:“不合胃口?”

    “不是,我忘记让手机先吃。”秦青舟拿起手机,很郑重地拍了照片。

    拍完之后不过瘾,秦青舟又拍了一段小视频,然后把视频和照片一股脑的发给了秦父和秦大哥,并贴心注明,这是时翡亲手做的。

    “唉,家里穷就是这点不好,点不起外卖,雇不起厨娘,只能勉勉强强吃时翡亲手做的爱心大餐艰难度日。不用同情我!~”

    远在海外,正在加班工作的秦父和秦大哥:“???”

    他们俩正好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同时举着手机面面相觑。

    秦父:“小舟是在炫耀对吧?”

    秦大哥:“他肯定是在炫耀!”

    不一会儿,秦青舟又发消息过来了。

    也不知道他有几只手,居然能边吃边发信息。

    还有几段吃播视频,肯定是时翡帮他拍的。

    秦青舟啃大虾啃得特别香,还砸吧嘴,特别嚣张,特别不礼貌。

    就算弟弟你有神级颜值,砸吧嘴也很恶心!不准故意砸吧嘴!

    “时翡都给小舟做饭了,是不是人已经追到了?”秦父摸着肚子道。

    他看饿了。

    秦大哥别扭道:“朋友也会给彼此做饭,不一定。”

    秦父叹气:“不知道小舟追到人没有。明年年初那段时间你把时间空出来,我们去华国看看。小舟现在回华国了,我们也该一同过华国的新年。”

    “好。”秦大哥琢磨着,要不要在弟弟家隔壁买房子,以后有空了就去华国住。

    饭桌上,时翡看着秦青舟一边吃一边炫耀,有点羡慕:“你们一家人感情真好。”

    秦青舟道:“以后也是你的家人。”

    时翡的脸立刻红了,赶紧埋头喝粥。

    秦青舟很是遗憾。

    还是喝醉的时翡够坦率。可惜酒是一级致癌物,喝了不好。

    “时翡,我们这算关系更进一步了吗?”

    吃完饭之后,秦青舟一边启动洗碗机,一边道。

    时翡脸又红了。

    秦青舟:“是不是给个准话啊。”

    时翡支支吾吾。

    秦青舟:“太小声了,我没听清。”

    时翡大声道:“是!”

    秦青舟捂着耳朵:“耳朵聋了,我需要赔偿。不要太多,你把你自己赔给我就好。”

    时翡丢下抹布,转身走人。

    统子老气横秋叹气。害羞的宿主真有趣,怪不得秦青舟喜欢逗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