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云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 > 正文 第49章 开启主线的日子里1
    清水凉陷入了沉默, 清水凉开始了思考,清水凉得出了结论——原来她是这么有魅力的女人吗!

    清纯貌美的女主角远走海外求学,三个对她魂牵梦绕的男人渴盼着她的归来, 在终于重逢的这一刻暗暗展开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罪恶的女人——清水·蝶恋梦·殇·琉璃·凉。

    此刻无论把手伸向哪个男人对另外两人无疑都是一种沉重的伤害。哦, 我的上帝!这一定是对像她这样优秀的女人的惩罚,她怎么能忍心看着任一个人的脸上出现悲伤的表情呢?

    这时候就要拿出把水端平的觉悟来——每一个帅哥的心灵都由她清水凉来守护!

    “既然这样的话, 就你来吧。”萩原研二打了个哈欠,眼角沁出两滴泪。他昨天工作到凌晨两点才睡, 就是为了腾出时间来机场接清水凉。和好友是在机场停车场碰到的。

    波本也笑了笑,收回手,“不不,既然萩原警官这么热心帮助民众, 我怎么好浪费你的一片好心?”

    早在两人开口前就收回手, 身体站得板正的坂本像个靠谱稳重的管家似的优雅地守在清水凉背后, 看上去很不起眼,又很引人注目的样子。

    清水凉兴奋地准备扒拉身后俩箱子的动作顿住了, 她木着脸看向两个忽然又哥俩好起来的男人。

    为什么觉得他们之间有种别人都无法插足的气场?

    所以又是她错付了是吗?

    言情剧的女主……果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波本注意到清水凉的表情忽然变得很难看——当然, 她刚从飞机上下来那副被掏空了身体的样子本就显得脸色很差,不过波本觉得她刚刚看到他们的时候精神有变得好了不少。那双极度困倦的眼睛像是忽然亮起了灯光的夜色般温柔明亮地望过来。

    然后不知道为何又被一片沉重的阴云笼罩了。

    “没在飞机上稍微睡会儿吗?怎么精神这么差?”波本忧心地问, 顺手把背包从她背上扒下来。

    清水凉掩着唇又长长地打了个哈欠,“没事, 我也就是困得稍微有点想吐, 倒在床上能直接睡上三天三夜罢了。”

    波本:“……”

    这完全不是没事吧?

    萩原研二就像比赛似的跟在清水凉后面也是一个长哈欠, “看到小凉这么困, 我也更困了……我们快点回去休息吧。”那双微微发蓝的瞳孔被浅浅的泪水蒙住, 像是哪个古文明失落在人间肆意蛊惑人心的宝石。

    但是波本显然不在被蛊惑之列。

    “萩原警官, 你身为警察, 不会不知道疲劳驾驶的危害吧?你这样是将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都置于不顾……”

    清水凉又一个哈欠打到一半被梗住了。她看看波本,再看看萩原研二。

    真稀奇!

    向来只有这个恃脸行凶的警官拿些教条说教她,头一回看到他也被人凶巴巴地训一顿,还讲不出反驳的话。

    不愧是搭档,清水凉顿觉扬眉吐气。

    “大小姐,让您感到困倦是在下的失职,请问您要在此先稍作休息吗?”

    清水凉茫然地回头。

    坂本立在身侧,白衬衫扣子扣得一丝不苟,黑色西装外套搭在一条手臂上,微微躬身的弧度恭敬中有着说不出的雅致味道。

    “秘技·机场大厅旅馆。”

    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落地窗旁不知何时放上了一张单人床,白色的床垫看上去软和得像云,方方正正的小枕头安详地躺平了等人宠幸……在困倦至极的时候有这么一张床是让人有进一步堕落下去的冲动。但是清水凉没看错的话,用于支撑床垫的东西之一似乎正是方才在她身后的两个行李箱。

    这床……真的不会躺下去就塌吗?

    “……你的同学,手真巧……”一向最会讨女孩子欢心的萩原研二叹为观止,啪啪鼓了两下掌,“这个能教我吗?”他认真地问。

    波本在看不见的地方暗暗给了他一拳。

    萩原研二之前去清水凉的高中看望她时见过坂本,知道她有这么一位……嗯……神奇的同学,在运动会上模仿人类进化论跑步的方式他都见过了,在机场大厅造出一张床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多少还是有些离谱了。

    以前从没见过坂本行事风格的波本此时陷入了对人生的怀疑,但是身边两个人都一副这很稀松平常的样子,又让他觉得是不是自己太大惊小怪了?

    毕竟他这几年一直忙于公安和组织两头的工作,脱离普通人生活日久,没准儿这就是普通人里的最新流行?

    怎么可能!

    周围分明已经有很多人在驻足围观还在拍拍拍了!这样下去绝对是明天推特日本趋势第一吧!

    波本已经能想象出来被万一被琴酒看到,黑樱桃要怎么挨骂了。

    波本无奈地捂住脸叹气,那边清水凉居然还在认真地给坂本提意见。

    “这边靠着落地窗,外面这么亮,很影响睡眠质量的。”

    “了解。”

    坂本三两下,不知道从哪里捣鼓出一块巨大的黑布在单人床上做出了个黑色床帘,刚刚好把床罩住了。

    萩原研二在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大。“哇,还能这样啊……小凉,你介意我也睡一会儿吗?不然我担心又要被人指着鼻子说疲劳驾驶了。”

    清水凉这时候很有没必要的大方与豪气,那骄傲的样子好像这里是她家开的移动旅社,正值开业大酬宾,老板娘热情地和第一位顾客萩原先生商讨起办理入住的事宜。

    管家坂本先生也拿出了最专业的姿态为主家处理一切可能会打扰到她的杂事。

    在这过于入戏的三人身后,真的有不明真相的路人以为这是机场新开的便利旅社跟在萩原研二身后开始排队了。

    波本……波本在丢下这群丢人家伙先走为敬和留下赶紧把这个烂摊子收拾干净之间痛苦地徘徊了一会儿——他决定把清水凉拎走,留下萩收拾烂摊子。

    于是正沉浸在创业伊始的兴奋中的清水凉忽然被扼住了命运的后脖颈,波本仗着比她高把她提溜起来,一边跟排队的路人微笑着解释“不好意思,孩子不懂事让您见笑了”,一边把她拎出包围圈。

    清水凉抱着手臂气鼓鼓,她伸出一只手指戳戳波本硬邦邦的胸膛,“我已经21岁了,是个可以喝酒的成年人了!”

    “是是。”

    可恶,一个小小的仆佣卧底,对清水大人什么态度?!知道现在是谁在罩着你吗?

    清水坂本的移动旅社很快在机场保安的要求下强制拆除了,四个人排排站被保安头头教训了一顿。

    经过这么一茬,清水凉倒是不困了。

    “清水大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清水凉摆摆手,“没了,带上我的行李回家吧。”

    “是,大小姐。”

    坂本拉起两个行李箱,优雅地翻身腾空落在行李箱上,将行李箱当成溜冰鞋滑着先一步溜出机场大厅。就算是这么崩坏的事让他做起来依然有种理当如此的赏心悦目的美感。

    “秘技·行李箱溜冰术!”

    波本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你的同学真厉害。”

    清水凉哼了声,嘴巴得意地勾起,“那当然。”

    萩原研二看着她压着嗓子笑了两下,波本更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吧,已经是大人的清水小姐?”

    四个人在鸡飞狗跳之后终于回到停车场,坂本、波本和萩原研二三人两个人拉着行李箱,剩下一个背着背包,清水凉在前边撒了欢地跑。

    这些行李都是清水凉一个人的,至于坂本……他可能是有次元口袋的人,不需要行李箱这种普通人类才需要的东西。

    清水凉说自己长成大人了这一点倒也不错。她本就长得漂亮,五官长开了后,褪去婴儿肥,那种以前偏向冷淡的风格现在似乎变得稍稍明艳了些。

    三年前——清水凉和坂本都是提前一年结束了大学学业——她闹腾的时候会让人觉得这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现在似乎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感觉。

    停车场不见光,清水凉在前面唱着歌,一句是日本童谣,一句又变成流行音乐,再一句是动漫主题曲。

    看上去挺幼稚的行为,让她做来就是优雅而韵致——这一点倒和她的同学坂本非常像。

    难怪两人能臭味相投,波本想。

    清水凉穿着一身春秋季的黑色连衣长裙,浓郁的黑愈发衬得肤色白皙,唇色也愈发浓烈的红。

    在昏暗的停车场,像一朵幽靡颓败的花。

    萩原研二忽然说道:“这样倒是让我想到第一次见小凉的场景了,那已经是七年前了吧?”他脸上浮起一层怀念。

    ……不知不觉,那个在月光下朝他望来的小女孩儿也长大了。

    “七年前?”波本惊讶地提高了语调,“你们七年前就认识了吗?”

    萩原研二点点头,“嗯,认真说,应该已经是七年多了,那时候我在尾随犯手上救下了小凉,后来小凉还送了我一个礼物。”他从脖子那里拎出一个吊坠晃悠给好友看。“很好看吧?我一直戴在身上。”

    其他先不说,波本很怀疑确定不是萩在小凉手上救下了尾随犯?

    他看看好友拿着吊坠脸上隐隐炫耀的神情,“……”

    算了,这个人没救了。

    这个世界只有他是清醒的。

    “在下和清水同学是六年前相识的。”坂本推了下眼镜,插话道。

    清水凉对上坂本的视线点点头,“嗯,我和坂本同学从高一到大学一直都是同班同学。坂本同学也是我最重要的友人!”

    萩原研二和坂本同时看向波本。

    “……我们是四年前认识的。”

    喂!那副你好逊的样子是怎么回事!金发黑皮青年无能狂怒。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四人终于来到了波本和萩原研二的停车区域。

    清水凉奔着那辆非常显然,美丽漂亮,全场最酷的白色马自达RX-7就扑了上去。

    “啊,透哥!你开着它来了!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它的!”

    清水凉激动得叔叔都忘叫了。

    金发青年清清嗓子,矜持地颔首,微笑着说:“还没向你道谢,你出国留学前特意送我的这款限量版跑车我真的非常喜欢。这也是我们虽然只有四年,但是非常深厚的友情的象征。”